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9章 ?他似青鸟(为盟主守护赤心加更!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219章 ?他似青鸟(为盟主守护赤心加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19章 ?他似青鸟(为盟主守护赤心加更!

  第1219章他似青鸟(为盟主守护赤心加更!)

  “真是个坚强的年轻人啊。”身后的那声音说道:“我记得你还不到二十?”

  这声音几乎贴近后脖颈,姜望甚至能够感觉到,汗毛被吐息吹动的恐怖!

  但是……

  锵!

  他猛然转身,长相思锵声出鞘——

  他只回应以一剑!

  左撇而右捺,是为人字剑!

  在这回身的瞬间,他也“看清”了追杀他的强者——

  只有一个人形的轮廓,相貌身量服饰,全都隐没在视野里。就连那轮廓,其实也只是强大的力量发散,在空气中创造的恐怖痕迹。

  他看向对手,却看不到对手!

  然后,铛!

  一根纤细手指的轮廓,弹将出来,正正弹在长相思的剑身上。

  倚为杀手锏的剑势,就这样轻易地被破了,恐怖的力量倾注于长剑上。

  姜望不肯放手,人随剑去!

  倏然又是十余丈!

  强行忍住烦恶,斩去绝望,压制气血!身体尚在无助倒飞之中,脚边青云印记出现,轻轻一点,却往北折。

  “很有潜力的剑术。”这怪异的女声评价道。

  只能看到一个轮廓的人形,赫然出现在前路!

  海啸声起。

  八音焚海在面前铺开。

  却在一记竖刀前,音流焰散。

  姜望空中急转,却又东去。

  啪!

  一只巴掌刚好从东面扇来。

  姜望只感觉自己,好像撞上了一道铁壁。

  整个人在巨大的动势之下,几乎有一种被撞成了肉饼的错觉!

  五脏六腑,几有移位。

  他顺势仰倒,脚下一蹬,青云印记散去,人往西进数丈。

  得益于巨大稳定的天地孤岛、内府开拓的海量房间以及雄厚的道元储备,姜望迅速地掌控了身体,空中一个倒翻,立起身形来,极速西去,

  “你以为你能逃得掉?便是岳冷厉有疚回转,也须救不得你!”

  高空之上,忽而明月摇动,霜光成束,一束一束落下。

  姜望脚踏青云,疯狂闪避。

  一道月束落在身侧,直接无声无息洞破了下方的山峰,猛然惊魂一瞥,黑幽幽不知击破了多深!

  这攻击绝非肉身所能承受!

  姜望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把平步青云发挥到极致,在恐怖的月束攻击中不断闪避。

  但见夜幕之下,荒山之上。

  劳而又劳,其形夭矫。

  月光如林,他似青鸟!

  “很漂亮的身法!”那怪异的女声道。

  似乎非常欣赏眼前这一幕景象,为之赞叹。

  “接下来每过二十息,这些月束的速度就会增加一成,数量也增加一成,”

  她语带鼓舞:“姜天骄,请多勉力。”

  实力的差距有如天堑,根本无法逾越。

  这突然出现的强者,好像有变态的趣味,就是要欣赏他苦苦挣扎的样子。

  而姜望……

  只能挣扎!

  月束越来越快,越来越多。

  姜望完全是在缝隙中求生,在悬崖边疾飞。

  他像是一只落入陷阱的飞鸟,怎么扑腾,也飞不出囚牢!

  声闻仙态的时限早已过去。

  但他仍然全神贯注,不停地观察着环境。以目视,以耳听,以鼻嗅,用心感受。

  远山、密林、长夜……

  被惊扰的虫鸣鸟叫,衣袂破风声,自身鲜血剧烈奔涌的声音……

  看到的、听到的、嗅到的一切,都在心中不断组合,去寻觅那渺茫一线的胜机。

  青云印记碎了又现。

  在秋月之下,一袭青衣的当世天骄倏忽左右疾驰,嘴角血迹未去,眼神却未见惶惑,只有坚定。

  他不知敌从何来,不知敌人是谁,不知如何才能逃生,不知何时是尽头!

