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8章 ?夜色雪色两不如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168章 ?夜色雪色两不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68章 ?夜色雪色两不如

  第1168章夜色雪色两不如

  秦国备战席上。

  霸戎军统帅章谷温声笑了:“看来这齐国天骄,也令至臻感受到了压力。”

  “赛前他就专程去跟齐国这个姜望说过话,大概之前就有过一些了解的。”

  已经大致恢复了伤势的甘长安,在旁边接话道。

  一直半睡半醒的黄不东,在这时睁开了眼睛,咕哝着道:“所以说这个姜望,或许还能带来更多惊喜,比黄舍利、赵汝成更甚?”

  黄河之会是各国年轻天骄的盛会,参战者个个风华正茂。

  唯独这黄不东,仅看外表,竟然比章谷都要老上好几轮。

  跟长相青稚且才十九岁的甘长安坐在一起,说是爷孙都有人信。

  但这两位天骄里,看起来青涩稚嫩的那一个,纵览全局,思虑周祥,什么都很操心。

  看起来沧桑老态的这一个,则是懵懵懂懂,什么都不操心。

  “或许在秦至臻看来是如此,虽然我觉得并不现实。”甘长安回了一句,又疑道:“我本以为他的刀只会在决赛时出……他何以会这么重视这个姜望呢?”

  秦国这边掌握的各国天骄资料,秦至臻能看到的,他也都能看到。

  从资料上来看,齐国姜望海外称雄、齐境无匹,的确称得上耀眼。但放在天下六大强国的天骄中来看,却也不算拔尖。

  秦至臻以天府之修为,是内府场夺魁的最大热门。不说目中无人,起码可以俯视黄舍利之外的任何一个人,本身亦有无敌之信念,不应该表现得如此审慎才是。

  另一个,以策略而论,在上半场胜者黄舍利展现了恐怖的绝巅神通之后,秦至臻更应该隐藏实力,以期决赛。而不是一开场就拔刀,在黄舍利面前暴露更多。

  “管它呢,儿孙自有儿孙福。”黄不东移了移脖子,让自己瘫得更舒服:“咱们呐,少操心。”

  甘长安不动声色地往外挪了挪。

  这么占便宜,秦至臻听到了,会不跟你拼命吗?

  另外……这一副老伴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

  王西诩称许他“八岁能长安”,但是现在已经十九岁了,甘长安发现,这世上还是有很多人他看不懂。

  章谷瞥了一眼黄不东倦怠的样子,很难判断这家伙是故意占便宜,还是脑子缺根弦,随口牛头不对马嘴地掰扯。

  秦国这两位天骄,一个思虑过多,慧极易伤,得注意安抚。一个想得太少,须用鞭子抽着走。

  论起来还是境界最低的秦至臻最稳当,可惜又太内敛、太钻牛角尖了一些。享受战斗,苛求完美,对修行来说或许是好事,对统军来说则未必。

  在章谷的兵道理念里,战争……可不应该让人享受。

  当然,这些思虑都在心里,面上不显丝毫。

  他只静静看着演武台,思虑着秦国的未来。在其位,谋其政。

  至于怀帝之后嬴子玉?

  没有思考的必要。

  他也不应该思考!

  六合之柱所围,即是天下之台。

  但人所共知,真正的天下之台,原是这合而又合、仅剩一座的演武台。

  古老的荣耀和历史,仍在延续。

  秦至臻自虚空之中拔出他的刀。

  此刀通体黝黑,长柄直刃。

  三尺有一,寒光内敛。

  这是一柄真正的杀人刀,没有半点多余的修饰。

  刀镡是一横,刀身是一竖。

  横平竖直,给人以一种等分生死的冷酷感。

  在分隔两人的清光中,秦至臻横刀于身前,认真地说道:“我的拳术已经是此境绝顶,但因为练刀更久,所以我的刀更胜一筹。今以此刀,试你长锋!”

  秦国备战席上,甘长安又皱了皱眉。在他的认知里,秦至臻可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今天似乎有些……反常。

  但在台上,秦至臻毫无疑问表现出了他的尊重。

  尊重对手,更尊重这场战斗。

  姜望目无波澜。

  所谓“此境绝顶”,即是在当前境界所能达到的极限。

  他来观河台后所理解的此境绝顶,是甘长安在外楼境的因缘刀术,是项北在内府境以霸体状态推动的八荒无回戟法,是黄舍利的救度世人一十六散手,也是赵汝成贯为一体的诸般剑术。

  当然,后两者在菩提和灵犀状态下,是超越了境界极限的。

  而稳稳在绝顶上另起一层楼的,唯有斗昭的斗战七式。重玄遵的日月星三轮斩妄刀,威能不输,但靠的是神通相合,以刀术技巧而论,却是连极限也没有达到的。

  秦至臻说他的拳术已是此境绝顶,在看过黄舍利赵汝成之战后,仍然这么说。那么他的拳术必然不输于救度世人一十六散手。

  从他与北宫恪的那一战,也能略见一二,颇有拳碎万法之势。

  现在他说,他的刀,更胜他的拳。

  岂不是说,他的刀术,比绝顶更胜一筹?

