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4章 神灵并世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844章 神灵并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44章 神灵并世

  第1844章神灵并世

  因为神通的存在,内府与外楼之间的差距向来最是模糊。

  以内府伐外楼,历来并不鲜见。

  但自外楼而神临,已然隔着天堑。

  说上三境一步一天地,并不夸张。

  天妖的手段,远非一个神临乃至洞真所能想象。

  再多的努力,也无法将其跨越!

  熊三思就算身内身外已经检查了千万遍,就算他能洞世界之真,能察自身之微,也找不出虎太岁的手段何在——除非虎太岁想让他找到。

  一具真妖的身体,一具蛛弦的元神还在不断反抗的身体,并不能真正发挥虎太岁的力量。但对付熊三思,他甚至不需要力量。

  熊三思的这具身体……是他亲手“培育”,并且研究了十三年!

  熊三思所能看到的,他都看得到。熊三思所不能看到的,他也能看得到。

  漫天张舞的黑和赤,都被风吹散。

  蛛弦的眼睛,投射出虎太岁的心情。他就用这具身体随意地踩在封神台上,俯视包括五官在内身体的一切都在彼此对抗的熊三思——即使是在这样的状态下,熊三思也仍在抗争。哪怕他的战场只能局限于他自己的身体,哪怕他的斗争甚至都无法再干扰仇敌一根头发丝。

  “你竟然敢反抗我?”

  虎太岁的语气里有一些惊讶、赞叹,或者别的什么情绪。而在良久的审视之后,忽然微微一笑——

  “这正是我选择你的理由。”

  任由熊三思跌落金色的云海,任由熊三思徒劳地与自己斗争,他什么也不再做。

  “我不会杀你的。”他轻声说。

  这是如此恶毒的一句话。

  熊三思尚能自控的右眼一瞬间瞪圆,眼珠几乎要炸出眼眶来!

  但虎太岁已经操纵着蛛弦的身体,将目光移开了。

  这是他最完美的作品,最优秀的孩子,他当然不会将之毁灭。甚至于胆敢伤害熊三思的存在,也要受他惩罚。

  正如此刻被折磨着的蛛弦的元神。

  也包括那个不知所谓的照云峰真妖犬应阳……

  当然,顺手收回不老泉、知闻钟,亦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前者可以尝试一下复苏的可能,奠定万世基业;后者虽是烫手山芋,也可拿来在古难山和黑莲寺之间待价而沽。

  不过此刻,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他的目光在山间回转,看到了极远处,也不会忽略极近处。

  目光忽而落到了那个孤独立在山道、紧握锈铁剑的小妖身上,含义莫名地问道:“伱的古神呢?”

  柴阿四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虽已醒过来,不知是否仍在梦中。

  他现在当然知晓虎太岁是谁,但竟然并不惊惧,也并未立即匍匐。

  而是喃喃地说道:“我的古神,沉睡了。不会再醒。”

  那一缕光曾经照进来。

  哪怕全世界都说它是假的,甚至那缕光自己也承认是假的。

  但我因此明亮过。

  虎太岁深深地看了这小妖一眼:“有意思。”

  倒是并没有额外做些什么。

  姜望如何潜进妖族城市,如何潜藏这么久,怎样知晓的神霄世界,于此有什么图谋……都是之后再处理的事情了。

  至于现在……

  此间有什么比不老泉和知闻钟还要重要?

  对他虎太岁来说,当然只有他脚下踩着的封神台!

  看到绝巅之上的道路,和踏足绝巅之上的道路,和真正走到绝巅之上,这是三件事情。

  一个人在三四岁甚至更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会长大,需要长大。但还是要等到二十弱冠,三十而立,四十才能不惑……已经看到的路,仍然需要漫长的时光去走,需要足够的经历,足够的积累。

  对眼下的虎太岁来说,要想成就绝巅之上,就要真正促成灵族的诞生。让灵族真正变成一个活跃在诸天万界的种族,而非仅有熊三思这一根独苗存在。

  有熊三思这个现成的例子,他已经看到了成就灵族的办法,在诸如灵熙华这样的存在身上,可以立即尝试。在之后的培育中,也可以不断地改良方法、降低成本,直至最后,让灵族可以自然繁衍。

  但是……太慢。

  培育一个熊三思,花了多长的时间?

  下一个熊三思,下一个灵熙华,要等到什么时候?

  而眼下就有一个绝好的机会——

  神霄世界里存在无限可能,此刻又天外无邪,他所掌控的蛛弦之身,于此间应无敌。

  而太古皇城封神台,在漫长的时光里,敕封了难以计数的神!

