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0章 怀金垂紫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920章 怀金垂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20章 怀金垂紫

  第1920章怀金垂紫

  轰隆隆隆!

  一团深紫色的、内有电浆流动的恐怖雷球,蓦地出现在高穹,电光瞬间蔓延数百里——而又瞬间熄灭了。

  与之对应的,是一只眼白漆黑、瞳仁为血色交叉斜线的竖眼,在海域最深处,缓缓地闭合。

  电光骤闪而骤灭,照亮了这片海域,未能照透漆黑的海底,自也未能使这山脉一样的巨兽显见全形。

  但海水是明澈的。

  可以看到其间摇曳的海草,美丽的珊瑚,以及一群幼小的、粉嫩嫩的海兽,刚从母体里爬出来不久,正在褪去胎衣,快乐地嬉游。

  这些暂且只能以兽为名的小东西,还没有生出灵智。也还并不知道,平静只是偶然,危险才是沧海的真相。

  将灭世惊雷湮解于将发之时,此等伟力,已经超出寻常强者的理解。

  即便是伏在海底的这尊巨兽,也不得不闭上一只疲惫的眼睛。

  被人族以“万瞳”名之,本名为“皋皆”的海族强者,当然有他想做的事情。

  而这也的确不必跟一个洞真修士“聊一聊”,哪怕此人……名为田安平。

  哪怕这个人是很多人三缄其口的禁忌。

  哪怕这个人已经在事实上窥探到了一些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他坐镇在海族近万年来所发现的最大的永暗漩涡之上,延续着这片海域的繁荣,注视着每一个海族的成长。

  被憎恶,被仇视,也被恐惧,被崇敬。

  没有什么能够逃过他的眼睛,在他的注视之下,非洞真无以藏形,非衍道无以落子。

  海主本相是龙族退至沧海后最伟大的创造,是“海主”二字的荣耀由来,也将是他皋皆的天国之阶。

  他托举全体海族,完成了海主本相至神魂层面的演化,而最终目的,是寻求族群本质的跃升。让“海主”不再只是一个称号,让哪怕刚诞生的海族,也能真正成为沧海的主宰。

  他还要填平所有的永暗漩涡,中止所有的湮魂海啸,让灭世惊雷不再咆哮于沧海……

  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他所承担的太重。

  每一息都有数以百万计的讯息需要处理,田安平自己,包括田安平所看到的,都已经不重要。

  现在就是最关键的时刻。

  最关键的时刻……

  准备了再多都觉得还不够,排除了所有已知的隐患,都还会不安。

  但世间岂有万全法?

  尤其是与人族作战!

  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海族不可以再止步,而他也已经托举了太多年!

  就是现在。

  这或许是最好的时候,也无所谓它是不是最坏。

  皋皆以瞳为鳞,睁眼时烛照沧海。

  此刻一只一只地闭上,沉于暗渊。

  ……

  ……

  若说这一场影响了朝苍梧剑对娑婆龙杖的超脱之局的战争,是在天外神霄局的压力下,由齐国名将祁笑所掀起的狂澜。

  那么海族在这场战争里所做的准备,仍然要往前追溯到三年前,在人族已经察觉到皋皆之目光的时候。

  甚至可以更早一些,往前追溯千年,一直到旸国极盛而衰、山倾流沙之时。

  那一次海族兵围苍梧境、关锁天净国,倾覆彼时名为“金乌台”的人族根据地,冲出迷界,大举攻入近海!

  近海诸岛接连失陷,所谓海疆危如累卵……

  后来海族的名将们,也多次复盘那一战。

  包括大狱皇主仲熹,也多次问过自己——

  如果当时海族的决策者们不是急于回归现世,急着踏足海岸,想把整个近海并吞为海族根据地,而是专注于啃下一座苍梧境或者天净国,现在的战争形势,会不会不一样?

  但历史没有如果。

  现实就是海族选择了鲸吞近海的大战略,想把海巢堆满近海,把苍梧境和天净国都作瓮中鳖。忽略了人族的战争潜力,而高估了自己的兵锋。

  结果人族修士一日赴海两千三,展现了无与伦比的顽强,在霸国崩塌之际,凭借着所有人族自发的拼搏,硬生生将海族又打回沧海!

