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6章 日拱一卒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506章 日拱一卒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06章 日拱一卒

  第1506章日拱一卒

  对不赎城里的人来说,这一天实在是跌宕起伏。

  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悍然挑战不赎城的规矩。有人从天而降,开启了一场神临之战。

  不速之客是曾经登过观河台的丹国神临境天骄。

  而站在不赎城这边,身穿罪卫服装的这个神临强者,竟然是已经失踪了一年多,在不赎城声名极著的祝唯我!

  还不待他们思考此事将给不赎城带来的影响,以及庄国那边会是如何态度……

  祝唯我已经拍拍屁股就走了。说是要和那个姜望一起浪迹天涯,从此以后和不赎城无关……

  糊弄鬼呢这是?

  但有些时候就是这样。你知道他在糊弄,他也知道他在糊弄,但是他还就这么糊弄了。而且他这么糊弄了一下,不赎城就真的可以理直气壮地面对庄国的扯皮。

  除非庄国做好了在舆图上抹去不赎城的准备,不然还真能过来把不赎城搜个底朝天?

  不过所有人也都觉得,就算祝唯我临走前拍拍屁股的那番话是在糊弄。也怎么都会在外面藏个十天半个月的,等风头过了才回来。

  毕竟如今在这西境中部地区,庄国已经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强大国家。庄高羡更不是谁都能小觑的君主。

  就算是做个样子,也怎么都该做得有诚意一点。

  谁也没有想到,祝唯我统共出城都不满两个时辰,就悄悄地溜了回来。

  并且此时此刻,正躲在不赎城最高建筑的六楼里,和庄国的另一个敌人姜望一起,悠然地欣赏着萧恕的冲关之旅。

  在大庭广众之下,用四十天的时间,从五府圆满的修为,开始冲击神临。

  这样的事情绝不多见,他们也非常期待结果。

  古往今来,历史如此厚重。八荒六合,天下如此广袤。作为一路走来已经足够耀眼的天才人物,囚楼之上的这两位,并不忌讳看到别人的光芒。

  恰恰是他们都有足够的自信,更愿意自己生活在一个群星璀璨的时代。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与星辰争辉芒,方显璀璨本色。与强者争更强,才是天骄风流。

  偌大的六楼,此时只有两个人。

  相较于四楼颇有格调的布置,六楼皆以玉饰。青玉白玉红玉紫玉蓝玉……雕大椅,刻廊柱,垂珠帘,立瘦瓶。

  更有阵纹铭刻,为此地汇聚浓郁的天地元气。那阵纹本身亦是极具美感的,与周边环境融为一体。

  实在是一个太适合修行者居住的地方。

  也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够进来的。

  姜望此时端正地坐在一只玉蒲团上,在靠近窗边的位置,手上拿着史刀凿海“卷三十一”,嘴里念念有词,偶尔会远眺一眼,看看盘坐在大街上的萧恕。

  这六楼的镂空雕纹玉窗,本身亦是法器。在这里可以看得到窗外,窗外却是看不进来。

  “姜师弟。”祝唯我忽地凑过来道:“你说你还有没做完的小事情,不会是背这个吧?”

  “哈!怎么会!”姜望哈哈地笑道:“谁还能逼我背书不成?”

  祝唯我想想也是这个道理,随口说了一句:“我看你挺用功的。”

  “正所谓,‘以史为鉴,可以知得失’。师弟很喜欢读史!”姜望目光灼灼:“师兄喜欢么?”

  “唔。”祝唯我不着痕迹地坐远了一些:“可能,也许……略有。”

  “师弟这里有一套……”

  “诶你看萧恕!”祝唯我忽然很激动地探过头去。

  姜望也跟着扭头一看。

  但见远处长街上,萧恕一人独坐,端如泥塑,却面腾紫气。

  天边那一个星点,已经亮了数个时辰,还在星穹远处照耀着。

  以萧恕五府圆满的状态,要立起第一座星楼,不应该耗时这么久才对……就算再怎么精雕细琢,这会也应该已经搭建起了轮廓,星光应该已经隐去。

  一般的修行者,就是先搭建起星楼的轮廓,使之在星穹深处立稳,而后才在漫长的修行时光里细细雕琢。

  如重玄遵当初在稷下学宫那样,说立就立,一立就已完备,反倒是极其罕见的事情,是属于天才的特例。

  而以萧恕的天资,就算不能像重玄遵那样,也不应该比普通的修行者还慢才是,尤其是他现在的时间还很紧迫。

  “他刚刚服下了一颗丹药,不知是什么丹。”祝唯我说道。

  看着萧恕面部蒸腾的紫气,姜望若有所思:“萧恕既然想到利用不赎城来给自己争取时间冲击神临,应该不至于真的一点准备都没有才是……他也许有别的思路。”

