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7章 ?丰城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097章 ?丰城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97章 ?丰城

  第1097章丰城

  计昭南仍是以军人的姿态坐在那里,如枪,如松,语气却是很寻常的:“所以我从前线回来,就是为了我大齐将士,能够在万妖之门后,分几块好地盘。少死一点人,多得一点资源。”

  “少死一点人,多得一点资源。”

  这是多么简单,又多么有重量的一句话。

  重玄遵嘴角若有似无的笑意,在此刻完全消失了。

  因而他不再有亲近感,他的风华,他的骄傲,完全能够叫人感受到距离,

  现在,他非常地认真。

  姜望的心情,也自不同。

  虽则姜望说,这黄河之会他只需要知道一点,他想要拿天下第一。只知道这一点就够了。

  什么都不会影响他的决心。

  他是为了自己在齐国的位置,为了能够更好地帮到重玄胜,也为了早点稳定下来,可以好好照顾妹妹。

  所以他要奋尽全力,拿这个天下第一。

  但是在听过了曹皆和计昭南的讲述之后,他才算是真正领略了黄河之会的意义。

  感受到了黄河之会的重量。

  他们在观河台,争的不仅仅是天下第一,也不仅仅是国家荣誉。

  更是切实的国家利益。

  是胜负之后,无数的资源,难以计算的人命。

  难怪天下列国,都如此重视。

  难怪所有的天骄,都来争锋!

  姜望一直说他会竭尽全力,他也的确会如此。

  但有一个前提,就是保留歧途神通。

  歧途一旦显露人前,必然会被同层次的天骄破解。以那些天骄的天赋、背景,最次的情况,也会找到办法抵御。

  这是无可避免的事情。

  但姜望此时甚至在思考,为了这一场胜负背后的重量,在必要的时候,他是不是可以付出更多?

  比如……不保留歧途。

  “我们会为国展旗的。”姜望认真地说。

  “展旗三面。”重玄遵接道。

  计昭南笑了:“当然。”

  这三个人之间,无论谁和谁,都不存在什么良好的关系。

  有的倒是各种矛盾。

  姜望和重玄遵因为重玄胜的矛盾。

  重玄遵和计昭南因为王夷吾的矛盾。

  姜望和王夷吾打生打死,作为王夷吾的师兄,计昭南立场在哪边也可想而知。

  但在此时此刻,因为他们身上所背负的、同样的重量,他们有了共同的目标。一时间,三人间那种隐隐约约的、叫人难受的尴尬感,倒是消失无踪了。

  而这,也是曹皆把他们召集到一起,谈论黄河之会的原因。

  虽然三人参与的是不同级别的战斗,但决战之前,三军必要一心,这是再质朴不过的用兵道理。

  天下之善战者,曹皆也。

  ……

  ……

  作为沃土之国的都城,跟很多小国的都城比起来,丰城算得上是相当繁华了。

  至少以姜望的眼光来看,没有几个地方比得上。

  阳地有一个仓丰城,与丰城的名字很像。但沃国之丰城,丰富的,可不仅仅是“仓”。

  进城之时看到的熙攘人流,那股子喧嚣热腾的气氛,几乎让姜望以为是在齐国的哪座城市里。

  而放眼望去,千般建筑,百种风情。各国风格如此和谐地统一在一起,也叫人颇为赞叹。

  此城虽不可能跟临淄相比,倒也确实是难得的繁华之地。

  当然,对于宇文铎来说,就不是如此了……

  “什么啊,这比咱王庭差远了!”宇文铎边走边嘟囔道:“他们还说什么衣冠之地,说咱们是什么胡、什么蛮。啧啧。”

  语气里很有几分怨念。

  他自小在草原长大,后来又在生死线值守,说起来的确是没怎么见识过诸国风物。

  早年间一直听人说,中域人眼高于顶,不太瞧得起草原人。

  结果跑来沃国一看,也不过如此嘛,还说是都城呢!

  虽然他承认这地方还算不错,但明显比不过至高王庭嘛。

  戴着青铜面具的赵汝成无奈道:“人家沃国的实力,还未必有你们宇文部强,哪有拿至高王庭跟他们比的?”

  这位草原兄弟的家国荣辱感,真的是相当强烈。

  “反正就这个小家子气的样子。中域人还好意思瞧不起咱们?”宇文铎从鼻孔里哼出一声:“真乃坐井观天也!”

  他倒是完全把赵汝成当自家草原人了,一口一个“咱”。非要赵汝成跟他一样荣辱同休,同仇敌忾。

  “其实是你误会了。中域人并不是瞧不起草原人。”赵汝成解释道:“他们是东南西北域,哪边都瞧不起……”

  宇文铎:……

  “观河台上我牧国勇士定叫景国人好看!”他忽然怒气冲冲起来。

  马上又转为抱怨的语气:“唉!可惜那金戈实力不够,还非要占个名额,有实力的,却不肯上台……”

  好嘛,都学会迂回了。

  金戈那也是打遍草原,选出来的内府境第一,哪里就实力不够了?

  被这宇文铎败得跟什么一样,倒似是金戈是走的后门。

  一个字,“酸”。

  赵汝成懒得搭理,只继续打量着路边的建筑。

  宇文铎自讨没趣,只好收了那副欠揍的姿态,走了两步,又不耐烦了:“在王庭你都足不出户,这里有什么好逛的,还非得出来?”

  赵汝成叹了一口气:“我没让你跟着。”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家伙话这么多呢?大家一手交阴魔头颅一手交生魂石的日子,真叫人怀念……那时候多么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嘿嘿。”宇文铎没有半点不好意思:“这不是怕你不认识路嘛。”

  赵汝成没心思计较,因为已经到了他今日出门的目的地。

  停下来静静看了一阵,问道:“那里就是齐馆?”

  宇文铎探过头去,跟着瞧了一眼,撇撇嘴道:“是啊,齐人在我们之前就到了。他们倒是积极!”

  从牧国到沃国,自然要比从齐国到沃国近。

  而齐人绕那么大一圈,队伍还先到了丰城,所以他说齐人过于积极。

  作为势力范围有所接触的两大霸主国,牧国和齐国之间的关系,当然也很难称得上和睦。前者总想往东域伸伸腿,后者也常想看看北域风光。各自扶持了一些小国,明面上是和谐共处,暗地里没少打架。

  当然,在针对景国上,齐国和牧国还是相当有默契的。

  所以宇文铎对景国人的怨气相对更大。

  赵汝成没忍住瞪了他一眼:“我怎么发现你成天看这个不顺眼,看那个也不顺眼的?景人你也烦,齐人你也烦。你就待家里别出门得了,免得心累!”

  他教训得理直气壮,宇文铎倒是完全没有听进去,忽地高举右手,招摇道:“这边!在这边!”

  他的声音是如此豪放,叫路上行人纷纷侧目。

  而赵汝成眼睛一扫,便看到了迎面走来、笑容灿烂的赫连云云。

  心中油然而生一种荒谬感——

  “我居然被宇文铎这个二愣子给卖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