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7章 此后他们称之为“月”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367章 此后他们称之为“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67章 此后他们称之为“月”

  第1367章此后他们称之为“月”

  庄国三山城。

  风韵犹存的三山城主窦月眉立在空中,手里牵着一个小胖子,看着远处飞来峰的方向。

  三山城最后一座名山,以一种谁也没有想到的方式,清理得最干净。横亘三山城百姓头顶的阴影,在一次星辰闪烁后,似乎消弭无踪,

  但眼前山可平,心中山……又如何呢?

  “娘。”小胖子好奇地问道:“它飞去哪里了?”

  窦月眉当然不知道答案,但她也当然不能在儿子面前露怯,一脸深沉地道:“去它该去的地方了。”

  “该去的地方是……”

  “说到‘该’。你是不是该去练拳了?今天的课业做了吗?”

  小胖子忽然“哎哟”一声:“风一吹,头就好疼,娘,我们下去吧。”

  窦月眉瞪了他一眼,终于还是带着宝贝儿子飞下去,嘴里免不了仍是絮叨着:“你姐姐在外面餐风饮露,磨砺武道,不知有多辛苦、受了多少罪。你在家里天天好吃好喝,还不用功。你还是个男孩子呢!你想干什么?”

  小胖子只把这些话当耳边风,除了吃饭和睡觉,他什么也不想干。看着越来越近的城门楼,皱了皱鼻子:“娘!我们现在是不是不能叫三山城了?”

  “为什么?”窦月眉问道。

  小胖子撇了撇嘴:“这名字本来就取得傻乎乎的。而且现在三座山没了两座,应该叫独山城啦!”

  窦月眉一把抓住他的耳朵,使劲一拧。

  这一下极重,小胖子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窦月眉冷声问:“你看你哭成这样,现在是不是应该改名叫孙哭颜啦?”

  孙笑颜哭哭唧唧地跟着娘亲回了府。

  他不知道,三山城城门上挂着的这个名字……

  是他老爹亲手刻下的。

  ……

  齐国,观星楼。

  此乃齐境第一高楼,探入云霄难计量。

  当然,计量观星楼的高度或许并不算难,难的是如何靠近观星楼。

  神秘的钦天监便设立于此,无论王公贵族、文武百官,自来无帝旨不得擅入。

  观星楼的最高一层是露台,没有围栏,四下空空。

  整个临淄城视野最好的地方,便是这里。

  天地无遮。

  长得少年模样的钦天监监正阮泅,此刻就负手立在这里,仰首望天。一支墨色的发簪横伸,有一种在称量这片星空的感觉。

  在他旁边穿着同式道袍的阮舟,有些疑惑地问道:“玉衡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波动如此之大?”

  阮泅叹了一口气:“谁能知晓,玉衡竟失主呢?我一生都在仰望星空,却看不到这一点。及至现在,它已经被占据。”

  阮舟瞪大眼睛:“玉衡被人占据了?”

  “不一定是人。”阮泅的语气中,有一丝抹不去的遗憾。

  宇宙星辰……

  哪位星占之术的继道者,不想要拥有?

  对于星占之术的修行者而言,基于宇宙星辰和命运长河的关系,掌握宇宙星辰在某种程度上……几可以等于掌控命运!

  想不到这异想天开的事情,竟然被某个存在,演变成事实。

  若他能早知玉衡失主,也未必没有机会……

  可是谁能想到呢?

  真正的宇宙星辰,遍照诸天万界,谁能窥尽根底?

  “对咱们来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阮舟问。

  阮泅摇了摇头:“自古廉贞最难辨,是福是祸,孰难预知。”

  “廉贞”是玉衡星辰的别名,此星辰从来变幻难测,有它参与的星象,基本都是困扰很多占星师的难题。

  他又摇了摇头,有些自我安慰般地道:“不过玉衡作为宇宙星辰,并不能归集为具体的存在。这个神秘存在就算成了玉衡星君,有了借助玉衡星辰遍照万界的能力,也不影响我们的星占。”

  他没有说的是……借助玉衡星辰遍照万界这件事,本身就很可怕,本身就令人向往。

  “宇宙真是无垠。”阮舟叹道:“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呢?”