  又看了一阵。

  萧恕那边再没有发生新的变化,天边星光依然,他端坐依然,面部的紫气也依然。

  相较于心浮气躁的看客们,他反倒是异常沉得住气。

  “这才是第一天。”祝唯我收回了视线,对姜望道:“你好像对这个萧恕很了解?”

  “我也只是道听途说。”姜望还真是有些了解,因此说道:“炼丹之术是丹国的国本,放眼天下,无出其右者。丹国出产的丹药,历来是精品的代名词,比照同阶丹药,价格总要上浮一成。而元始丹会是丹国面对国内修行者的最高盛会,每一次举办,都会至少拿出一枚超品丹药出来,用于鼓励国之天才。”

  “十年前的元始丹会,有一颗天元大丹。丹会前的各项考验,萧恕都是第一。最后那枚天元大丹却给了别人。这一届的元始丹会,则是有一颗六识丹,据说能够帮助修行者凝练灵识。

  本来以萧恕的表现,这颗六识丹应该是他的囊中之物,整个丹国没人有资格跟他争。但这届元始丹会又暗许了他人,主持丹会的丹国高官,说些什么为大局考虑之类的话,劝萧恕再等十年……

  萧恕态度强硬,表示一定要争,并通过参与山海境试炼,来为自己赢得更多的筹码。

  但这一次山海境试炼,他一无所获。

  在损失了大量资源、神魂本源被削去三成后,回到丹国,被直接剥离了参与这次元始丹会的资格,连竞争的资格都没有了……”

  “想来这就是他盗丹而走的原因。”

  “当然,我说的这些,都是光殊多方打听,拼凑出来的信息。未必就是事情的真相。”

  祝唯我听罢,微微点头:“难怪我觉得你对他抱有同情。”

  “与其说同情,倒不如说是共鸣吧。”姜望说道:“当权者肆意妄为,践踏规则,也正是我们今天坐在这里的原因。”

  “丹国这是自绝未来啊。”祝唯我摸着下巴道:“倒是张巡这样的人物,竟也会这样短视,是我没有想到的。”

  “张家就是丹国最大的门阀世家,十年前那颗天元大丹,也是被张巡的亲弟弟张靖服下。他能有今天,不是代表他张巡个人。作为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他坐在现在的位置上,肯定要为他身后的力量做点什么……”姜望说到这里就停住:“我就随便分析一下,做不得数。”

  “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分析得很有道理!”祝唯我点头表示肯定:“史书没有白读!”

  姜望看了他一眼:“对了,祝师兄,我听说这囚楼五楼往上,从来只有罪君本人能进。师兄你不仅可以随意进出,还能带着师弟我一起……看来师兄在不赎城内部的地位很高啊!”

  “主要是隐蔽。”祝唯我不动声色地道:“咱们两个通缉犯,藏在别的地方毕竟不太安全。”

  “师兄,有一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姜望云淡风轻地提醒道:“那个,我不是通缉犯。庄国还没有那个胆子,敢公开通缉齐国的三品大员。”

  祝唯我:……

  这时候门口传来一个孤冷的声音:“连横,姜望竟然胆敢在不赎城现身,公然挑拨我们不赎城和庄国的关系。传令下去,全城范围内通缉此人!”

  身穿黑色华裳的凰今默走了进来,收起手里的传音匣,淡淡瞥了姜望一眼:“现在你是了。”

  姜望:……

  六楼共计有二十四面窗,每一张窗子的雕纹都有不同。能够直接看到萧恕的两个窗子前,一个坐着姜望,一个坐着祝唯我。

  凰今默漫步走了进来,在一张墨玉所制的大椅上坐了下来,对两人抬了抬手:“你们继续聊,不用管本座。”

