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 良逢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081章 良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81章 良逢

  第1081章良逢

  岳冷仍在紧盯着罗盘,和厉有疚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星月原上的风,吹到这里,已经有些无力。

  “好像有点不对劲……”岳冷咂摸道。

  虽则从手里的“天罗”来看,星月原上一片平静,他重点盯着的姜青羊,也正沐浴在星光之中,没有什么异常。

  但他的灵觉,仍然有了一点不协的感触。

  厉有疚二话不说,直接“开眼”。

  这一眼看过去,正见得姜望拔剑而起,在空中横拉一剑。此剑拉出一条横线,分割天地、了断生死。

  正是“名士潦倒亦风流,落魄十年死勾仇!”

  然而其人面前并无敌人,他仿佛是以天地为对手。

  这一剑委实不俗,但斩得没头没脑。

  “出事了!”

  厉有疚直接拔地而起,往姜望的方向直趋而去。

  岳冷则直接把手中罗盘一把翻转,盖在另一只手掌上。

  星月原上,忽然之间足有十二道璀璨星光从天而降,覆盖了以姜望为中心、约莫十五丈方圆的地方。

  璀璨星光如天柱,瞬间摇动了星月原上的这个夜晚。

  灿烂夺目,光耀四方。

  每一道星光柱,都似连接了天地,上承夜幕,下接厚土。

  每两道星光柱之间的距离,都刚好相等。将此方天地均等分割。

  而星光之柱中,又有无数星光之线飙飞而出,彼此勾连交织。

  几乎是立刻就构建出一个密不透风的囚笼,把姜望罩在其中,也保护在其中。

  此为……天罗!

  是都城巡检府镇府之宝,与此宝齐名的,还有一张地网。

  岳冷此行特意自巡检府调出了此等法器,就是为了保障姜望的安全,同时也不给平等国成员逃跑的机会。

  此刻翻手按下天罗之阵,远程把姜青羊保护起来,同时封锁现场,而后才手托天罗之盘,紧随厉有疚之后,追进星月原去。

  他谨慎是谨慎的,但显然是浪费了天罗的使用机会……

  当厉有疚、岳冷前后脚飞入星月原。

  空中收剑的姜望只远远喝道:“刚才有人袭击我,现在应在西北方向!”

  两位神临境青牌,二话不说,又疾往西北方而去。

  而姜望看着将自己牢牢困住的星柱囚笼,虽不知它的来历,但也感受得到那股不容遁逃的法家威严。难免有些无语……

  “岳大人请收了神通!”他原地追了一声。

  好在他对五仙如梦令声部掌控得不错,而岳冷的耳朵也还灵便,疾行之中,反手一抬天罗盘,便收了天罗之阵。

  星光之柱散去了,姜望独立在夜空下,又重新淹没在寂静中。

  此地发生的巨大动静,当然惊动了不少人。但这星月原上零散的势力,却是没有哪个敢前来察看的。

  所以天罗之阵消失后,星月原反倒更安静了。

  “观衍大师……我实在抱歉。”姜望又在心里道。

  观衍大师虽然说他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但昨夜没有降临,很明显就是察觉到有人在观察姜望,因而沉寂。

  只是在平等国的神秘强者试图影响姜望时,才迫不得已出手。

  这份人情,姜望欠得大了。

  当初他帮观衍送还僧衣,什么谢礼都没有要。

  但此后观衍数次指点,其实已经胜过所有谢礼。又有今夜这一遭……

  观衍的声音通过玉衡星力降落,仍是带着温柔的笑意:“我虽已脱离悬空寺,除戒还俗,身非佛子。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旁人,把你这赤子引入歧路啊。”

  佛门戒律是用比律法更严格的规矩,束缚人心的恶念。让修行者的一言一行,都在佛门所定义的、“善”的框架中。

  但真正的“佛”,真正的“菩提心”,却是完全可以抛开这些戒律,根本不需要任何束缚,一言一行依然能见本心。

  这也是儒家先贤所言的“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就是说按照儒家典籍,潜心学“礼”七十年,可以修行至随心所欲却诸事合矩的境界。

