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4章 单骑入阵,吞贼霸体(月票一万七千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154章 单骑入阵,吞贼霸体(月票一万七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54章 单骑入阵,吞贼霸体(月票一万七千

  第1154章单骑入阵,吞贼霸体(月票一万七千五)

  项北骄狂归骄狂,却也不会真个轻视齐国天骄。

  能代表霸主国出战的天骄,怎么也不可能孱弱。

  所以他虽然三拳就打得白玉瑕濒死,在面对齐国天骄的时候,却第一时间就拿出杀手锏,掀起神魂之战。

  他天生重瞳异象,对神魂之力的掌控远迈常人,又有大楚名门项氏的传承,还在内府层次,就提前掌握了许多神魂杀法。

  同境之中,还从未遇到过能够在神魂层面与他交锋的修士。

  曾一度想要试一试斗昭的身魂朽之式,奈何他得圆满时,横推楚国内府无敌的斗昭已经踏入外楼。

  因而错过。

  但在楚国,无论是左氏左光殊,还是军伍出身、以国为姓的楚煜之,都是他的手下败将。

  也就屈氏屈舜华,能够造成一些麻烦,却也仅止于麻烦层面,称不上威胁。

  后来也在同样摘得斗战金身、习得斗战七式的斗勉手里,试过了身魂朽,只能说有惭大名!

  楚国很多人都认为,成就楚国内府第一的他,不具备斗昭在内府层次的统治力,更不能跟十五岁就夺魁黄河之会的左光烈相比。

  但在他看来,那只是因为,神魂层面的交锋,不容易叫人瞧出厉害。

  往往一步就是生死。

  当然,昨日观河台上,斗昭一刀身魂朽,击破了甘长安的神游。令他重新认识这一招的威能。甚至于甘长安的神游,也展现出了压过他一头的神魂力量。

  但等他也到外楼,也立起四圣楼之时,他的神魂力量同样不是今时可比。

  重瞳这种天生异象,可视为天生神通,生来就与第一内府勾连。随着年龄、修为的增长,直接在第一内府显化神通种子。

  或者可以说,它本身就是神通种子的外显。

  是天赋卓绝之辈,生下来就拥有的神通。

  拥有天生异象的修士,从腾龙到内府,根本不存在关隘。在修行道路大革新之前,也是直望“神通境”的存在,是天才中的天才。

  自古而今,史书上记载的重瞳异象有三种。

  曰,天横双日。

  曰,日月齐天。

  曰,天狗食日!

  外在表现为,双圆瞳并列,圆缺双瞳相对,大小圆瞳相嵌。【∞,o),◎。】

  在这三种重瞳异象中,天横双日异象对神魂力量的掌控最为精微,神魂力量更是天生倍增于常人。

  项北所拥有的重瞳,恰是天横双日!

  修行年月越久,境界越高,他的神魂力量,与寻常修士之间的差距就越大。

  对于自己的神魂力量,项北自然有绝对的自信。

  而他放弃身外相争的试探,起手就入侵通天宫,掀起神魂之争,恰恰是他对霸主国天骄的重视。

  同为天下强国,尊重齐国,就是尊重楚国,重视对手,便是重视自己。

  至于霸主国之外的天骄,自然不能算作对手。

  在项北的天横双日重瞳中,瞬间铺开一副画卷。

  辽远,古老,似有刀枪鸣,战马嘶,箭雨排空来,杀气腾腾。

  此为项氏不传之秘,神魂杀伐秘术,单骑入阵图!

  首先出现在这幅画卷上的,是“战场环境”。

  一切景物细节,在“画卷”之中栩栩如生。

  但见海波荡漾,异常广阔的天地孤岛上,有一条大龙盘踞。

  这条“大龙”养得极好,神威隐隐,鳞角生华。

  此为人身根本,超凡之基。

  是齐国天骄外显的通天宫!

  而项北本人单骑持戟的身形,亦然踏入这幅画卷上。

  人是神魂显化,胯下乌骓亦因神魂之力而成。唯独手中之戟,名为盖世。

  乃是天下名将项龙骧的配兵。

  河谷一战,项龙骧作为楚军统帅,死在大军之中,尸身为万马所踏,首级悬于咸阳。

  一生的荣耀皆破灭。

  唯有这一杆天下名兵,被他死前送回,遗命于项氏麟儿。

  除项北之外,更无第二人可当之。

  此时,握持着盖世之戟的戟灵显化,项北驾驭乌骓,单骑入阵!

