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8章 一池春水映桃花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758章 一池春水映桃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58章 一池春水映桃花

  第1758章一池春水映桃花

  现在都开始……纪念了吗?

  姜望真真切切是已经死了?没有挽救余地?

  储物匣里叠着的那些信,真的不会再增加了吗?

  早先寄出的云鹤盘旋在万妖之门外……应该已经消散了吧?

  安安的信和她的信,都消失在云气中。

  姜望在万里逐杀张临川之前,曾通过商行偷偷送了一些礼物到凌霄阁,有安安的,也有她的。

  送她的礼物里,有一架焦尾琴——她以前其实不会弹琴,琴棋书画中,她只对书法有些兴趣。但练字是件太枯乏的事情,故也是并不勤快的。还是最近督着姜安安,才练得多些。

  世人对淑女的想象,自然影响不到她叶青雨。

  什么红袖添香,为君抚琴……谁配?

  当然修行是必须的,被叫了那么久的师姐,她总要担点什么责。生活在凌霄秘地,自小锦衣玉食,总要为云国百姓做点什么……像父亲一样,护一方安宁。

  可除此之外的时间,她情愿坐看云海。

  让她觉得快乐的事情,是澄净的天空,闲适的游云,是书里的故事,掠过四野的风。

  世间俗事千千万,她不萦于心。

  有时生意吃些亏,少些收成,谁与谁在斗气……她也都笑笑便过去,算不得什么。

  她应该是对什么古琴、古筝无甚感觉的。

  与乐声相比,她更喜欢安静。

  相较于丝竹管弦,她更听得来水潺潺、风撞铃。

  但这架焦尾琴的音色,实在好听。

  她拨动琴弦的第一下,就被迷住了,莫名觉得弹琴也该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所以她练了很久……

  她练了很久的曲子,弹给谁听?

  不要哭……

  不要哭。

  她这么告诉自己。

  但眼泪不听。

  见得宝贝女儿掉泪,叶凌霄勃然大怒,面露凶相地看着闻人沈。

  我叶凌霄人来了这里,就是帮你镇了场子。真个在这期间爆发种族战争,也须叫妖族瞧瞧我“横推列国无敌手,万古人间最豪杰”的实力。

  老子如此支持你闻人沈。

  结果你尽扯些伤心事,惹我女儿掉眼泪?

  闻人沈也是愕然!

  我还没来得及讲一讲武安侯的悲壮故事,吸引世侄女于此停驻缅怀……怎么才起个头,就开始哭了呢?

  向来只知道武安侯不近女色,不贪享乐,一心修行。

  没听说过武安侯在云国有红颜知己啊。

  竟然还是叶凌霄的女儿?

  但他堂堂朝议大夫,心思转得是何等之快,立即便对叶青雨道:“先贤苌慎有诗云,莫道人间无惨事,总是英雄使人悲!世侄女的心情,老夫能够体会。”

  “想武安侯何等英雄?霜风谷一战,顶着极寒之风,搏杀妖族天海王而返。却死在人妖勾结之下,叫人扼腕。”

  “那幕后黑手我们已在全力调查,这妖族近在眼前,同样不可放过。”

  “军神前日亲身降临妖界,轰平霜风谷,大战天妖猿仙廷,就是为了给武安侯报仇。”

  “如今我主持此处战场,架战车、排劲弩、列飞舟,又有英勇伯统御湮雷军在此,是以雪恨之心,必要拿下南天城,方可告慰武安侯在天之灵!”

  他说得兴起,就要顺势在这城门外,开启一场激励人心的战前讲演。

  带动一个小姑娘的情绪是带,带动满城战士的情绪也是带,省得劳烦两遍了。

  恰在这时候,叶凌霄抬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很认真地问道:“伱们齐廷是确定姜望已经死了吗?尸体找到了?”

  闻人沈叹了一口气:“虽然没有寻回尸体……但这件事情,是军神大人亲自确认的。”

  叶青雨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叶凌霄手上用了力:“当然我很尊重军神。不过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既然还没看到尸体,是不是说明还有希望呢?”

  “啊,是,是!”闻人沈反应过来,诚恳地道:“武安侯乃国之天骄,向来能为常人所不能之事,这一次也未尝不能再续传奇……待我军打破南天城,老夫一定要穷搜四野,找寻武安侯的痕迹!”

  冰雪聪明如叶青雨,当然听得出其中的安慰。

  但她确切从中攫取了安慰。

  爹爹说得很对啊,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古来如此,不是么?

  哪有还没找到尸体,就确定人已经死了的呢?

