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2章 千军万马尽低头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682章 千军万马尽低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82章 千军万马尽低头

  第1682章千军万马尽低头

  在被赵子两指弹飞的过程中,姜望一直在尝试冲破封镇。但即便用尽手段,也还是差上一线。此刻面对褚戌的进攻,肉身根本来不及反应。这一刻只能倚仗神魂!

  并且若是不能在神魂层面取得灭杀对手的胜利,此局便可宣告终了。

  所以他毫无保留,起手便是朝天阙!

  这是可以一路用到真君层次的强大秘法,齐武帝曾以此术镇杀强敌无数。放在古往今来的所有神魂杀术中,它的光辉都不会被掩盖。

  限制其威能的,只有姜望的修为,而非秘术本身。

  在茫茫无际的元神海里。

  这座古老天阙甫一出现,那负褚戌飞上高天的道脉真龙,便一声哀鸣,猛然下坠,鳞飞角摇,重重地砸在了蕴神殿的房顶。

  龙躯摔碎如琉璃,砸得这座蕴神殿都隐隐摇晃,屋顶出现密集的裂纹。

  此方天地,谁为其主?

  至尊降临,谁敢不臣?

  朝天阙太强横,像是当朝天子,闯进臣僚家中。

  任你是什么一家之主,也要与我跪伏!

  褚戌好歹抵住了压力,一脚将仍在哀吟的道脉真龙踢开,使它避去远处休养,同时再一次争夺此方天地的主权。神魂显化之身则高跃而起,长发乱舞,面迎天阙。

  传说中齐武帝镇压一切的恐怖秘术当前。

  谁能不退避三舍?

  但这里是他褚戌的元神海,是他褚戌的内天地。

  或许天地皆服,万民皆臣,但是他不会服,他不会跪。

  平等国正是为打破旧时代而来。

  正是那腐朽的、不公的、陈旧的一切,才使得本该美好的世界如此暮气沉沉。那些角落里的悲伤哭泣无人聆听,平等国应运而生!

  所谓——

  “光阴利箭射锈骨,天地烘炉焚栋梁。

  千年沉疴谁人看?王侯将相血衣冠!”

  昭王当年为此血衣诗,蘸血而就,字字悲嚎。没有什么雄图野忘,唯见誓为天下苍生去沉疴之恨心。

  为那滚烫的理想奋死,他褚戌何甘人后?

  此时此刻。

  在他的身后,恰有一杆铁黑色的旗帜决然扬起,迎风飘展!

  漆黑如夜的旗面正中心,绣着一架形制古老的天平,通体赤红如血,唯有托盘是白色的,似雪一般。旗底的颜色,是钢铁的意志。天平的色彩,则意味着用鲜血求纯白,用牺牲求公正。

  天平很小似孤舟,旗面很大,如永夜。

  此即为平等铁旗!

  它是平等国的核心标志,也是平等国所独有的神魂秘术。

  直到此刻,他也是要隐藏身份的,不肯暴露自己在现世权力框架中扮演的角色,只动用平等国的独门力量。

  这支铁旗一展,褚戌的灵识力量顿如星火燎原,演化出一尊又一尊的血骑虚影,一字排开。

  霎时间千军万马,一齐向前冲锋!

  但见血骑如潮涌,张牙舞爪覆高天。

  什么天地至尊,什么此间主宰,什么至高无上者……平等国势要将其掀于马下。

  带着彻底打破旧时代的决心,千军万马斩天王!

  那茫茫的赤色,浩浩荡荡,铺天而去,真有改天换地之气势。

  便在此刻,那扇古老天阙轰然洞开——

  九天之上开雄门,万界至尊临人间!

  千军万马尽低头。

  以主宰万世之威严,压得那赤色血骑的冲锋之势都滞住,压得那平等铁旗都后扬。

  而自那天阙之后,暴耀出一道赤金色的光柱!

  省却了在天边熹微的过程,抹消了不该有的等待,直接在天阙内完成了蓄势,门户一开,光柱已倾落。

  姜望独创神魂秘术,洞金柝!

  拥有不朽色彩的赤金光柱,一瞬间就洞穿了如血赤潮,撞在了猝不及防的褚戌身上,将他的神魂显化之身洞穿!

  而在这个时候,姜望的神魂显化之身,才自那古老天阙中走出。

  非是至尊帝王,而是宝相庄严、六欲菩萨之形象。

  其口诵佛经,洪声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他采纳了斗昭的建议,特地学了几句《金刚经》。

  还别说,的确比净海那部《证悟不灭金刚经》更与此术相合。

  在此之时,褚戌耳中听到的道脉真龙的悲鸣、平等铁旗挣扎的猎猎声、血骑一尊尊如雪融化的哀响……尽数化作了一种欢呼。

  无数的同道正在欢呼,正在欢庆新时代的到来!

