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7章 世间有姜望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327章 世间有姜望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27章 世间有姜望

  第1327章世间有姜望

  林羡默默离开断魂峡,独自回返容国。

  他不是没想过出手袭杀姜望,或者去逐杀负伤逃走的揭面人魔。

  前一步可以灭杀齐国天骄,摧垮心中高山。后一步可以惩恶扬善,还能借此扬名,踩在揭面人魔的尸体上,使天下知他林羡。

  但最后都放弃了。

  当然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最核心的一点他无法否认,那就是实力的不足。

  揭面人魔虽在姜望面前惊惶而逃,然而她的人面神通之强大,依然毋庸置疑,很难知道她还有什么“藏品”。

  至于姜望本人……能在那种重伤的状态下惊退揭面人魔,本就很说明问题了。

  须知观河台上,姜望力压项北的那一战,就是以神魂之争取胜。

  哪怕在他肉身伤重的此刻,林羡也没有信心赢得神魂层面的战斗。

  当然,人心瞬有千念,这些只是彼一刻最现实的想法。

  最后对姜望出手的冲动,其实都消解在那个独坐的背影中了。

  “吾观其人,如仰群山之巅,见星河之渊,其高也无极焉……”

  当年照悟禅师南出须弥山,自负天下之才,要“列国论禅”,却一见凰唯真而返,只留下这番感叹,广为流传。

  今时今日,林羡只觉得,再适合自己此刻的心境不过。

  虽然他的修为远不如当日的照悟禅师,现在的姜望也不能跟凰唯真相比。

  但却是同样的仰之弥高,只觉无极。

  缘见一面,已知天地之阔也。

  而照悟禅师与凰唯真的这段故事,之所以是佳话。盖因凰唯真成就衍道之后三十年,照悟禅师也得证衍道。

  是谓“得见山高,才向高山去”。

  面对心中高山,有人畏高不前,就此一蹶不振。有人千方百计,摧之毁之。有人则坦然赞叹,往那高山行。

  他林羡,要做照悟。

  容国都城,名为肇光。

  在登上观河台之前,林羡一直生活在这座城市中。

  更准确地说,是在城西的一座院子里。

  除开去秘境修行的时候,不曾迈出大门一步,

  进出都只坐特制的马车,行踪是容国绝密。

  容廷倾国之力,给他最好的教导、最好的陪练、最好的资源……就连国主都亲自指点过他。

  他去观河台之时,堪称负一国之期望。

  从黄河之会往届的情况来看,以他的实力,应是毫无疑问可以打入正赛的。

  奈何这一届黄河之会的激烈程度,在历届之中都能排得上号。内府场的质量更是奔着历届最强而去,

  他非但没能站到齐国天骄面前,展现容国的威风,甚至连正赛都没能打进去。

  和姜望交手的资格都没争到!

  国内不少人对他失望,怨声未歇。

  但国主仍然信重,倚为栋梁。

  他在观河台上拼死而战,表露出来的天资和忠诚,明眼人都看得明白。

  当代容君,实在不是庸主。

  然而容国在齐国面前,与他在姜望面前,是何其相似?

  愈不是庸主,愈是痛苦煎熬。

  从断魂峡到容国的这一段路,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艰难。

  他两出断魂峡,一次比一次更能认识到姜望的强大。

  但相较于第一次离开断魂峡的失魂落魄,第二次反倒是坦然了许多。

  内府境的极限,远比想象中更广阔。

  所以,他以前到底在着急什么?他到底有什么不服?

  观河台上,谁能及姜青羊?

  山就在那里,就有那么高,那么定下心来,踏踏实实往那里走。

  前面有路,而且已经被人走通。

  有什么理由再顿足?

  回到肇光城,走进熟悉的院落中,院中正有一人负手而立。

  听得动静,转回身来,却是一个文士打扮、瞧来约四十许年纪的男子。

  瞧得林羡,脸上露出亲切的笑容:“回来了?”

  此人正是容国国相欧阳永。

  林羡拱手往下拜:“国相大人。”

  欧阳永摆了摆手:“此地无外人,叫阿叔即可。”

  “礼不可废。”林羡坚持行完了礼,才道:“国相大人莅临,不知有何事吩咐?”

  欧阳永斟酌了一下语气,缓缓说道:“星月原那边的战事已经开始,就目前来说,是年轻人交锋的战场,你可有意加入?”

  不管暗地里有多么不对付,有多想摆脱钳制……容国要加入星月原战场,当然只能是在齐国阵营。

  甚至于容国要加入星月原战场这件事,本身就是在齐国的压力下成行。

  林羡完全能够想象得到,眼前这位表情轻松的国相,承受了多么巨大的压力,才能给他一个“选择”,让他自己决定去或不去……

  在年轻人对决的战场,林羡这个容国第一内府不去,怎么也算不上容国有诚意。

  “能与天下英雄交锋,向来是林羡所愿。大丈夫沙场建功,更是幸事。”林羡说道:“我愿意去。”

  欧阳永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终于是只能伸手,在他肩上拍了拍:“姜望通魔,下落不明,你林羡便是东域第一内府。容国的未来,系于你肩上,不要在意那些不好的声音,在星月原上好好表现便是,”

  林羡再次端端正正地行了一礼:“此话请国相大人不要再说。”

  欧阳永宽声道:“你不必担心,陛下亦是此言,我只不过转述陛下之言而已。”

  林羡并未抬头,只道:“此话请陛下也不要再说。”

  欧阳永脸上终于露出讶色:“为何?”

  林羡抬起头来,面色坦然:“世间有姜望,哪许旁人第一?”

  欧阳永笑了笑,以过来人的语气开解道:“观河台上的精彩,只是长河一瞬,并不能恒定一生。你比他,差的只是资源。现在他下落不明,正是你辈奋发而起的好时机……”

  林羡道:“我在断魂峡见着了姜望……”

  欧阳永顿住,然后问道:“你们交手了?

  林羡苦笑摇头:“我现在哪有跟他交手的资格?”

  他叹息道:“我只是……目睹了他的战斗。”

  “在断魂峡?”欧阳永皱起眉来,追问道:“和谁?”

  林羡慢慢说道:“万恶人魔郑肥,削肉人魔李瘦,揭面人魔燕子,砍头人魔桓涛。”

  九大人魔的恶名,欧阳永自是知晓的。天下多少人欲杀之,奈何这九大人魔行踪隐蔽,难以追寻,

  沉吟片刻后,欧阳永问道:“车轮战?”

  林羡摇了摇头,道:“姜望以一敌四。”

  欧阳永瞬间动容!

  虽然还竭力保持着平静的姿态,但声音都有些异样:“难道还全身而退?”

  林羡眼眸微垂,仿佛不敢直视骄阳,只道:“万恶、削肉、砍头,皆死!只有揭面人魔仓皇逃生……”

  这消息带来的冲击力是如此惊人。

  身为容国之国相,位高权重如欧阳永,也禁不住身形一晃,失声道:“天眷齐国如此!难道又一个姜梦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