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8章 ?网破鱼未死(为盟主Bili八个牙露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248章 ?网破鱼未死(为盟主Bili八个牙露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48章 ?网破鱼未死(为盟主Bili八个牙露

  第1248章网破鱼未死(为盟主Bili八个牙露加更!)

  一柄直刀,从背后贯入,洞穿身体,穿出腹部。

  但修者真正的力量核心,通天宫与五府,都未被波及。

  在此刀临身之时,姜望便已及时做出了躲避。

  持刀者,正是那仅剩的女性黑衣人。

  此时此刻,长相思才刚刚斩飞一颗头颅。

  四名对手无一弱者,这一刀他已是避不过,只能勉强逃离丧命的可能……但已经足够。

  “只剩下你了。”姜望左手一把抓住从自己腹部穿出来的刀尖,将此刀钳住,回身就是一剑!

  此时抽刀如拔河,女黑衣人双手握持直刀,肯定能在姜望左手的钳制下拔回此刀,但时间耗用多少?能不能在姜望长剑临身前完成?

  她没有把握,只能松手。

  松手疾退!

  属于他们的行动,已经失败了,她懊恼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你逃不掉的!”她怒喊!

  姜望人随剑转,已经踏碎青云追来。

  “你也是。”他平静地说。

  女黑衣人掐动道决,顷刻引动风雷。

  轰隆隆!

  此番天地,一时间电闪雷鸣。

  电似银蛇,而雷如大鼓,天地煊赫于此间。

  而姜望的左眼,在这时瞬为赤红。

  神魂单骑入阵!

  乾阳之瞳,杀法坠西!

  这女黑衣人只觉眼前一暗,再清晰时,便看到一轮大日坠落!

  煌煌烈烈,炙杀天下。

  她还待再做一些什么,眼前几乎毁天灭地的坠日幻象已经消失。她好像对抗过,又好像已经被摧毁。

  她睁开眼睛,只看到那张几乎贴面的、年轻的脸。

  异常的平静、异常的坚决。

  一剑已横颈,尸首终两分!

  呼!

  直到这个时候,踏虚而立的姜望,才终于能长长地舒出一口气。

  这实在是艰难的一战。

  身披七创,其中一道腹部贯穿伤,一道脖颈撕裂伤,都是险些可以杀死他的伤势。

  回过头来复盘这一战。

  以一敌四,以内府境四神通的修为,对战四名配合默契的神通外楼修士,怎么想也没有成功的可能。

  可以说他是近乎完美地把控了这场战斗。

  对他有深刻的了解,仔细研究过他在黄河之会上的战斗,这是这四名黑衣人能够在一开始压制他的原因,也是这些人信心满满的底气所在。

  他的确在观河台上展现了所能展现的一切,但是他藏于第二内府的歧途神通,却从未现于人前……见过歧途的人,都已经死了。

  太过清晰的认知,有时候反而是一种阻碍,蒙蔽了双眼。

  这些人深刻地了解过他,因而过于相信自己的“了解”,反而由此不够了解他!

  姜望在遇袭的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自己唯一的胜机在哪里。

  他的行动也非常果决,根本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就开启剑仙人状态,以自己在黄河之会上表现过的最强一击,落实这些黑衣人的“了解”。

  让这些人对自己的情报更有信心——那些的确也都是最真实的情报。只是相对于姜望的实力来说,并不完整。

  庄承乾已经烟消云散,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清楚姜望的完整战力。

  而姜望,将之尽展。

  正是因为知道对手非常了解他,所以他也非常了解对手。

  以首先被他清除出战场的黑衣人首领为例。但凡认真了解过他的人,又怎会不知道,他在黄河之会上大放异彩的神魂战力?

  所以防备他的神魂侵袭,本身就是一种选择。

  在知见已经满足的情况下,姜望直接动用歧途,为对手限定这个选择,然后掀开所有底牌,以炙火骨莲的星光加持剑仙人状态下的人字剑,再辅以秘藏,一剑就将黑衣人首领分尸!

