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3章 来人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503章 来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03章 来人

  第1503章来人

  囚楼有七层,每层各不同。

  它的建筑风格当然是美丽的,高出此城所有建筑的高度,也足能显得出它的特殊和威仪。

  它也在这座城市的中心矗立了很多年。

  但它给人的感觉,仍然是疏远且令人紧张的。

  立在此间,不似在此间。

  楼上的人看人,楼下的人经历人生。

  在不赎城的这次见面,是姜望和萧恕都不曾想到过的。

  不意相逢却相逢。

  当萧恕察觉到注视,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一双宁定的眸子,一种愈发清晰的轮廓,和风霜刻磨后的坚韧。

  其人绝不是那种完美无瑕的美男子。

  但自有其与众不同的风姿。

  他坐在那里。

  你可以感受得到他的年轻,他旺盛的生命力,他如烈火般燃烧的勇气。

  你也可以感受到他的笃定,他的从容。

  经历过太多,战胜过太多,所以能够从容。

  他负重前行不曾回头过一次,因而如此笃定。你知道他会一直往前走,除了生死之外,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情,能够将他阻拦。

  萧恕当然不会忘记这个人!

  虽然在山海境里缘铿一面。

  可但凡是参与过黄河之会的人,谁会忘记这样一个人,这样一张脸呢?

  天骄云集之刻,他摘魁名。

  群星璀璨之时,他最耀眼。

  如今。

  止步于黄河之会十六强的失败者,孑然一身,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仰望在黄河之会摘魁的英雄。

  如今。

  在山海境不自量力无功而返的庸才,仰望山海境最后的胜者。

  此刻他仰头望去,天光刺眼。其人坐在整个不赎城最高的地方,即使是在这种法外之地、这种极度混乱的城市里,也是当地最高权力者的座上宾。

  而他是街中路人。

  人和人,如此不同。

  曾经同台较技的经历,像是一个狠狠的巴掌,在人生里扇了过来。

  萧恕下意识地掩面,下意识地加快脚步想要离开。

  但随即他又停下脚步。

  又把手放了下来。

  然后笑了笑。

  他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

  包括他的不服。

  包括他的不甘。

  包括他的羞耻感。

  ……

  萧恕这个人,姜望当然记得,但是当初黄河之会的匆匆数面,并没有给他留下太深刻的印象。

  列国天骄聚集在一起,耀眼的人物太多,一部分人的光芒被另一部分人所遮掩。

  真正让他印象深刻了的,是在见我楼时,楚煜之所说的那一番话。

  也由此知道了这位丹国内府层次的第一天才,在丹国所遭受的种种不公。

  说起来萧恕在黄河之会的成绩的确不算亮眼,但作为丹国来说,能打进黄河之会的正赛已经是胜利。更别说将萧恕淘汰的人是秦至臻,那可是黄河之会上唯二的天府修士,有资格问鼎黄河魁首的强者。

  当初在观河台上同场较技的那些天骄,谁能打包票说自己一定可以闯过秦至臻那一关?

  听楚煜之说,因为山海境的再一次失利,借用的大量资源难以偿还,神魂又遭削弱,萧恕已经被彻底剥离了元始丹会的资格……

  那种遭遇的确令人叹息。

  但无论是楚煜之自己,还是听到消息的姜望他们,都不觉得萧恕会就此一蹶不振。

  不管怎么说,萧恕都是丹国内府层次的最强天才。

  只要迈过去这一关,未来仍是可期。

  但他怎么会在现在这个时候,来到不赎城?

  姜望有些好奇,但旋即又想到这种好奇或许于对方而言是一种冒犯,所以只是善意地颔首,便收回了视线。

  ……

  ……

  这一天的不赎城,好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热闹。

  这种热闹不是因为来的人多,以前拖家带口一整个寨子几千人逃来不赎城的,也不是没有过。

  这种热闹,是因为进城的人里,别具一格的人多。

  比如一个舍不得交半文钱命金的,比如一个恨不得把鞋袜都脱了交上来的,还有现在这个二话不说闷头往里走的……

  “诶诶诶,干嘛这么急?”守门的罪卫嚷道:“规矩知道吗?”

