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9章 如渊如海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499章 如渊如海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99章 如渊如海

  第1499章如渊如海

  诸葛俊才一进门,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嚎啕大哭起来。

  哭得肝肠寸断,哭得伤心欲绝。

  哭得姜爵爷无言以对。

  哭得魏伯方都看不下去了,走上前来:“行了行了,殿主大人日理万机,哪有闲工夫听你在这里吊嗓子?”

  魏伯方私底下的时候比诸葛俊嚎得还要声情并茂,但在人前,却是比谁都要“端正”。

  完完全全的耿介之臣。

  诸葛俊压根也不理他,只是继续泪眼婆娑地看着姜望,语带委屈:“殿主大人,您回来怎么不先找属下呢?要知道当初属下可是第一个效忠您的人,属下的一切都是殿主给的,也愿意为殿主付出一切,生死不惜!整个灵空殿,谁能及得上我对您的忠诚?”

  “诸葛俊,你这话什么意思?”魏伯方很是不满:“老夫对殿主的忠诚,难道比你少半分?”

  眼看两大肱股就要开始争宠,姜大人立即道:“你们的忠诚,本座都知晓。你们所做的事情,本座也都看在眼中。”

  他不动声色地把腿抽出来:“我这次过来呢,一是为了看看你们,二也是履行当初的承诺,来处理宗门发展过程中,你们处理不了的麻烦。”

  他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掠过,强调道:“我还有其它事情要忙,时间很有限。”

  诸葛俊立刻就不哭了。跪在地上,和魏伯方对视一眼,迅速交换过眼神。

  最后是魏伯方开口:“要说处理不了的麻烦,也就是那个无生教的事情。他们发展得太快了!去年七月份我们才开始注意到这个教派,今年的时候就已经能和咱们分庭抗礼,甚至压过咱们一头。我们重礼请来一位强者担任护法,又厚贿官方,请城主府的关系出面转圜,才勉强维持了现状……属下无能,还请殿主大人责罚!”

  “他们这边是谁在负责?实力如何?”姜望语气随意地问道。

  诸葛俊回道:“这无生教的首领,是一个号为地幽使者的人物……五府圆满,拥有神通。属下确实无法与之相抗。”

  张临川还真是雄心壮志,从这七十二地煞使的位置就可以看得出来。实力且不去说了,这个架构就是奔着顶级的势力去架构的。当初白骨道还只有三大长老、十二骨面呢!

  不过认真算起来的话,在不考虑白骨邪神的情况下,今日之无生教,的确已经比当初的白骨道要强大得多。

  当初的白骨道三大长老,恐怕加起来都不是现在这个张临川的对手。而且先前听王长吉说,那个背叛白骨邪神的陆琰,也已经以天生冥眼成就神临。

  再加上现在浮出水面的这七十二地煞使……往上是不是还有三十六天罡使?

  整个无生教的实力,已经完全超越原先的白骨道。

  这当中当然有白骨邪神只求自己成功降世,对教派并不用心的缘故,但张临川此人的能力,仍然可以看得清楚。

  从白骨道覆灭到今天,无生教才创立了多久?

  从雍国到成国,再到刚刚被王长吉清除的礁国,张临川的布局几乎是随处可见。虽然大部分都是在一些小国家发展,但潜藏的力量已经不容小觑。

  魏伯方和诸葛俊能够把灵空殿发展得有模有样,当然是人才,但毕竟囿于眼界,只看得到成国这一亩三分地。

  还以为那个地幽使者就是无生教的首领,却不知道无生教的势力,早就不局限在一国之内。

  而且,随便一个地煞使者竟然都有神通?

  神通那么容易吗?

  是主持成国事务的这个地幽使者格外强大一些,还是有别的原因在?

  “我知道了。”姜望不动声色地道:“除此之外呢?”

  诸葛俊长叹一声:“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

  ……

  百衲道人乃是成国有名的一位独行修士,叩开四府,摘有一神通。

  神通修士可不是什么大白菜。

  其人纵横成国修行界已经十几年,威名赫赫,是数得着的人物。

  被魏伯方和诸葛俊重金请来,帮忙对抗无生教。

  一开始倒也还好,拿着供奉做事也便罢了。

  但是时间久了,诸葛俊不过二府,魏伯方垂垂老朽,四大供奉也全都是普通内府,没有摘得神通。那百衲道人就难免动了些心思,想要鸠占鹊巢。

  魏伯方和诸葛俊一方面要倚仗百衲道人对抗无生教,另一方面在宗门内部,也逐渐难以跟百衲道人把脸撕开。

  修行世界,毕竟实力为尊!

