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2章 一蓑烟雨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522章 一蓑烟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22章 一蓑烟雨

  第1522章一蓑烟雨

  真人已去,真人的威严,还慑服着彷徨在城外的人。

  此时偌大的不赎城里,还站着的,唯姜望而已。

  他捡起地上的半截长枪,在袖子上擦了擦,又走过去,提起了晕厥中的连横。

  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往城外走。

  无以言表,所以无言。

  无能为力,所以无为。

  祝唯我在铁退思出手时想明白的一切,他当然也能够想得清楚。

  他想得更清楚。

  对于庄高羡和杜如晦的手段,他理应领会深刻的。

  就像当初在黄河之会,他一举扬名,使天下知姜望二字,恍惚已见复仇曙光。这一对君臣却决定对他出手。

  起先是毫无动静的。

  任他加官进爵,任他荣耀满身,任他是天之骄子,任他有无限未来。

  可一旦他出了齐国国境,手段立刻就来了!

  不动则已,动则雷霆加身。

  通魔之罪,玉京山诏令,镜世台出手。

  一转眼便是天下罪人。

  如果不是苦觉老僧万里追踪,如果不是齐国异常激烈的、不惜与景国撕破面皮的反应,如果不是他有血傀真魔宋婉溪这样一记杀手锏,如果不是洗月庵里的救治……

  他早已经尸骨无存。

  只不过这一次,庄高羡杜如晦对付的,是祝师兄……

  这一次的山海境试炼之后,凰唯真归来之期已经进入倒计时。

  连远在丹国的萧恕,都觉得此时的不赎城正处在有史以来最安稳的时刻,把决定自身命运的赌局,选在了这个地方。

  祝唯我成就神临,枪拦登过观河台的神临天骄张巡。

  凰今默更是一言让张巡滚出城外。

  两位神临,一位强过一位。

  再加上这座城市背后影影绰绰的楚国的影子,隐有传言的那位堪称传奇的凰唯真……

  这样的不赎城,如何不安稳,如何不强大?

  但庄高羡杜如晦,还真个就出手了!

  其实细细想来,他们哪一次不是刀锋弄险、虎口夺食?从古老强大的幽冥神祇,到天下六强之列的东域霸主……

  这一对君臣,只要认定了局势、笃定了收获,什么样的险都敢冒,什么样的事都敢做。

  数十万人换一丹如何?一战赌国运,又如何?

  他们所赌的那些事情,有任何一件失败了,今天庄国还是否存在,都是一个问题。

  相较起来,一个不知是不是真能归来的凰唯真,也的确算不上什么了……

  姜望一直心有不安,祝唯我也怀有警惕,但他们都想不到,庄高羡和杜如晦能做到这一步。

  姜望也就是劝祝唯我自己避避风头,祝唯我也就是让姜望先走……大约便是这种程度的不安了。他们没想到的是,庄高羡杜如晦要直接抹掉的是凰今默,是不赎城,是祝唯我现在的背景!

  既然凰今默不可能放弃祝唯我,那就设局把凰今默一起抹掉。

  杀墨惊羽以陷不赎城这一步棋,显然是因为雍帝的动作而临时更改的计划,算不上是天衣无缝的布局,但时机把握得太精准了!

  因为这种快、这种准、这种狠,让这个计划本身的漏洞,轻易被抹去了。

  雍帝韩煦选择派墨惊羽来不赎城招揽萧恕,也是有考量的。其人墨家门徒的身份,让他在不赎城这法外之地,比其他人更安全。几乎是毫无风险——谁会那么不长眼呢?

  但庄高羡杜如晦真就出手了。

  一旦暴露真相,一旦被揪出尾巴来,就是同时得罪雍国、不赎城、墨门、不赎城背后的存在……庄国说不得都要被抹去。

  任是谁来想一想,庄高羡和杜如晦都没有出手的理由。

  韩煦想不到,他如果想得到也不会派墨惊羽来。

  古老而强大的墨家,更很难想到庄高羡会有这么疯。

  而在这起事件中,墨家绝不会对墨惊羽的死忍气吞声。

  墨家也根本不会怕一个凰唯真。

  在明面上证据指向清楚的情况下,先行控制住疑凶,是再正常不过的选择。

  但凰今默,绝无束手就擒的可能。

  所以就有了现在的结果。

  姜望现在想不清楚的是,庄高羡自信能瞒过墨家的倚仗是什么,而墨家一次派出两大真人级战力,实在也有些太势在必得了些……

  但这些没想清楚的地方,并不妨碍整个事件的演变。

  这场杀局里,体现出来的庄高羡君臣对凰今默的了解、对各方势力心态的把握,却非一日之功。是真正在刀锋之上,夺到了自己的果实。

  此后呢?