  她强忍着眼泪,睁开泛红的眼睛,轻声道:“我为人族英雄的境遇而悲伤……失礼了,闻人世伯。”

  “不妨事,不妨事。”闻人沈叹息道:“武安侯这件事,确实太过突然。何止世侄女难过呢?我家里那孙女,听说武安侯出事的消息,是几天都吃不下饭。一天一封信来问我,不肯相信是真的……”

  “你那个孙女是怎么回事?”叶凌霄冷不丁道。

  闻人沈都有些不记得自己的重心在哪里了,愣了一下,才道:“我孙女才九岁,向来崇拜武安侯。”

  叶青雨耳边听着父亲和这位闻人世伯的对话,眼睛却是不由自主地,又看向那城门上的匾额。

  武安……

  武安。

  以武安邦者,却终是不能自安么?

  史书上多少英雄悲壮落幕,她读史的时候却是从未想过,此事会在身边重演。

  当年在云城分别,看着那个走下登云阶的白发少年的背影,她知道他一定会再回来。因为一个那么有责任感的人,不可能把妹妹孤零零地留在人间。

  时光荏苒,所有承诺过的事情,那少年都已经完成。

  少年此后的传奇,更是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

  她们之间也有更多的联系发生。

  曾经在除夕夜看花灯,后来听闻庄国副相董阿身死。

  曾经在观河台,亲眼见证他夺魁,显耀于群星之中。

  曾经一天问八遍情报,问得父亲都躲着自己,直到知道齐国大胜,他立下大功,性命无忧……

  但所有的那些画面里。

  她印象最深刻的,始终是那天的那个背影——

  肩负所有,独剑远行。

  那时候还那么稚拙,却已经那么巍峨。

  他还会像当初那样回来吗?

  他还会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藏好所有的伤口和痛楚,笑容满面、得意洋洋地回来吗?

  这时候她感觉到城门楼上,似有一道视线落下来。

  她抬眸望去,正看到一个戴着菩提面具的灰衣女尼,看到了面具上代表着智慧与觉知的菩提枝,当然也看到了横在菩提枝上的……那一双迷惘、失落、哀伤,却有着魅惑无穷的眼睛。

  她和她。

  各自戴着面具和面纱。

  一个站在城门楼上,一个站在城门楼下。

  彼此看不清面容。

  只有眼睛看着眼睛。

  各有各的情绪复杂。

  恍如一池春水映桃花。

  桃花也泛红。

  春水也泛红。

  俄而。

  那戴着菩提面具的女尼收回视线,往城楼的另一边走了。

  叶青雨这时候才发现,在她的旁边,还有一个身量极高挑的女尼,脸上有着淡淡的黄铜光泽,显得圣洁而遥远。

  这女尼却是竖掌对她一礼,才从容转身,跟着先前那女尼而去。

  叶青雨低头回了一礼,再抬头时,已是连她们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是洗月庵的两位师太,月天奴和玉真。”闻人沈察言观色,体贴地问道:“世侄女认识吗?”

  叶青雨摇了摇头。不知怎么,向来诸事不萦的她,竟挥不去对那双眼睛的好奇,忍不住问道:“洗月庵在妖界不是有自己的大城吗?”

  闻人沈道:“这里是新开的战场,武安城是新建的大城。她们也总归是想为人族尽一份力的。”

  叶青雨轻轻点了一下头,不再说话。

  一座新建于战场前线的人族大城,价值难以估量,谁都想来看两眼,找找机会……父亲带着她,也是以这个理由来的。

  “走吧,先进去说,别影响了城防。”叶凌霄主动迈步往里走,表示他的确选择在这座城池落脚,他看着闻人沈:“你们对幕后黑手的调查,有什么进展吗?需不需要凌霄阁配合?中域那边或许你们不太方便,但我们在中域,也有些生意在。”

  虽说对于姜望那个家伙,他是横看竖看不顺眼。

  但如今出了事,他也不免叹息。

  再者说,宝贝女儿的失魂落魄,他怎么能不上心?还有安安……安安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可以哄个一段时间。等她长大了要找哥哥,他要如何回答她?

  最起码,那小子寄礼物也知道给他叶真人算一份,不是真傻。

  那他叶凌霄帮忙找个凶手报个仇,也算是“豪杰行事,我自为之”。

  ……

  ……

  “解开禁锢,放吾自由,吾去天狱救你!”

  “帮你联系玉衡星君也行啊!”

  “哎老弟别走!天狱那地方,老哥哥是真的很熟悉,远古时代那都是一家子!老哥哥给你指条明路,听否?!”

