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6章 没有谁一身锦绣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516章 没有谁一身锦绣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16章 没有谁一身锦绣

  第1516章没有谁一身锦绣

  祝唯我想了想,说道:“好像是没有谁知道……也没有人问过我,所以我也没有说过。”

  整个枫林城域的人,都陷进了幽冥与现世的夹缝。那些知晓枫林五侠之名、确然被所谓枫林五侠行侠仗义过的人,全都不复存在。

  在姜望想来,这才是杜野虎能够在庄国继续待下去的原因。

  而如果这件事被人知道了呢?

  先前那一战,从头到尾都是林正仁的布局风格。

  仅靠杜野虎自己,是绝对想不到藏身在第一重阵眼等待突袭的。

  从这一系列的战斗布局里可以看到,至少林正仁是知道他对杜野虎的感情的。所以当初他们结义之事,九成九已经暴露。虽然暂时还不知道是怎么暴露的……

  这件事暴露出来了,以庄高羡、杜如晦这对君臣的性格,怎么可能对杜野虎放心?

  所以杜野虎如果还想要在庄国待下去,这一次的厮杀,就有了必要的理由……

  现在杜野虎唯一需要掩饰的,就是他知晓枫林城真相一事了。唯有他相信了姜望才是枫林城域覆灭的元凶,才是勾结白骨道的那个人,他才有仇恨姜望的理由。

  姜望迅速理清了思路,感受着胸口位置的隐痛,不由得苦笑道:“他的锏确实很重。”

  这么些年来,谁都没有虚度啊……

  杜老虎那一身恶虎煞,竟不知是如何才能熔炼出来。

  要刀口舔几回血,要鬼门关前走几遭?

  祝唯我轻轻瞥了姜望一眼,随口道:“我记得你不是个手软的人……算了,我找个机会帮你杀了他。”

  “别!”姜望一下子坐起来。

  牵动伤势,不由得‘嘶’了半声。

  迎着祝唯我疑问的眼神,他解释道:“我相信杜老虎。”

  祝唯我立即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抬了抬下巴,对着他:“哪怕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姜望语气坚定地说:“哪怕如此。”

  他和杜野虎对话的时候,杜野虎在所谓关于“叙旧”的反问之后,就很直接地说道——“问你还记不记得我藏在床底的好酒?”

  在当初枫林城道院的那个外门宿舍里,众所周知,好酒早就被分着喝了,杜野虎藏在床底的,都是劣酒。

  是他每次花光了银钱,又馋酒馋得要命,才会勉强用来治治酒虫的最差的那种酒。

  用赵汝成的话说,就是狗都不喝。

  当然,为这一句话,赵汝成少说挨了半个月的打。

  既然那一句话里,好酒是假的。

  所以曾经的志向也是假的。

  所以是不是庄国人也不重要。

  所以这一场战斗,并不是他的真情实感。

  杜野虎向姜望传达的消息——是所有的一切他都记得,他与姜望在同样忍受!

  而他出于某种不得不为的原因,才这么毫无保留地对姜望出手。

  他需要姜望的配合。

  所以才有了姜望横冲直撞的剑势。

  其实战斗到了那一刻,姜望又怎会相信林正仁的真身就藏在那个小坟包里?

  以他的战斗才情,又如何会在战斗中接连犯下那么多错误?

  人都是会犯错的,他需要叫人知道,他姜望也是如此。

  他假作相信,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不对杜野虎补剑、同时可以迅速离场的理由——他受了伤,他找不到林正仁的真身,他担心杜如晦追来,所以他只能离开。

  在林正仁始终不露面的情况下,再打下去,已经没有了掩饰的可能……他总不可能真的把杜野虎生机全部斩绝。

  所以他需要那样一个“失误”,好让自己合情合理的退场。

  而因为他一贯以来的强大,要那样自然的“失误”,反倒比争胜更难,难过百倍千倍。

  自枫林城覆灭,不,自杜野虎被九江玄甲征召之后。

  他们就再也没有说过话。

  杜野虎来信里说好的一起过年,兄弟重逢,说他要如何如何衣锦还乡……再也没能实现。

  家乡不在了。

  后来潜入九江玄甲军营里的那一次,姜望也只是偷偷看了杜野虎一眼就离开。

  他知,他不知。

  算起来这一次才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重逢”。

  可惜没有喝酒,没有碰拳。

  没有欢呼雀跃,没有谁一身锦绣。

  只有浑身浴血的兵煞,只有万里遥途的霜尘。

  彼此对彼此痛下杀手。

  杜野虎在无边火海中不退反冲,在焚身灭骨的伤势中往前争杀,固然是完成了他取信于庄庭最重要的一环。

  同时也是把自己的性命,完完全全交付到了姜望手中。

  但凡姜望的手抖一丝,或是对杜野虎有一丁点怀疑,他就已经被彻底抹去。

  甚至于就算姜望完美地演完了那一场,把一位顶级外楼修士不该有的失误,演得顺理成章。把他对于庄国更高层强者出现的紧迫感,演得入骨三分。杜野虎的性命,还是系在那不知会不会出现的杜如晦身上。

