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8章 左道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238章 左道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38章 左道

  第1238章左道

  万恶人魔和削肉人魔,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怎么算着算着,把心都吐出来了呢?”郑肥纳闷道:“虽然那幅画是画得蛮恶心的,但也不用这样吧……”

  而李瘦则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腔,好像在研究,把心脏吐出来再捏爆的可行性。

  瞧来真酷!

  卦师完全忽略这两个活宝的想法,看向引光城镇守大将静野的同时,厉声喝道:“杀了他!”

  “你先前不是说不能杀嘛!”郑肥不满地嘟囔道。

  “别废话!”卦师转过头来,满脸是血,往日平和的眼神,此刻尽是凶狠。

  郑肥撇了撇嘴:“杀就杀,凶什么凶。”

  嘴上这样说,手上还是立即拔出一柄大砍刀,脚步连错,双手握刀,向着静野当头斩落!

  但就在此刻,那被捆猪一样捆在地上的、毫无反抗之力的静野,双眸之中,忽然一片血红!

  这片血红色,如此幽深,如此刺眼。

  这是疯狂且暴戾的血色,是毫无情绪可言的血色。

  是根本不应该属于静野的状态!

  引光城里的人都知,镇守大将静野,修的是一身正气凛然的功法。

  而现在,他瞧来比最邪恶的人,还要邪恶!

  捆在他身上的那些绳索,顷刻崩散,完全无法束缚他分毫。

  他只单手一抓,便拿住了郑肥的大砍刀,微微一拧——

  喀嚓!

  已将其折断!

  “哇呀呀!”郑肥又心疼又惊讶地怪叫,气得腹中如鼓。

  但他也根本不知惧为何物,手中只剩断刀,脚下仍然不停,仍往前撞!

  他如此勇悍,卦师却也没闲着,直接从指尖逼出一颗血珠,虚空行笔,飘飘洒洒,落下一个血光照耀的“定”字。

  那边静野陡生变化,轻松折断郑肥的大砍刀之后,却也根本不恋战,直接一步后撤,想要离开此院。但这一步,却定在了半空中!

  那个血色的“定”字,定死了他。

  郑肥已经追将上来,手持断刀连斩,劈出无数残影。便在这半空之中,将静野肢解成了数百块!

  但见漫天血雨,肉块飞散,白骨断裂。

  堂堂引光城的镇守大将,顷刻便已身死。

  而卦师只道了声:“分开逃走!”

  便一脚踏在那方卦台之上。脚下将卦台踩碎的同时,身形已经化作血光一道,消失在远空。

  郑肥和李瘦好歹没有在这个时候追问为什么要逃走、逃到哪里去。

  在卦师都要逃命的时候,即使是他们这样没心没肺惯了的人,也没有废话可说。两人齐齐跃出院落,选择了与卦师相反的方向,疾飞而远。

  而他们前脚刚出院落,院落之中的血气,忽然就浓郁起来,甚至结成血煞,咆哮不已。这血煞并不冲出院落,只是一股极端暴戾的气息,在其中孕育,仿佛正要成型。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郑肥和李瘦才总算理解,卦师先时说此人杀不得的原因所在了。

  杀了这个镇守大将,原来会引发此等变化!

  可现在为何又要杀?

  当然这个问题,李瘦不会想,郑肥懒得想。

  现在逃命很好玩,很刺激。便看谁逃得更快!

  如此又过三息时间,一个相貌清癯的老人,一脚踏入血煞凝聚的院落中。

  却是之前在临淄街头出现过的余北斗。

  他凭空出现,却自然得像是推开一扇门,一步跨出,便走到了这里。

  此刻卦台已毁,尸堆仍在。

  他第一时间,就捕捉到了他想要的信息。

  但与此同时,那正缓缓拼凑的肉块、成型中的暴戾恐怖的气息,当然也不可能被他所忽略。

  “灭情绝欲血魔身?”余北斗皱起眉头。

  现在是做选择的时候了。

  是灭情绝欲血魔身,还是以算命人魔为号的卦师?

  “啐!”

  余北斗一口老痰,吐在那拼凑中的魔身之上。

  他转身便往算命人魔逃离的方向飞去:“既已是旁门左道,还管他娘的什么天下苍生!这是阮泅的活儿!”

  他的身形一闪而逝。

  经过这段时间的孕育。院落之中,属于静野的肉块,已经全部拼凑回一起。

  但却已经并不是静野的模样,取而代之的,一个阴森森的、面白无须的老人。

  若阳玄策能在此,自然能够认得出阳氏皇朝的秉笔太监刘淮来。

  可惜院中已无人。

  刘淮幽幽的目光愣了一愣,仿佛还在思考自己的状态。然后随手一挥,已将满院的尸首全部抹成血光,收于体内。

  他咽了咽口水,感受到一种久违的饥饿感。

  而后左右一看,察知着这座城市里沸腾的人气,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

  “死老太监,笑起来真恶心!”

  一个鞋底印在了他的脸上,盖住了他的笑容,踩着他的脑袋,将他踩倒在地,又将这脑袋,踩进了地底!

  不修边幅的余北斗,一边飞快掐诀,一道道令印成型,印于刘淮之身,嘴里犹自骂骂咧咧个不停:“老子就是要抢阮泅的活儿,你娘的!气死他!”

  ……

  ……

  星月原上,已经重新蓄满星力的姜望,忽然有一种巨大的心悸感觉。

  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咽喉,又攥住了心口。

  但这种感觉,一闪而逝。

  代表着歧途的黑白神通种子,滴溜溜转了一圈,却无别的什么表现。

  姜望收摄心神,放眼望去,但见天高云阔,万里澄明。

  而茫茫星月原上,一只小灰狗,仿佛不知疲倦地蹦跳着。

  姜望张嘴欲喊,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给这只狗取名字。

  你这么蠢,就叫你蠢灰吧。

  如此认真地琢磨了一番,他便喊道:“蠢灰!”

  小灰狗并不知道这就是它的新名字,但是听到了姜望的声音,很是欢喜地一转身,摇着尾巴,就在草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跑了回来。

  姜望一把将它拎起,随手引动水流,在它嗷嗷的叫唤中,给它洗了个澡。

  这是结合水行与火行的热水之术。

  洗罢了,又以风行与火行结合的热风之术,将得名蠢灰的小狗吹得干爽。

  吹风的时候,蠢灰全程闭着眼睛,小脑袋左扭右扭地逃避。

  但不管怎样不舒服,姜望的手就在它爪边,它却不曾挠一下。

  它一低头就能咬到姜望,但自从跟着姜望离开后,它再不曾对姜望龇嘴过一次牙。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