  马踏碧波,跃至天地孤岛,显化的神魂本相依然威猛刚烈,项北纵马而至高高扬起大戟,直接对着那条大龙,一戟砸落!

  通天宫排异持己是本能,有如一方小天地,天然会保护自身,驱逐外来力量。

  若把通天宫比作一座城池,一般不禁道元之力、神魂之力……各类力量出入。“卫兵”只稍作查验,往往会放行。

  因为通天宫本就在时时刻刻输送力量,是人身动力之源,也是超凡之本。禁绝力量出入就是自废武功。

  以此类比的话。

  姜望的神魂匿蛇入侵,是刺客潜伏,伪装成“平民百姓”,混进城内,再露出狰狞面目。

  而项氏这单骑入阵图,却是连接两座通天宫,直接发起强攻!

  单骑入阵图的秘法,在某种意义上,是构建了进攻通道,让强攻成为可能。

  二者破入通天宫的难度,不可同日而语。

  所能达到的效果,自然也有天壤之别。

  刺客潜伏入城,最多引起一些骚乱,反掌即可镇压。

  大军强攻破城,却是要隳城灭国,改换日月的!

  此时的项北,凭借单骑入阵图,兵临通天宫。

  齐国天骄的通天宫,防御算是坚韧,但也不过如此。

  在重瞳的注视下,薄弱之处根本一览无遗。

  马到戟至,他直接一戟摧破,纵马跃入其间。

  单骑破敌城!

  因着单骑入阵图的秘术效果,当他破阵而入时,就已经直接跟通天宫的原主人开始争夺权力。

  就像大军攻破敌城之后,这座城池的秩序就要重新定义。且看巷战之胜负。

  也就是说,通天宫对原主的庇护和对入侵的排斥,已经被降低到最弱的程度!

  只待他杀敌将,掠敌城!

  通天宫的攻防,可以类比于现实里的攻城战,但也不能完全替换。譬如无论在什么时候,通天宫都是在排斥入侵、庇护原主的。现实里攻城战则不然,城破则倚仗消。

  项北之所以可以做到这一点,能够削弱通天宫对入侵的排斥,是因为神魂杀法单骑入阵图的强大。

  项氏秘传,自然不凡。

  内府层次的修士,几乎不会经历通天宫的争夺战。

  这种层次的超凡修士,所遭遇的对手中。同境修士基本做不到入侵通天宫、争夺通天宫权利,而能够做到的修士,不需要冒这个险,有很多更简单的方式可以杀死对手,不必要强行削弱自己,在对手的通天宫里交战。

  大楚项氏的单骑入阵图,也从来不是内府修士所能掌握的。

  唯独项北是例外。

  而他自修成此术至今,还从未遇到过阻碍,哪怕是斗勉这样的名门子弟,在通天宫主权失守时,也进退失据,被他打得一败涂地!

  今日何能有意外?

  单戟匹马入敌城,所见自是不同。

  这是一座古拙雄阔的通天宫。

  并不精致繁复,但有着古老的气息,和广阔的天地。

  项北纵马而入,抬眼便看到——

  如星河般的九大道旋,高悬穹顶,缓缓转动。星光飘带,深邃而悠远,如梦似幻。

  饱满圆润的道元,时不时被道旋吐出,散入天地,填充着这座通天宫的力量储备。

  一只体长鳞密、身缠点点星光的巨蟒,正半挂在其中一个星河道旋中,像是身上套了一个星光之环。

  而蟒首垂下,一双淡漠的竖眸,正俯瞰着他。

  在这条缠星之蟒的头顶,站着一位青衫飘带的年轻人,手握剑灵显化,昂首直脊,眼神宁定。

  对于这通天宫的权力争夺,其人竟然如此从容!

  通过单骑入阵图,项北能够清楚感受得到,这座通天宫里不断传来的反击力量。

  方方面面的应对,都有条不紊。像是天下名将,坐镇城中,虽然城门被破,却组织起一道又一道的防线,从容反扑。

  哪里有半点失措慌乱?

  他以天横双日的重瞳之力,借助单骑入阵图这样的顶级神魂杀法,却根本争不来半点权力。只能勉强保证自身不受太大压制。

  项北不知道的是。

  就争夺通天宫权力这种事,姜望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永远也不会忘记。

  跟令修行者闻之变色的心魔、跟欺神诈鬼的当世真人庄承乾,全都争过,且是生死相争!