  凰唯真如果不能成功归来,此事就尘埃落定。

  凰唯真如果能够成功归来,凰唯真与墨家对上,无论哪方胜哪方负,对庄高羡来说都没有坏处。墨家出事,动摇的是新生之雍国的倚仗,而这正是庄国最想看到的结果。

  再退一步说,凰唯真就算能够成功归来,也不是这一两年的事情,焉知庄高羡不能凭借国势崛起,证道真君?一个真君固然不一定扛得住那时候的凰唯真,但真君能够从道门获得的支持,也非现在可比……

  可以说庄高羡杜如晦弄险的计划走到这一步,已经是无论如何走向,庄国都必然会获利的结果。

  这才是他们的局!

  此外那些。

  什么林正仁必须展现他有活下来的价值。什么杜野虎不得不拿命去拼一个信任,什么姜望不得不忍痛将杜野虎打得真正濒死……

  也只不过是这局棋外随手的落子!

  是迷惑祝唯我时的顺便。

  有时候你觉得天大的事情,你觉得对你来说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只不过是别人的随手为之,别人的随意揉搓……

  对姜望来说是如此,对杜野虎来说是如此,甚至于对林正仁来说,亦是如此。

  只是如此……

  姜望沉默地走出城外,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细雨。

  烟朦朦的,看什么都不很真切。

  一些穿着罪卫衣服的人围了过来。

  姜望认出了其中一个——正是那个总懒洋洋靠在城门外收命金的家伙。

  他们当然不是来找麻烦的。

  甚至于支支吾吾,不太敢说话。

  罪君都被人擒拿了,罪卫哪里还有存在的意义?

  其中大多数人,也只是担心地看着姜望手上提着的连横。

  姜望把昏厥中的连横丢给他们。

  只道:“不赎城没有了,各自活命去吧。”

  长期以来作为这片不法之地核心的不赎城,就在这句话里烟消云散。

  其人则在或惶惑或迷茫的视线交汇中,独自提着那杆断枪离开。

  斗笠蓑衣,一任烟雨。

  ……

  ……

  荒野之间,长空远远,有一声疾来——

  “大雍墨惊羽客死不赎城,不赎城主凰今默嫌疑重大,已经成擒。奉吾皇之名锁境彻查,任何人不得擅离!”

  声音在某种法器的作用下,不断回响,扩向四面八方,惊起飞鸟无数。

  伴随着声音出现的,是大批疾飞的军士。

  在高空疾飞中,亦始终保持着完整的阵型,血气澎湃未发,兵煞隐隐相连——这绝对是一支难得的精锐!

  领头的青年男子,身披战甲,腰悬双股剑,端的是英武不凡。

  他在空中忽然一折,自由矫健得如苍鹰一般,悬空立在一个斗笠蓑衣的身影前方。

  “回去,现在不许任何人离境。”他低头如是说。

  此人恰是雍国英国公北宫玉的嫡孙,曾在观河台登场过的北宫恪!

  庄雍国战期间,他在靖安府战线浴血奋战,在雍国国相齐茂贤的统御下抵抗赤马卫,未使荆人南下,战后被许以靖安府第一功。

  黄河之会上他闯进八强,是雍国几百年未有的成绩,以此夸功耀名。

  在某种程度上,北宫恪这个名字,代表了新生雍国的力量。

  他的背景说明雍帝未忘勋臣,他的年纪说明雍国的勃勃生机。

  无论家世、功勋、天赋、能力,都是雍国年轻一辈第一人,更被视为雍国之未来。

  他当然该有昂扬的自信。

  而斗笠蓑衣提断枪独行于烟雨中的人,抬头看着这位年轻的将领,解下了斗笠。

  “我是姜望。”

  那一个抬眸的冷冽锋芒,令北宫恪禁不住瞳孔微缩!

  但旋即他又定住了眼睛。

  身后的雍国军士围拢过来,被他单手拦住。

  他看着姜望,面上带着微笑:“姜青羊当然有来去的自由……”

  但他又双手扶住双股剑,眼中是按捺不住的战意:“试试?”

  黄河之会上他被秦至臻击败。

  而秦至臻又输给了姜望,错失魁名。

  双方的差距,是黄河之会八强到黄河魁首的差距。

  但没有哪个锐气十足的年轻人,会相信世上存在无法攀登的高峰。

  正如秦至臻当初的纸面实力明显在姜望之上,最后的胜利者却是姜望一样。在真实的战斗里,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不交一次手,始终有遗憾。

  他相信姜望能够体会他的这种心情。

  而面前的姜望,也的确只道了一声——“来。”

  锵!

