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4章 ?齐人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184章 ?齐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84章 ?齐人

  第1184章齐人

  曹皆何人?

  齐九卒之春死军统帅,名列大齐兵事堂,排序仅在姜梦熊之下。

  是真正的军方核心人物之一,绝对的齐国高层。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态度,可以代表军方的态度。

  而曹皆这番话……说得太重!

  几乎已是指着黄以行的鼻子,骂他小家子气,骂他旧习难改,是溜须拍马的佞臣。

  这番话虽然声音不重,但已压得全场无声。

  黄以行固然面如土色,讷讷不得言。在场的其他衡阳郡官员,也都个个盯着鞋面,仿佛神游物外。

  一时锣鼓也停了,烟花爆竹也不敢继续。

  唯有那个为曹皆献花的小女孩,虽然察觉到了不对的气氛,但毕竟没有太懂,这些大人们是在说什么。

  只牢记着自己接到的吩咐,仍走到前面来,胆怯地说道:“大帅……我给您送花。”

  毕竟是忘了祝词了。

  嘴巴一瘪,几乎要哭出来。

  曹皆把花接过了,伸手在她头上揉了揉,笑道:“谢谢你。”

  小女孩完成了任务,马上又笑了。

  曹皆则看向黄以行,脸上已经看不见生气的表情:“把孩子们送回去吧。太庙献礼,需以吉时,我们就不在衡阳郡停留了。”

  黄以行如梦方醒:“欸,欸,好!”

  这回他得了教训,回头招呼道:“把孩子和老人都请上马车,先送他们回家!”

  下面的人自是一阵忙碌。

  天覆军令行禁止,默立不动。

  跟在后面的齐国观礼队伍,也不敢触此刻的霉头,都窝在车厢里没动静。

  一直等到衡阳郡装载老人孩子的马车驶走,队伍才开始前行。

  而这一次,只有黄以行为首的衡阳郡官员,立在道路两边,恭送车队。

  回到马车上的姜望,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黄以行如何,他早就知道。今日一事后,黄以行以后会怎样,他也并不在乎。

  早在赤尾郡战场,重玄褚良对黄以行的评价,就只有四个字——“沽名卖国”。

  彼时黄以行要求名,而重玄褚良要求稳,所以他给黄以行一个名,甚至也并不在乎让自己凶名更盛。任由人们传言,凶屠要杀尽阳地百姓,是黄以行为苍生一跪,挡住了屠刀。

  事实上就凭黄以行,凭什么止重玄褚良的屠刀?

  别说“一生不跪人,只为苍生跪”,就算为苍生打滚,为苍生打自己的脸,打自己的脸把自己打死在那里……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是凶屠自己归刀入鞘罢了。

  而如今……

  阳地已定,阳人尽归心。

  黄以行的价值,已经越来越小。

  或许他自己也是因为清楚这一点,所以才急于尽早落实衡阳郡守的身份,生怕在最后关头,被摘了桃子去。

  至少在衡阳郡守的位置上,他就没那么容易被挪动了。

  曹皆是因为他主政一方、却撺掇着稚童做些阿谀工夫而动怒,并且忍了一次,第二次才不忍,但本身也能够说明兵事堂对此人的态度。

  以身死国的纪承,虽然给齐国制造了很多阻力,但反倒更能得到齐国军人的敬重。

  姜望怜惜那些失了旧国、很难重获归属感的老人,对同样身为旧阳老人的黄以行,却是难有好感。

  而重玄遵更是压根没下车,反正衡阳郡众人热烈迎接的,又不是只拿了第二的他……

  车队辚辚而远,代表齐国的旌旗渐渐消失在视线中。

  黄以行那几乎要低到膝盖去的头,才慢慢抬了起来。

  “姜望敬老人,曹皆重稚子。”

  他皮笑肉不笑,磨着牙齿道:“国之天骄,国之名将,都是他们齐国的脊梁。只有我黄以行,奴颜婢膝,里外不是人!

  “大人……”旁边的心腹官员劝道。

  黄以行把眼睛一横:“怎么,我说不得吗?”

  他很有些失控:“我骂自己,都骂不得?!”

  众皆不言。

  ……

  ……

  车队穿行衡阳郡,继续前行。

  日照郡镇抚使田安泰,也亲自迎在路边,但身边只有两个随从,并未兴师动众。

  甚至于都未拦路,只是在路边高声说了几句祝贺的喜庆话。

  姜望和重玄遵都出面答谢了。

  有意思的是,陪同田安泰等待的其中一个随从,正是现任青羊镇镇长独孤小。

  由此可见,田安泰倒也并不是不学无术之人。他自上任以来,对日照郡的治理也是有目共睹,并不比谁差了。甚至于隐隐是三郡中发展得最好的一个。

  或许只因为他是田安平的哥哥,才被人寄予太多……不该给他的厚望。因而才显得平庸。

  对于这位田氏贵子,曹皆的态度倒是很和蔼,还特意下车与他说了几句。

  今日的青羊镇固然张灯结彩,贺封主观河台夺魁,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曹皆也玩笑问要不要去青羊镇稍稍歇脚,姜望赶紧拒绝了。

  事有轻重缓急,人亦贵在自知。

  很多人就毁在“不自知”上。

  阳地三郡里,高少陵所在的赤尾郡,根本不在归国队伍前行的路上。他也只让人送了一封贺书,递于半途,分寸亦是拿捏得很好。

  诚然静海高氏被很多人视为暴发户,底蕴修养都让人看轻。但高少陵毕竟已是静海高最拿得出手的人才了,也须差不到哪里去。

  事实上车队离开阳地之后,姜望才慢慢感受出更多的不同来。

  虽说阳地已经归化,现在已是齐土。但毕竟那么多年的历史,无法彻底抹去,与以前的齐地,还是有很大的差别。

  定遥、阳山、凤仙、苍术、抱龙……

  一路走过去,齐地百姓都热情地挤在路边,欢呼雀跃。只有喜悦,并无怯懦畏惧。

  当地兵卒都是分守道路两边,维持秩序,没谁来拦车驾。当地官员更也是只一两个作为代表到场祝贺,当地郡守的贺表,都是直接往临淄递。本也不需阿谀什么。

  一个国家是否强大,只需看它的国民是否自信。

  真正齐人的气质,阳地百姓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养成,而那并不是他们的过错。

  国如此,百姓才能如此。

  当然,若是一直在黄以行那样的人治理下,也许风气难除。

  姜望忽然想到——

  曹皆这样好脾气的人,突然发火,是不是就因为如此?

  移风易俗,非是三两日之功。

  另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是……

  围绕着载誉归来的国之天骄,不少齐地女子都勇敢地表露好感。

  一路上抛花掷果,热情大方。

  什么香囊丝巾,也都大胆地往车上扔。

  毕竟是风雅事,维持秩序的士卒,也不会拦这些。

  而只拿了第二的重玄遵,车驾竟然比拿了魁首的姜望要满!

  重玄胜和十四在车队进入齐境后,就已经下车,回到观礼队伍中的车驾上。所以也不存在其它因素的影响……

  一定是齐人太善良,对失败者也不吝宽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