  杜如晦会不会出现,杜如晦会不会救他,杜如晦会不会相信……

  都是问题。

  杜野虎都把自己的性命捧在了这里,悬在姜望的剑下。

  他怎么可能不相信杜野虎?!

  姜望的“配合”,是建立在杜如晦一定会救杜野虎的情况下,才算是完满。否则的话,伤成那样的杜野虎,说死也就死了……

  因而在遇到杜如晦的那一记山河刺时,姜望的第一感受,是松了一口气。其次才是怎么应对杜如晦的那一击。

  见姜望如此坚定,祝唯我也不说别的,只道:“在你昏迷的这两天里,有两件事,可能跟你有关。”

  姜望勉强坐着,手撑在地上,让自己的状态更轻松一些:“哪两件?”

  “第一件事,楚国来了一个叫楚煜之的人,问了是谁给萧恕收的尸,然后给了连横七颗元石,在萧恕的坟前上了几炷香就走了……你认识吗?”

  “他是萧恕志同道合的朋友。”姜望说道:“想来那七颗元石已经是他的全部。”

  祝唯我点点头,又道:“第二件事。大楚淮国公发布无限制逐杀令。颁行整个南域范围,使天下逐杀易胜锋。

  任何人只要能摘下易胜锋的人头,就可以到淮国公府领赏。

  奖励是元石千颗,外楼级法器一件,超品道术一门,灵识凝练之法一部。

  且淮国公府承诺杀人者的安全,使其不受任何势力报复……”

  他瞧着姜望:“我记得你跟那个淮国公府的小公爷关系很好,这事与你有关吗?”

  姜望愕然!

  先前遭遇伏击的时候,他就想过,潜伏在暗中的对手,会不会是易胜锋。

  他早就通过淮国公府,知道易胜锋一直在收集有关于他的情报。知道易胜锋一定是对他有很多了解的,是最可能针对性伏杀他的人。

  他也做好了一决生死的准备。

  但没想到的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易胜锋都没可能再出现了……

  楚虽败于河谷,亦是南域霸主。

  左氏乃是大楚千年世家,是有能力左右大楚朝局的豪门。

  淮国公府的无限制逐杀令,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易胜锋从今往后,除非不出南斗殿半步,不然永远都陷在危险之中,从此朝不保夕,惶惶不可终日!

  此刻他坐在不赎城的囚楼中,想起第一次踏进淮国公书房时。

  那位老者说——“孩子,我现在只想看看你。”

  他感受到了真切的情谊。

  楚非故土,却叫人生起故乡之情!

  姜望叹道:“易胜锋是我的生死大仇……从儿时恨到现在。”

  “何等样大仇?”祝唯我以为他是开玩笑,笑道:“他抢了你的拨浪鼓?”

  姜望表情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有什么问题吗?”祝唯我问。

  姜望叹道:“我以为师兄你这样的人,是不会知道拨浪鼓为何物的。”

  祝唯我轻咳一声:“师兄也是有童年的。”

  姜望想了想那位爱听墙角的师嫂,识趣地止住话茬,转而解释道:“我与他从小就是玩伴,每天形影不离。当年南斗殿七杀真人择徒,对我们说只会选一个人走,他就把我推进了河里……后来我进了城道院,而他就在南斗殿修行至今。”

  虽然姜望这番话说得很是平静。

  但是一个毫不犹豫把朝夕相处的玩伴推进河里的孩童,实在叫人感受得到一种似乎与生俱来的酷冷。

  “他们倒真是天造地设的师徒。”祝唯我如是评价道。

  “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他一直想杀我,我也一直在给他机会。”姜望道:“不过现在他得先活下来才行。”

  祝唯我笑道:“如果他没有躲在南斗殿里的话,活下来的难度有点大。”

  姜望一时也笑了:“仗势欺人的感觉还不错!”

  笑了一阵,祝唯我打量着他道:“伤好点了吗?”

