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5章 怕误军情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565章 怕误军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65章 怕误军情

  第1565章怕误军情

  依曹皆之令。

  陈符率三十万郡兵进攻夏国北部的幽平、吴兴、豫辞诸府。

  麾下有田安平、田安泰、碧梧郡郡守杨落之弟杨敬、白芷郡莫氏的莫连城、祁问之子祁祁良华、静海高氏高哲、吏部郎中张卫雨、贝郡晏抚等……

  此外还有一些境内随军的宗门强者,其中不乏神临,阵容不可谓不强。

  这其中晏抚晏大公子,在临淄西郊誓师时,本是在逐风军队列里,后来却进了郡兵队伍,得掌一军,有那么点要跟田安平争武功、别苗头的意思。

  谢淮安率三十万东域诸国联军,攻伐夏国东部的临武、会洺、奉隶诸府。

  麾下有姜望、重玄胜、谢宝树、鲍伯昭、鲍仲清等……

  此外当然也少不了东域诸国的后起之秀,如容国林羡、弋国蔺劫等,其中更有一些神临修士。

  整体论起来,东域诸国联军强者更多一些,但大齐郡兵本身又比东域诸国联军更精锐,所以两线实力算是大差不离。

  夏国若以为齐军要玩虚虚实实的把戏,肯定要栽一个大跟头。因为两线都可算是主力!

  这一次齐国百万大军伐夏,来的都是精兵。

  曹皆一声令下,顿如海潮奔涌,铺向整个夏国。

  值得一提的是,行动自由的先锋大将重玄遵,选择了进攻夏国东部,有很明显的要压制他那个胖弟弟的意思。

  此时整个夏境之内,远距离通讯已经全部被隔绝。无论齐夏,都失去了即时遥控战争的能力。

  曹皆并晏平、阮泅,领九卒三军,与姒骄、虞礼阳对峙于同央城。

  真君道则彼此试探、追逐,大军兵煞遥遥相峙。齐军攻城未停,但始终只是在保持压力的程度。

  而全面乱战的、新的战事阶段,就这样展开了……

  ……

  ……

  “这……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随军穿行在狭长的山谷里,姜望有些摸不着头脑。

  谢淮安率军攻入临武府已经四天了,三十万东域诸国联军四处攻城拔寨,打得热火朝天。先锋营大将重玄遵大显神威,如鲍伯昭、谢宝树者屡建功勋,整个临武府北部八城,几乎同时燃起了烽火……

  重玄胜却带着人一直在赶路。

  而且专挑人迹罕至的地方,走的都是偏僻小路,也不知他是怎么对夏国地理这样精熟!

  重玄胜敲了敲左手食指上戴着的指舆,水雾浮动间,一幅详细无比的夏国地形图,就显现在空中。

  这玩意在迷界那种极度混乱的环境都能发挥作用,在夏境更是不在话下。山川河流,城池乡镇,一应俱显。

  这胖子瞥了一眼,便道:“快了。这里是惊龙谷,出谷往西南方向折行两百里,就是锡明城。”

  姜望虽是不知道夏国的地理环境,但舆图却是认得,看了两眼,有些惊讶地道:“都快到会洺府了!”

  临武府一共有二十城,锡明城已经是此府最南的大城。

  再往南走,就已经是会洺府的地界。

  “走得有点慢。”重玄胜回头看了一眼蜿蜒成长龙的队伍,道:“但为了保持战力,也只可如此。”

  那面花枝招展的战旗,自是早就收起来了。

  连天赶路的队伍,人人都见了疲色。

  三千人的队伍,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带着穿山越岭急行军,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这三都士卒,都出自秋杀,自是一等一精锐。且有廉家的关系在,重玄胖又肯使钱,一应着装都是最好的。

  什么疾行符篆、气血丹,都没少用,这才跟得上趟,能够在三天的时间里,在夏国的控制区里玩穿插绕行,一路钻到了这里。

  就这,重玄胜竟然还嫌慢!

  “已经没法再快了。”姜望最近也学到了不少行军布阵的知识,随口道:“除非咱们两个人单独过来。”

  “你都知道的事情,我能不知道么。”重玄胜小小地嘟囔了一句,不待姜望听清,便回身下令:“全军停下换装!”

