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暂别于云上(为盟主乌列123加更1/3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46章 暂别于云上(为盟主乌列123加更1/3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6章 暂别于云上(为盟主乌列123加更1/3

  第146章暂别于云上(为盟主乌列123加更13)

  云国在庄国东北方向,境内多山。

  作为云国首都,云城就坐落在境内最高的抱雪山上。

  最早建立云城之时,因为山下环境恶劣,当时的凌霄阁主削山为台,于高山建城。

  此后云国再建主城,便都依照此例。

  因为城市普遍建立在高山,地势极高,如在云上。故被称为云上之国。

  上云城的路径有两条,一个是其它主城连接至此的索道,一个是自山脚修筑起的巨大石阶,此阶又被称为登云阶。

  云国财大气粗,请了墨家机关大师主持设计。

  各大主城之间,大都以索道相连。

  索道以强大妖兽的兽筋鞣制而成,泡以铁桐树油,号称坚固非常、百年不腐。也确实做到了百年一次替换,期间从无自然断裂的情况。

  云国中人就通过定时滑过索道的机关车厢,往返各城之间。

  因为都是走高空中的直线距离,速度极快,云国各城倒是比天下列国普遍交流得更多。这大约也是云国商业发达的原因之一。

  而抱雪峰最壮阔的奇观,则是云城连接最近四大主城的虹桥。

  据说是凌霄阁创派祖师伟力所铸,聚云为路,引虹为桥。这四座城市,也成了仅次于云城的中心城市。

  此后云国逐渐壮大,却再没有哪座城市能有此殊荣了。

  如果忽略石阶本身昂贵的材质和石板上刻印的阵纹,登云阶本身倒是没什么特殊。

  风吹日晒、人来人往这么多年,登云阶上依然一尘不染。

  姜望背着安安爬上最后一级,面不红,气不喘,抬头看了看云城高耸的牌楼,便径直往云城中去。

  虽然兄妹两人风尘仆仆,安安身上裹着的兽皮也不像什么大户人家,但也没有发生什么狗眼看人低的狗血事情。

  云国商业发达,并不禁四方来客,只是入城税要高些。

  些许金银,对姜望来说自不是难事,路上随随便便做点什么,就轻松挣到足以花销的钱财。

  问过守城士卒之后,姜望才知道凌霄阁并不在云城之中。而在云城之上。

  但他们也不知道怎么进凌霄阁。

  好在姜安安随身带着云鹤,在姜望的指挥下,她认认真真写了几个字,便将小云鹤放飞。

  云鹤飞到空中,似乎愣了一下,而后便振翅而上,钻进了云层里。

  不知道叶青雨什么时候能够看到信,姜望便带着姜安安先逛了逛云城——主要是一些当地的特色小吃。

  譬如云浆果,据说生在云中。咬破果皮,汁水可以直接饮用。此果一共有五种不同的颜色,每一种味道都不同。

  再如彩云糖,这糖果如彩云一般,一口咬下去,有七种甜味,甜得层次分明。

  姜望今天并未限制姜安安吃甜食,让她放开了吃,吃得小肚浑圆。

  姜安安就是在吃彩云糖的时候见到叶青雨的。

  整条长街忽然安静。

  本来明亮的天穹忽然被“撕开”,那天穹也不是天穹,而是如一副画卷。

  那画卷撕开之后,才见口子背后,亭台楼阁,精见巧工,气显恢弘。

  原来凌霄阁在这里!在“天穹”之后。

  仙气氤氲中,云雾成阶。

  一位画中女子缓步走下云阶,走到姜安安兄妹面前。

  她今天没有戴面纱,一对细眉微弯如秋影,一双眸子纯澈明亮如清波。琼鼻微挺,红唇轻抿。一张脸明丽得整条长街都失去了色彩。

  更不用说她高挑婀娜的身形,只往那里一站,便已是风景。

  姜安安的大眼睛亮了起来,使劲招手:“青雨姐姐!”