  双剑已出鞘!

  北宫恪人在空中,两道锋锐剑气已经一前一后,错成一个“十”字,把此方天地分割成四份。

  继而是四道剑气,继而是八道……

  双股剑前,剑气仿佛无穷。

  姜望脚步一转,于是踏过剑气更往上。

  所谓剑,所谓势,所谓人。

  萧恕四十天冲击神临,他也看了四十天。

  张巡剑气成丝洞穿太阳真火,他也亲眼所见。

  修行未有一日不进益,每每往前又复往前。

  养孤岛,雕星楼,体世情,踏遥路,感悟道途,验证神通!

  一道道的剑气此来彼去。

  如飞鸟,似游电。

  而姜望足踏青云印记,只是向上,只是往前。

  在愈来愈刁钻凶狠的剑气下前行。

  闲庭胜步。

  他的右手仍然提着那杆孤零零的断枪,那柄天下闻名的长剑仍然悬在腰间。

  他的左手放松,准备随时捏出祸斗印,在遇到无法避开的剑芒时,便以祸斗之幽光将其吞没——但是并没有遇到。

  他越走越上,越往越近。

  一身蓑衣,如行朦朦烟雨中。

  那在极短时间内变幻了数十种性质的剑气,仿佛于他并不存在。

  他只是看着北宫恪的眼睛。

  北宫恪的眼睛里,有一点星光显现。

  天边亮起了与之对应的星辰!

  独属于北宫恪的星楼,矗立在遥远星穹,星光垂落。

  不,垂落的并不是星光。

  而是剑光。

  那无法计数的银白色的剑光,似以巨瓢泼大雨,自天上而贯人间!

  恐怖的剑啸,在一瞬间便已经发生。

  北宫恪曾在观河台展露风采的成名绝学坠银河剑气阵,彼时技惊四座,使天下知晓雍国人物。彼时还需要以密集的剑气为伏笔,只作最后一“起”,逼出了秦至臻的天府之躯,

  如今在外楼境界,却是动念即发。

  且以剑光换剑气。

  更快,更凶,更煊赫。

  是为——

  坠银河剑光阵!

  九天之上,银河倾落。

  四野之间,更无风景。

  唯有这煊赫的银河,与银河之下……那平静而冷冽的人!

  今日的姜望格外冷冽。

  普普通通的蓑衣,在天府之光的照耀下,一瞬间似是沾染了神话的气息。

  他以天府之躯,逆银河而行。

  像是传说中逆着奔流只为化龙的金鳞。

  他的左手变幻不断,一会挑出剑气,以自身的剑气分割剑光,一会儿印出幽光,将剑河中的惊涛吞没。

  对每一缕剑气的分配、每一丝幽光的应用,全都恰到好处,妙至毫巅!

  远远看来。

  他步履依然,仿佛从未有紧张过,也从来没有认真。

  他走向北宫恪,就像是一次寻常的登高望远。

  就在这样的上行中。

  他的右手一翻,已经倒握了断枪,枪头就在他的虎口下方,好像被他握成了匕首。

  赤红色的三昧真火,在这杆已经失却了灵性的断枪上流动。

  姜望便握此枪,人在空中像是绷成了一张弓,手掌断枪便是一支箭,往前往上,狠狠一扎——

  剖开了银河!

  漫天剑光皆流散。

  那些旁观此战的雍国军士只看到——

  他们的北宫将军被一只手揪住了甲领,闪烁着寒芒的枪尖,正抵着北宫将军的脖颈。只要稍一用力,雍国年轻一辈第一人,便要在今日终结一生。

  一时无人敢上前。

  姜望就这样以断枪抵住北宫恪的要害,一字一顿的,说的却全然是与此战无关的事情——

  “墨惊羽绝不是凰今默杀的,更与祝唯我无关。用我姜望的名字为他们担保,此中另有隐情!”

  北宫恪静静地看着他,迎着他眸中的冷冽,迎着他话语里的重量。

  他的蓑衣他的战甲在这空中都很沉默。

  一阵之后,北宫恪终是道:“那是墨家的事情,我的职责是锁境。”

  姜望松开了这个人,什么也没有说。

  独自转身,踏空走向远处。

  荒野碧空,烟雨未尽,一身蓑衣,几分寂寥……

  确实什么也不必说了。

  感谢书友“叶凡的玉米加农炮”成为本书盟主!是为赤心巡天第276盟!

  老读者了啊,以前还没有几个读者的时候就在了。很开心你还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