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1章 我亦贪生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551章 我亦贪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51章 我亦贪生

  第1551章我亦贪生

  众臣面面相觑的原因,倒不是说此计有多么高妙,而是奚孟府仿佛失了智!

  怀庆府与夏都贵邑之间,也就隔了一个桑府,

  尽割怀庆府以南之地,近乎等同于拱手献出半个夏国、置腹心于楚人面前!

  奚孟府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到底被齐国吓成了什么样,才能够想得出这样的“妙计”?

  “诸位且听我细细道来。”

  在满殿文武大臣看傻子般的眼神里,奚孟府却是胸有成竹地道:“楚国不肯来援。无非这么几个原因,一则历史上咱们与楚国也没少争斗,积怨甚久。二则南域环境复杂,有书山横隔,理、越为屏,宗门势力错综复杂。无论楚人来,还是咱们去,难免得不偿失。先帝当年之所以选择东进,亦有此因。其三嘛,秦楚大战未久,河谷平原已为白地,秦国的压力,楚国不能忽略。他们人来少了,恐送羊入虎口。人来多了,恐秦人有异动……”

  “能够消解这些因由的,只有一件事——利益!”

  “利益足够,怨恨休提。利益足够,值得冒险。咱们主动割地,书山也没有理由干涉。如此前怨既消,未来在望,现实无碍。楚军岂有理由不来?”

  奚孟府左右掰扯一番,竟也掰扯出了几分歪理。

  “此乃饮鸩止渴之策!奚孟府你居心何在?!”

  那位出使楚国的安国侯靳陵,此刻面红耳赤,激愤已极。竟是连一声国师也不愿尊称了,以神临境的修为,直呼真人奚孟府之名。

  “安国侯不要激动,有理不在声高。”奚孟府却很从容,对他一拱手:“敢问此策如何是饮鸩止渴?”

  靳陵怒声道:“齐人贪婪,楚人难道就是什么善男信女?今割半国以奉楚,且不说齐楚是否会暗通款曲,索性分了咱们大夏。便叫他们真个斗了起来,帮我们击退了齐国,楚国难道不会对我们有想法?楚帝难道不想一统南域?齐之刀锋尚在国境外,楚之刀锋你却迎进腹心来?!”

  奚孟府兴致勃勃地道:“可以叫楚人击齐,咱们掌控局势,叫他们两败俱伤。如此齐人一退,我们再逐楚人,岂不是两全其美?”

  “你只把别人当傻子!”靳陵道:“两虎相争,竟由你一只绵羊来决定他们的争斗烈度吗?”

  奚孟府若有所思:“安国侯才出使楚国回来,虽然无功而返……但你对楚国的熟悉程度,我是信任的。以你之见,看来楚国的确是没有出兵的可能了?”

  靳陵却是懒得再与他说,而是转向丹陛之上:“臣无能,未能说动楚人。但以臣此行观之,楚人表面上虽然态度暧昧,实际上却很是坚决。河谷之战的创伤,需要时间来消化。他们在短时间内没有再与另一个霸主国相争的想法。”

  这当然只是安国侯靳陵个人的意见。

  但无疑也说服了很多人。

  “也罢!”奚孟府大手一挥:“楚人不来便不来,咱们也不求着!”

  他又道:“老夫还有一计!”

  大夏国相柳希夷忍了半天,终是忍不住:“你快别有一计了,今日大放厥词,我只当你是老糊涂了,赶紧歇着吧你!军国大事,岂容你装疯卖傻?!”

  但珠帘后的声音却道:“国师请讲。”

  夏太后俨然仍是对奚孟府的智略怀有期待,压制了国相柳希夷的声音。

  奚孟府也以当仁不让的气势说道:“此计是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咱们从此以书山为圣地,立儒门为国门。以咱们这二十一府国土,全力构筑儒家文脉,请得书山支持。书山强者如云,定能帮我们阻拦齐国兵锋!”

  “好!好!好!”

  这下子就连触家老祖、当世真人触公异也忍不住了。

  他本来常年闭关修行,不问外事。当此国危之时,才破关而出,和触家家主触让同来廷议。不意想竟听到这些荒谬言论。

  “好一个‘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触公异怒极反笑:“我触公异便在这里,你且来罢黜!”

