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5章 ?谁能争魁名?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145章 ?谁能争魁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45章 ?谁能争魁名?

  第1145章谁能争魁名?

  七月十二日,依然是风和日丽。

  黄河之会持续期间,不可能有什么不妥的天气。

  六合之柱仍旧参天,列国之人鱼贯而入。

  六位至尊法相降临,顶天立地。

  玉京山真君余徙现身主持正赛,那位敖先生也再次落座。

  一切与昨日没什么区别,唯独是参战的天骄,换成了内府境。

  姜望依旧是坐在最前排。

  齐地的朋友们,都坐在身后不远处。

  鼓劲的话早已说过,这会没谁来干扰他。

  叶凌霄父女坐在西北看台,正小声说着什么。

  他倒是守着叶真人的吩咐,一直在杜如晦面前掩耳盗铃,装作不认识。

  重玄遵今天也来了,仍是坐在旁边。经过一晚上的救治,虽然看起来还是很虚弱,但毕竟已是没有大碍了。

  总之胜景如故,良辰待歌。

  姜望横剑于膝,双手轻轻搭在剑上,正坐不语。

  真正说起修行的日子,他是从小便开始了。

  只是那些名门弟子,是自小在强者的指导下调养身体,提高开脉成功的可能性。一应功法、秘术,甚至经历,都有最合适的安排。

  而姜望是靠自己苦练,从凡俗武学开始,一点一点的锤炼自身。

  于道历三九一七年六月十五日正式开脉,成功超凡,至今已经两年余。

  超凡之前便是寒暑不辍,从不懈怠。有多少艰难已经不必再说,自西山浴血而归的那一刻,他永远不会忘记。

  超凡之后的这两年多时间里,更是经历了太多太多……多少艰难,多少痛楚,多少绝望的时刻。

  但无论何时何地,他都不曾放弃努力。无论面对什么,他都没有放弃自己。

  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在穷途中开辟生途。

  这一路行来,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他都在往前走。

  坚定不移地往前走。

  那么到了今天,该是验证这一切的时候了。

  今日万众瞩目。

  今日观河台上,列国天骄云集。

  今日他和他的长相思,都等待已久。

  天下应该在等待,一个唤做“姜望”的名字。

  十年匣中磨一剑……应叫人间知霜华!

  不同于前几日的跃跃欲试,在今天这样的时刻,长相思反倒出奇的安静,一次鸣啸也无。

  大概它也知道,今日它可尽情绽放。

  演武台仍是八座,分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

  每过一轮,便合并一次。八合四,四合一。

  真君余徙站在台上,声传众耳:“今日内府场正赛,十六天骄同争一魁,请准备!”

  光幕如画卷铺开,十六位内府境天骄的名字,在光幕上闪烁如星辰。

  这上面的每一个名字,代表的都是一国之天骄,是在千万人中脱颖而出的内府此境“最秀出”。

  但只有一个人,能够摘下魁名。

  名字变幻的、这极短的时间,在焦灼的等待里格外漫长。

  当光幕上的名字终于停下,很多人都长舒了一口气。对阵名单已确定,再无更改可能。

  荆国天骄黄舍利,对阵辽国耶律止。

  楚国天骄项北,对阵越国天骄白玉瑕。

  秦国天骄秦至臻,对阵丹国天骄萧恕。

  牧国临时换上的内府境天骄,大概是最被关注的。其人名为邓旗,听说是出自宇文氏,但更具体的情报也没有,对阵的是宋国天骄殷文华。

  其人并没有如很多人所想的那样,选一个看起来相对较弱的对手,反而挑选的是宋国这样的区域性大国,凸显了霸主国的底气……

  十六位内府境天骄,看向光幕的表情各不相同。

  有的从容笃定,有的信心满满,有的斗志昂扬。

  但没有哪一个,能如林正仁此刻的表情这样……复杂。

  就是那种以惊人意志力控制的面部表情,和剧烈变动情绪的眼神……错杂冲突,给人以非常矛盾复杂的观感。

  他本来儒雅从容,是抱着“能进一步是一步,不能再进也算辉煌”的心态,坐在最前面的备战席上。

  在这名列黄河之会正赛的十六国里,庄国是最没可能挤进来的。

  他已经创造了庄国历史上的最好成绩,庄国对他的要求,也只有“展现风采”四字。相对于其他十五位天骄,应该来说是占据着心理优势的。

  而且有可能遇到的几个对手,他都仔仔细细地研究过,准备了不止一套应对方案。未必就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

  然而……

  光幕之上显示,他林正仁要对阵的对手,是齐国天骄姜望!

  与之相对,申国的江少华松了一口气。

  夏国天骄触悯虽然面上是一副誓报国仇的坚定——他本也觉得一定会被齐国天骄选中,做好了拼命的打算——此刻的眼神,明显舒缓了下来。

  当然也不免有人暗暗发笑。

  齐国天骄既不针对夏国,也不敲打申国,而是选择了十六强里纸面实力相对较弱的庄国天骄……这是不是一种缺乏底气的表现?

  只是计昭南和重玄遵的表现都太过耀眼,连带着让这些人对姜望的实力也谨慎许多,暂时不敢发表意见。

  而姜望本人,表情平和,眼神宁定。

  他只是做了他自己想要做的选择,别人怎么看、怎么评价,与他无关。

  起身离席,极有礼貌地与曹皆、计昭南、重玄遵打过招呼,又与看台上的几位朋友对过眼神,而后手按长剑,走下观战区,走向庚字号演武台。

  他昂首直脊,步履从容,如漫步在自家庭院,与他熟悉的花草树木相处,不见半点紧张,更无丝毫忐忑。

  注视着他的人,可以感受到,他行走之间,有一种难言的美感。

  那是仙术平步青云带来的飘渺韵味,“踏空蹈虚,如履平地”,今履平地,也仙风飘飘。

  但唯独在林正仁的视野里。

  他感觉对方的的脚步很重,每一步,都踩在自己的心跳上。

  他坐在观战席上,看着那个熟悉的、常常出现在梦魇里的身影,一步一步,走下观战席,走向演武台。

  咚咚,咚咚。

  心跳的声音好清晰。

  他开始觉得呼吸困难。

  从看到对阵名单开始,他就呼吸困难。

  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攥着……攥着他的心脏。

  因为以他的智慧,很容易就能够想明白,为什么他会对上姜望!

  他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大喊——

  “他想杀了我!”

  “他想……杀了我!”

  在这黄河之会正赛的演武台上,在真君余徙的看顾下,姜望想要杀了他!

  感谢书友韶华易逝_流年似水,成为本书盟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