  被朝天阙毫不留情地镇压,又被洞金柝重创灵识,此刻褚戌的神魂显化之身都有些明暗不定起来,心神都开始恍惚。

  眼前翩跹而来的六欲菩萨,分明是伟大的昭王。那脸上的表情,正是赞许地对他颔首。手上提的那柄宝剑,正是要送予他的荣勋。

  他为平等国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为扫清那不平等的一切,贡献了自己炙热的力量。

  而现在他已经看到了,那个人人平等的世界。

  他已经来到了,那个无限光明的未来。

  此时此刻他眼含热泪,而笑容灿烂。

  便是如此,在充满了热爱和温暖的世界里,陷入了永远的梦乡。

  神魂的世界里一息千念,鏖战多少回合。

  神魂的世界外只是一个眨眼。

  褚戌拉满如劲弓的雄健身躯,忽然之间发出剧烈的绷响。

  绷!绷!绷!

  如是谁在弹棉花一般。

  那是在失去了灵识控制之后,体内强大的力量再无引导制约,直接崩断了他的筋脉!

  而褚戌脸上仍然带着灿烂的笑容,眼中是欢欣的热泪。

  就这样跌落在地。

  跌落在棋盘世界里。

  满足地死去了。

  神临修士里绝不算弱的平等国护道人褚戌,竟遭瞬杀!

  他的肉身还在不断地发出绷响,像是在为他作贺。

  直到彻底安静的那一刻,才算是终结。

  此刻的姜望,身体还在倒飞,眼看着就要砸到一名执黑者。但周身一抹赤炎燎起,瞬间游遍此躯。

  他猛地站定,悬停于空,遥遥看向赵子。

  眸中赤光暴耀,赤红色的火焰,在赵子的头顶燃起。竟是在击破镇封的第一时间,再一次对当世真人发起了进攻!

  他杀死了褚戌,击破了镇封,中间连一个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就立即接续之前的战斗,再次挑衅真人。武德实在充沛。

  此刻的赵子,还在与苏观瀛缠斗不休。左手变幻千百种指法,你来我往,斗智斗力。右手飞速行棋,落子如飞,已然穷尽毕生所学……

  一个不留神,秀发已然着火。

  虽然她的美眸只是往上一看,那燃于秀发上的赤火便已经被圈住,移到面前来。只剩一豆小小的明焰,还在倔强的招摇。

  但她那一张有些厌世的美貌面容,此刻也难免蹙眉。

  时间虽然极短,但是头顶已经烧出了一个异常难看的浅凹。

  毁掉的头发,有二十根?五十根?一百根?

  焦糊的味道,被烧得卷起来的断发……

  “姜望啊姜望,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是武安侯了。”赵子第一次出现了稍微有些强烈的情绪,这使得她更贴近于一个血肉丰满的真实存在:“伱是真的莽啊!”

  她的左掌一甩,当场将苏观瀛与之缠斗的手甩开。右手直接握住整张棋盘,就是一掀!

  头发都被烧了,还下个屁!

  黑白两色的棋子飞散满天。

  棋局世界无限消退。

  众人再一次出现在虎台。

  赵子掀翻棋局,当然不纯粹是因为生气。

  姜望瞬杀褚戌,已经展现了干扰棋局的力量。

  她放弃棋局世界,正是因为已经不可能从中赢得胜利。

  此刻执黑者执白者的修士都回归本身,重新回到考生、甲士、总督府官吏的身份。

  地上静静地躺着七具尸体,其中一个是平等国护道人褚戌。剩下的六个都是考生,死于苏观瀛与赵子的棋局。

  正在战斗中的师明珵和钱丑、李卯,也都脱离了棋局世界的变化,战在了虎台之上的高空。

  只是本来就占据上风的师明珵,这一下更是压着钱丑和李卯打,拳势霸道无双,轰得天低云暗。

  棋局世界的崩解,没有干扰到脱出棋局的任何一个人。唯独被针对的姜望,整个人被顺势掀翻!

  他不是简单地散了桩架、站立不稳,而是被赵子用掀翻棋局世界的力量,打掉了立足之根本。

  他的身体后翻之时,其后虽然空无一物,但是那空气凝得如砖石一般。

  巨大的惯性带着他,硬生生将那一口口“空气砖”砸碎,而去势未绝,发出连绵不断的炸响。

  如此在空中倒翻了有数十轮,方才险险止住退势。

  饶是他早已金躯玉髓,又新练就玄天琉璃功,此时也有些头昏脑涨。

  此刻。

  赵子站在被掀翻的书案前,回到了虎台,归于此世,却好像离这个世界更加遥远。

  而苏观瀛依然平静地端坐着,颇有宠辱不惊,闲看云起的气度。

  棋局世界一旦崩解,她身为南夏总督,瞬间就勾连了位于贵邑城的南夏总督府,获得了齐天子亲许的国势力量。

  不说比拟真君,她暂时还不能把南疆国势运用到那种程度,但仗之压下平等国最强的真人,却也是不存在任何问题。

  这一局,平等国已无胜理。

  但赵子显然并不这么认为。

  她不看苏观瀛,也不看钱丑、李卯与师明珵的战斗,她仍只是盯着堪堪止住退势的姜望,并剑指一划!