  父女俩星图密布的道袍,在夜风中飘飘而卷。像是无垠星穹,在人间的缩影。

  “我在想,经此一事,一定有很多人在关心另一个问题……”

  阮泅看着天空,缓缓说道:“如何让宇宙星辰失主。”

  阮舟显然被这句话惊到了,沉默许久才道:“不知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想来那亦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故事。”

  “它如何失去星辰意志,如何被占据。都是神秘宇宙留给我们的问题。”

  阮泅伸手在空中虚握一把,仿佛握住了星光——

  “上下四方曰之宇,古往今来曰之宙。这就是宇宙,可以容纳所有瑰丽的幻想。”

  ……

  ……

  玉衡星君临位,这一刻有无数人仰望星穹。

  而在玉衡星辰之前,也只有观衍和姜望罢了。

  五百多年前来森海源界的悬空寺悟性第一,和五百多年后来森海源界的古今第一内府,两人在已经稳定下来的玉衡星辰外并立。

  一磊落青衫,一月白僧衣,跨越五百年的天骄并肩,他们相约一起在这无人知晓的地方、在这遥远星穹,做一件伟大的事情。

  而他们做到了。

  观衍斗争五百三十七年,从天上到地下,从森海源界到宇宙深处……处处与神相争,半步不退。

  姜望斩杀燕枭数百次,生生杀服至恶之禽,最后搭起天阶,冒险立星楼,以助观衍。

  最后一个成就了玉衡星君,一个近距离在玉衡星辰上立成了星光圣楼。

  在那颗已经死去的神龙木之前,他们对彼此的承诺,都以最大的努力去践行了。

  尽其所能,才有了现在的结果。

  那肆虐森海源界、图谋玉衡星辰千年的强大龙神,已是被镇压。

  姜望看着不远处的玉衡星辰,好奇地问道:“它就是玉衡星辰映照诸天的本体吗?”

  “可以这么说,但是不全对。”观衍说道:“准确地说,它现在是我的本命星辰,是这星君之位的根本,也是‘玉衡’这个概念的具现。它能算是玉衡星辰的本体之一,但它并不完全等同于玉衡。我可以借用玉衡星辰的力量,但玉衡星辰不等于我。”

  这个问题大概很难让姜望以现在的境界听明白。

  所以即便是观衍,也略想了想,才继续道:“如果把玉衡星辰比作一个池塘,我现在是这个池塘的主人,我可以光明正大使用池塘里的一切物产,可以随意引水他流……但同时其他人也可以下水,水中也有鱼虾鳖蟹,有水草水蛇……我们同时存在,并行不悖。比如你可以在这里竖立星楼,其他人只要锚定信标,也可以在玉衡的范围里立星楼。以前如何,现在还如何。

  同时因为玉衡是一个概念的集合,所以我也不能像一般的池塘主人那样,可以随意驱赶外来者,我本身也需要遵循它的规则。当然在规则之内,我是玉衡之主。”

  “这个比喻并不是完全准确,但大概是这么个意思。”

  “像玉衡这样的宇宙星辰,遍照万界。诸天万界亿亿生灵,都对它有不同的期待,在它之上寄托了不同的想象,它本身即是道的集合,无法真正被某一种意志完全统一。当然,我现在可以借用它的光芒,传述我自己的道。”

  姜望大约是听懂了,但还是把这番话牢牢记下,方便以后再咀嚼理解。很多时候并非是智慧的问题,而是层次的问题。在不同的修为,或许就有不同的理解,观衍这番话本质上也是在向他述道。

  “对了,前辈。”姜望又好奇地问道:“我看玉衡星辰先时变幻了很多形状,我想那大约是不同世界形态的表象……现在稳定下来为何是这副样子?跟您对星辰的理解有关联吗?”