  这一日魏伯方突然召集灵空殿堂主以上高层,说是有重大事项宣布。

  九大堂主、四大供奉全都到齐。

  唯二的两位长老,魏伯方和诸葛俊也都坐定后,百衲道人这才姗姗来迟。

  他大摇大摆地从殿门口走进来,语气散漫:“老魏,今天是要宣布什么,怎么事先也没跟我说?哈哈哈哈,难道是要公推我为殿主,给我一个惊喜?”

  魏伯方坐在左侧首席长老的位置上,不苟言笑:“你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次席长老的位置,在他的对面。

  而灵空殿现在唯一一名护法的位置,就在他的左手边。可以说在整个灵空殿,仅次于长老。可惜人心不满,欲壑难填。

  这座议事大殿里,最上首那个殿主的位置,已经空悬了很久。众所周知,属于一个背景强大的复姓独孤的人,可惜那人已经很久没有再出现。

  虎皮扯久了,让人看出不是虎。

  也就有各种各样的心思生出来。

  百衲道人撇了撇嘴,毫不客气地指着那个代表灵空殿殿主的座椅:“那你说说看,这个位置要空到什么时候?要等谁来?!那个什么独孤某某吗?你们求上门来找我的时候,他在哪里?我为宗门出生入死,血战无生教高手的时候,他在哪里?”

  “说不定早就死了!”他挥手做了一个下切的动作,气势一下子凌厉起来:“也说不定,从来都只是你们编织的谎言!”

  魏伯方和诸葛俊突然召集所有高层议事,已经暗中投靠他的几个高层,事先也没有得到半点风声。

  他本能觉得不对。现在直接把心里的野心宣之于众,既是一种试探,也是摆明车马,让其他人看着站队。

  他就是要做这灵空殿的主人,也懒得再小口小口地蚕食了。任凭魏伯方他们有什么谋划,最后也是要用硬实力来说话!

  出人意料的是。

  面对百衲道人这般强势的质疑。

  魏伯方和诸葛俊竟然并不说话。

  而哒、哒、哒——

  靴子踏地的声音,清晰响起在了大殿里。

  从后殿走出来一个头戴斗篷、身披麻衣的身影,

  并没有什么凌人的气势,行走之间,也只是显得自在、平缓。

  百衲道人皱着眉头瞥了一眼,便冲着魏伯方道:“这是哪里来的孤魂野鬼?怎么我们宗门重地,高层议事的场合,也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吗?”

  “看我。”

  他只听到一个声音这样说。

  这个声音平静、清越,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力量。

  他竟下意识地顺着移过去了视线,想要看看,这人到底是谁,这人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他只看到一道霜冷的剑光!

  仓啷啷!

  似乎是有这样的长剑出鞘的声音。

  他好像听到了,但也许已经错过。

  他的世界在这一刻明亮了一次,又黯淡了一次。

  此后再未亮起来。

  在场内众人的视线里,只看到百衲道人的脖间。忽然裂开一道血线,血珠像喷泉一样迸出,在空中绽开了一个短暂的扇形。

  血珠坠落。

  其人轰然倒下。

  而那个头戴斗篷、身披麻衣的身影,只是自顾自地往前走,施施然走向了那个意味着灵空殿殿主的位置。

  他的手离剑柄尚有几寸,腰侧长剑好像从未拔出来过。

  那一抹寒光,似乎只存在于幻觉里。

  整个大殿一片死寂。

  分坐大殿两侧的灵空殿一众高层们,包括魏伯方、诸葛俊在内,没有人说话。

  一位威名赫赫的神通修士,就这么干脆的死去了。

  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有。

  难言的震撼!

  在如此时刻,唯有大殿中间的主道上,百衲道人的尸体静静倒在那里,与高台上的大椅相对。

  姜望走到这灵空殿殿主的宝座之前,却没有坐下来。只是转过身,居高临下。

  跟他曾经所见识过的那些地方相比,灵空殿的殿堂绝对谈不上什么华丽。

  但这里是他的地盘。

  他的一双手,掌控着此地八柄,曰爵、禄、废、置、杀、生、予、夺。

  他的目光所到之处,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直视。

  这种居高临下的威严,很容易让人迷失。当然,对于多次陛见大齐天子的姜望来说,眼前的这一点小小权力,实在微薄得紧。

  所谓生杀予夺,在这样一个弱小的环境里,实在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他只是努力地想了一想,齐天子是如何手握乾坤,如何恩威并济。

  稍稍沉默一阵之后,让压力在每个人心中蔓延。而后他才看向诸葛俊:“我是不是忘了问什么问题?”

  他略想了想:“哦对了,百衲道人是有什么神通来着?”