  姜望收下了祝师兄的关心,说道:“好多了。”

  “你走吧。”祝唯我道。

  姜望略愣了一下,便点头道:“好。”

  然后起身。

  尽管此刻他的身体还很需要将养。

  尽管他一直是用意志力在压制痛苦。

  平生不欲叫人知。

  他想了想,对祝唯我道:“杜如晦那边,我怎么想怎么觉得有问题。他那一记锥枪虽然是为了试探我,但我如果真的受了伤,真的扛不住呢?他怎么敢冒这个险,公开杀我?我想他们肯定有什么阴谋存在,师兄你要多加小心。最好……可以出去避避风头。”

  “如果一切如你所说,杜野虎很可靠,而杜如晦对他有疑心,那他的那一记河山刺,反倒顺理成章了。”

  祝唯我平静地分析道:“他知道我会去救你,他认为你不知道我会去救你。所以他知道你不会死,但是他可以看你生死间的反应。”

  “而且他的河山刺,还有别的作用。”

  祝唯我的手顿在枪锋上:“逼得我来救你,阻止我去杀林正仁和杜野虎。”

  姜望沉默了半晌,他已经知道,祝唯我和杜如晦之前交过了手。

  他在警惕杜如晦,比他更了解杜如晦的祝唯我,当然也在警惕。

  所以此时才会不留他养伤,催着他赶紧走。

  因为接下来,祝唯我并没有护住他的底气。再不似先前,勾着他的肩膀,请他一起回头看萧恕冲击神临。

  现在想来,彼时祝师兄新成神临,有枪挑杜如晦的锋芒。此刻……

  在祝师兄参与的那场战斗里,是不是有庄高羡的出场?

  祝唯我未提一句,姜望已经想了很多。

  但最后只是道:“祝师兄,请珍重。”

  然后转身,独自下了囚楼。

  世上最不可能避免的,就是人和人之间的误会。

  因为每个人的三观、经历,甚至于彼时此时的心情,全都不尽相同。就算是同一句话,也会叫人有不同的感受。

  所以信任才如此可贵。

  如他和杜野虎。

  如他此刻和祝唯我。

  ……

  ……

  如果说这世上的信任难能可贵。

  那么易胜锋对姜望的信任并不比任何人少。

  只不过杜野虎的信任是交托生死,祝唯我的信任是不必多言。

  而易胜锋的信任……

  他是知道凭借林正仁和杜野虎,断没有杀死姜望的可能。

  无论他花费了多少代价收集了多么详细的情报,无论他提出了多少针对性的法子,无论他无偿地给予了庄廷多少信息。

  只要庄高羡没有舍弃一国基业、再次亲手追杀姜望的勇气,姜望都不会死。

  他知道这一点,但他仍然给了这么多。

  无它,他自己正在被追杀,他也不能让姜望好过。

  仅此而已。

  并不是说他有多么仇恨姜望。

  当年他才是那个胜利者,他才应该是那个被仇恨的存在。

  而是在于……他清楚自己和姜望之间注定要分生死。

  那么在自己东奔西跑、难以静下来修行的同时,他也不能够给姜望安稳修行的时间。

  尤其听那个姓林的说,杜野虎和姜望曾经还有结义之情。

  那就更好了。

  无论姜望杀死杜野虎,还是杜野虎杀死姜望,都是好事。

  后者自不必说,一了百了。

  前者也能坏了姜望的道心,严重一点不是不能生出心魇。对于他们以后的厮杀,大有好处。

  “呸!”

  易胜锋吐了一口血沫在雨中。

  提着剑二话不说便已拔身飞远。

  不多时,陆陆续续有人影在雨幕中穿出来,沉默无声地围拢了这漏风又漏雨的破旧山神庙。

  但庙内已空空。

  最近的剧情有些争议。

  请大家不必争吵。

  至少到现在,我没有看到一个人喷的点,是后续剧情不能回答的。

  今天这一章相信已经回答了很多。

  请完整看完这一段剧情再说吧。

  ……

  另外。

  看到有人说一步神临那么好的开局,怎么写成这样。

  有谁记得在姜无弃一步神临的时候,书评区是多么大的节奏吗?

  我记得有谁跟我说过,都骂到起点之外的地方去了。

  现在它成了“那么好的开局”。

  ……

  别的不说多了,说多错多。说什么都有人喷。就这样吧。

  晚八点还有。

  ……

  感谢孙哥和泽青的盟主赏,昨天脑子有点乱忘了感谢。抱歉。

  希望我不会辜负你们长久以来的支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