  悬浮在不远处的,是一个不规则的球形世界。原本的玉色已经敛去,现在看起来生机勃勃。其上碧色葱葱,繁树如海。

  姜望补充道:“有点像森海源界。是因为木行元力的充裕,可以滋养生机,更适合您初成星君的这个时期吗?”

  他非常珍惜跟观衍前辈交流的机会,每次都能在交流中获益良多。此时更是想听一听,堂堂玉衡星君对宇宙星辰的理解,以拓展自己知识的边界。

  他觉得自己,可以算得上“敏而好学”了。

  听到这个问题,观衍眼睛弯了起来,轻轻笑了:“这样她会比较习惯……”

  姜望:……

  他当然知道这个“她”是谁。

  这个话题他没法接。

  轻咳了一声,转道:“前辈,我这星楼现在是……”

  已成星君的观衍,举动间即有莫测之威。抓住他的星楼,一下子就把龙神砸了出来。在这个过程中,还随手帮他把星楼塑造成型。在这个过程后,又将那龙神的元神,镇在了他的星光圣楼中……

  实在是难以想象的手段。

  只是他现在还不知,这具体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当然他已经在星楼成就的时候,探索过了藏星海。

  不同于五府海扫清蒙昧之后的明亮坦荡,藏星海是一片漆黑。

  当然这种明亮与漆黑,都只是存在于神魂层面的概念,并不会真的影响感知,只是难免晦沉。

  直到……星光圣楼立起,星光落下。

  漫天星光于高穹闪烁。

  映于水中,一如万盏灯火。

  这一幕极美,虽然只能自视于内,却也极大地满足了视觉感知。

  见得星光,方知藏星海为何为此名。

  果然是深藏明媚。

  道脉腾龙在海中潜游。灵动自在。这亦是五府海与藏星海不同的一点。

  五府海中,道脉腾龙需要在天地孤岛上停歇,每次蓄足力气之后,才能升空去探索蒙昧之雾……待得蒙昧之雾扫清,五府齐出,道脉腾龙也就常驻天地孤岛,基本不必挪窝了。

  当然遨游天空是毫无问题的,姜望的道脉腾龙,还去过不少次云顶仙宫里盘踞。

  至于五府海的海底,却是从未潜下去过。

  那是需要天地孤岛镇压的海域,最早的蒙昧之雾就自海中起,最深的蒙昧也在五府海底。人的蒙昧永远不能扫尽,永远有新的迷惑、新的未知。修行的过程,本身也是时时刻刻清扫蒙昧的过程。

  所以天地孤岛永远在镇压五府海,天地孤岛越稳固,五府海就越稳定,修士也就可以爆发更多的战力。

  人们常说极限战力,“极限”二字,往往就是自身所能承受的尽头。

  在五府海中,道脉腾龙若贸然下沉海域,基本上就是迷失的结局。

  藏星海则不同。

  此海并不藏匿蒙昧,在某种程度上对应的是宇宙星海。

  有星楼垂落星光照耀,有五府之力加持,道脉腾龙可以自在遨游其中,探索宇宙和自我的联系。

  更别说姜望的道脉腾龙还有五神通之光缠绕,天生光耀,本身即是藏星海的光芒,辉耀一片海域。

  藏星海最大的危险仍在于迷途。遥远星穹的星楼若失落,失去星光指引,藏星海就会逐渐黯淡下去,在这个时候,道脉腾龙也只能退出藏星海,不然就要与海面一起沉寂。

  自觉已是初步洞察了藏星海的姜望,现在并不太能看懂自己的星光圣楼……或者说星光圣塔?不知道龙神被镇在其中,意味着什么。因为还没有正式使用过,也不太知道星光圣楼立在玉衡星辰上方,代表着什么。只是按照七星圣楼秘法来看,越近七星概念的核心位置,星楼的质量就越高。

