第1010章 揭“幕”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010章 揭“幕”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10章 揭“幕”

  第1010章揭“幕”

  天府城。

  由重玄胜亲自督造、紧急筹备的太虚角楼,在今日开业。

  姜望自然要赶过来,不然的话,重玄胜至少要骂他半个月。

  天府城主吕宗骁都亲自到场祝贺,整个天府城自然十分关注。

  围观的人群,几乎把阵法遮掩着的太虚角楼,挤得水泄不通。

  城主府方面,直接出动了四队城卫军来维持秩序。

  “……下面有请打遍近海无敌手,剑指黄河第一人,大齐青羊镇男、四品青牌捕头、二阶卫海士、太虚使者姜望!”重玄胜满面红光,中气十足,慷慨激昂:“为大家揭开它的神秘面纱,带大家一睹,这修行史上的奇观!”

  不知道的人听了,只怕还以为太虚幻境都是姜望搭建的。

  姜望面上勉强挂着微笑,悄悄传音道:“这么张扬不好吧?容易挨揍。”

  “没事。”重玄胜从牙缝里回道:“又不会揍我。”

  猛地一鼓掌,再次拔高了音量:“有请姜青羊!”

  死胖子,你可以的。

  姜望心中已经开始挥拳,面上却笑得灿烂,动作潇洒地掐了一个简单印决,笼罩太虚角楼的幻术法阵便已消去。

  算是揭幕。

  “哇!”

  “看起来就很厉害!”

  “真大气!”

  在一片赞誉声中,姜望却感到格外羞耻。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座可以用瑰奇梦幻来形容的建筑。

  整座角楼,高有五层。通体散发着梦幻的银白之光,如月光流泻。

  一共有五个“角”,都在顶层。

  一个为顶,直抵天空。四个角舒展,正对着四方。

  每一个飞角下,都悬挂着一颗琉璃宝树,华光交映,瞧来似天下至宝。(其实主要造价都在外观上。)

  剩下的几层,都是圆檐。石质圆檐上,描绘着古老神秘的字符,好像在描述什么了不得的神功秘法,又或者是在诉说远古的神话。(到底是什么鬼意思,重玄胜自己都不知道。)

  这一座太虚角楼。嵌宝珠,镶明玉,极尽奢侈华贵。

  看起来就非常的不得了。

  但虚泽甫给姜望的玉简里,记载的太虚角楼,明明就是一座外观十分朴实的五层石质小楼……

  重玄胜倒是严格按照要求建造了太虚角楼,但是将外观做了天翻地覆的改造。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它看起来奢华、值钱。

  哪怕是虚泽甫过来,乍一眼也未必认得这是个什么。

  围观者越是惊叹,姜望越是汗颜。

  重玄胜则是已经吆喝开了:“来来来,不要吵不要挤,一颗道元石,进去参观一次啊。大家排好队,参观名额有限!”

  道元石还是非常扎实的货币,一颗道元石参观一次,就跟打了水漂一般。

  姜望不觉得有人会上当。

  但马上就有一个激动的声音响起:“这么顶级的修炼之地,我当然要去看,都别跟我抢,我排第一个!”

  一个面容憨厚的青年,极其果断地交了道元石,迫不及待地往太虚角楼里冲,像是扑向了什么绝世宝藏。

  姜望定睛一看,这不是重玄胜府上的家丁么!

  有第一个,马上就有第二个。

  随着“群情汹涌”,很快参观太虚角楼的人就排成了长龙。

  幸好城主府的卫士就在角楼外维持秩序,不然还说不定要乱成什么样。

  姜望这两天在争取黄河之会的名额,还真不知道重玄胜已经准备得这样“充分”。

  “你这也太……”

  他有些不好意思,这么忽悠天府城的修士,是不是对不住自己刚结交的吕大哥。

  旁边已经乍起一声喝彩。

  “好!”

  看着密集的人流,吕宗骁笑得合不拢嘴:“胜公子真乃人中龙凤,商业奇才。你若修商道,恐怕没有庆嬉什么事!”

  姜望默默闭上了嘴。

  主导忽悠大局的人没有不好意思,当地的父母官笑逐颜开,他一个默默无闻的大股东,有什么好羞涩的呢。

  罢了,由他们去。无非是闭着眼睛收钱。

  心情复杂的姜某人,显然是低估了胜公子的“才华”。

  排队持续了一阵。

  “太神奇了!”一个非常夸张的声音响了起来,一个中年男子,第一个从太虚角楼里冲出来,双手疯狂颤动,脸上抖个不停,流着泪喊道:“我仿佛看到了……道的真谛!三年未破之境界,今日为我洞开!”

  他拔身而起,身化流光飞远,好一派高手风范!

  还在围观中的群众,一下子就爆了。疯狂往太虚角楼里挤:“让我进去,让我进去!我要去参观!”

  “参观什么!我直接订位置!快给我让开!”

  在人群激动的嘈杂声中,姜望默然无语。

  真是为难了刚才那位影卫,好好一个搞潜伏、找情报、行刺杀事的好手,竟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如此浮夸的表演。

  一位影卫的毕生荣誉,都随着那些眼泪流尽了……

  ……

  ……

  有一定经济能力的修士,都挤过去排队了。

  还剩下拮据的修士,和更多的、好奇修士世界的普通人,仍然聚拢在外围,欣赏着热闹的“修行奇观”。

  更外围的人群中,有两个头戴长斗篷的人,默默看着太虚角楼前的这一幕。

  一个清脆的女声传音道:“这小胖子,故弄玄虚倒是有一套。”

  另一个声音是慵懒的,并不刻意,但自然有无边的风情,只道:“蛇有蛇路,鼠有鼠道。我看他倒是很机灵。”

  前一个女声咯咯笑道:“昧月妹妹,你可是看上了这身肥肉?看上了就要赶紧动手,膘肥体壮,补着呢!”

  听声音倒是她更年轻活泼,没想到却是年龄更大的那一个。

  名为昧月的女人似乎无意争执,只道:“姐姐如果喜欢,昧月自当相让。”

  清脆的女声忽地冷笑:“姐姐需要你让么?”

  旁边一个青年男人,不知怎么,就嗅到一缕香风,忽然就面色痴痴,往两个长斗篷身边靠拢。

  说话的女人,从长斗篷下伸出一根食指,那指甲艳红如血。

  就在那青年靠近之前。

  一只柔软白嫩的手,轻轻握住了那根有着艳红指甲的手指。

  “这里是齐国。”名为昧月的女子懒懒说道:“姐姐活得不耐烦,莫要连累妹妹。”

  “咯咯咯。”清脆的女声笑着收回了食指。

  那青年男人懵懵懂懂醒过来,却只看到两个披着黑色长斗篷的身影,在人群中远去。

  拥挤的人潮之中。昧月不知怎的。

  忽又想起刚刚那个胖子所说的那一句——“揭开神秘面纱……”

  不由得轻声笑了。

  那年那日那个山洞——

  “你想……看我么?”

  今天就上推荐了。推荐票,月票都给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