  自有亲兵自储物匣中,取出一套套青色的军服,挨个发了下去——重玄胜的亲兵,当然是他的那支影卫,同时也兼他的旗兵。

  随行不多,也就十来个人。曾经陪姜望去碧梧郡的青砖,亦在其中。

  到了此刻,姜望哪里还不明白重玄胜打的什么主意,只是这些军服叫他陌生得紧。

  “这是哪一军的衣服?”

  姜望一边换上,一边问道。

  倒不是不能用如意仙衣变幻,只是姜望怕自己观察得不够细致,疏漏了细节,到时候叫人看出来,反倒不美。

  “绍康府府军。”重玄胜在十四的帮助下,费劲地把甲披上了。

  这件特制的夏国府军将军甲,裹得他如铁罐也似。

  绍康府在会铭府的西南方向,邻着锦安府与怀庆府,与桑府也有一小部分接壤。距离战争前线尚远,也因而有了来支援临武府的合理性——夏廷本也就在这么做,各路府军都在往前线调。

  姜望不满地道:“怎么你扮将军,我却是只个小令?”

  重玄胜嘿嘿地笑:“我这个富贵的体型,说自己不是大官,人家都不信!”

  姜望着实无言以对,便又问道:“既然是要骗人,之前怎么不打扫了战场再走?剥下那些镇国军士卒的军服,更不容易被发现吧?”

  重玄胜竖起手指头:“第一,刚经历了厮杀,那些军服剥下来也是血迹斑斑的,难免叫人警惕。”

  “第二,兵贵神速。远距离通讯手段虽被隔绝,那些飞行异兽传信、甚至于夏国强者亲自横飞,却是无法阻止的。全面乱战的消息已经传开了,临武府北边现在也打得热火朝天,我们等不得。”

  “第三!”他将两个手指头一收,笑眯眯道:“以上两点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原因在于,镇国、神武二军在当前形势下,根本不可能离开祥佑府。扮成他们去赚城,我想不到有谁会上当!”

  姜望有些无语、又有些危险地看着他。

  重玄胜见好就收,回身对着已经完成了换装的士卒,只将大手一放,命令道:“原地休息,大家睡一个时辰!无须待岗,我来放哨!”

  这一营士卒实在是相当的精锐。

  在整个换装过程中,几乎没有杂音发生(除了两位逼逼赖赖的首领)。此时接到军令,也是立即躺倒,很快就进入了睡眠。

  军中有专研的通用睡眠法,可以帮助士卒快速入睡、恢复体力,完全不存在负面效果。齐国术院关于此法,已经研究到了第二十七版,在简单易学和恢复效果的平衡上,几乎已经做到了极致。

  狭长的惊龙谷里,三千人很快入眠。除了绵长的呼吸声,就是风声。

  一个时辰之后……

  山谷顶端以乾阳赤瞳放哨的姜爵爷收回视线,对重玄胜比了个安全的手势。至于为什么是他放哨……谁让他学了瞳术呢!

  重玄胜于是集结军队,出得谷来。

  姜望最后再远眺了一周,确然没见到什么值得注意的情况,便收了匿迹藏形的祸斗印,飞跃而下。

  此时才发现重玄胜令士卒睡一个时辰的妙处。

  除了恢复体力之外,就这么席地睡过一觉后,本已经做旧过的府军军服,更显出几分凌乱。

  怎么说,乍看之下,在精气神上,跟夏国的那些府军更为相似了……

  引军至此,重玄胜并没有直接去锡明城,而是又往南绕了一圈,才转道往锡明城走,看起来就像是从会铭府方向过来,往临武府去支援的府军部队。

  中间真撞上了一支来临武府支援的奉隶府军!

