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孤狼绝食而死,独鹰触柱而亡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93章 孤狼绝食而死,独鹰触柱而亡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3章 孤狼绝食而死,独鹰触柱而亡

  第193章孤狼绝食而死,独鹰触柱而亡

  听完廉雀所述种种,姜望心有戚戚。

  世间万物,但凡有灵,都渴求自由。

  孤狼尚且绝食而死,独鹰尚且触柱而亡,又何况是人呢?

  “所以,你……”

  姜望等着他继续,他隐隐意识到廉雀想要做什么。

  “以前我虽然觉得这种规矩腐臭老旧,但也清楚,整个廉家积重难返。数百年下来形成的规矩,不是谁能够轻易撼动的。”

  “但是今天我才真正清楚的意识到,廉家已经烂到了根子里,荣誉信仰,全部都已经消失。”

  “必须做出改变了,无论改变的代价多么沉痛。因为如果再这样下去,廉家就没了!延续了那么多年的古炉火种,也一定会迎来熄灭。”

  “我今天,因此下定了决心。”

  廉雀的那张丑脸上,此时有了一种坚定的、神圣的光。

  “我想要改变这一切。”

  “你想怎么做?”姜望问。

  “以前我不想争,但现在我想争一争廉家族长的位置。”他看着姜望道:“此前我一心铸兵,没有什么人脉朋友。所以,我想请求你的帮助。”

  “我知道你现在帮重玄胜做事,重玄胜在跟重玄遵争夺继承权,我愿意加入你们。只希望将来我要改变廉家的时候,你们能来帮助我。”

  姜望意识到,这是一份非常坚实的力量。

  以如今廉雀铸出名器的声望,在廉家这样的铸兵师家族里,已经有了足够强大的争夺家主的资本。

  南遥廉家,是皇室子弟都眼热觊觎的家族。若非当今齐帝威望甚著,御下极严,也轮不到十四皇子姜无庸来接触。

  而与争龙不同,廉家参与重玄家的内部夺权,风险并没有那么大。也就是说,若廉雀掌握廉家,在重玄胜和重玄遵的竞争中,能够动用的力量更多,顾忌更少。

  这对重玄胜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有廉家这样的盟友,足以让他更快拉近与重玄遵之间的距离。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在于,他们能够帮助廉雀完成理想。

  姜望想了想,也不说虚言。

  很是诚恳地说道:“我和你是朋友,我能够代表我个人,毫无条件的愿意帮助你。但是我无法替重玄胜做主。”

  “而且我必须告诉你的是,我们现在面临的局势非常艰难。重玄遵无论个人实力,还是个人势力、人脉关系,都远远强过重玄胜。他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已经很久,重玄胜才刚刚开始发展。我们现在虽然很需要你的帮助,但我不希望你莽撞的做决定。”

  “姜望。”廉雀认真说道:“无论重玄遵还是重玄胜,我跟他们之间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存在信任。所以那些事情,不是我要考虑的事情。我只知道,你值得信任。所以我跟你站在一边。你帮谁,我就帮谁。”

  “好,我问问重玄胜。”

  就当着廉雀的面,姜望取出还音佩,传递消息给那边酒楼里的重玄胜。

  他意识到这件事情不小,贸然就让廉雀与重玄胜私谈,恐怕不是好事。在南遥城这样的环境里,恰好当初为天府秘境准备的还音佩派上了用场。

  正如姜望所说,他只能够代表自己。不能,也不会替重玄胜做决定。

  不过与重玄胜商量的时候,这胖子的果断还是出乎姜望意料。

  “合作我同意了。你把这句话放给打铁娃听,‘我重玄胜绝不亏待盟友,你今天帮我掌控重玄家,明天我帮你掀翻廉家!’”

  姜望输入道元,把还音佩放到廉雀面前。

  廉雀倒是对“打铁娃”这个称呼没什么意见,看了姜望一眼,便道:“便如此约。”

  重玄胜那边听到回应,立刻与姜望说道:“现在不方便详谈,我会另外私下里再与打铁……呃……廉雀建立隐秘联系。你马上离开那里,来酒楼找我,我们即刻出城。”

  姜望并不愚蠢,只是囿于出身眼界,对这些事情见识得少。重玄胜这样一说,他转念就已经想明白。

  和廉雀的合作,越少人知道,以后能发挥的作用就越大。

  现在就大张旗鼓,有百弊无一利,有可能好事变坏事。

  作为廉家近五十年来唯一铸造出名器的铸兵师,廉雀前途无量。只要他愿意经营,很快就能发展起来。在这方面,重玄胜可以暗中提供诸多帮助。包括廉雀本人最匮乏的权谋斗争经验,

  但若想真正掌握廉家大权,他廉雀的对手,不仅仅是其他争夺继承权的廉氏子弟,其实更是廉氏现有的既得利益者,那些家老……甚至廉氏族长廉铸平!

  廉雀现今的身份,对于重玄胜当然帮助甚大。但另一方面,廉雀在廉氏内部的竞争对手也很多。

  重玄胜若大张旗鼓的与廉雀联手,在某种层面上,也相当于把廉雀的竞争对手,推到重玄遵那一边去。

  不用想重玄遵会不会这样做。

  他自己本人也在做这样的事情。重玄遵所有的盟友、各种人脉关系里,只要是与重玄遵这边有竞争的,重玄胜全部都接触过。

  不然他是如何这么快经营起势力来?

  而这种合作关系存在暗中,就完全可以作为底牌之一。等到以后和重玄遵到了刺刀见红的时候,说不定就是胜负手。

  这种筹码越多,最后揭晓结果的时候,就越有底气。

  重玄遵那边当然知道廉雀与姜望意气相投,但他不会想到,廉雀与重玄胜这边会达成什么程度的合作。

  通过姜望,重玄胜与廉雀定下的是彼此不遗余力互助的同盟协定!

  重玄胜反而立即要走,走得越快越好,越让人觉得他跟廉雀两看相厌越好。

  ……

  回到酒楼,重玄胜的属下早已经备好马车,姜望直接上车便走。

  纵然这马车豪华巨大,重玄胜也一人占了近乎三分之一位置。

  那位陪重玄胜前来南遥的族中长辈,则与姜望一起坐在对面,正闭目养神。

  还好他只是微胖,不然姜望真不知该往哪里挤。

  重玄胜一边掀开车帘,察看南遥城的情况,一边跟姜望解释道:“我不怕他有条件,提要求。我要是输了,万事皆休。我要是赢了,所有的问题都有解决办法。”

  “姜无庸有一句话倒是没有说错,你赌性果然很重。”

  重玄胜身上的矛盾性非常突出。一方面他小心谨慎,此时掀帘看外面,其实也是警惕环境。另一方面他又赌性强烈,常常豪掷一注。

  听到姜望的话,他只是笑笑。

  “我本来就样样不如重玄遵,若再少了孤注一掷的勇气,还拿什么跟他争?”

  听到这话,重玄胜的族中长辈睁开眼睛,笑呵呵道:“你比他强的并非勇气。”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