  “先给老哥哥松松绑,这捆着实在难受,有些事情都到了跟前,但怎么都想不起来……你说怪不怪?”

  从藏身的树洞钻出来,姜望随手将红妆镜收起,顺便截断了老龙的喋喋不休。

  因为有赤心神通守魂,神魂反倒是受创最轻的,未有根源性的伤害。

  他也首先从这个方向摸索自救的办法——还是从天外着手。

  经过苦心研究,却也真叫他琢磨出了法子。

  在神魂世界里,以赤心神通坐镇,以六欲菩萨为躯,以朝天阙反开天门,穿透诸界屏障,追寻那冥冥中的联系……最后传递意念于玉衡星楼中。

  自来修士与星光圣楼的联系,都是借助星辰伟力,沐于星光,而循宇宙。他的这种行为,好比是自己点一根不为人知的蜡烛,要以烛光照到星辰上。

  哪怕他的星光圣楼无比稳定,目标明确,星路清晰。哪怕他的灵识在神临修士中也属强横,却也是费尽了千辛万苦。

  如此繁琐、如此大费周章,最后传到玉衡星楼的意念却是非常微弱,根本不足以操纵玉衡星楼做些什么。

  但这个过程,可以绕开天狱世界的限制,且并不会在这个天狱世界产生什么动静,如此便已具备足够的价值。

  当前困境下所有的尝试,都要以安全为第一要务。

  虽只能微弱地感应玉衡星楼本身,但他想着玉衡星楼里还封镇着一条老龙。森海老龙身为龙族,对妖族肯定有相当的了解,或也能帮忙找些法子。

  所以他还是努力地推进了最后一步,成功传递意念于星楼里。

  可这厮一开口就是松绑啊自由啊什么的,一点有用的信息都不给,着实是初心不改。

  白费许多苦功,姜望也没什么不甘的情绪。

  世事岂能尽如人意?

  一路不通无非往别路去。

  目光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姜望踏叶无声,在这老林间穿行,开始今日的寻药之旅。这一身的伤若是全靠自己来恢复,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行……所以他每天都会抽出一点时间去寻药材,补血补气补什么都行,都对他现在的身体有帮助。

  光秃秃的脑门实在也有些显眼,所以他自己编了一个草帽戴上,丑是丑了点,多少有些隐蔽的作用。

  在十万大山生活的这几天,他都是如此——绝大部分时间,都躲在红妆镜里调理伤势,尝试靠医治自己成为良医。再就是每天不定时地出来寻药,顺便观察附近的情况,补充地图细节。

  他的探索范围,目前只局限在千里之内。

  远的地方他不敢去,因为完全不知道相应的情报,万一不小心靠近了哪处战场,哭都找不到坟头。

  让他忧虑的是,这两天入山的妖族好像越来越多了,

  他前天碰到了一队小妖,昨天碰到了三队,俱是远远避开。今天更是钻出树洞没多久,就与两队小妖擦肩……说好的十万大山妖迹罕至呢?

  虽是有补充情报的需要,但他也保持了克制,没有对任何一个小妖动手。这些进山的妖族好像都背负着某种任务,不明不白地死多了,势必会引起强者调查。

  他最经不得查。

  这些天他的活动轨迹全不固定,而宿地很简单。

  或是一个树洞,或是一个地穴,总之是任意一个可以隐秘放置红妆镜的地方……像一个孤魂野鬼游荡在深山老林,不留下任何关于他的痕迹。

  入山的小妖越来越多,他每日的宿地也只能越来越远。

  从得到红妆镜开始,他就知道这东西并不牢固。

  虽然随着对红妆镜的了解加深,他相信红妆镜破碎之后肯定还会以某种方式重聚,但躲在红妆镜里的人,可未必会跟着复原。

  为了不让红妆镜被某个莽撞的妖族发现,从而逼出他大开杀戒暴露行踪……他只能小心翼翼地一退再退。

  倒也潜踪跟过几队妖族,想要摸清楚他们的目的。但好像每一队妖族的目的都不尽相同,有的是进山来打猎的,不时拖一头恶兽走。有的似是在寻找什么,恨不得掘地好几尺。

  姜望悄悄跟踪,绝不打扰这些妖族的行动。只是默默以声闻之术记下他们的对话,再用如梦令复刻出来,留存于心。

  等找到宿地停下来,躲进红妆镜里的时候。就一边调理伤势,一边对照着揣摩这些古怪发音所表达的意思,以此来学习妖语……

  想不到在现世要学习,进了妖界还要学习。

  封侯拜将要学习,亡命天涯也要学习。

  儒家先贤说得对。

  真他妈学海无涯!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