  但他坚定挣扎。

  穷他所有,尽他所能。

  ……

  ……

  缉凶队伍分散的那处山坳,竟有几分清幽。

  厉有疚飞回来的时候,岳冷正在四下察看着什么。

  “岳大人!”厉有疚问道:“人拿到没有?”

  “叫他跑了!”岳冷反问道:“你那边呢?”

  厉有疚摇了摇头:“这些狗崽子,跑得可真快。”

  “对了。”他又问道:“姜望人呢?”

  “不知道。”岳冷四下看了看:“我也刚回来,根本没有看见人影。”

  “有什么战斗痕迹吗?”厉有疚有些严肃地问道。

  “也没有找到。”岳冷说。

  厉有疚运神于目,察看了一圈,指着一块山石上的特殊印记,笑道:“这小子先回去了!”

  对于青牌的特殊印记,岳冷自不陌生,看过之后,跟着松了一口气:“黄河魁首要是出了什么事,咱们两个可是难辞其咎。”

  厉有疚的语气也很轻松:“若真把国之天骄弄丢了,主要还是得我负责,毕竟是我带他出来缉凶的。”

  “行了,先回去吧。”岳冷没有心情开玩笑:“阳国余孽这事,没有那么简单。这两个人能从我们手上跑掉,实力自然不凡。阳国那一个亡国的皇子,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厉有疚也点头道:“这案子是需要再研究。但也说不定是雇的人,那个阳玄策手里,有个什么复国宝库之类的筹码也不稀奇。对了,你追的那个人,你有捕捉到什么信息没有?是地狱无门的阎罗吗?”

  岳冷道:“应该不是阎罗。但也看不出跟脚来,逃得太快了。”

  厉有疚附和道:“是啊,也不知是什么来头。这些黑耗子,一个个的,藏得倒是很深!”

  两位神临境的捕头,就这样一路交流着,飞回了齐国。

  ……

  ……

  “什么?姜捕头没回来?”位于鹿城的青牌秘密据点里,厉有疚皱眉问道。

  林有邪当时正在画画,画的是城门前的坠尸……这当然是黄以行的坠亡图。

  闻声顿住了细笔:“姜大人不是跟您一起去抓阳氏余孽了么?怎么是您和岳大人回来了?”

  岳冷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猛然转身看向厉有疚:“此事你要负责!”

  “该厉某人担当的责任,厉某人绝不逃避。”厉有疚也冷了声音:“倒是你要好好想想,要如何解释,半路跟上我们的事情!”

  方才还一副亲密战友样的两个人,顷刻剑拔弩张!

  实在是现在的姜望,已绝非无足轻重的小角色。这是一位官居三品的绝世天骄,是大齐年轻一辈的旗帜人物!

  林有邪垂下了视线,落在那副画里、一片尚未完成的黑瓦上。

  便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吏匆匆走进来,手里拿着一根玉签。

  “有什么紧急消息?”厉有疚问道。

  这小吏是此处秘密联络点的人,自然是认得他们三个的。

  闻声直接汇报道:“照衡城的总捕头出事了,满门被灭!”

  “包括那个总捕头吗?”林有邪问。

  小吏答道:“包括他,全家上下,无一活口。”

  岳冷也是了解过姜望、林有邪调查的这起案子的,当然知道照衡城那个总捕头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因而问道:“现在可有什么线索?”

  小吏有些紧张地说道:“姜大人去那里调查过!”

  哈哈哈,说来有些尴尬,刚说重回前十,就被反超了。

  没有关系的,朋友们。

  咱们不要上头。

  大家就正常投票,有票就投,没有就算了。

  这次能前十,是咱们应得应份。

  不能前十,来日方长。

  赤心世界才刚刚铺开,小姜也还很年轻。

  说起来赤心这本书,也是二月份才被更多人看到。

  这才发育了四个月呢。

  兄弟姐妹们,不必焦躁。

  我们脚踏实地往前走,我们会走到我们想要走到的任何位置。

  明天晚上我继续加更哈

  另,

  感谢书友“农家辣椒小炒肉”成为本书盟主!

  这是我很喜欢的一道菜啊

  诸君好好睡觉,多加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