  巨大的危机感涌上心头,姜望足尖一点,在空中极速移动,瞬间折转数百次,留下的残影在天地间绘出一团极复杂的立体青线团。

  但戛然而止。

  这一瞬间咆哮的剑气将他圈住,使他折无可折。

  周身一道赤红火线迅速荡开,姜望果断竖剑于面门,似立撑天之剑峰!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应对不可谓不强。

  但无形的剑气仍是撞了上来。

  长相思的剑身整个被压回面门,以剑锋自伤。

  天府之躯于此显现,在千钧一发之际,姜望强行扭转了剑身,使贴向面门的由剑锋变为剑脊,又以左手并出剑指,横拦于剑脊之上。

  咚!

  剑脊压指,双指撞额,发出一声轻响,好险没有撞碎额骨!

  这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巧妙地化解了当世真人的杀招。

  谁看了不赞一声好个武安侯?

  但姜望只觉头皮微凉。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

  直到此刻,他疯狂移动留下的残影才尽数消去,同时消失的……还有大齐武安侯那一头乌黑的束发。

  准确地说,是整个头顶被削平了,倒是周围还留下了一圈。

  赵子看着他,淡声道:“以后我见你一次,就要你秃一次。”

  头发被这样削掉一层,当然难看得紧。

  但姜望的眼中半点波澜也无。对他来说,现在已经进入了厮杀的状态,只要削掉的不是脑袋,就不影响他继续战斗。

  “所有考生、缇骑、官吏,一律撤离虎台,往贵邑城撤!以稳定贵邑秩序、不生民乱为要务,此地自有本侯!”

  在说话的同时,有五府神通之光遍身混转,衬得他璀璨耀眼。

  踏空一步,灿烂火域环身而开,身似流星赶月,他已提剑直趋赵子!

  他当然不是自负能够力敌当世真人,而是相信苏观瀛绝不会错过战斗中的机会。而他确定,他可以影响苏观瀛与赵子之间战斗的天平。

  他很清醒,也很自信。

  哪怕此刻被削了顶发的他,实在称不上潇洒。

  苏观瀛秀眉紧锁,只是喊道:“武安侯先退开!”

  姜望不知因由,但下意识地选择信任。剑刚起势,人在半空,已经划过一道弯虹,折转而外。

  他的一身战斗技艺,真个是已登峰造极,方有这般收放自如。

  头发被烧这事可大可小。但无论怎样,也不会比平等国的任务更重要。

  赵子在这种时候还有闲心与姜望计较。

  苏观瀛所感受到的,是其人强大的底气。这底气,从何而来?

  她喝退了姜望,自己也站起身来,蓦地仰头望天。

  在钱丑、李卯、师明珵三位当世真人交战的更高处。

  南夏之穹顶,此刻风云变幻。

  一张巨大的人脸,忽然间出现了。

  不知是天空形成了这张脸,还是这张脸替代了天空。

  它横亘远穹,仿佛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存在。

  这张人脸,有着方方正正的五官。给人一种天公地道的感受,哪怕只是看它一眼,也觉得所获良多,想要顶礼膜拜。

  无穷的威严降临了!

  天地之中不会再出现别的道理。

  此是唯一真理,此为唯一永恒。

  此中有大怖惧。

  正在与钱丑、李卯交战,神勇难当的师明珵,一拳轰退两个对手,骤然折转,将速度摧到极限,瞬息就脱离了战团,飞到虎台之外。

  但是……

  在他疾飞的高空,云气汹涌如海,顷刻结成一只巨大的手掌,如影随形地贴着他,一掌下按!

  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师明珵魁梧的身躯直接被按进了地底,原地只看得到一个巨大的手掌凹坑。而凹坑正中间,是一个幽深的人形洞穴,其深不知何处!

  前两天状态刚刚转好了点,攒了两天的两千字。

  又开始颓丧。

  发呆,走神,脑子乱成一团。

  决定把刚存下来的稿子发了,用更新逼一下自己。

  所以今晚八点有。

  ……

  ……

  感谢书友“妄论”成为本书盟主!是为赤心巡天第348盟!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