  诸葛俊神色大变,立即离座拜倒:“属下罪该万死!因为殿主神功盖世,属下与有荣焉,心生骄矜,没将百衲道人放在眼里,以至于忘了汇报他的神通信息……”

  姜望一抬手,截住了他的解释:“算了,不重要了。”

  他从来没有指望过诸葛俊、魏伯方这些人的忠心。他本身也没有付出相对应的信任,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明白,这些人可以用,不可以交心。

  此刻,他移动视线,看着这里的一众高层,慢慢说道:“我是你们的殿主,不是假的,也没有死掉。”

  本就跪在地上的诸葛俊一个响头就磕了下去:“属下拜见殿主,惟愿殿主大人洪福齐天,万寿无疆!”

  魏伯方也紧接着拜倒,声音却是刚直有力:“灵空殿首席长老魏伯方,叩见殿主大人!”

  在场的七位堂主,四位供奉,全都跟着拜倒。

  而唯一的那名护法,仰躺在他们中间。

  姜望抬了抬手:“起来吧,诸位。”

  他的眼神并不具备攻击性,平缓地落在每个人身上。

  “我不会经常来宗门,但我会关注着这里。灵空殿大约不是一个太强大的宗门,往后的前途也很难说,但我希望,它会成为你们最好的选择。咱们此前或许见过,或许没有……希望以后还能再见。”

  他只说了这么几句,便挥挥手:“好了,都下去吧,魏长老和诸葛长老留下。”

  “殿主大人,属下有一言!”魏伯方以一种忠心耿耿的姿态,出声拦道:“现在还不宜结束议事,在场这些人里,有人暗中与百衲道人勾结,对殿主大人您早就没有了忠诚,对灵空殿也完全没有归属。属下痛心疾首,实难忍言,但也不得不把他们揪出来,以儆效尤!”

  姜望平静地看着他:“这种事情,没有证据可不能瞎说。”

  “属下既然敢跟殿主大人报告,当然是已经掌握了证据!请容属下呈上来。”

  魏伯方扭过头去,冲殿外道:“抬进来!”

  立即有两名精壮汉子,抬着一口大箱子走进殿中。

  “就在刚才,老夫已让人抄了百衲道人的家。他所收受的贿赂,与人勾连的证明……”魏伯方指着这口箱子道:“都在其中!”

  场上有数人,当即脸色大变,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了。可却没有谁敢铤而走险。

  灵空殿最强的百衲道人是怎么死的,他们可看得清清楚楚!

  一丁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姜望看了那箱子一眼,只是笑了笑:“这么多啊。”

  他的眼神稍稍一凝,整个箱子顷刻燃起烈焰!很快连飞灰都不再有,烧得干干净净。

  魏伯方有些失态:“殿主大人,这……”

  姜望抬手拦住:“不必说了。谁都会犯错,谁都有犯错的时候。”

  他饱含深意的目光,穿透斗篷,落在魏伯方脸上:“而我往往愿意给我的朋友一次机会。”

  并不理会魏伯方如何想。

  他走下高台,走到一个刚才心跳得极快,可表情却非常松弛的供奉身前。

  “你叫什么名字?”

  这名供奉心脏几乎要炸开了,口齿却很清晰地说道:“属下刘孟。”

  姜望只微微一点头,便道:“魏长老和诸葛长老日理万机,分身乏术,灵空殿是应该有三大长老才对,也好有些分担。”

  说着,他伸手拍了拍这名供奉的肩膀:“我看你就很合适做三长老。”

  刘孟整个人都在这个瞬间瘫软了,是恐惧还是惊喜,他也分不清。只是顺势跪倒,恳切地道:“谢殿主赏识!”

  姜望不置可否,再次道:“其他人下去吧,三位长老留下。”

  很快大殿就空旷了下来。

  姜望背对三人,语气仍然是平静的:“我的时间很紧张,所以话我只说一次。”

  他竖起三根手指,然后一根一根地放下来。

  “第一,地幽使者我今晚就会处理掉。”

  “第二,无生教你们不用急着剿灭,趁他们群龙无首的工夫,想办法安排一些人进去,了解他们想要干什么,行动务必隐蔽。我下次联系你们的时候,需要知道答案。得到的消息越多,越重要,就会有越多的奖励。元石,功法,全都不是问题”

  “至于第三……我有个问题想问魏长老和诸葛长老,我记得在你们之前,灵空殿原本是有个大长老的。他现在怎么样了?”

  魏伯方与诸葛俊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的紧张。

  最后是魏伯方道:“宋长老他……为了宗门事业,壮烈牺牲了!”

  姜望只笑了笑:“那你们切要珍重自己。下次再见。”

  而后便独自走出了大殿。

  灵空殿的三大长老,静立在空旷的殿中。

  看着那斗篷麻衣的背影逆光而去。

  只觉得……

  如渊如海,深不可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