  观衍解释道:“这条孽龙方才与你勾连过深,贸然杀之,容易影响到你。索性我将祂镇在你的星光圣楼中,既然祂要生死一体,那就成全祂一体。你不必担心,我已设下禁制,祂脱身不得,也影响不到你。相反,你的星光圣楼可以不断汲取它的力量来强化巩固,从而减少对你的需求。”

  前辈成星君了果然不一样了。

  瞧瞧,现在都不叫龙神了,改口叫孽龙!

  姜望当然能够理解这番话。从遥远星穹锚定的第一个星点开始,外楼修士本就是不断要往星穹传递力量,以不断强化星光圣楼的。有龙神这样一个力量源泉,可以省去他诸多苦功。

  但姜望这会想到的是另一点……

  “就像您的圣楼一样,就算哪天我死了,这星光圣楼依然能存在?”

  这话问得怪别扭,但姜望本心是为自己的星楼能够与观衍前辈的星楼靠拢而高兴。天知道他之前见识过观衍前辈的星楼,有多么惊讶和艳羡。

  观衍的视线这时已经移开,看向远处,随口回道:“可以这么说。”

  姜望想了想,又道:“那这个塔形,方不方便换一下……”

  观衍前辈回答问题的时候,一般都非常细致认真,不仅照顾姜望的修为层次,还很考虑姜望的情绪……但此时敷衍得非常明显,只很干瘪地道:“除非碎掉重来。”

  姜望自觉地闭上了嘴巴。

  因为他已经看到前方,一点星光由远及近……

  ……

  ……

  森海源界,神荫之地。

  小烦婆婆点燃了书屋,在照亮夜空的金色火焰前,带着族人们一起祝祷,为真正的信仰而虔诚。

  她用她的方式,参与战斗。

  树之祭坛那里发生的龙神应座,她已经并不会再为之激动。

  因为她知道她心中的人,正在同谁对抗。

  直到……

  那璀璨的神座忽然间自树之祭坛飞来,目标明确地、笔直地向着她飞来……最后悬停在她身前。

  小烦婆婆起先有些惊慌,甚至于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但“神”的正旨,响在耳边。

  在族人诧异的眼神中,白发老妪有些羞涩地抿了抿唇,小心地整理了一下衣饰,然后坐在了那张神座上。

  神座飞天而起,一个闪烁,便已消失在天穹。

  在场的族人面面相觑,直到不知谁喊了一声——

  “祭司大人已成神!”

  众人纷纷拜倒,虔诚地唱起祝歌来。

  在他们现在还不知道的情况下,那深沉的暗色以神荫之地为中心,不断地褪去。

  笼罩此界数百年的夜之侵袭,在这个夜晚消解了。

  他们所虔诚祝祷的自由和安宁,在这个夜晚交还给了他们。

  而天边有一颗比白天黯淡的星悬着。

  此后他们称之为“月”。

  ……

  ……

  那星光由远及近,逐渐清晰。

  璀璨的神座之上,端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

  她枯瘦的双手交叠在身前,手指勾在一起,有些显而易见的紧张。

  但眼睛却定定地看着前方……

  看到这个眼神,大概就能明白,什么叫望眼欲穿。

  姜望跟小烦婆婆也是熟悉的,拱起手来,很有礼貌地准备打招呼……

  那月白僧衣的背影,已经遮挡了视线。

  已经成就星君之位的观衍,早早地迎了上去。而且很明显的是,小烦婆婆也并没有看到某位年轻天骄……

  她的眼中,全是那月白僧衣的俊朗和尚。

  而她看到的那和尚的眼睛里,也全是她自己。

  什么虚空,什么星辰,什么神座,什么闲杂之人……

  有情人对视时,整个宇宙都多余。

  这对苦熬了五百年的有情人,彼此相看,一时无言。

  他们眼中有泪,有岁月沧桑,你知道他们经历了多少痛苦煎熬,但此时他们相看,却只叫人觉得幸福。

  如今他们能够这样安静地看着彼此。

  那漫长岁月里的苦熬,多么微不足道啊。

  “那个……”

