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5章 升龙宴,君子论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415章 升龙宴,君子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15章 升龙宴,君子论

  第1415章升龙宴,君子论

  有人穷尽一生,所求所愿皆不可得,皆不可能。

  有人坚定前行,早已学会在风雨之中,走得从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王长吉和姜望对命运有着相似的态度。

  王长吉不相信世界上有奇迹,因为他所期待的奇迹,在枫林城并没有发生。

  而姜望相信自己能够做到所有自己想要做到的事情,无论那看起来多么不可能。

  他们都不会寄望于他人。

  见我楼中。

  一道“玉龙”用罢了,又一名奉菜侍者走上二楼来,手里托举着一个食盘,食盘上有五个木质圆筒,似隐在云雾中。

  他走近圆桌之前,一人一个,分配给在坐的五人。

  食罢“玉龙”,姜爵爷对这桌宴席已经提起了十二分的尊重。

  他细细看着面前的这个木质圆筒,研究着圆筒上美丽的雕纹——那是一幅鱼跃龙门图。

  “这一宴的第二道菜,名为‘龙门’。”

  主侍的侍女将圆筒整个揭开,姜望于是看到,在雕成莲花状的木制底座上,立着一座金红两色、形制古老的小巧门楼。

  热气袅袅,飘飘如仙。

  还有一缕隐隐约约的、令人心旷神怡的香,调皮地绕在鼻端。

  布菜侍女介绍道:“这一道糕点,是用玉龙的鱼髓和鱼籽为主料,制作而成。”

  她将象牙筷递来:“公子请用。”

  姜望接过筷子,带着一种暴殄天物的淡淡不忍,将这座精美龙门的盖子掀了下来,放进口中。

  明明是可以雕成一座龙门的糕点,理应有些硬实,却在入口的瞬间便已融化。

  在清凉的、羊奶一般的顺滑口感中,他品尝到一种细小的、透着温热的颗粒,在舌尖上一颗接一颗的炸开。

  这种爆炸是极其温柔的,像是在按摩你的舌头。

  霎时间甘香流溢。

  奇妙的口感占据了此时此刻所有的感受。

  让人觉得满足。

  是鱼跃龙门,天下知名。

  是十年磨剑,霜华遍照。

  在那一霎的感觉消失之后,姜望竟然有一种拔剑起舞的冲动。

  好一座龙门!

  姜望食髓知味,飞快地动着筷子,并不因为这么多人在座而束手束脚。

  吃得开心,吃得自在。

  虽不似左光殊那般优雅从容,但自有一股随性潇洒。

  他飞快将自己的这一份糕点吃完后,还和善地看了左光殊一眼。

  左光殊惯用左手用膳,此时拿着一只玉匙,慢条斯理地吃着龙门糕。

  不动声色地抬起右手,胳膊横在桌上。

  顷刻在自己和好大哥之间筑起了一道高墙……

  姜望对人和人之间的信任表示遗憾。

  出于对这一席美食的尊重,姜望并不吭声。

  默默等着其他四人都吃完,等着侍者过来将五份食器收走,又走下楼去。

  新的菜式上来了。

  这位新来楼上的侍者,手举着一个灿金色的大托盘,流光如洗,托盘上坐落着一座微缩的宫殿!

  姜望想着,大约可能又是一种糕点。

  而奉菜侍者将这个灿金大托盘放在圆桌上,立时就让在座众人看到了精巧之处。

  这一座宫殿,繁复且精致。

  亭台楼阁,无一不真。

  神将仙女。无一不灵动。

  更有仙气袅袅,绕殿而流。

  姜望下意识地想到了自己五府海上空的云顶仙宫,但又暗暗摇头……

  那座废墟哪里配?