  甚至于,若不是他故意大开“城门”,凭借他经由红妆镜多次强化的、底蕴极厚的神魂之力,相当于是重兵驻扎雄城,项北何能如此轻易“攻破”?

  开门迎敌,自然是为了……

  关门打狗!

  此时此刻,姜望脚踏缠星之蟒,立在穹顶。

  项北跨坐乌骓,踏在地面。

  两人在这通天宫之中,一高一低,四目相对。

  并无对话。

  神魂才是最凶险的搏杀。

  一念之间,千回百转。

  在外界只是眨眼的工夫,神魂层面说不得已经分出了生死。

  项北一纵战马,马蹄如登高阶。

  哒哒哒,踏空而上。

  自下而上,发起冲锋。

  只一人一戟,俨然有千军掩杀之势!

  而姜望手按长剑,冷眼相看,不避也不退。

  项北注视着这位齐国天骄,在那双干净而宁定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动摇震怖的情绪。

  神魂秘术凝结的乌骓战马,在某种意义上,侵夺着此方通天宫里道脉真灵的权柄。他分明能够察觉到,那一只缠星巨蟒,竖眸里已见烦躁不安的情绪。然而却在通天宫之主的镇压下,始终一动不动。

  眼前所见的一切,无疑说明,敌人必有应手!

  但项北不但不退,反倒催动乌骓加速。

  战场上一旦发起冲锋,就不能再考虑回头。

  有应手破应手,有陷阱踏平陷阱。

  千军伏我,无非击破千军!

  他已经冲锋至半途,更对自己的神魂战力有着强绝的自信。

  而面对气势再次暴涨的他,那姜望的眼睛里,仍然不见波澜!

  眼神虽然无波,但项北忽然感觉到,他冲锋的尽头,变成了一座火山!

  那庞巨到令他惊色难掩的神魂之力,自对手昂然直立的神魂本相里,倾巢而出!

  这股力量……

  这股浩荡如深海的神魂力量!

  铺天盖地而来。

  一半在天,飞为神魂焰雀。

  一半在地,游为神魂匿蛇。

  神魂焰雀啾啾而飞,神魂匿蛇嘶嘶而游。

  顷刻之间,项北已陷重围!

  单骑入阵,果入阵中!

  只是这一次,却没有那么容易破阵而出。

  根本无法想象,内府修士竟然能够有如此雄浑的神魂之力!

  他项北精通多种神魂杀法,神魂之力也先天不凡,往往倍于对手。但与姜望相比。竟是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便是在质上,其人也丝毫不输!

  或许在神魂层面上,他唯一的优势在于,他对神魂之力的把控,远比对方更精妙。若是双方摆明车马交战,他未必没有胜机。

  但此刻,他在对手的通天宫中!

  单骑入阵图虽然抵抗了通天宫的大半压制,本身却也牵制了很大一部分神魂力量。

  以战争而喻,就是他领了千名精兵破城而入,却需要至少两百名战士把住城门。然而城中……却有上万战力丝毫不差的悍卒相候。

  他的神魂杀法可比作精妙兵法,但在如此悬殊的差距下,对方何须兵法!

  一拥而上便足以将他倾覆!

  事实上姜望也正是这样做的。

  项北的重瞳之中,根本已经看不到姜望的存在,所能看到、感受到的一切空间,都被铺天盖地的神魂焰雀和神魂匿蛇所充塞。

  他自负天下之勇,一杆盖世之戟,南杀北戮,却杀之不尽,斩之不绝。

  根本无需什么技巧,有这样雄浑的神魂之力作为依托,他项北绝无可能攻下这座通天宫!

  或许外楼之后,双日横天重瞳的力量再次暴涨,能够击破这样的局势。但在内府境,力有未逮!

  不能久持!

  项北迅速下了决断,双日横天的重瞳异象,在眸中一转,已经铺开许久的单骑入阵图,迅速“卷起”。

  他连人带戟的身影,在这幅图卷中开始剥离。

  战事不利,鸣金收兵!

  但就在此刻,一直立在缠星之蟒头顶、未有动作的姜望,忽然一步踏出。

  前一刻他还屹立如峭壁青松,此一刻已动似宝弓惊弦!

  一步踏落高空,铿然已拔剑!

  自上而下,一剑横割。

  天地之间,分出了一道横线。

  这是融会了朝宇十年藏刀一杀的剑式。

  号为“十年落魄,生死勾仇!”

  一剑割在单骑入阵图上。

  横线落在画卷,像是顽童稚笔,毫不珍惜地、轻易脏污了这幅画。

  撕~拉!