  新来的这人穿戴不俗,面容坚毅。

  踏步之间,如虎行山,自有一股凌人的气势。

  “让开。”他只道。

  他的声音并不宏大,但自有一种久在高处的威严。

  虽然身后有整个不赎城为之撑腰,这守门的罪卫好像也没有什么脾气,耸了耸肩,真个就让开了。

  在城门附近那些人看好戏的目光中,新来的这人大踏步地往里走。

  他对这地方的秩序大约是不满的,甚至可以说很不喜欢这个地方,而且他也完全不掩饰自己的不喜欢,眉头皱得很明显。

  但他毕竟走进了城池里。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事事都由着自己的性子。无论是谁,一生中总有一些时候,必须要接触自己不喜欢的人,必须要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必须要去自己不喜欢的地方。

  有的人甚至一生都是如此。

  他懂得这个道理,也教会自己忍受。

  佛家以此为八苦之一,是为“怨憎会”。即是说与自己所怨憎的人或事,因缘聚会在一起。

  这是人生难以摆脱的苦楚。

  他不觉得自己应该例外。

  此时他立在城门之后的大街上,立在那充斥着各式恶意的目光中,放眼望去,是各种乱七八糟的不规则建筑,各种烂七八糟的不体面人。

  不赎城不是一座特别巨大的城市,但庄雍洛三国乃至于整个西境走投无路的人,全都涌进了这里,三教九流,龙蛇混杂。

  要在这里找一个人,并不容易。

  他腾空而起。

  如神的力量骤然勃发,他强大的灵识离体而出,如水银泻地,以一种无所顾忌的姿态、迅速铺展开来,涌向四面八方!

  他当然不能够以灵识覆盖整个不赎城。

  但是在这种灵识铺地的情况下,掠搜整个不赎城,不会超过三十息。

  他腾跃在空中的姿态、不加掩饰的强大气息,以及足能令人感受到压迫的汹涌灵识……无不昭示了他神临境修士的身份。

  一位看起来如此年轻的、神临境的强者!

  能够在不赎城里生存下来的人,全都是识相的人。

  一时间以这人所在的位置为中心,凡是能够看得到他的人,全都像惊鸟一样掠走,往更远的地方散开。

  唯有一人,逆人潮而行。

  扎着一条小辫的连横,不知从何处,懒洋洋地钻了出来。

  他身上的血色劲装,的确有鲜血的严酷。

  他反手拔出了一柄狭长微曲的腰刀,轻轻一抖,寒芒满街:“提醒一句。在不赎城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但如果你要来杀人,就需要先缴纳万倍于那人命金的赎金……不然的话,就是与我不赎城为敌。”

  新入城的神临境强者什么话也没有说,只踏空一步,便已落在三个街区之外,一个两手空空、孑然一身的男子身前。

  这时候他才道:“哦?是吗?”

  他嘴里随意地问着问题,眼前却是看向面前的……萧恕。

  “他奶奶的,我感觉我在这里一点面子都没有了啊。”

  在这人的身后,一身血色劲装的连横追着跃上高空,手提腰刀飞身落下,对着这人的后脑勺,以战斗的姿态道:“我最后一次警告你。这里是不赎城,在这里就要守这里的规矩!”

  明显是为萧恕而来的神临强者沉默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这区区内府修士有这般勇敢。

  “规矩……”他点了点头:“好像是应该守的。”

  他回过头来看向连横,语气轻松地道:“你刚才说赎金需要万倍于命金是吧?萧恕给了多少命金?”

  连横一只手提着腰刀。另一只手翻出入城简,火速瞥了一眼,异常严肃、字正腔圆地道:“四万一千零二十七颗道元石,二十两赤金,十三两雪花银,二十六枚环钱……买命四十天。”

  他补充道:“今天是第一天。”

  面容坚毅的神临男子沉默了片刻,然后坚定地道:“我张巡,有我张巡自己的规矩!”

  众皆讶然。

  此人竟是丹国三十岁以下第一人,神临境天骄张巡!

  “……”连横亦讶然,当然他意想不到的点并不相同,把入城简收回:“意思是你不想给钱?”

