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7章 ?北出竹林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287章 ?北出竹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87章 ?北出竹林

  第1287章北出竹林

  洗月庵在卫国的东北方向。勤苦书院的东南方向。

  更准确地说,是在一片人迹罕至的古老竹林中。

  此竹林幽深而静,各国舆图上几乎都不标注这个地方。

  竹林无名,世人或以洗月名之。

  同为天下佛宗,洗月庵不像悬空寺那样,有前后山门之分,敞开自己广阔的属地佛土,庇护信民,一寺几如一国。

  洗月庵的山门是隐蔽的,不对世俗开放。

  在这一点上,洗月庵与须弥山倒是更相近一些。

  此刻姜望立在这清风徐来的竹林中,听着竹叶沙沙,对于前路,其实有些茫然。

  玉真说是让他自己“滚”,但毕竟身在洗月庵中,需要遮掩些。所以还是她自己把人送了出来。

  倒也没有太复杂,无非就是给他套了一身僧衣,戴了一个斗篷,便大摇大摆地领出了山门。

  一路上并没有遇到旁人,也不知是洗月庵本就人少,还是都被支了开去。

  总之顺利非常。

  显然在洗月庵中,玉真也是有不俗地位的。

  把他带到竹林里后,她便翩然去了,什么话也没有留。

  姜望静静想了一阵,先找了一处僻静地方,把破破烂烂的如意仙衣穿在了里间,好让它能够吸取力量慢慢恢复。

  虽然玉真嫌弃地说它是破布条,虽然它的确也一直是破损状态……但它委实已是身上最好的法衣了,自己嫌弃不得。

  关于接下来的路,姜望没有急着做决定,而是勾连了太虚幻境,打算先了解一下外间的情况。

  福地已落到了排名第四十七的虎溪山,这自不必说。

  太虚第一内府的荣名也拱手让了,此时的第一,却是“灵岳”。

  看来左光殊在这段时间确是没有少努力,应该也是在为山海境做准备。可惜自己已是去不成,不然天下第一内府的天府之威,该叫世人瞧瞧才是……

  积存的纸鹤之信不少,宁剑客有三封,都是在问什么时候有空切磋。算算时间,大约是在镜世台公示他通魔之后,就不再有信来。

  左光殊的信有五封,先是问怎么回事,再是追问到底怎么回事,再是让姜望见信回复,说他或许可以帮点什么忙……信件截止到赵玄阳追踪到中山国的那一天。

  重玄胜的信倒是攒了有九封,信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全是对现状的总结,以及给姜望的建议……那些建议之复杂,简直是已完全不信任姜望本人的思考。

  譬如最近的这封——

  “天子以曹皆将军暗代完颜雄略,斩齐洪,破离原城。天下风波正起,你若已经得救,暂不宜现于人前,可继续隐蔽下去。毕竟你的失踪,对我们谈判很有利。你若还为赵玄阳所挟,又或困顿于其它,速速报于我地址。你若看不到这封信……当我没写。”

  不过养了几天伤,天下竟风云突变,演至如此局势!真有隔世之感!

  姜望与重玄胜写了一封回信,信上只有九个字——“赵玄阳已死,我暂得脱。”

  等了一阵,没有等到重玄胜的回应,他便退出太虚幻境,稍稍辨认了方向,自往牧国而去——

  他的第一个目标地点,其实是悬空寺。在重玄胜的信里,他已知苦觉为他做了什么,甚至哪怕是在现在,苦觉也仍然在寻找他。

  所以他至少也得先给苦觉报个平安。

  但一来,他直接去找苦觉,很容易被景国发现。二来,苦觉正满天下找他,行踪不定,在不能公布身份的情况下,他还真未必找得到苦觉。

  好在净礼和尚的行踪是固定的,作为苦觉的爱徒,净礼应有联系到苦觉的办法。

  此外,去悬空寺之后,归齐也容易,是比较安全的选择。

  但是从洗月竹林到悬空寺,却也没那么简单。

  离原城之战尘埃落定,但它恰恰只是战争的开始……

  牧景的战争!

  牧国夺下离原城之后,牧盛双方都在不断增兵。

  盛国以及盛国背后的景国,绝不会认可离原城的结局。而牧国方面好不容易折断了盛国之“刀尖”,直欲饮马中域,自然也不肯相让。

  两大霸主国一旦正面碰撞,其结果是什么?