  主侍的侍女介绍道:“这一宴的第三道菜,名为‘神庭’。传说真龙居神庭,统御万方。”

  姜望细细看去,果然看到,这些神将仙女,额上是有龙角的。

  心里想着,回头得问一问那森海老龙,看看他们龙族在败退沧海之前,是不是真的有这般排场。

  又听得侍女笑着道:“诸位请嗅一嗅这香。”

  姜望轻轻一嗅,顿时有一种神魂安宁的感受。

  主侍的侍女道:“此乃安神之食香,用在分割神庭前。”

  说着,她取过一柄餐刀,在神庭的中心点落下,轻移手腕,分了五刀。将这一份“神庭”,分割成了匀等的五份。

  然后将其中一份,放到姜望面前的汝窑瓷盘上。

  姜望正欲动筷。

  主侍的侍女用餐刀遥遥一点。

  姜望面前的这一份“神庭”,竟然燃烧了起来。

  金色的火焰在瓷盘上腾跃,并没有带给人多么炙热的温度,但这一整份“神庭”,却在融化,那亭台楼阁、神将仙女,一个接一个的消失。

  姜望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也跟着融化了。

  再看看其他几个人面前的那份“神庭”,也同样燃起金焰。他这才能够确定,给自己布菜的这位侍女,不是要毁掉他的美食。

  金色的火焰跳跃间,这一份“神庭”越来越小,终于融化成金色的酱汁,铺满了瓷盘。

  而在这金色酱汁的正中间,立着一颗红彤彤的圆果。

  “神庭”裂于利刃,焚于烈焰。

  而烈焰之中,孕生出赤果!

  布菜的侍女送上玉匙,柔声道:“公子请用。”

  姜望用玉匙舀起这一颗红彤彤的圆果,忍不住出声问道:“这是什么果子?”

  布菜侍女笑道:“等公子吃完了,我再解释。”

  姜望也就不再说话,将这一颗圆果送进口中。

  一口咬破,一颗心都静止了。

  什么味道?

  此刻姜望尝不出味道。

  他只感到神魂在沸腾,感觉大脑微醺,眼前五光十色,一片绚烂。

  他忍不住地笑,止不住的快活。

  他想要高歌一曲,又觉得实在孟浪。可是若不孟浪,怎么纾解这份快乐?

  奇妙的感受在脑海里游走了许久,才缓缓散去。

  逐渐清明的姜望,才终于理解,为什么分割神庭前,要先嗅那安神之食香……不然神魂只怕要跳出体外去!

  主侍的侍女这时才轻声解释道:“这是用玉龙骨粉制成的果子,用一整份神庭作为养料,只养出这五颗。”

  桌上的食客无人说话,每个人都沉浸在那种美好的感受中。

  心虽清明了,心底还有近乎无限的余韵。

  姜望从未想过,吃东西能吃出这般感受来,但就这么真切的发生了。

  奉菜的侍者将五只铺满酱汁的瓷盘收走,又收了玉碗,象牙筷,只留下极其精美的凤纹夜光杯。

  布菜的侍女们,则打开了四边廊柱里的暗格。

  一个煮了一壶茶,一个点了一炉香,各放在东西窗台上。

  不多时,上来一个左手提着小火炉、右手提着吞龙酒壶的侍者。

  近得前来,先是一礼。

  再将小火炉放在圆桌正中,将吞龙酒壶架上去,轻轻一敲,便点燃了小火炉。

  不多时,壶中酒液就响了起来。

  咕噜噜,咕噜噜,十分轻缓,让听者的心,也变得很宁静。

  而后酒香慢慢地浸了出来。

  风吹来一缕缕茶香和炉香,酒香因此更通透了。

  众人并不说话,仍在默默享受着那份神庭之果的余韵。

  或许是一刻钟,或许是两刻钟。

  主侍的侍女提起了火炉上的吞龙酒壶,为姜望倒了一杯酒。

  其余几位布菜侍女,也依样为之。

  “公子请用这一杯,这是今日这一宴的尾声。”她如是招呼道。

  姜望在那种悠悠的快活之中,举杯一饮而尽。

  这酒……似乎并没有什么滋味。

  脑海中这个念头刚刚发生,刚才在宴中的种种感受,就已经纷至沓来。

  满足、迷醉、快活……

  姜望恍惚感觉自己就是一条龙鱼,逆流而上,与天相争。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龙门,奋力一跃,成就真龙之身!