  此后便是千年的拉锯战争,构筑了几成均势的迷界格局。

  那一战摘得的胜果远不如预期,但最后赢得的族运,仍然造成了天骄的井喷。

  甚至于皋皆也是在那个时候看到了伟大之路,并开始布局海主本相往神魂层面的演进。

  在今天,即便没有妖族顿开枷锁的神霄局,没有人族一决生死的强势姿态。海族也会主动掀起这场战争!

  当然,祁笑以她近乎疯狂的布局方式,赢得了朝苍梧剑对峙娑婆龙杖的优势。但这场战争,并未结束。

  从头到尾,祁笑对娑婆龙域虎视眈眈,而海族的注意力,却一直在近海群岛上。这当然不能简单地用战略目光来解释。

  众所周知。在近古时代末期,在那场席卷天下的浩劫中,海族卷土重来。人族有一个名为“钓龙客”的存在,坐镇海疆,一人一竿,天涯钓龙。

  他即是钓海楼的创派祖师。

  关于他的故事,不曾被哪个国家的正史详细记载,但却是近海群岛永远的传奇。

  他所创立的钓海楼,自道历新启至今,一直是人族戍卫海疆的中坚力量。

  但关于他的结局,却少有流传。

  事实上,终结了钓龙客天涯钓龙之传奇的,正是海族的传奇贤师,号为“覆海”的伟大存在。

  覆海是一位非常低调的强者,长期隐世独行,故而鲜传其名。

  在他站出来对决钓龙客之前,很多海族都不知道他的强大。

  但他对海族的巨大影响,从方方面面都可以见到。

  他一生所创造并流传下来的法术,计有一千九百多道,其中天阶法术就有二十八部!

  而他所确立的“八律九规十三不救”,至今仍被奉为广大贤师的行为准则。

  他所创造的海兽种类、所留下的培育战争海兽的方法,更是不计其数。

  他的贤师笔记,偶有一两张残页传出来,都会引来无数势力争抢,掀起腥风血雨。

  海族当代最优秀的贤师,通常都公认是坐镇长生海的无支恙。创造大量战争恶兽,且有着皇主修为的他,无须对任何存在低头,也不必对谁避讳。

  而他对覆海的评价是这样的——

  覆海单枪匹马,将海族对海兽的研究,推进了一万年!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正是从覆海开始,“贤师”才作为一个尊贵的身份,得到海族重视,被广泛认可。

  在覆海之前,海族更偏向于个体的力量,只有那些先天孱弱的家伙,才会埋头去做些研究。

  到了现在。一位贤师只要有过优秀的创造,无论自身战力如何,都有同王爵平等对话的资格。

  那鱼广渊天才贤师的身份,更优于他强大的修行天赋,也是这种地位的体现。

  昔年的钓龙客,已经无限接近于超脱。一竿钓龙,皇主难当。

  唯是传奇贤师覆海挺身而出,与之展开了一场巅峰大战。直杀得天穹不存、海域空流,所有的注视所有的线索全部湮灭。此后道躯不在,道则不存,神散意消,再无音讯。

  长期以来,人族海族都默认两位接近超脱的恐怖强者,是已经同归于尽。

  如此悠悠数千年。无论钓龙客还是覆海,都渐渐消解在时光里。

  唯独此次皋皆来做一场伟大的布局,在设想了所有可能、清除了所有隐患之后,仍对数千年前那个独竿钓龙的恐怖存在有所忌惮。特命龙族皇主泰永专程去一趟怀岛,做最后的试探。

  而如今结果亦非常明朗。

  怀岛倾覆,沉都真君危寻战死……钓龙客的确不会再出现了。

  回到皋皆的布局上来。

  皋皆在海主本相上布置的替灵锁,是一场埋葬了陈治涛所有努力、祸乱整个近海群岛的布局,但它本身,亦是枷锁。

  当替灵锁打开,那些被拘役被囚禁的海族,得到的不止是自由!

  掀翻蜉州岛,传送龙族皇主泰永,击沉星珠岛,攻破怀岛,去试探那个不知是否还存在的人……这些当然也是海族明确的目标。

  但在某种程度上,这亦是一层障眼法。

  用这场颠覆近海群岛的大动作,来掩盖海主本相上真正的变化。

  人族需要用一场战争,平息海疆边患,备战神霄世界。

  海族更需要这样一场大战,来检验海主本相的演进成果,就好像铸剑之钢,仍需百炼,以此完成最后的跃升!