  重玄胜大大咧咧地上去跟人家将领打招呼,旗帜军服全都完备的情况下,再加上地道的夏国绍康府口音,把人家唬得一愣一愣的。

  他还主动要求两军结伴,共援临武府的兄弟们,话里话外,有想要接过指挥权的意思,同时还有意无意地展现了一下个人武力。

  奉隶府军带队的将领嘻嘻哈哈地岔过了,只说自己不能做主,一切要听上峰安排,带着人躲瘟神一样走了别路。

  剿灭这支千余人的府军当然容易,但善后就相当为难。

  虽则远距离超凡通讯都已隔绝,但夏国将领也不尽是吃素的。

  别看得胜营现在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夏国腹地,走到临武、会洺两府的边界,好像大军潜行很容易。那是重玄胜路线选得精彩,手下士卒又能很好地完成任务,好几次都是擦着人过……

  一旦有大规模战斗发生,很快就会被夏国人发现。

  一支千余人的府军被消灭在这里,失期不至,得胜营的活动范围很快就会被圈出来。到时候大军一剿……

  所以重玄胜是能哄则哄。

  从祥佑府进临武府,一路穿插,是哪里偏僻钻哪里,深山老林转了个遍。

  此时从临武、会洺两府的边界往锡明城走,却是大摇大摆,只走官道,一路烟尘……那旗也招摇,人也招摇,真个大夏正规军也似。

  这个过程中,还经行了一个村落。

  此村村长老远觑得动静,带着一些青壮,肩扛手提地,拿了许多东西来劳军。

  “这如何使得?”重玄胜义正辞严地道:“咱们大夏天军,纪律严明。对老百姓那是秋毫无犯!我怎么能要你的东西?”

  老村长紧紧握着重玄胜的手:“将军忠君体国,宵衣旰……”

  感受着手里的肥肉,他改口道:“那个保家卫国。老朽只恨不再年轻,不能够亲自提刀上阵,备了自家的一些吃喝,聊表寸心,您怎能拒绝?”

  老人实在是太恳切,

  重玄胜长叹一口气,绕过使劲扑腾的老母鸡、几罐村里自酿的酒……只取了一篮饼在手里。

  对这老人家道:“这样,这几个麻烙饼,我就收下了。算是收下了老丈的心意。别的确实不能带,我此去杀齐贼,须得轻装简行。带多了东西,反倒耽误事。前线什么都有,吃喝不缺,老丈万请放心。此战……此战我们会尽快结束。”

  老村长又把那几个青壮招到面前来,对着重玄胜道:“这位将军,东西您可以不收,这几个后生你一定要带上。咱们刘家庄,那也是读过书的人家,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你不能不让他们去杀敌!”

  “将军,俺跟你去杀齐狗!”一个憨头憨脑的年轻汉子使劲往前站:“俺力气可大了,庄里杀猪都是俺来!”

  他边说手里还边比划:“那什么齐狗齐猪,俺一刀一个,一刀一个!”

  重玄胜眼神复杂地看了这些人一眼,最终对刘家庄的老村长说道:“打仗不是儿戏,咱们上阵的将士,都是经过长时间训练的。如何列阵,如何挥刀,都非旦夕可成,不是说随便拿个锄头就能参与……”

  “将军!”老村长瞪着眼睛道:“都说人多力量大咧!这些年轻后生,个个好力气,总能有用处吧?哪怕你拿他们去挡箭咧,只要能帮你们杀齐狗,就成!”

  老人横在前路,颇有山大王的气势。不带几个人从军,就不让走。

  重玄胜没法,只得冲那个最积极的年轻人招了招手,道:“这样,正好临武府这边我来得少,路面陌生。我从你们村带一个人做向导。这样你们力也出了,粮也出了,剩下的事情,交给咱们吃这碗刀口饭的兄弟!如何?”

  老村长见他语气坚决,只嘟囔了几句,“一个够不够咧?”“临武山路很多的!”

  最终还是放他们走了……

  怕耽误了军情。

  ……

  “你叫什么名字?”在去往锡明城的路上,重玄胜问那个刘家庄的年轻人。

  这是个性格活泼的,一点也不认生。

  “刘大勇!”他自豪地回答道。

  也不知是因为参军卫国自豪,还是因为刘大勇这个名字自豪。

  重玄胜只是道:“行,我找个老兵带带你,别到处乱走,凡事听他的。”

  喊了声:“青砖!”

  穿着府军军服的影卫青砖,像寻常的府军士卒那样,小跑着过来,热情地勾住了刘大勇的肩膀,用地道的绍康府口音,与他边说边走……

  看着这个憨里憨气的背影,重玄胜叹了一口气,对姜望道:“夏国难打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