  神道只是一种修行方式,那些受封神位的强者,仍然是妖族。

  但有熊三思这样的现成例子,他已经想到办法,可以炼“神”为“灵”!都说神灵神灵,神祇化为灵族,岂不是天经地义?

  即便此法不通,掌控了封神台,也掌握了无限的力量。更不愁以后关于灵族的研究,缺失“神”的部分。

  此局固然难容于世。

  但他一路走来,独自将灵族创造出来,又何曾被“容”过?

  待他成就绝巅之上,成为贯彻妖族历史的伟大存在,眼下些许非议,又能算得了什么?

  如他执意追寻所谓无面神、所谓迟云山神,是要扫除所有隐患,让自己超越绝巅之路不受任何影响。

  封神台要确保杀死姜望的“万无一失”,当然也有更长远的目标。

  这一点他当然看得出来。但鹿西鸣看不出来吗?古难山看不出来吗?

  就拿这万神海来说,此间力量,皆来自太古皇城封神台。封神台在这神霄世界里不曾宣之于口的隐秘布置,已不知延续了许多年!

  谁看不出来?谁是瞎子?

  但谁又看了?

  鹿西鸣不也借此布局,古难山不也借此布局么?

  这些可都是天下正统。

  就如他虎太岁也是太古皇城体系里的绝对高层。

  封神台是封神台,太古皇城是太古皇城。

  你封神台既然布局隐秘,使我等高层都不得知,那我“看不出来”,难道不是理所应当?

  封神台换个主持者,又无伤于妖族。换回一个绝巅之上的虎太岁,换回一个强大的、拥有无限潜力的灵族,更于妖族是大利!

  至于替换程序是否合法,是否动摇了某个派系的利益,是否挑衅了太古皇城的权威……且等神霄局终了再说。

  为了更好地构建神道体系,封神台分台遍布妖界各域。每一处分台都有独立的“封神”权柄,这份权柄,是由各地领主分享。这与妖族的势力格局是息息相关的。

  作为紫芜丘陵绝对的掌控者,对于封神台,虎太岁也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境内的那些封神台,他不知研究过多少回。

  他深刻知道,位于太古皇城里的那座封神台虽为主台。但主台之位格,不是不能变更。虽说百川终到海,但什么才是海?倘若某一川渊深无际,海却日浅渐缩,那究竟应该谁流向谁,也得两说!

  执掌封神台的天妖玄南公,是凭借太古皇城赋予的权柄,定期征收各地分台的神力,蓄流百川的同时,也是避免旁枝太繁,压过主干。就算哪处分台过于强势,吝啬神力资源,太古皇城一纸调令下来,也只有乖乖放行。此外位于太古皇城的主台,还有多种制衡的手段可以应用。

  在漫长的岁月里,这套体系从未出过岔子。

  但此时不同。

  神霄世界里的封神台,恰恰贮存了渊深如海的神力。神霄世界的此时,又恰恰不受外界干扰。

  此诚万载难逢之机!

  一旦彻底掌控这座封神台,再调动整座万神海的神力,将太古皇城封神台于此世的布置全部收归己用,再配合位于紫芜丘陵的封神台,未尝不可以主格易位,他虎太岁成为新一任封神台执掌者!

  在他掌控蛛弦之身,足踏封神金台的时候,对于这座封神台的侵占,就已经开始。

  此时此刻,整座金台已经遍布灵纹,底下燃起灵焱。

  这亦不足够。

  摩云城中。

  犬应阳和蛛弦已经被送走,通过封神台之间的联系,穿透时空,进入了神霄世界。独属于摩云城的封神台分台,已然敛去所有光彩,好像变成了一座平平无奇的石台。

  为了穿透神霄世界的世界规则,它消耗了巨大的力量。

  太古皇城那边的封神台,暂时也无法再联系它。

  而它受辖之地的至高主宰蛛懿,此刻已奄奄一息不知躲去了哪里养伤,甚至不知还能活几天!

  就在这个时候,默许这一切发生的虎太岁,从那道围墙的豁口处,站了起来。

  在鹿西鸣可以称得上是震惊的目光里,他一步踏出,落足于摩云城中这座封神台的上空,大手一抓,恐怖的力量直接倾落下来,属于他的道则,开始毫无掩饰地侵袭封神台!

  天息荒原怎么说也是一处大域。

  位于摩云城的这座封神台,在封神台体系中,亦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

  拿下此台,将为他在封神台权柄的争夺中,加注重要的砝码!

  至于麂性空、蝉法缘、鹿西鸣他们如何去想……

  他对神霄封神台的侵占即将完成,神霄世界里的异变很快就会被察觉,他哪里还顾得上他们的想法?