  而后入主神庭,享尽荣华,受万众景仰。

  最后忽然醒来,原是大梦一场。

  刹那间烟消云散,神清目明。

  竟有一些怅然。

  主侍侍女恰当其时地解释道:“这一杯酒,名为醒梦。是用玉龙髓酿造而成,今春只起了两壶,这是其中一壶。”

  “的确梦醒!”姜望叹道。

  这玉龙、龙门、神庭、醒梦,真是精彩纷呈,世间至味。

  姜望不是没有享受过的人,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在临淄的衣食住行,都须差不到哪里去。

  长乐宫里用过膳,晏大公子请过席,什么四大名馆,绝顶珍馐,该去的、该尝的,差不多都去过尝过了。

  但今日在这黄粱台,只是三道菜式一杯酒,就已经是姜望生平所享受的第一美味,超过了所有。

  真是黄粱一梦,一梦已千年!

  酒只一杯,众人饮罢,侍者便将小火炉与酒壶撤下。

  五名侍女也拿走空杯,微微一礼,下得楼去。

  只剩下已经用过宴席的五人,还在享受着四面拂来的微风。

  大梦虽醒,余韵无穷。

  “姜大哥,如何?”屈舜华问主客。

  “真乃人间至味!”姜望赞不绝口:“除了见到光殊之外,这是这一次来楚国,最让我感到幸福的事情了。”

  他确实没有虚言,今日竟因为这一席美食,有了真切的“幸福”的感受。

  甚至于他由此生出了一些道术灵感,关于五识地狱之舌狱……

  没有品尝过世间至味,如何能够构建出真正有说服力的舌之地狱?

  屈舜华笑道:“能得姜大哥此言,这一席便没有白设!”

  这一桌升龙宴,实是一场升龙梦,梦醒之后,人各不同。

  姜望早已名扬天下,倒是比其他人醒得更早一些。

  夜阑儿在一旁嗔声道:“合着往日我吃的宴席,都是白设了?”

  屈舜华笑道:“是不是白设了,那得问你自己。光吃席不干活,那怎么成?”

  “得,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怎么现在吃个陪席也得还债呢!”夜阑儿美眸微转,瞧着她道:“说吧,屈大小姐,有何吩咐?”

  屈舜华看了看她,只轻声一笑:“回头再吩咐你。”

  左光殊默然不语,楚煜之则语带感慨:“今日这一席,滋味好像更胜以往,恍惚间可也说不上来。我算是沾了姜兄的光了!”

  姜望赶紧道:“这话我可不好意思听。都是屈姑娘的心意,只是挂了个我的名字。”

  “姜大哥,我可是真心宴请你,你是主客呢!”屈舜华嗔道:“怎么能说只是挂个你的名字呢?”

  她扭头去问左光殊:“你说是不是?”

  “你说得对。”左光殊应道。

  “好好,是我失言,我向两位赔不是。”姜望主动道歉,又道:“这席面可不是一般的大厨能做得出来的……”

  他细琢磨了一番,问道:“敢问是哪位大人?”

  “儒家先贤有言,说君子远庖厨。此言流传甚广,因其恻隐也。”

  屈舜华笑了笑,看着姜望道:“说起来,在黄粱台吃过饭的人不少,好奇主厨的人也有很多,却很少有人往什么大人物身上想。姜大哥,你是怎么猜到的?”

  姜望想了想,很几分认真地说道:“饥则食,寒则衣。天理也。食求细,衣求美。本欲也。恻隐之心,人应有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饱腹之心,人必有之。

  恻隐之心,诚是仁者之心,然于天理本欲何加焉?

  先贤说君子远庖厨,不过是彼一时,说与一人听,不是万世法。

  我想庖厨之中,也多有君子!”

  他虽然没有太多的时间投入烹饪,但是对烹饪之道的喜爱,却是没有消减的……至少现在没有。

  所以是很认真地在维护烹饪本身。

  说的是——“庖厨之中,也多有君子”。

  想的是——“俺姜青羊也是!”