  宣平侯樊敖乃是三刑宫出来的修士,此前群情汹涌的时候,也未对奚孟府有恶声。这会真是无法忍耐。“奚真人,你可也不是正统的儒门弟子,你现在身上穿着还是道袍,罢黜百家,黜不黜你?”

  奉国公周婴、广平侯郦复、阳陵侯薛昌,一时也都吵嚷起来,整个宝华宫内,喧嚣难止,直如菜市场一般。

  奚孟府已是犯了众怒,有人甚至恨不得杀他祭旗。

  王座之上,虞礼阳终是伸指敲了敲座椅扶手,有些头疼地道:“奚真人,你是怎么想的?我夏国包纳百家,容收各宗,方有这些与强齐相抗的基业。你这么一弄,书山来援的人,还未必有咱们夏国出走的人多!大战当前,竟要自废武功吗?”

  岷王虞礼阳,生得好相貌。年轻时候,便是唇红齿白美少年。未满三十便神临,自此青春不老。

  自小天赋卓绝,秀出群伦。夏国以倾国之资源培养,他也不负众望,成功登临超凡绝巅,成为国家柱石。

  他的一生,是辉煌灿烂的一生。

  此刻坐在王座之上,没有什么严厉的表情,声音也不甚洪亮,但整个宝华宫都安静了下来。

  奚孟府对着他行礼:“岷王殿下!”

  又对武王姒骄行礼:“武王殿下!”

  也不管武王是否还在神游物外,又对天子行礼:“陛下!”

  再对珠帘之后行礼:“太后!”

  大约这便是他心里的尊位排名。

  而后直起身来,在国相柳希夷的瞪视中,在宣平侯樊敖严肃的表情前,拱手一圈:“诸位同僚,诸位大夏栋梁,你们的声音,我都听到了,你们的意见,我都知晓了!”

  “看来除了我之外,大家已经达成了共识。”

  “所谓和议不可取,楚国不可倚,书山不可靠,景国?景国连仪天观都撤了!”

  “所以你们都认为,面对齐国兵锋,咱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战!”

  他环顾一周:“你们都这样认为,对吗?”

  “很好!”

  他陡然慷慨激昂起来,声音似把穹顶都震破:“那就战!”

  “不要再心存幻想!”

  “不要再首鼠两端!”

  “我们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

  “要么战,要么亡!”

  “我奚孟府!有别的想法,有别的念头。我贪生怕死,我软弱怯懦。我与你们不同!但我也与你们相同!我们同为夏臣,同食夏禄,同受夏恩。我尊重你们所有人的意见,我也愿意执行廷议的所有决定,且接受由此导致的所有后果。因为这是我们……一同决定的未来!”

  他右手并起剑指,在自己的左掌掌心慢慢划过。

  划开一道创口。

  真人之血,一滴一滴,落在地砖上。

  他在这大殿之中,面向所有人陈词:“我问龙礁将军,镇国军若覆,他何以教我?”

  “龙礁将军没有给我答案。”

  “我也没有答案!”

  “但是需要什么答案呢?”

  “摆在我们眼前的只有一条路。”

  “此战若是胜了,我们什么答案都可以去慢慢找。此战若是败了,咱们就亡国灭种,也不再需要答案!”

  他高举鲜血淋漓的左掌,高声道:“龙礁将军说,十万镇国军将士,皆有死志。奚孟府不才,也愿死国,唯此而已!”

  整个宝华宫,又一次静了。

  陷入另一种安静中。

  是那种可以听得到自己心跳如战鼓般有力擂动的安静。

  静听此心,静得此志,静感此怀!

  岷王虞礼阳都肃容了。

  即便是神游物外如姒骄,也一时睁开了双眼。

  千古以来,人们所争所求,无非名利二字。

  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而人生在世,谁不为声名所累?谁不想青史留名?

  沽名钓誉者有之,讪君邀名者有之。

  唯独这奚孟府,于利一无所得,于名遗臭难洗,只为统合夏国朝臣意志,把自己变成一滩烂泥,叫所有人都来踩上一脚,丝毫不自我顾惜。

  他不是什么没有身份的人,他是大夏国师。奋斗一生,才成为整个夏国最尊贵的几个人之一。今日却能为国如此。

  实在令人感佩!

  忽而有珠敲玉撞声。

  哗啦啦。

  御座之后,那珠帘一掀——

  夏太后竟从珠帘后面走了出来!

  三十二年来第一次掀开这垂帘,就这样端立在满朝文武之前。

  这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呢?