  已成焦土的河谷平原,或许是一个答案,

  由此蔓延的景国与牧国之间,囊括北域和中域无比广阔的空间,都有可能成为战场。

  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这里。

  出于安全考虑,姜望绝不打算横插这片区域。

  如此一来,从牧国的大后方绕行,转道曲国进入东域,反倒是一条最可靠的路线。

  他总不能又穿过长河,跑到南域去,从南域绕回东域。那样更远,也更不安全。

  此外,经行牧国,也可与小五见上一面,告知平安,免得他担心。

  这条路线乍看起来复杂,却已是姜望在仔细判断过形势之后,深思熟虑的结果。

  ……

  重玄胜回信的时候,是在晚上。

  彼时姜望头戴斗篷,披一件普通的褐色麻衣,已经赶了很远的路——玉真给他遮掩的僧衣自是早早换下了。

  倒也不是什么女装之类的尴尬事情,那件青灰色僧衣是中性制式,并不分男女。只是牧国是奉行神道的国家,且苍图神一家独大,对和尚道士什么的,都没有太多好感。

  他穿成现在的样子,纯粹是为了避免麻烦。

  找了一处隐蔽所在,再次进入太虚幻境,便见得重玄胜的胖纸鹤蹒跚飞来。

  姜望也不看信,直接开启了星河空间。

  不多时,两人便于璀璨星河中再相见。

  星河横贯,竖一座小亭。

  两人对坐,没有什么热泪盈眶,只有劫后余生的庆幸。

  重玄胜看着他,一脸古怪:“你把赵玄阳弄死了?”

  姜望叹了一口气:“我没得选。”

  重玄胜脸上的肥肉皱成一团:“自家兄弟面前,你可以不要把牛吹得这么大吗?”

  姜望:……

  这次他还真没想吹牛,是的的确确对赵玄阳的死有些遗憾。

  但是没有办法,实话实话就已经像是在吹牛,怪谁呢?

  姜望只得再叹一口气:“你不懂我,我不怪你。我只怪自己太强,超出了你能够理解的范围。”

  “适可而止吧你!”重玄胜一拍石桌,脸上肥肉也跟着抖。

  “好吧。”姜望无奈道:“其实我之所以能杀他,是因为……”

  “打住!”重玄胜连忙做了个截停的手势:“我不想听你是怎么杀了他的,我怕毁了兄弟在我心里的纯洁印象。”

  虽然明白这是重玄胜不想探究他的隐秘,但这话……怎么听着有种说不出来的古怪?

  那边重玄胜已经道:“咱们现在只讨论这件事情的后续。”

  姜望想了想,还是道:“我还是跟你详细说一下经过吧,也免得你乱七八糟的不知道想什么?”

  “咦。”重玄胜诧异道:“你既不知我在想什么,又怎说是乱七八糟呢?”

  看着这张熟悉的胖脸,拳头也很熟悉地痒了起来。

  “换个地方聊?”

  “我不。”

  毕竟是劫后余生的人,再看这个世界,已宽容了许多……

  我料诸君多蠢货,料诸君见我应如是。

  姜望松开拳头,豁达地笑了笑:“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如是这般地,把上古魔窟里的经过说了一遍。包括赵玄阳收到指令要杀他,包括血傀真魔宋婉溪,包括七恨魔功,包括那黑衣魔族……唯独是玉真,出于某种他也说不清楚的心理,只说是一位洗月庵里的旧识。

  “你是说,你手头有一位真魔战力?”重玄胜目瞪口呆。

  饶是他身处名门,见识广博,也不得不为姜望的际遇惊叹。

  由此思及,姜望在庄承乾和白骨邪神的对弈下,死里求生,夺下血傀真魔的过程,又是多么惊心动魄!

  “目前只有在上古魔窟里,才有机会召来。”姜望纠正道:“且不到万不得已之时,我不会再做尝试。所以也差不多可以说,等于没有。”

  已经被那恐怖的黑衣魔族所关注,再把血傀真魔当做可靠手段,无疑是愚蠢的行为,

  重玄胜忽地笑了起来:“有趣极了!八位当世真人,齐赴兀魇都山脉,没有放过一丁点痕迹,最后却得出了一个离题万里的结果!”

  “也不算离题万里。”姜望道:“确确实实是有第三方势力出手,只不过那个第三方,是在万界荒墓中罢了。”

  “对,对。”重玄胜笑道:“还有那个能够瞒过真人眼睛的、你的旧相识!”

  说到这里,他眯起眼睛来:“我怎么觉得,这个所谓的旧相识,又是一个乔燕君呢?”

  姜望只道:“我懒得跟你鬼扯!”

  重玄胜想了想,说道:“那么这件事情是这样的——”

  “赵玄阳为了躲避苦觉的追逐,挟持着你藏身上古魔窟。你们在上古魔窟里呆了几天,然后你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位真魔跨界而来,赵玄阳拔剑战之。在战斗的过程中,你被一枪洞穿了脏器,打破了五府海,陷入昏迷,什么也不知道了。等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出现在一处荒山里,你的伤势已经被处理过,但你不知道是谁救了你,也不知道那座魔窟里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我全都不知道?”姜望问。

  “你当然不知道。”重玄胜道:“不然你怎么解释你的血傀真魔?”

  “为什么不说赵玄阳已经死了,尸体也被真魔带去了万界荒墓?”

  重玄胜冷道:“他的生死,还是留一些悬念为好,免得有人发疯……而你什么都不知道!”

  “别人会信吗?”

  “齐人必然相信,因为你必须是清白的!尤其是在现在的局势下。”重玄胜反问道:“至于其他人,信不信重要吗?经此一事,难道还有人能搜魂验你清白?”

  姜望苦笑一声:“若有不损神魂而证清白之法,我倒愿一试!”