  张巡冷漠地收回视线,又向萧恕走去。嘴里道:“你可以有你的理解。”

  他这话是在对连横说,又像是在对萧恕说。

  的确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理解,而这全都无法改变结局。

  从始至终,萧恕都非常平静地看着这一切。

  什么话也没有说。

  甚至没有任何反抗的姿态。

  他能够逃到这里来,已经是付出了所有的努力。

  将生死置于他人掌中,悬在别人的规则里……这不是强者该有的选择。却已是他没有办法的办法,是山穷水尽已无路的一条路。

  他还有什么别的路可走?

  而连横大怒!

  他提着腰刀,整个人散发出凛冽的杀气,叫人觉得,他下一刻就会把腰刀劈在张巡的脑门上。

  而后他毫不犹豫地扭过头,对着囚楼的方向大喊:“好兄弟快出来!有人砸场子!!”

  此刻正坐在囚楼四楼窗边的姜望:……

  姜望记得萧恕。

  当然也记得张巡。

  在观河台上,三十岁以下无限制场里,张巡是唯一一个跃跃欲试,想要接李一一剑的人。

  说他过于自信也好。

  说他不自量力也好。

  他为丹国拼命的决心,却是不容否定的。

  他这样的一个人,如今却跨越千里,要来亲手扼杀丹国的另一个天才。

  这样的事情,实在叫人不知如何评述。

  但最让姜望无言的,还是连横的这一嗓子。

  这位兄台,我只是路过这里。

  你们不赎城的事情,关我屁事?我又没收人家的命金!

  但他姜爵爷毕竟是个厚道的人。

  想了想已经加入不赎城的祝师兄,想了想萧恕的坎坷遭遇,想了想同样坐在楼里、却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罪君凰今默……

  他猜想凰今默或许也不愿意跟丹国交恶,张巡那边,又是不是一定有擒杀萧恕的理由呢?他如果能出面稍为转圜,或许可以避免这场干戈。

  心念变化间,随手戴上斗篷,人已似惊鸿掠过长空,落在了萧恕的身前!

  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中,这一下出场潇洒极了。

  他昂扬,挺拔,身姿出尘。修长美好的身形根本无法被那一身麻衣遮掩。虽然斗篷遮头,但一手按剑,直面神临强者,自有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度:“张巡,张兄!可否听路人一言?”

  张巡抬眼看着他,眉头一拧:“姜望,这里没你的事!齐国的手,还伸不到西境来!”

  远远旁观的不赎城居民一片哗然。

  天下修士,没有见过姜望的人很多,没有听过姜望之名的人已经很少。

  先有黄河魁名,后有天下缉魔,紧接着就是余北斗连同三刑宫为其正名青史第一内府。现世众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就是想不听到姜望这个名字也难!

  而姜望本人……

  陷入了一种难言的、尴尬的静默。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他的本意是想隐藏身份,假作不赎城内部人士,展现力量的同时,阻止争端进一步扩大。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念及自己头戴斗篷身穿麻衣,向来伪装得很好,又有祸斗印遮掩,张巡此刻又未覆盖灵识……想来是可以假作神秘地聊几句的。

  可这个张巡,完全不配合。

  认出来了不说,还叫出来!

  让“全副武装、神秘兮兮”的姜爵爷好生尴尬!

  可此时的姜爵爷决计想象不到……

  被张巡隔着斗篷一眼就认出来,并不是他今天最尴尬的场景。

  因为紧接着,那绑着小辫的连横就愣然道:“这位兄弟,我不是喊你。”

  剩下的话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他的表情,已经表现得非常明显——你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啊。你跳出来干啥?

  这一刻姜望很想拔剑,当然不是砍张巡。

  不过这种尴尬到底是没有持续太久。

  因为很快人们就知道,连横大喊大叫,喊的是谁!

  就在张巡毫不犹豫继续往前的时候,他顿住了脚步。

  他不得不顿住脚步。

  不得不仰头望天——他已被刺痛!

  被一缕似乎贯穿了天地的锋芒,对准了眉心。

  他不得不做出应对!

  在那高天之上。

  有大日高悬。

  在无穷的光和热里,有一点格外炙烈、格外耀眼的光。

  一闪,而灭。

  一灭,又再现。

  天边只见红霞一抹。

  日晕在云层里移动。

  一杆长枪先一步穿进了视野,继而是那张扬无尽、锋芒无尽的人!

  “天边只见红霞一抹,日晕在云层里移动。”

  这是我前几天跑步时看到的画面,分享给你们。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