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6章 犹记否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126章 犹记否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26章 犹记否

  第1126章犹记否

  如此计昭南。

  无双韶华枪!

  谁能撄其锋?

  盛雪怀的实力,虽然未能完全展现。

  但绝对是合格的神临境战力,甚至可以说,表现得相当优秀。

  虽然他一开战就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在与计昭南的战斗里,错失一手。

  然而从头到尾,计昭南也只出了这一枪!

  哪怕是看台上的盛国副相梦无涯,也无话可说。

  齐国计昭南,对战机的把握,简直令人震怖。尤其可怕的,是他的果决自信。

  面对盛雪怀同归于尽的打法,任何对手恐怕都要掂量一二。

  而计昭南在第一时间,就断定了这同归于尽的最后结局,笃定自己会晚一点死。毫不犹豫,毫不避让,就那样单枪前赴。

  这是何等样的自信?

  起手便赢了!

  大部分观战者,大概也只能看到那奇幻的道术变化、灿烂的光影,以及惊艳的枪锋。

  当然仅仅如此,也已经足够精彩。

  但作为当世真人,梦无涯看到的更多,也更深刻。

  这一场战斗里,最精彩的部分,其实恰恰是大部分观战者看不见的、灵识层面的交锋。

  修行者开拓头部海(元神海),神魂归元化神,元神坐镇蕴神殿中,掌控人体宝藏,四海贯通,就此成就神临。

  神魂之力外显于世,凝练如一,即为灵识。

  所谓“我如神临”,神临修士在自己灵识所覆盖的范围内,真就有如神祇!

  而方才的那场战斗里。

  在计昭南一枪点破丹心青鸟的同时,盛雪怀铺开的灵识瞬间席卷,他酝酿多时的道门神魂杀法,结成足称恐怖的怒海,就要反夺胜机。

  但计昭南这一枪,灵识与道元混同如一,集力、术、势于一体,贯彻所有。

  在神通【破阵】的推动下,先破丹心青鸟,继而点碎盛雪怀的神魂杀法,钻透心口。

  具体表现在外,也就是计昭南一枪扎来,将盛雪怀扎倒在地罢了。

  最后这一段,看起表象来是如此简单。

  然而这演武台作为天下之台,历届黄河之会的天骄都于此交锋,防御力何等惊人?这样的演武台,都险些被已经贯穿过盛雪怀的韶华枪所击破!

  此枪当真无双。

  梦无涯没有替盛雪怀认输,因为冼南魁已经到了台上。

  “此战胜者,齐国,计昭南!”

  他一边保护着盛雪怀的残躯,一边高声宣道。

  计昭南的表情依然是平静的,没有得胜后的欢喜,也没有击败对手的得意。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结果了。

  唯独是冼南魁已经宣布了结果,因而他才将韶华枪收回。

  枪头、枪身,依旧洁白如霜雪,未沾染丝毫血迹。

  他提着长枪,什么也不说,如来时那般,走下演武台,直接往六合之柱外走。

  吾只为争魁而来,出一枪,好叫天下看!

  此枪犹记否?

  而环形看台之上,亦有很多人起身离座。

  计昭南枪挑盛雪怀之后,便是剩下那十六名天骄的战斗了,十六人,竞争两个三十岁以下无限制场的正赛名额。

  虽则他们也都是三十岁不到就成就神临的顶级天骄。但很大一部分人留在这里,就只是为了看计昭南的初战罢了。

  “这就是破阵神通吗?”姜望感叹不已:“计将军最后那一刺,真是令人惊叹。”

  虽然在点将台的时候,他就已经见识过计昭南的枪。

  但彼时在重玄褚良的强力镇压下,计昭南根本不曾完整出过一枪。其人所有的进攻,都在进攻之前,就已经被瓦解。同一起挨打的重玄遵、姜望没什么两样。

  唯独结合此时的战斗,姜望才能真正感受到,当时在点将台上,计昭南未能刺出的那每一枪,到底代表了何等令人惊艳的力量!

  也由此,加深了对凶屠重玄褚良的理解。

  “此神通号称‘碎甲裂兵,必破敌阵’,自不是浪得虚名。”重玄遵道。

  他看了姜望一眼,有些惊讶的样子:“没想到最后那一枪的灵识交锋,你也看得到。”

  姜望笑了笑:“你不也未成就神临,没有开辟元神海么?”

  这当然是不一样的。

  外楼境建立星楼的过程中,就需要锤炼神魂之力了。而在内府境就拥有强大神魂之力的修士,却是少之又少。

  不过身边这少年,毕竟是同境击败王夷吾的天骄,有些殊异,也是应当。

  重玄遵抬了抬嘴角,于是跳过这个话题:“回去么?”

  神临修士之间的战斗,对姜望现在的参考意义不大。若不是因为计昭南今日有出战的可能,他大概就坐在房间里苦修不出门了。

  听得这话,姜望立即起身:“这便走。”

  之前还坐在他们身后,看护计昭南的曹皆,更是早就不见了。

  两人一白衣,一青衫,前后脚走下看台,倒也引起了不少目光注意。

  譬如项北,譬如秦至臻,譬如牧国某位戴着青铜面具的天骄。

  计昭南的出色表现,难免让其他各国天骄,对齐国的天骄多加了几分注意。重玄遵和姜望,各有各的从容。

  当然,黄舍利是例外。

  黄舍利的目光,始终聚集在夜阑儿身上。

  边看还边评头论足:“啧啧啧,这姑娘是怎么长的?这脸蛋,这胸,这腿!”

  她自己看还不够带劲,还撺掇着身边的人一起看。

  她用胳膊肘撞了撞旁边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的慕容龙且:“少装模作样的了。她不美么?”

  注视着演武台的慕容龙且淡声回道:“就是太美了,我才不看。”

  黄舍利义正辞严:“这叫什么浑话?美人如美景,就是要好好欣赏才对呀!世界少慧眼,却叫美人蒙尘,这是何等样憾事!”

  慕容龙且以打量死人的眼神,打量着演武台上那些天骄,随口回应黄舍利,声音没有什么起伏:“我只怕看得久了,到时候不忍心打死她。”

  黄舍利倒吸一口凉气,往旁边挪了七八个位置,愤愤不平地谴责道:“冷血!残忍!无情!”

  她一边谴责,一边还‘拉帮结派’,冲身后的中山渭孙递了个眼神:“你说是不是?”

  中山渭孙默默翻了一个白眼。

  这慕容龙且也不是谁都能骂的啊。

  你爹惯着你,我爷爷可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