  神魂层面有这样尖锐痛苦的声音响起。

  整张“单骑入阵图”就此被割开!

  古老而精细的图卷,分为两截,一截显示着项北持戟纵马的身影,飘出通天宫,一截显示着通天宫的图景,却落入匿蛇焰雀群中,顷刻被撕扯吞噬一空!

  这发生在通天宫里的整场神魂之斗,是如此激烈凶险。然而在外界,却才过了几息。

  在观战众人的眼中,只看到余徙刚一宣布八进四的战斗开始,旁边演武台就都已经呼啸连连,杀得激烈。而齐楚两国天骄,竟似定住了。

  项北和姜望各自站在一边。

  互怔几息。

  这停顿的时间虽然短暂,但对于这等天骄来说,足以分出几回生死!

  何耶?

  能来观河台观礼的,眼界都不会太低。便是不清楚的,听旁人一说,也就明白了。

  齐楚两国的内府境天骄,竟然在神魂层面战斗!

  而这场神魂之争的发起者,显然是项北。

  这是外楼层次都极其少见的交锋。

  项北尚在内府境层次,就敢攻入对手的通天宫。且真能在对手的通天宫里强势战斗!

  神临境对他来说还存在什么关隘吗?

  真绝顶天骄也!

  在场绝大部分人,都无法洞察神魂层面的战斗。更何况项北已经深入姜望的通天宫,在通天宫里发生的战斗,更不可能被外人观测。

  但好在,这似是愣怔中的几息时间,很快就结束了。

  很多人还在猜想,在八进四的战斗里,项北会不会成为最快结束战斗的那一位。

  哪怕是在战斗开始前,对姜望更有信心的那些人,也不由得在担心,担心姜望在这一轮交锋中,会吃多少亏。

  毕竟重瞳异象,古今罕见,是一等一驾驭神魂的眼睛。

  叶凌霄状似无意地瞥了一眼,发现自家女儿已经不知不觉攥紧了手。

  他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然而就在两息多一点、三息不到的时间后,观战的人们就已经看到——

  高大魁梧的项北连退三步,重瞳紧闭,眼角鲜血如泪垂。

  而青衫飘飘的姜望,一步趋前,长相思鸣鞘而出!

  在神魂层面的战斗中,生就双日横天重瞳异象的项北,能够在内府层次就强攻对手通天宫的项北,居然是战败的那一个!

  这简直令人骇然!

  锵~!

  长相思的这一声啸鸣,如龙吟,如风啸,似金玉,有铿锵。

  这是长相思在观河台上的第一次出鞘。

  它似乎一定要让所有人,听得它的声音,见得它的锋芒!

  那纵剑往前的青衫少年,昂扬、自信、神采飞扬!

  他脸上带笑,身上有光。

  一记年少轻狂之剑,剖开演武场上的距离,斩开一切有形或无形的阻碍,是初生牛犊不惧虎豹,是人生得意少年郎!

  这是年少轻狂之剑的升华。

  观剑得剑,观人得己。

  这一剑,横冲直撞!

  绝对不可以被阻止,也绝对不会回头。

  所有看到这一剑的人,都能感受它的坚决,体会它的强大,明了姜青羊的自信。

  项北看不到。

  他紧闭双眸,在以秘法将养受创极重的眼睛。

  双日横天重瞳加持下,在神魂层面的战斗无往而不利,令他小觑天下英雄,完全没有考虑过在神魂层面战败的可能,事实上他也的确从未输过神魂之争。

  今日初尝败果。

  而且是险些被围杀在通天宫里!

  神魂层面的交锋,往往只在瞬息,想来哪怕是真君余徙,要想保住败者性命,都要多加注意。

  当然,时间的概念,对内府修士和衍道强者来说并不一致。

  但无论余徙来不来得及,他都差点输了!

  险些一合就战败,这是他为骄狂付出的代价!

  代价不止如此,那幅单骑入阵图被生生割掉一半,想重新修回来,也至少需要一年苦功。

  在之后的战斗里,是再无使用的可能了。

  当然他也不会再进姜望的通天宫里送死。

  此时此刻,鲜血自眼角流下。

  他闭上了双眼,从另一个角度、另一个层面,洞察这场战斗。

  齐国姜望的这一剑,带给他熟悉的感觉。心念稍动,便联系到了外楼场荆国天骄对决魏国天骄的那一场。

  这一剑得意,尽得其意。

  脑海之中,一幅画卷缓缓铺开。

  画卷之上,正是一个青衫男子,纵剑得意。

  正面、侧面、前面、后面、俯瞰、仰视……

  各个角度都出现在画卷上。

  一个接一个的姜望。

  项氏秘传,龙魔演兵图!

