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9章 从此不敢比骄阳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319章 从此不敢比骄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19章 从此不敢比骄阳

  第1319章从此不敢比骄阳

  如果说一开始,林羡心中还有着隐约的念想——如果姜望真的死在这里……他就不用那么绝望的追逐。

  骄阳如果永无追赶可能,但愿能叫它陨落……

  但在亲眼目睹了这一战后,他已经完完全全绝了念头。

  别的不说,就在尘埃落地、姜望明显身负重创的此刻,他也生不出跳上去偷袭一刀的想法。

  在这一战中,姜望表现出来的意志和力量,完完全全地叫他叹服。

  这是他无法用想象描绘的强大。姜望用这一场战斗,将他心中的一线之天打开,叫他得以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打碎了知见之障,可谓开道之人。

  五府同耀者,自然古已有之。但直到天府老人,才让这个状态的强大,清晰地刻印在世人心里。

  天府老人以一敌三,在内府境搏杀三位成名外楼修士,定义了天府二字。

  而在今日,姜望重新定义了天府的极限!

  四大外楼境人魔,哪个也都是成名已久的外楼修士,哪个也都是外楼境中毋庸置疑的强者。

  为何“名”?

  “惟器与名,不可以假人”。

  器亦权也,名亦权也。

  是万众瞩目,毁誉加身,能承其重者,方可以享大名!

  无论恶名威名,在超凡世界成名已久者,必有匹配名声之实力。

  不然早受其殃,不知什么时候就被人斩之。

  姜望观河台力压天下内府,成就黄河魁首,自有其“名”。

  享此大名,天下多少内府修士想与之交锋,想验证自己,甚至压他一线?若无其“实”,早已陨落。

  四大人魔恶贯满盈,造下杀孽无数,令人闻其名而丧胆,也称有“名”。

  得此恶名,多少人欲杀之而后快?若无其“实”,骨灰都已叫人扬了,何能嚣张至今日?

  姜望迎战此恶名昭彰的四大人魔,逐其一,杀其三,才真叫创造了传说!

  林羡将柴刀挂在身后,一言不发地退出乱石谷。

  他本来心情激动,甚至想要跟姜望说几句话,但转念一想,若是在这种状态下,引发了姜望的应激反应,那真是无处说理。

  后来又觉得,默默退去是最好。

  已见骄阳之烈,从此不敢比骄阳!

  ……

  ……

  姜望自是不知乱石谷中还有旁人,万恶人魔的气息完全消散后,他仍然等了一阵,才慢慢给自己敷药、处理伤势。

  身为齐国高官,上好的伤药随身自也带了一些。不过对于如此严重的伤势,也很难说有什么太好的效果。

  探手卷起微风,捡来自己的断耳和断腿,姜望忍不住骂了一声:“老骗子!”

  这当然是挑战了传说、验证了极限的一战,若是传扬出去,足以叫他青史留名。可如果让他事先知道要如此,他定然不会来断魂峡。

  此战若是重演一遍,结局未必能够相同,四大人魔绝非徒有恶名,

  谁没事要拼这个命呢?

  这一路来所经厮杀无数,几乎什么伤都受过了,断肢倒还是第一回,也算是圆满……个屁啊!

  早在临淄就知道那老骗子不靠谱,当时就不肯要他的护身符来着。这老骗子死乞白赖,非得送上来。

  钱货两讫的事情,结果隔了这么久还来找补利息。

  先说只是斩一个普普通通的命血,后又说是一个一个地去挑战人魔……

  没有一次靠谱过!

  “老骗子!”姜望又愤愤地骂了一句。

  终究他骂人的实力远不及重玄胜和苦觉,骂得抠抠搜搜,一个词翻来覆去,不甚爽利。一阵之后,也便作罢。

  断耳和断腿,凭他自己三脚猫的治疗道术,是断无可能修复的。只能小心保存起来,之后再找医修治疗。

  现在则只能做一阵子单耳天府、独腿魁首了……

  养好伤才多久?真是满腹心酸与谁说!

  又坐了一阵,待手上腿上的筋脉恢复了一些,至少是在道元的强行固定下接续了。再以五神通之光柔和地进行温养,激发生机。

  姜望才在郑肥的尸体上摸索起来。

  摸了半天只摸出一个储物匣,容量倒是极大,不过里间绝大多数都是一些金银——

  姜望完全无法理解,强大如郑肥,何以对世俗金银有那么大的执念。当初勒索他,也是要银子来着。

  元石储备只有九颗,此外万元石、道元石若干、一些姜望根本看不上的法器……完全可以说,虽胖但穷。

  这么恶的人魔居然这么穷吗?

  不过转念一想,这才是正理,摸尸收获很少本是常事。

  普通人还得攒个老婆本什么的,而任何一个合格的超凡修士,都会尽可能的把资源转化为修为或者战力,而不是把资源存储在储物匣里,等着别人摸去。

  修者最大的宝藏是自身,而非外物。

  至于功法秘术,大多是记在心里。那些顶级的功法,则是从源头就被控制,根本没有外流的可能。

  就算杀死一名大罗山真传弟子,搜出《开皇末劫经》这样的根本道典,也断无学习的可能——只会在试图染指的时候,被大罗山强者隔空抹杀。

  姜望也不失望,九颗元石就已经很好了!他看得上!

  紧接着又去搜了桓涛和李瘦的尸体。

  李瘦比郑肥还要穷酸,只有五颗元石。倒是有一根锥状的法器杀力不俗,除此之外也没什么能看得上眼的。

  姜望好歹也是大齐三品官员,现在眼界还是有点高的,有些嫌弃地把李瘦的储物匣拿开,

  桓涛则是富裕得很,储物匣里足足有五十三颗元石!也不知他是怎么在郑肥李瘦这兄弟俩面前保住的财富,真是人不可貌相。

  此外他的那柄机关重剑,也被姜望笑纳了。

  事实上这柄机关重剑,才是最贵重的东西。想来桓涛若不是在此剑上投入了太多资源,元石储备还能更丰满一些才是。

  毕竟他是机关师,就算自己只专注于机关重剑,顺手做点别的赚外快,应也是不难。

  把元石都归总在一起,把新得的三个储物匣都收好。姜望才算是恢复了几分精神。

  起身要走,忽地又停顿下来。

  他想起一件事物——

  平衡之血。

  人魔煮杀封池两脉修士方才提炼出的平衡之血,郑肥李瘦各自服下,以提升他们的神通能力。

  但这平衡之血的渊源,却是可以追溯到云顶仙宫!

  “白云童子!”

  他在比早先更破烂的云顶仙宫废墟里,唤醒了正撅着屁股呼呼大睡的胖童子。

  一时怒火中烧,平时一口一个仙主叫着,好似比谁都忠诚。今日打得这么九死一生的,他居然还睡着了!

  “仙主您在哪里?这个地方好迷糊。”白云童子揉着眼睛道。

  看来是这先天迷阵的原因……

  姜望平复了怒气,转道:“你看看。”

  白云童子在云顶仙宫废墟中往外看,瞧见了躺在血泊中的郑肥,忍不住捂住眼睛,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小童就打个瞌睡,你这……这……”

  “不是要杀你!”姜望又好气又好笑,这个仙宫童子,实在是太迷糊了一些。

  “你看看这胖子身上,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他问道:“平衡之血,你可知道?”

  白云童子捂着眼睛的小胖手,慢慢挪开,又仔细看了看郑肥,眼神一阵恍惚,仿佛唤醒了某段记忆——

  “平衡……之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