  姜望看看祝唯我,祝唯我看看姜望。

  一个都不吭声。

  然后十分默契地一起眼观鼻鼻观心,运起功来。

  ……

  ……

  时间有时候是过得很慢的,比如当凰今默就坐在旁边时。

  姜望完全无法闲适地一边背书,一边观察萧恕,还一边跟祝唯我闲聊了。

  只能五心朝天,神沉五府,一心一意地琢磨起修行来。

  所幸世上还有修行这样的事情,简单、纯粹、充实。

  涓滴的努力,都会留存在时光里。

  不知过了多久,当姜望醒过神来的时候,天色已暗,祝唯我和凰今默都已经不见了。

  偌大的房间,空空荡荡。

  他扭头往窗外看了看,夜色下萧恕依然独坐,面部萦绕的紫气,使得他在这个夜晚格外显眼。

  祝唯我早已让人警告过,整个不赎城都不会有不开眼的人来打扰他。

  从张巡出场一直到现在,萧恕都保持了足够的笃定,也足够沉静。

  他必然已经深思熟虑过,才会做出这样冒险的选择。

  但仅是如此,就能跃升神临吗?

  这是盘踞在所有人心头的疑问。

  天穹映照萧恕的那一点星光依然明晰,在群星之中,也仍旧显得寂寞。

  姜望收回视线,神映星楼,继续自己的修行。

  他现在已于遥远星穹建立了两座星楼。一座立在玉衡星辰概念的核心位置,外显为青色宝塔。一座立在开阳星辰概念的中间位置,外显为一座形制古拙的五角小楼。

  两座星楼都是七层,暗合七星之数。

  玉衡星楼有观衍大师打下的基础,再经过长时间的细致打磨,已经很是完整。开阳星楼也在淮国公的指点下,有了非常妥帖的雕刻。

  当然,修行是日长月久的事情,星楼也永远都还有雕琢的空间。

  无非是日拱一卒无有尽,功不唐捐终入海。

  姜望部分神魂刚刚显化在玉衡星楼里,被镇压在底座的森海老龙就有了感应。

  遍体龙鳞炸起,剧烈腾身,带得锁链哗啦啦的响,用龙角不断地撞击石壁。

  可惜玉衡星君留下的手段坚不可摧,无论祂怎么挣扎,也都不会有实质性的变化。

  姜望落在星楼底层,低下头来,隔着逐渐透明的石板,看向石牢里挣扎的老龙,面上没有什么表情。

  “姜小哥!姜小哥!”

  姜望很久没以神魂显化降临了,大都是遥遥感应星楼,在现世运用星力来雕琢、修炼。

  森海老龙积蓄了很久的热情非常炙热:“这段时间吾日思夜想,翻检记忆,想起来许多有用的信息。吾有一桩天大的隐秘,要说与你知!”

  祂激动地咆哮道:“涉及这个世界最核心的隐秘,事关你将来是否能成道,证就当世真人!”

  这话太有诱惑力了!

  没有修行者会不好奇世界的核心隐秘,没有修行者会不期待成道的可能。

  但姜望只是用靴子敲了敲石板,令它透明的部分重新归于石质,慢慢隔绝了森海老龙的视野。

  “下次再说吧,我现在有点忙。”

  只留下这样平淡的一句话,心念一动,已经离开玉衡星楼,到了开阳星楼中。

  所谓这个世界最核心的隐秘,所谓成道的机会……

  说一点都不心动是不可能的。

  但姜望完全不认为自己现在有探知这种隐秘的资格。

  神临都还未成就,去考虑洞真,实在也有些遥远。

  他坚定地按照自己的步伐往前走,不打算去争神临的时间,也不去做什么一步登天的指望。

  当然,森海老龙的品格,也完全没有值得相信的地方。

  以这老龙的老谋深算,既然肯提出这样的话茬,接下来不知还有多少心思等着。

  姜望不打算挑战自己的定力,也没想跟一个囚犯斗智斗勇。索性置之不理,多给老龙一点时间,让祂对现实有更深刻的认知,也让自己更冷静一点。

  自己有康庄大道,大步前行便是了。非要去穿羊肠小径,说不得什么时候就迷失了方向。

  开阳又名武曲,在阴阳五行中属阴金,在星穹中为北斗第六星。

  相对于玉衡的概念而言,它的确要更锐利一些。

  姜望显化神魂,规规矩矩地盘坐在这五角的小楼中。让心神沉静,而后引动星光如剑!

  在这遥远的星穹深处。

  剑光绕楼飞,星华似流萤。

  美而无人知。

  美而寂寞。

  但寂寞是修行路上,必不可少的风景。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