  这场波及整个迷界,几乎所有界域所有战士全部参与的战争,让正在跃升中的海主本相,获得了足够多的跃升经验。

  也让皋皆捕捉到了足够多的线索,从而找出那一条通往伟大的道路。

  是的,月桂海被填平,娑婆龙域已破碎,娑婆龙杖已被压制。

  人族已经胜了吗?

  胜负犹未可知!

  “皋”为江河,“皆”是全部。

  凡有水流处,皋皆无所不知。

  凡有水流处,皋皆无所不能!

  数以亿万计的沧海生灵一起见证,雄踞现世、威压万族的人类,也当见证。

  此为【真理】,超脱万事!

  人族要打破娑婆龙域,赢得超脱局的优势。

  海族又何尝不是要将人族的强者牵制在此!

  所以娑婆龙域山河破碎了仍要战斗,超脱之局失势了仍要纠缠。

  所以娑婆龙域最后的神性都被睿崇当做武器。

  所以占寿睁开了他转至紫色的眼睛。

  彭崇简所感受到的恐怖,的确不在娑婆龙域。

  他应该看一看整个迷界,看一看近海诸岛,看看所有不在他视野里的海族!

  最后的跃升,已经开始!

  而那镇压永暗漩涡的皋皆,也将借由这一步,走到绝巅之上,把握伟大,成就超脱!

  别说只是娑婆龙杖对峙朝苍梧剑的失势,就算现在就已经输掉了对局,海族若能多一超脱,也绝不亏损。

  而涉及整个族群的伟大跃升,更是毋庸置疑的族运的兑现,意义远胜一超脱,几乎可以比拟妖族之神霄世界,都是足以改变种族命运的大事件!

  彭崇简理当恐惧,烛岁理当恐惧,曹皆理当恐惧!

  但仲熹却实实在在的,没有在曹皆的脸上看到一丝恐惧。

  甚至于这位人族名将本已经表现出来的撤退的姿态,此时也暂止。

  是故作镇定,还是根本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

  仲熹不去揣测,仍然按照原计划,不计损耗的、坚定的执行。

  他往后一倒,化作一头顶天立地的巨鳌,足如天柱,甲似穹庐,一瞬间就定住了娑婆龙域破碎的山河。

  但娑婆龙域并非他的主要目标。

  他那巨大的甲壳上,数不清的横纹竖纹飞跃而起,轻描淡写地掠过了界河,消失在己酉界域。

  他在先前的战斗里受伤极重,根本不可能复现巅峰。

  此刻的威能展现,完全是依靠对本源道则的消耗,战斗里持续的每一息,都是在自斩修为!

  而他不惜显化海主本相、消耗本源道则来战斗,既是以自身为资粮,支持皋皆的跃升,也是要完成既定的计划,斩断这些人族真君阻止皋皆的可能。

  从他巨鳌道躯上跃起的囚线,并不针对哪一个具体的人族,封禁的是整个己酉界域!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赤眉皇主希阳一步踏出,高高跃起,不等人族衍道对她展开攻击,她便已高悬己酉界域上空,化为一轮烈阳!

  灿光中已不见她的身形,不见她的本相。

  但天穹仿佛凝固,空气也有了重量。不断下压,碾压此界所有。而辉光遍照,对仲熹的封禁无限加强!

  玄神皇主就站在狂澜激荡的界河此岸,身形化作神性力量的聚合。

  一瞬间消失了。

  在下一刻,她那神圣的面容,竟然映照在己酉界域的天穹。

  此方天空是她的脸!

  她俯视此界,成为了己酉界域唯一的神。

  口诵天音:“奉吾永生!”

  慑服所有心中神!

  一直到这个时候,无冤皇主眼眸里的紫色、足以点杀迷界之中任何一个非衍道存在的紫色,才悄无声息的侵过了界河,向整个己酉界域浸染。

  一时天穹为紫,大地为紫,烈阳为紫,玄神为紫……空气雨露,人们眼中的彼此,皆染上了紫色。

  此为杀着,向所有人同时进攻,杀的是命格。

  怀金垂紫,既尊且贵。

  命格不足者当碎!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