  她亲自拨开珠帘的手,明明美丽纤柔,却有一种分付江山的力量。玉色贵极,覆手遮天。

  珠帘掀开,显现的是她的世界。

  她像是从一个厚重的故事里走出来,如此从容地、展开她的人生画卷。

  她并不年轻了,眼角细纹里,是沉淀的岁月。

  你依然可以感受到她年轻时候的美丽。

  眉如新叶,眸有秋痕。

  人似玉就,仪态雍容。

  可她独具魅力的地方,更在美丽的姿容之外。是一种难以言说的、让人心安的气质。

  “母后。”夏天子唤着,便要起身避座。

  但夏太后往前一步,伸手已经按在他的肩膀上,将他轻轻按坐下来。

  “天子不该为哀家避座,哀家当为天子扶椅。”

  夏太后掀帘而出,具有非凡的意味。本是“听政”,而今“视政”。

  夏天子起身避座,是让出国柄,奉献威权。

  但她拒绝了。

  她不为尊权独握,站出来只是要抵对风雨。

  她的手在御椅上轻轻一按,仿佛真的替夏天子、替她和先帝仅剩的这个儿子,稳定了这个风雨飘摇的江山。

  她往前一步,似乎踏在夏国的万里山河,行在万里龙脉之脊上。

  所有人都看着她,看着这个曾经在事实上挽救了夏国社稷、又一手将夏国撑扶至今的女人。

  “国师说自己贪生怕死……哀家又何尝不是?”

  她用这样一句话,做她掀开垂帘后的开场。

  她的眸光移动,看向在场的每一个人:“当年立在城墙,面对齐天子兵锋,看着那杆紫微中天太皇旗,仿佛天幕一样覆盖下来……哀家害怕得几乎喘不过气!

  哀家的手心都是冷汗,心一直在颤!

  哀家太怕死了,太怕就那样死去,太害怕死在被打破的贵邑城里。怕尸体横在那断壁残垣中,天上飘着的是血雨,人间荡着的是孤魂。

  哀家害怕……害怕死后世间已无夏国人,害怕百年后世上不闻有夏!”

  “诸位卿家!”

  她情真意切的眼眸看过来。

  “夏国不是哀家一人之夏国。”

  “夏国也不仅仅是你我、不仅仅是我们的夏国。”

  “我们的父辈、祖辈……我们的亲友、师徒、同窗、街坊……所有出现在人生轨迹里的人和事,共同成就了这个名字。”

  “而今它将要被人抹去!”

  “这难道不可怕吗?”

  她问道:“这难道不让人恐惧吗?!”

  “龙将军说,镇国当死国。国师说,死国可也。但哀家不希望你们死国,哀家希望你们好好活着。哀家希望你们带着对夏国的记忆,好好活着。”

  “届时如若事不可为,诸卿便自去吧。天下之大,总是有处容身。”

  “但是在这之前,请不要轻易让人抹掉这个‘夏’字。”

  “因为它不仅仅属于你我。不仅仅属于我们的父辈祖辈,也应该属于我们的子辈孙辈!我们如何能让本应该属于他们的这个名字,在我们手里丢掉?”

  她站在丹陛之上,龙椅之前,对着所有人深深一躬。

  这下子就连武王姒骄和岷王虞礼阳也起身回礼。

  丹陛之下,百官更是尽皆拜倒。

  而夏太后仍然躬身未起,恳切地说道:“诸卿!请一定顾惜你们的生命,也请为‘夏’这个字,至少做生命之外的努力!”

  是日,大夏满朝文武,尽划左掌,以血盟誓。

  誓破齐贼!

  于是以武王姒骄为主帅,龙礁为副帅,岷王虞礼阳镇军随行,尽发神武、镇国两军二十万人,全国府兵百万尽发。

  相国柳希夷、国师奚孟府、广平侯郦复、宣平侯樊敖、安国侯靳陵、阳陵侯薛昌……尽塞军中!

  其中奉国公周婴自发周氏家兵万人,亲领出征。

  触家家主触让发触氏家兵万人。触家老祖触公异镇军随行。

  太家家主太煦曰:“太氏已有真人死,天地以血雨为悲,生者可为死者而哀乎?”

  于是举族中青壮,尽发太氏家兵一万三千人,皆往前线!

  一时间,夏国举国而战!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