  而听到这番话的夜阑儿,心中的观感总算又救回来一些。

  烹牛宰羊不忍见,自是恻隐。但烹牛宰羊本身,又是为饱腹而行,更是天然之理。

  两者其实都有道理。

  姜望在反对的时候,只是理智冷静地提出自己的看法,并没有为了夺人耳目而贬损先贤之言。像他这种年少成名的人,这份克制相当难得。

  “姜大哥此言大善,家祖若是听见了,兴许能有知己之获!”屈舜华笑道。

  此言一出,在座除了左光殊外,余者皆惊。

  屈舜华的祖父……

  虞国公屈晋夔!

  堂堂虞国公,竟然是黄粱台背后的主厨么?

  “你这……”夜阑儿佯怒地瞧着屈舜华:“你可是瞒了我好久!”

  她当然知道,黄粱台的主厨必非常人,只是怎么也想不到虞国公头上去。

  毕竟堂堂一国国公,跟黄粱台主厨的身份,实在是难以联系到一起。

  楚煜之则连声道:“难怪,难怪!若以庖厨之道比修行,今日这一宴即是绝巅。非虞国公何能为也!只想不到,我竟有此幸!”

  屈舜华拱手告饶:“家祖不欲让人知晓,免得太多人挤过来打扰。故而还请诸位听听便罢,不要外传。这可是咱们黄粱台的机密呢,若非姜大哥点到这里,我当真不会讲。”

  “想不到虞国公日理万机,也有此雅致。”姜望感慨万千。

  尤其想到自己其实也对厨艺很有兴趣,只是忙于修行,没有时间去细细琢磨,颇为唏嘘,实在遗憾!

  不然的话,未必不能跟虞国公切磋切磋。

  屈舜华道:“他老人家其实一个月只亲手做一席,这一席一般不待外客。其余时间都是我黄粱台的几十位大厨,按照他留下的谱子做。每一个步骤都不能出差错,才能一日三席,得其五分韵味。”

  她笑得落落大方:“我特意挑着今日宴请姜大哥,便是因为家祖今日得空,亲自掌勺呢!

  想也知道,虞国公亲手做的一席,会让大楚多少知情的王公贵族趋之若鹜。

  价值简直无法估量。

  而屈舜华之所以如此待他,当然是因为左光殊。

  姜望很受感动:“屈姑娘有心了!”

  “屈家姐姐说,屈爷爷或许能于姜大哥有知己之获,我看很有可能!”左光殊在这时候开口道:“我爷爷与姜大哥就相谈甚欢,昨日一聊就是几个时辰,也不知聊些什么。兴许姜大哥就是招老人家喜欢呢,屈爷爷若是有空,姐姐不妨引见。”

  国公爷的时间何等珍贵,一聊就是几个时辰,那可不是客套能够解释的了,这让楚煜之的眼神里更添几分敬意。

  而更让他惊讶的是,左光殊这种性格的人,竟然会主动帮人铺路,想着让虞国公见一见姜望。

  也就这个姜望是齐国爵爷了,若他是楚人,平步青云当自此始。

  姜望与左光殊,是怎么处出这份交情的?

  听说是太虚幻境里认识的。

  除了演武切磋之外,太虚幻境原来还是一个拓展人脉的地方吗?

  本来对太虚幻境敬谢不敏、觉得非真正生死无以争的楚煜之,此时倒是生出几分兴趣来。

  “好。”屈舜华笑着应了左光殊,又对姜望道:“想来姜大哥亦是烹饪君子。”

  姜望矜持地笑了:“天下烹饪君子多矣!就我所知,齐国的太子殿下,也好烹饪。”

  但这话出口之后,他心中忽然一动——

  是否应该重新审视大齐太子姜无华的实力?

  醉心庖厨者,既然可以有虞国公这样的绝顶人物。

  那么同样醉心烹饪之道的姜无华,会不会不止如此呢?