  重玄胜听出了这句话里的苦闷。

  整个事件发展到现在,最无辜的便是姜望本人。

  可现在他还不得不说谎以保护自己,因为他已经明白: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你真的清白,你就能清白!

  无事都能被诬以通魔之罪,一个血傀真魔宋婉溪,足以让人打得他万劫不复。

  “姜望啊。”重玄胜看着他,很认真地说道:“你太耀眼了,你根本没有意识到,你有多耀眼。王夷吾是你的手下败将,天涯台是你登名的踏脚石,黄河之会后,你已是旭日当空!你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看着你?”

  “所有人都能看到你,所有人都会看到你。视线落下的同时,影响就已经发生。善意是温和的,恶意是刺眼的。所以善意往往见过即忘,而恶意却会被累积、被无限放大。”

  “它会让你苦闷,让你怀疑自己,让你委屈,愤怒。如果你觉得自己举世皆敌,不妨往身边看一看,支持你的人从来不少,相信你的人从来不少。”

  他指了指自己:“至少我这几百斤肥肉,永远站在你这边。”

  倒是没有想到,重玄胜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大概这一次镜世台的追缉,也令他心有余悸吧?

  从照衡城到兀魇都山脉的上古魔窟,的确是非常艰难的一段路程。最难的,不是强大的对手、遭遇的危险,而是还要同时背负污名,承受太多的敌意。

  是那种申诉无门的委屈,是那种“我何其无辜?”的愤怨!

  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万人憎厌,如何幸免?

  仇恨、憎厌、冤屈,要么杀死一个人,要么杀死他的心。被这些痛苦负面冲击过后,往往只会留下满目疮痍……就算活着,也是一个面目全非的人。

  由此生怒,生怨,有恨世之心……实在是常见。

  “几百斤肥肉!”姜望倒吸一口凉气:“难怪这么腻!”

  “我真怀念刚认识你的时候!”重玄胜咬牙道。

  姜望挑了挑眉:“那时候我还惯着你是吧?”

  重玄胜幽幽道:“那时候你还打不过我。”

  “呦呵!”姜望笑了:“这是想揍我啊?别说我不给你机会,论剑台上走一遭?我让你一只手。”

  战斗中让一只手,战力几乎要折半。

  重玄胜脸上肥肉一颤,明显有些心动:“让握剑手?”

  姜望很敞亮地道:“都说了给你机会,你说让哪只手,就让哪只手!”

  重玄胜忽地冷笑一声:“原来你已经成就天府了!”

  “我倒是想,哪有那么容易?”姜望一脸无辜地道。

  重玄胜哈哈大笑:“本来我只有三成把握,现在有十成!好你个姜望,长得人模狗样的,尽不干人事,跟我玩脏的!”

  姜望想不通自己哪里露了馅,忍不住问道:“你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重玄胜的笑声骤然截住,冷道:“现在。”

  姜望:……

  这连环诈真是让人牙痒啊!

  重玄胜又问:“既已成就天府,你第五府的道术刻印了吗?”

  姜望如实摇头:“第四内府都没有来得及,没找到合适的。”

  “行。”重玄胜笑了笑:“你找个地方先躲起来,遮掩好身份,我去与你要些好处。”

  姜望愣了愣:“找谁要?”

  “活该你拮据!”重玄胜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么?大齐正以为你讨公道的名义,在向景国施压。”

  “所以呢?”

  “所以你现在还不能在人前现身,你得隐藏好自己,扮演好你这失踪天骄的角色!”

  “我知道啊。”姜望点头:“我现在就扮着呢!”

  重玄胜长叹一口气:“你乃堂堂天下第一内府,信义无双姜青羊。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是绝世天骄,人间好儿郎!焉能藏头露尾,叫世人耻笑?”

  姜望不以为意:“嗐,这有什么……”

  重玄胜已经很严肃地打断他:“除非加钱!”

  姜望瞬间坐得笔直,用同样严肃的语气回道:“你说得对,我的确牺牲太大了!”

  二合一,晚上没了

  另外,我非常正式地向大家推荐一本书,和一个推书公号。

  之前已经推过几次,但想着现在可能有更多人看到我了,所以再推一次。

  书是《剑卒过河》,这是赤心巡天成绩低迷之时,跟我们互推的一本书。

  当时是一个ID叫“书荒中我现在荒的一B”的读者(也是剑卒的盟主),看这本书成绩太差,主动帮我去跟惰堕大佬要了个互推。

  惰堕大佬的书当时已经很火,而我们尚还无人知晓。

  这个互推给我们带来了盟主冰客剑,北极熊。

  公号是“赤戟的书荒救济所”,也是在赤心巡天默默无闻的时候,推了一期这本书。

  这期推文给赤心巡天带来了好些新读者。

  无论是惰堕还是赤戟,我们在此之前都从未有过交流。

  很感谢他们在本书低迷的时候给予了支持。

  《剑卒过河》是一本厚实的仙侠小说。

  赤戟是一个负责任的推书人。

  我在此诚恳地向大家推荐他们。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