  姜望很不想煞风景,但他也总不能一直在虚空这里干看着啊。

  只得讷讷地开口道:“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啊,现世那边还有事情呢。”

  他靠自己当然走不了,他只是暗示观衍送送他。

  “我送小友一程。”观衍的声音道。

  眼睛仍然看着面前的老妪,只将袍袖一挥,四周便已空空如也。

  姜望连一句客气话都没来得及说,就已经消失不见。

  小烦仍然看着观衍,观衍仍然看着小烦。

  他们彼此相看了不知多长时间,仿佛可以对视到天荒地老。

  小烦婆婆抬起手来,去触碰观衍的脸。

  这张无数次出现在魂梦中的脸,真的是真实的吗?

  神啊,如果这是梦,请不要醒得太早。

  在手指触及观衍脸颊的瞬间,她的手颤抖了一下。

  那温润的、真实的触感,验证着她心中的幸福。

  但目光落在自己皱痕深深的手,和观衍那张依然神秀俊朗的脸上。

  小烦婆婆垂下眼睛,有些难以抑制的哀伤。

  的确是再相见了。

  可是这一天,来得太晚……

  “我老啦。”她轻声叹道。

  这一刻她忽然很想嚎啕大哭。

  可是她已经很老了,她哭起来会很好笑。

  “我也可以老。”观衍说道。

  在朦胧的泪眼中,小烦看到观衍的脸上渐渐爬出皱纹,他的皮肤开始松弛,他的眼睛开始浑浊……

  他用同样生出皱痕的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唯独声音,还是那样温柔:“你也可以年轻。”

  一种温暖的力量,从观衍的手掌中传来。

  小烦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生机,在身体里复苏,她能够感觉到,她的皮肤重新变得紧致,她的眼睛重回清亮,一切青春的、活泼的痕迹,都在她的身体重新绽放。

  草木枯荣,又是一春。

  她情不自禁地握紧了观衍的手,轻声说:“我们要一起。一起老,或者一起年轻。”

  五百年的苦熬,五百年的盼望,也不过就是两个字罢了……

  “一起”。

  唯深爱可抵岁月漫长。

  在这茫茫宇宙中,在已经被碧色铺满的玉衡星辰前。

  一位明眸皓齿的少女,与一位面容神秀的僧人,执手相看。

  少女眼中秋波流转,看了看那身月白僧衣,小声问道:“你还是和尚吗?”

  观衍低头看了看,笑道:“早已还俗啦。”

  说话间,他身上的月白僧衣,便已变成了儒衫。

  “你喜欢书生吗?”他柔声问。

  身上的衣物又变幻。

  “武士?”

  再变。

  “游侠?”

  又变。

  “将官?”

  小烦用食指指腹,轻轻按在了观衍的唇上。

  “你是什么样子我都喜欢。只要……”

  她羞红了脸,但仍然勇敢地看着他的眼睛:“只要能成亲。”

  我可以变成所有你喜欢的样子。

  而我喜欢你所有的样子。

  五百多年的时光,发生了多少故事,带走了多少痕迹。

  好像改变了一切,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过。

  恍惚一切回到了最开始。

  那一天她在采灵丝,那一天他从天而降。

  他说:“姑娘……”

  ……

  漫长的时光被洞穿,消解在温柔如海的眼神中。

  眼前这个俊朗的少年说道:“姑娘,我们回家。”

  感谢书友半醉柚子打赏的新盟!

  三合一。

  其中一章是为大盟燕少飞加更!19/78。

  明天继续。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