  难道是可以媲美斗战七式的存在吗?

  天府修士加斗战七式,几乎可以等同于人间无敌了!

  甚至不必加“几乎”二字!

  如秦至臻这样的人物,当然不至于在此时此刻夸言。

  整个环形看台上,各国观礼者,无不心惊!

  秦至臻展露天府之力后,很多人就已笃定他为魁首。

  赵汝成拔出天子剑,才叫这猜想稍稍动摇。

  黄舍利漫步时光之后,夺魁最大热门才移转。

  现在秦至臻这话一说,天府加斗战七式,试问谁能不动摇?

  面对这样的对手,齐国姜望,何有胜理?

  在一片毫无悬念的哀声中,唯独齐国观礼席上,响起一声冷哼。

  许象乾双手环胸,不屑一顾:“还没开打就吹牛,我看也不过如此!虚张声势,其内必朽!吓得到谁呢?我们赶马山双骄,绝非浪得虚名!姜青羊能与我许象乾齐名,断不会被这种小伎俩影响!”

  坐得足有三丈远的照无颜,瞥来一眼,淡声问道:“听起来赶马山双骄是这么的厉害,请问与姜青羊齐名的你,打得过天府修士吗?”

  许象乾理直气壮地道:“暂时打不过。”

  子舒晃了晃头,有点没想清楚,许高额为什么能把“打不过”……说出“不过如此”的气势来呢?

  你要是只看他的气势,不听内容,倒像是他一只手就能捏死秦至臻似的。

  场外的杂声,当然不会影响到演武台上。

  虽则许象乾是在以自己的方式为他张势。

  但姜望并没有听到许象乾在说什么。

  不过在台上的他,于此刻,也与许象乾达成了某种程度上的一致。

  有趣的事情正在于此,“赶马山双骄”竟然在此时,产生了微妙的默契。

  姜望也是到这个时候,才突然意识到。

  秦至臻和他的战斗,早就已经开始!

  从内府选拔赛时,秦至臻向他走来的那一刻开始,秦至臻就已经拉着他,进入了只为双方而设的斗场。

  八强战中,其人与北宫恪的那一战,是打给他姜望看的!

  那时候的秦至臻,虽然是要让北宫恪显尽精彩,但牢牢掌控局势的他,根本没有必要同耀五府。

  不必为而为之,何也?

  当然不是为了夸耀自身,而是为了让姜望看得清楚。

  那一刻的五府同耀,和这一刻的拔刀自述,都是基于同一个目的——树立他无敌的声势,让姜望未战先怯,于势上先输一筹!

  姜望当然相信,秦至臻不至于夸大其词,也的确有足够的实力。

  其纸面实力,是内府绝顶。

  只不过问题在于——

  其人所说的、更胜一筹的刀术。

  是像黄舍利和赵汝成那样,略高境内绝顶一丝。还是像斗昭那样,拔高一层呢?

  甚至于对姜望来说,这也根本不算问题。

  哪怕面前这人真有重玄遵之神通、斗昭之战技,无敌于同境,傲视天下英雄,难道他姜望就会退缩半分吗?

  许象乾虽然经常胡话连篇,但有一句话说得没错,姜望此人,如何会被影响?

  王夷吾也曾同境无敌,雷占乾也曾独占乾坤。

  但现在是他姜望站在这里,剑试天下英雄!

  他面对过的敌人,感受过的绝望,是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想象的。

  在人们或担忧、或怜悯、或庆幸、或期待的目光中……

  姜望眼神宁定,只按剑道:“我持长剑东来,为试天下英雄。同境之内,海外已无对手;剑锋所向,东域难有良逢!今日若能一见绝世之刀,我当歌之咏之,不胜欢欣!”

  此情此景,此人此言。

  见者心驰神往,听者激荡胸怀,无不为这话里的豪气动容。

  满腹豪情,尽在此言中!