  若不能知情识趣,大不了做过一场。

  洞见超脱之路,他的极孽妖魔心已然养出神胎。用在场哪位天妖来验证实力,重新确立地位,也未尝不可。

  但就在这个时候,有洪声将天穹撕裂,那声音炸开的电光,几乎绵延到视野的尽头:“虎太岁,你太猖狂了!”

  天妖玄南公在太古皇城里察觉到异动,万里传声至此。且那电光已成投枪,

  面对如此电光,如此呵斥。

  虎太岁眼皮都不抬一下,掌如天覆,上隔电光于万里外,下笼天息封神台。灵焱愈炽,那古老的石质的台身,已然遍布灵纹。

  隆隆巨响轰碎了长夜,可声音一下子又变得渺远。

  虎太岁的大手如山脉,电光皆在山外。

  他正在阻止玄南公靠近!

  道则隔空对撞,天息荒原的天穹明灭不定。

  “虎太岁已经疯了!”玄南公的声音落在摩云城:“几位菩萨!天尊!速速出手!太古皇城万载大计,切不可让他毁于一旦!”

  鹿西鸣、麂性空、蝉法缘都还未出声,虎太岁已然先一步怒吼:“什么是万载大计?”

  “谁的万载大计?!”

  “今朝灵族诞生,我妖界潜力大丰,方可说万载!”

  “我今踏足绝巅之上,方是妖族万万载!”

  ……

  ……

  神霄世界中,那灵焱张炽的封神台,眼见得已是虎太岁的色彩。

  万神海中那数万尊倒伏的神像,忽而间全部立起!

  所谓泥雕木塑,皆有神光点漆!

  有那持彗剑的裂隙遍生:“虎太岁!还不悬崖勒马!”

  有那三头六臂的自握宝器:“迷途自返!”

  有那踏火蛇的抬掌欲熄灵焱:“一己之私到何时!”

  有那驭天狼的张臂引弓对重瞳:“天尊如何自误至此!”

  ……

  万神复苏,各显威严,都向虎太岁杀来!

  一时金海生波,神灵并世。

  整个神山都被各种各样的神辉所填塞了。

  柴阿四完全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见识了这一场天妖屠神之战。

  只见得那掌控蛛弦之身的虎太岁,立在神霄封神台之上狂笑不止:“我亦天尊,玄南公亦天尊,为彼伐我耶?万万载神道积累,竟为谁私事?!”

  一尊尊神祇杀过来,还未来得及靠近封神台,就一尊尊炸开!

  虎太岁只是不断地移转视线,看到哪里,哪里定止,瞧着哪尊神祇,哪尊就破灭!

  世间神陨位消之烈,未有如今日者!

  数万尊神像在妖界诸神主持下攻杀虎太岁的场景足够壮阔。

  万神海本身的波澜壮阔,也显得寻常至极,难被在意。

  便在此刻,密密麻麻升空的神像之中,跃出来一尊无面目的木塑神像。

  这尊神像通体惨白,外观邪异,就连神光也是惨白的。

  跃出了万神海,却在群起攻伐的诸神队列里,悄然掉队,落下山台……在那座毁坏的天妖法坛、沉寂的青铜巨鼎中,洒下骨灰一捧,掩埋那一点火星!

  它没有意识,没有灵觉,只遵从一条命令,伟大的远古阎罗王、无面之神刻塑于此的命令——

  在万神海风平浪静,真妖无暇他顾之时,直赴天妖法坛。

  于此筑雄城。

  筑城武安!

  在与鹿七郎的逐杀中,姜望反复穿入万神海,甚至于云海中潜游,就已经布下了这步棋。

  这是他为自己所设想的第二条回家之路。

  以神霄武安城,呼应文明盆地里的武安城。

  借愿力回归!

  他当然算不到熊三思,更算不到虎太岁会出手。在这尊神塑里也完全没有留下意念——根本不可能藏得住。

  甚至于这尊无面神塑,也是在太古皇城封神台的召唤下、在万神海的诸神动荡中被裹挟而出,根本没能等到什么风平浪静的时候。

  只是笨拙地遵循规则,仍然按照神主的安排,将天妖种子羊愈、鼠伽蓝、蛛兰若的骨灰,悄悄洒进青铜巨鼎。

  ……

  武安侯问:“先贤故事,壮阔雄伟。后辈追思,不胜感佩。那段历史虽然遥远,如今听来,热血仍沸。今时我辈修士,能够做些什么呢?”

  朝议大夫宋遥曰:“九个字。寻法坛,铺妖骨,筑大城!”

  正当此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