  辅助战斗之用,使掌控敌情,料敌先机。

  双眸紧闭的项北,探出大手。

  盖世之戟的本体,出现在手中,被他紧紧握住。

  黑色烟气在脸上攀爬。

  他那眼角流落的血迹,乃至于整个眼睛,都被黑色的鬼纹所覆盖。

  他的肌肉剧烈膨胀,炸开半身武服。

  赤裸着上身,恐怖的肌肉虬结一处,青筋似龙蛇暴起。

  本来就昂藏八尺,高大威武,现在整个人拔高至一丈有二。

  黑色烟气缭绕全身,若隐若现。

  恐怖的气势瞬间震慑全场。

  神通,吞贼霸体!

  人身有七魄,吞贼第四,亦为力魄!

  现此神通,极大削弱一切负面影响,包括伤势、束缚、毒病、痛楚……兼而力大无穷。

  号称“内贼无死,外贼无侵。”

  乃是一等一的杀伐神通。

  这一切说起来缓慢,其实只在一瞬间发生。

  项北在神魂之战败退,姜望第一时间便以才得升华不久的年少剑式杀来,正是得势不饶人,穷追猛打、赶尽杀绝。

  而项北立即展开龙魔演兵图,现出吞贼霸体。

  盖世之戟如巨龙腾起,似平地起高墙,平原出高山。牢牢横在身前!

  大楚项氏家传,八荒无回戟。

  此戟法一度与因缘刀术并称,历史上曾数次交手,高下难分。

  得意之剑不可拦,此戟偏偏拦住得意!

  锵!

  长相思的剑尖,刺至戟面。

  一声铿然之后,场面一时静止!

  盖世戟是方天戟,即两面都有月牙锋刃。

  在众人的视野中,盖世戟巨大的戟面横拦。拦在项北魁伟的面容前,而长相思如雪的剑身,恰恰点在其中一面戟刃上。

  这一记拦截,瞧来举重若轻,妙到毫巅。

  但只有项北才清楚,姜望这一剑究竟有多强。

  现出了吞贼霸体,又以神魂秘术龙魔演兵图辅助捕捉战机。

  却一直在此剑点至面前时,才得以动用八荒无回戟法拦住。

  不过,过程虽然并不简单,但拦住就是拦住了。

  在神魂之争落败,身受重创的时候,还能后发制敌,毫无损伤的拦住此剑。说明至少在此刻,面对此一剑,他占据压倒性的优势!

  场外观战的重玄遵,似是重伤才愈之身,难以久捱,轻轻往后一靠。

  对于姜望能在神魂之争里反赢一手,他是并不意外的。

  他早就知道姜望的神魂之强,异于常人,在自己的通天宫里战斗,绝无可能输给任何同境对手。项北贸然闯入姜望的通天宫,只能是自食苦果。

  但项北举重若轻的这一戟,也令他无法忽视。

  世人今日应知,大楚帝国的强大杀法,并不是只有斗战七式,还有这八荒无回戟法。

  尤其项北此人,现在哪里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明明已经遭受重创,却仍能展现巅峰,这是真正经历过生死的强者。

  双方的表现。

  让他非常期待接下来的发展!

  此刻,现出吞贼霸体,身缠黑色烟气、高达丈二的项北,简直如神似魔。

  青衫纵剑的姜望,相较之下显得如此单薄、危险。

  但长相思……

  往前!

  剑尖点住盖世戟的下侧月刃,将它抵得往内偏移,以锋锐正对项北的脸。

  这是一场艰难的前移,剑势仍在往前。

  但项北睁开了他的眼睛。

  在黑色鬼纹的环绕下,他的双日横天重瞳愈发显得神秘莫测。

  他淡淡看了姜望一眼,肌肉虬结的右手,只轻轻一拧。

  盖世戟的戟刃猛然回弹绷直!

  巨大到恐怖的力量反击长相思,姜望连人带剑,被弹飞数丈远!

  嘭!

  那是项北踏地的声音。

  他一脚踩在演武场的地上,踩出了如擂重鼓的闷响。下一刻,就已经追上了姜望,高扬大戟,一戟劈落!

  半空之中,有青云印记一闪而逝,姜望明明还在倒飞,却如履平地,轻轻一转,就让这一戟劈了空。

  而后回身横割!