  屈舜华笑道:“有机会一定要试试姜大哥的手艺。”

  姜望自信一笑:“你与光殊是一家人,以后机会多得是。”

  “治大国,若烹小鲜。”夜阑儿漫声道:“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

  姜望眼神动了动,夜阑儿念诵的,是大罗山传道之典《道德经》里的原句。

  枫林城道院虽属玉京山一脉,但他早年在道院里的时候,也是读过的。知道这一段说的是无为而治,天下太平。

  不过他并不搭话。

  倒是楚煜之出声道:“夜姑娘原来心慕道门么?”

  此间虽是在楚境,这倒也不是什么诛心之论。

  天下修行流派,皆自道门始。

  慕道门者不知凡几,完全不必涉及政治立场。

  “道开始的地方,谁不想去看一眼呢?”夜阑儿将话题转回来:“我只是想说,只要心中有大道,万般皆是修行。治国是,烹饪亦是。”

  她轻声一笑:“何处无君子之道?但少君子耳!”

  夜阑儿这话,似乎隐有所指。

  姜望笑道:“不知在夜姑娘眼中,这楚地年轻人里,有几位君子?”

  “君子”一词,在儒家是指代道德修养、精神境界到了一定地步的人。

  但他们今日席间说起来,指的自是超凡脱俗之辈。

  屈舜华和楚煜之,或许都觉得姜望是在有意跟大楚第一美人找话聊。

  唯独左光殊看了姜望一眼,心知姜大哥这是已经进入“战备状态”,开始考察对手了。

  楚国年轻人里的君子……

  那不都是山海境里的竞争对手么?

  夜阑儿的笑容是非常迷人的,她也很擅长笑。

  闻声只是一笑:“各花入各眼,这可难讲。”

  转眸瞧向楚煜之:“楚公子以为呢?”

  她这位大楚第一美人,自是不好点评少年英雄,不然免不得争风吃醋。

  楚煜之却没什么顾忌,闻言略作沉吟,便道:“项氏重瞳子,勇武刚烈,可称君子否?”

  这话明赞项北,暗捧姜望。

  方才黄粱台前的交手,在座谁不知道?

  夜阑儿点头道:“可。”

  楚煜之又道:“伍氏伍陵,兵儒合流,自成一家,可称君子否?”

  夜阑儿微笑:“可也。”

  楚煜之继续道:“献谷钟离炎,早年惜败于斗昭,怒而弃术,自修武道,如今脊开二十重,可称君子否?”

  姜望还是第一次听说钟离炎这个名字,武道脊开二十一重天,便可比拟神临。楚国术法甲天下,钟离炎弃术修武,实在是有大魄力。尤其是他还能这么快走到二十重天,修为直追斗昭,当然是天骄之姿。

  夜阑儿笑道:“钟离炎自是君子。”

  楚煜之顿了顿,忽然摊手笑道:“斗昭可称君子否?”

  他之前说到每一个人,都要简单介绍一下其人。

  唯独说到斗昭,只说了一个名字。

  但在场众人,全都抚掌而叹:“此真君子!”

  斗昭、钟离炎、伍陵……

  看来这三个就是山海境里最大的竞争对手了。

  至于其他人……

  这么说或许有些不敬,但确是事实——

  项北是楚国内府第一,项北之下的人,自然也不必太重视。

  包括现在说话的楚煜之。

  至于屈舜华嘛,现在已经是姜爵爷认定的弟媳妇,不在对手名单中。

  只是不知道,这些人请来助拳的,又会是谁。

  会有熟悉的人吗?

  感谢盟主“我爱学习qaz”打赏的又又又一个新盟!

  感谢书友“落花残酒”成为本书盟主!是为赤心巡天第240盟!

  感谢书友“xianzhea”成为本书盟主!是为赤心巡天第241盟!

  感谢书友“王者之king”成为本书盟主!是为赤心巡天第242盟!

  感谢盟主“在明日之后”打赏的新盟!

  感谢书友“毛斯文”连续两个盟,成为本书盟主!是为赤心巡天第243盟!

  ……

  ……

  四千字是今天的基础更新。

  两千字是为月票三万四加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