  在这样的时刻,姜望固然是豪气冲霄,秦至臻的气势亦在拔升。

  他一路自西而东,因为那剑绝渭水的古飞剑传人,的确视姜望为夺魁路上最大对手,给予最大的尊重。

  尊重对手的方式,就是尽最大努力去击败他。

  所以从第一天相见,便开始争势。

  包括丢下曾与向前交战的消息,包括并耀五府,也包括自述刀术。

  他当然是要压垮对手的,但倘若对手真就这样被压垮了斗志,他反而只会失望!

  现在很好,现在真的非常好。

  他感受到对手毫无畏惧的强者之心,也沸腾了自身灼热的战意。

  于他而言,今日此战,才是他来观河台的第一战!

  但是愈激荡,他反而愈平静。

  惊涛愈怒,礁石愈默。

  他右手横刀,左手在黑色的长刀上轻轻抹过。

  说道:“总在说书人口中,听到这句话——‘横竖都是一个死’,因而此刀,名为横竖。”

  生死在说书人的口中,总是轻飘飘的。但具体到每一个人身上,又是一生之波澜。

  其渺小也如此,其浩瀚也如此。

  感受到这份庄重,姜望亦左手握剑,横于身前,回道:“我有不能忘之人,不能忘之地,不能忘之恨。故而此剑,名为长相思。”

  道出剑名的这一刻,他仿佛感受到了长相思的心情。

  那所谓名器生灵,剑灵孕生,并不是另一个生命的诞生。

  生死轮回的奥秘,远非现在的他所能企及。

  应该说是他的情绪、他的感受、他的体悟,在朝夕相处中,浸染了这柄剑,凝聚成一体,又在神通之光的温养下,孕生出灵性。

  所以……

  长相思的激动,是他的激动。长相思的沉重,是他的沉重。

  长相思的心情,是他的心情。

  在这一刻,他的心情,流淌在长相思中,长相思,也为他而缄默。

  秦至臻异常庄重的仪式感,想来也是为了更好把握他的刀,更好迎接这一战。

  姜望完全感受得到这份端正的对待,也因而在想——

  那个能躺着绝不坐着的向前,用鞭子赶着都不肯动弹的向前,给面前的这位天府修士,留下了什么?

  让这样五府同耀的绝顶天骄,也留存了这样大的尊重!

  他又迅速将这念头斩去,眼下必须专注于争胜,且留待后问!

  时间好像从来不曾过去,又好像早已经湮灭了。

  清光如水流去,余徙的宣声同时响起……

  而横竖刀和长相思,也在同一时间相逢!

  逢于演武台正中央!

  锵!!!

  这是这场最受瞩目的一战,所宣告的第一道声响。

  一声而回万转。

  在人心中叠奏。

  如惊雷,似霹雳,令恍神者惊醒,令心虚者丧胆!

  刀与剑,正交错。

  一者漆黑如夜色,一者洁白如霜雪。

  秦至臻和姜望,就隔着这刀与剑对峙。

  刀与剑交错而过,刀锋与剑锋,发出可怕的、刺耳的声响。

  一长溜火星,并排飞溅而起。

  一点一点赤红的火星,连成一条竖起的线。

  刀剑撞出星辰来!

  像惊扰宁夜的烟花,融化霜雪的朝阳。

  在夜色和雪色之外,此为第三种绝色!

  美好总是短暂的,就如刀剑之间的“星光”,也是这样仓促的一闪而逝。

  就在它“逝去”的同时,那片夜色卷了回来。

  秦至臻回刀!

  此一刀,不堪回首!

  黝黑的刀锋倒卷夜幕,也把回忆搅得支离破碎。

  见前尘,前尘已不见。

  忆往事,难回魂梦中。

  前尘往事皆如烟,此刀斩断前尘,进而斩断前世——

  是为前世灭!

  “留恋星光”的不止秦至臻,追赶生死的,也是姜望。

  刀剑错过的同时,姜望便已进入了最高层次的戒备。

  玉色不显,但双耳已不同。

  他感受着另外一个世界。

  声闻仙态已开启!

  自此以后十九息——

  万声来朝,吾悉得闻!

  ……

  ……

  ……

  (月票再不投就过期啦!速速交来!呜呜呜,稳住前二十吧。不要最后被偷袭了……)

  今天的基础更新已结束。晚上12:01,开启五一的爆更模式。

  我已经立了B级flag。

  我的爆更目标是“~里,至少七天八千字”

  读者则需要投出两万张月票。

  两个目标都达成的话,就会有两百个粉丝称号分配给大家。

  目前盟主们讨论的是,一天更新两千起,一天更新八千起。这样相当于五一期间隔一天加更一章,从早到晚。不出意外的话,咬咬牙能完成。

  当然,只会多,不会少。另外五一期间还会肝一个番外。

  明天会送出第一个八千。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