  这一剑太优美了。

  太潇洒!

  在堪称恐怖的重戟之前,飘飘如仙。似放浪形骸的狂士,醉酒泼墨挥毫。

  只一笔,是一横。

  人道剑式之名士潦倒!

  十年落魄,以生死勾仇。

  通天宫里割裂单骑入阵图的一剑,又重现于场上!

  项北一戟劈空,立即松开左手,右手握住戟尾,倒提戟身,只往身前一竖!

  铛!

  便挡住了这一剑!

  仅仅如此自然不够,挡得住剑身,挡不住剑势剑意。

  所以咆哮的黑色烟气在盖世戟中翻涌,恐怖的戟意爆发。

  右手翻转,左手握持,盖世戟在空中转了一个大圈,猛然已咆哮出无穷杀意!

  八荒无回戟之西极式!

  肃杀白虎的虚影一现而消,盖世戟咆哮着直扑姜望面门!

  包括项北本人在内,所有人都在等着姜望的反应。

  而姜望像吓傻了一样,偏偏在此时,撤身而退,回剑入鞘!

  一高一低两个身影,在空中疾飞。

  一者进,一者退。

  一者执戟怒劈,一者回剑入鞘。

  一者身绕黑烟,如神似魔,一者青衫从容,闲庭胜步。

  唯有风猎猎!

  “他想做什么?放水吗?”齐国观战队伍里,有人问道。

  此人是曹家的一位旁支子弟,特来观河台观礼。除了寥寥几场战斗,他并不足够熟悉姜望。

  对于本国天骄的胜利,他当然也是寄予厚望,但此时看起来,这姜青羊简直像是故意放水一般!

  令他看不懂了。

  面对这一戟,无论如何也不该退啊!

  这不符合他的选择,所以甚至说出了“放水”这样的诛心之言!

  黄河之会是什么场合?谁敢弃国家尊严于不顾,在观河台上放水?

  有些人就是如此,头脑太过贫瘠以至于缺乏思考能力。只要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那就张口便是“放水”。但也很难分得清,这种人是因为蠢,还是因为坏。

  重玄胜淡声说道:“不必问姜青羊想做什么,在战斗的时候,他永远在做正确的事。”

  他转过头去,看着这人:“你叫什么名字?”

  蠢则该骂,坏则该杀!

  其人讷讷不敢言。

  李龙川的声音便在此时响起,不过冷得多,也短得多:“神通。”

  算是给其他人同样怀有疑惑的人,一个解释。

  身具烛微的他,能轻易看到常人无法看到的细节。

  包括此刻在姜望身周……隐隐颤抖的火元!

  而对于脚踏青云、纵身疾退的姜望而言,他自是从无弃战之心,从无怯战之行。

  在所有的人道剑式里,升华过后的名士剑与年少剑,现在已是杀力最强的两剑。

  一剑横割,一剑直纵。

  一剑有潦倒落魄仇恨满心,一剑是年少轻狂人生得意。

  一剑是分割生死之势,一剑是无可阻挡之势。

  这两式在八荒无回戟这等绝顶戟法面前,也几乎不落下风。或者准确地说,它们在姜望的手上,能够与项北这等天骄手上的八荒无回戟法相争。

  他斩出了人道剑式的巅峰,项北却未能真正展现八荒无回戟的圆满。

  但这也已经是极大的成就,说明人道剑术已经有成就绝顶剑术之姿!

  但暂止于此了。

  面对吞贼霸体驾驭的八荒无回戟,现有的人道剑式无法继续支撑。

  长相思这样的剑器,也不是用来跟盖世这样的重戟对砸的。

  所以姜望收剑入鞘,藏意于心。

  以平步青云仙术疾退五丈远。

  项北的西极之戟,也追了五丈。

  这是危机四伏的五丈距离。

  一者势消,一者势涨。

  战局似乎推演到了尽头,那杆大戟几乎迎面。

  八荒六合,穷尽西极。

  而姜望张嘴一喷!

  这是一幕璀璨的奇景。

  一颗赤红色的种子,绽开了美丽焰花。

  啾啾啾!

  焰花绽开时,如赤玉雕成的焰雀,叽叽喳喳地飞了出来。

  火的基础,火的生机。

  星力涌动成天空,图腾之力夯实为大地。

  天圆地方,此界独一。

  火山喷发,火海呼啸。

  流星划过天穹,焰雀鸣于四方。

  火的世界,降临了!

  八千多字。

  两章加更,是为月票一万七千五。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