  在姜望的眼中,观衍就是这样一位存在。

  昔时森海源界五百年教化之功,今夜与平等国那位神秘强者禅心论道……都让姜望敬服不已。

  其人虽已还俗,但却如立不朽金身,乃真佛也。

  姜望叹了一口气:“大师之德,姜望实在不知何以为报。”

  观衍笑道:“你若以此为德,便帮我还报天地吧。替我在现世多积善行,也算是替了我的修行。”

  姜望认真道:“行善惩恶是本心,大师不说,我也是这样做。晚辈不能厚颜说还报。”

  观衍又笑了:“如此,我已得到还报。”

  他转道:“说起来,当初来森海源界的三位应召使者,我现在只与你有所沟通。不知另外两位,近况如何啊?”

  对于他在现世不多的“熟人”,观衍大师显然还是有些关心的。

  姜望并不为了迎合观衍而掩饰什么,摇头道:“说来惭愧,自回现世后,俗事缠身。倒是再无联系。只知道武去疾的宗门里出了点事,却也是因为公门事务……”

  虽则当时在森海源界,他们三人并肩作战,结下了情谊。彼此也有过相约,说回返现世之后多联络云云。

  但时过境迁之后,每个人都忙于自己的事情。

  苏绮云满天下搜集材料为小鱼塑身,偷天府又是长于匿迹的。别说人影了,消息都听不着。

  武去疾所在的金针门,前阵子他师叔武一愈重创门主,窃夺度厄金针秘典,也是闹得风风雨雨……

  姜望自己这一路行来,更是波折不断。

  没有什么特殊事情的话,确实也难再联络了。

  听完姜望所讲的金针门故事,观衍只轻轻一声叹息,并不说其它。

  他也只是想到了,顺口问一句。而姜望跟苏绮云、武去疾联不联系,又或如何相处,是姜望自己的事情。

  他并不会干涉什么。

  环绕周身的玉衡星力变得更浓郁了……

  姜望的炙火骨莲几乎当场蓄满。

  而观衍的声音道:“我在你心里留了一道梵唱,若那人再来,当可为你一隔。不过这终是治标之法……”

  平等国那位神秘强者的手段,确实防不胜防,也避无可避。

  今夜若非观衍大师,他连自己怎么中招的都不知。

  也不知那人在星月原之外,还能不能使出此等手段……

  “屡承大师德泽,晚辈铭感五内。”姜望恳声道:“不知如何治本?”

  观衍道:“早立圣楼。”

  “当然,早成神临也可以。”他难得地还开了一个玩笑。

  然后道:“今日良逢,便止于此。姜小友好生保重。”

  姜望通过炙火骨莲,清晰地感受到。

  那浓郁的玉衡星力,就此渐渐散去了……

  ……

  ……

  ps:《论语·为政》:“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孔子的意思显然不是要学七十年的礼才能从心所欲。作者只是将其化进修行体系中,所以故意另做解释,所谓“六经注我”嘛!

  就跟之前用的“蒙昧”、“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心如明镜台”等等一个性质。

  为了防止有人黑我国学功底稀烂(当然本来也很一般),所以解释一下。

  以后不再另做解释。

  没有影射谁的意思,勿对号入座。确实被黑怕了,所以过分谨慎。

  谢谢大家体谅。

  说是今天一整天不碰电脑,让自己放空的。还是开了……

  感谢书友Open_Sakura,成为本书盟主!

  感谢书友阿甚我来追书啦,成为本书盟主!

  感谢书友子舒小可爱,成为本书盟主!

  感谢书友ZEROKNIGHT,成为本书盟主!

  感谢书友墨墨墨墨哦,成为本书盟主!

  感谢书友天师大人在上,成为本书盟主!

  是的,赤心巡天完成了百盟争霸成就,感谢你们!

  这个成就徽章,起点到现在,发放数量是一百零四个,咱们是第一百零四个。

  你们真的太棒了!

  临表泣涕,不知所云。

  我明天一定会好好写字的!

  头悬梁锥刺股,扼杀我自己想要偷懒的不正之风,此后加班加点!

  让我们继续努力。

  让我们继续往前走。

  下一个目标是万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