  这是此战获胜的关键。

  一是第一时间杀死了最强的对手,二是破坏了这队黑衣人的核心。

  哪怕为此耗用了最强手段,亦是值得。

  试想若一开始死的不是黑衣人首领,他再次动用歧途时,那个矮个子的黑衣人是否还会忽略指令、选择复仇?

  这些人配合默契,必然朝夕相处,因而也一定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所以复仇当然是一种选择。

  黑衣人首领,和临时接过指挥权的女性黑衣人,他们所下命令的权威性,肯定不同。前者说不定能够抹消其它选择,后者则很难做到。

  为什么姜望一定要先杀黑衣人首领?

  这就是原因所在。

  所以歧途再次功成,剑下又斩一人。

  此战种种,皆因于歧途。

  在这场突然爆发的战斗里,歧途大放异彩。让姜望面对的每一个敌人,都做出了糟糕的战斗选择,从而创造出一个个单独放对的机会,让他能够以伤换命,将这些黑衣人一一斩于剑下。

  这些黑衣人特意针对姜望而来,肯定是做了预案,也留有一定缓冲余地的。

  姜望如果一点一点地试探、展现,终不可能脱出这张网去。因为他的缓慢展现,意味着他的对手们,也可以展现所有。

  反而他一开始就展现最巅峰的杀力,拼一个鱼死网破,才抓住了胜利的机会。

  网破了,鱼未死,正是复归于河海。

  这一战的开始和结束,都只在瞬间,非常短暂。

  但它的艰难程度,绝对不输于前些天被那个恐怖女人追杀的经历。

  此刻他身上的累累伤痕、狰狞血口,便是说明。

  他在这一场里的战斗表现,几乎可以说是完美,每一步都做到了最好,尚且要受这些伤,险些身死当场。可想而知,若是行差踏错一步,结果可能就大不相同!

  但仅此而已,就足够了吗?

  就像那个女性黑衣人所说的那样——“你逃不掉的。”

  姜望又何尝不知道,这句话几乎是事实?

  对方能够精准把握他的行踪、把握他的实力,派出一队理论上绝对可以压制他的修士,在最恰当的地方发起伏击……

  这本身已是一种碾压的态势,一如巨石压卵,鸡蛋绝无幸理。

  情感上,他在赢得艰难一战后,可以稍作宣泄。

  但理智告诉他,对方不可能没有后手。

  姜望控制肌肉,先止住失血,再近前一步,以长剑挑开那稍矮黑衣人的蒙面巾,想要辨认这些人的身份——也只有这一位,还算留了全尸。

  他绝不可能坐以待毙,却也没有打破囚笼、砍翻幕后落子者的实力,所以逃跑是唯一的选择。

  但不能盲目。

  愈是危局,愈需要冷静。无头苍蝇一般的乱撞,只是浪费他拼死为自己争取到的时间。最好能够在获得一定信息后,再选择逃跑路线。

  这四个人黑衣人必然出身行伍,是军队里的精锐,但他们属于哪一个势力,又代表着全然不同的意义。也决定着姜望接下来逃跑的方向。

  蒙面巾下,是一张不甚出奇的脸,额窄面瘦,右脸上有一个十字疤痕。

  长相思往下移,将他的衣服割开——便在这时,姜望忽生警兆,回剑转身。

  恰见那已死去的女性黑衣人,无头的尸身之上,有一颗小琉璃珠跃将出来,在半空炸开。雪白的烟气腾升间,形成一个烟气圆环。

  那圆环的中间,本该是空气的部分,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身穿阴阳道袍、丰神俊朗的修者,其人神目如电,第一时间便落在了姜望身上。

  “你就是姜望?”他问。

  他的声音倒是温煦的,但不知为何,给人带来极强的压迫感。

  姜望面无表情,只问道:“你是何人?”

  这人淡声道——

  “贫道,赵玄阳。”

  感谢书友“一蓑烟雨_任平生“,成为本书盟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