  两个人做了许久的笔友,留影石里见过很多回,现实里倒是第一次见面。

  叶青雨走了过来,微笑着摸了摸姜安安的小脑袋,然后看向姜望,眼神颇为复杂:“姜道友还好吗?”

  云国与庄国勉强算是邻国,枫林城域又是庄国东北部的边界城市。

  整座城域都被邪教献祭,沦入幽冥,这样的大事叶青雨不可能不知。

  她对姜望,是抱有诚恳的感恩之心。对姜安安,有着纯粹的喜爱之情。信来信去,已经建立了一定程度的羁绊。

  得到消息后,她还难受了许久。

  若非今日收到姜安安的来信,她还以为异国的这两位朋友已然不幸。

  得知姜望兄妹来了云城,她非常惊喜。

  所以才不顾惊世骇俗,直接“撕开天穹”,进入云城。

  少年白头,风尘仆仆的样子,无论如何也说不上一个好字。

  “不是很好。”姜望苦笑道。

  在枫林城域外他就已经做好了决定,所以此时也不扭捏,直接说道:“当初在三山城,叶道友给了我一枚云中令。如今已遗失在枫林城域中,但我还是厚颜想问,它还有效吗?”

  “当然。”叶青雨正容道:“云中令虽然遗失了,青雨的承诺却没有遗失。姜道友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姜望紧了紧姜安安的小手,然后松开。

  安安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反手一把抓住了姜望。

  “能不能请叶道友代为照顾安安,让她在凌霄阁修行?”姜望强迫自己不去看妹妹,直视着叶青雨的眼睛道:“我要去一个很危险的地方,没办法照顾到她。”

  “可以。”叶青雨回答得很爽快。

  “哥哥……”姜安安的大眼睛一下子就盈满了泪:“你不要安安了吗?”

  姜望觉得自己的心被揉碎了。

  他半蹲下来,温柔地抱住妹妹:“安安,哥哥永远不会不要你。只是现在,哥哥要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办法保护到你,所以才把你送到这儿来暂住一阵。只是暂住。哥哥一定会回来接你的,好吗?”

  “不好……”姜安安噘着嘴,用泪光闪闪的眼睛看着姜望:“我可以说不好吗,哥哥?”

  “对不起。”姜望揉了揉姜安安的小脑袋,狠下心,把她抱起来,放到叶青雨怀里。

  “我现在身无长物,但是我以我姜望的名字向你保证。凌霄阁在安安身上投入的所有资源,来日一定偿还。”

  “从今天开始姜安安就是我凌霄阁的人。凌霄阁一定会尽心培养她,照顾她,保护她。请姜道友放心。”叶青雨肃容承诺。

  枫林城域覆灭,幸存的少年总会想要去做些什么的。

  她没有追问姜望要去哪里,要做什么。她只是尽一个朋友的本分,尽量让他无后顾之忧。

  她不是没有想过拦下姜望,代表凌霄阁留下他修行。诚然这样打破规矩,会招致许多不满,但她的父亲,也不是不能扛住她这种程度的任性。

  只是她注意到这少年的眼神。

  包裹着无尽痛苦和煎熬的,是一种平静。

  他一定深思熟虑过,他一定痛苦徘徊过。最后才有了自己平静的决定。

  这种平静,往往代表着无可挽回的坚持。

  姜望对着叶青雨郑重一礼,便霍然转身。

  姜安安在叶青雨的怀里泪如雨下,但她没有让自己哭出声来。

  因为她知道,哥哥听了会很难过。

  小小的她,看着哥哥孤独的背影愈来愈远,愈来愈远。

  人群熙熙攘攘,天光大好。

  整个云城的阳光好像分为两道。

  一道打在那云雾形成的阶梯上,叶青雨抱着痴痴凝望山下的姜安安,缓步走上天穹。

  一道打在抱雪山那蜿蜒而下的登云阶上,白发的少年只留给云城一个背影,就那么独自走下山去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