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6章 君赴长夜,我向明月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926章 君赴长夜,我向明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26章 君赴长夜,我向明月

  第1926章君赴长夜,我向明月

  天穹明月,皎洁无边。

  此时却蒙上阴翳,是人影幢幢。

  “杀!”

  一字贯穿亘古乃至如今。

  兵煞滚滚,战旗招摇。

  恍如乌云蔽颜色。

  姞兰先半身在道则之茧中,半身已在茧外,正逐步脱钩而去。

  那将养千年之龙躯,飞出龙宫外、靠近人身的过程,也是人族海族之身熔铸的过程。

  映本貌于明月,更代表他已在争夺轩辕朔的垂钓权!

  他在两条对抗的超脱之路上,先一步铺开自己的超脱路,本已把握一切。不意此刻,煞气如针刺道躯。

  俯见曹皆之神通战场,好似重云掩来,他亦颇感意外。

  但也仅止于意外。

  出声赞曰:“有几分兵仙风采!”

  而后反手一点,并指如旗——

  亦有血色兵煞绕身而起,盘旋如龙。

  海族战士今有战死于娑婆龙域者,不知凡几。

  历代为海族而战,牺牲于迷界者,不知凡几!

  此刻战魂齐归,应征而来。

  战魂非魂魄,残意也。那些强行被压缩了成长周期、提前催化道身的海兽战士,都根本没有资格留下残意,入此阵中。

  血色的兵煞滚滚如潮,亦涌出一尊尊具甲在身的战士。勒战兽之缰,举战旗之骨,呼喝生死,煞气盈甲。

  一人成阵,一身万军。

  是所谓神通,兵主!

  历史上掌握此神通而声名最著者,正是昔年旸国开国时期的天下兵马大元帅,号称兵仙的杨镇!

  如此神通,号为“万军之将,天下之凶!”

  名列兵家顶级神通,煞气无双。因为握此神通无庸者,历来是名将之证。

  姞兰先自出手到现在,演化神通之多,已是难以计算,竟还能把握此等神通,实在令人惊惧!

  其他人或许会意外姞兰先的手段之多,轩辕朔当然不会。当年生死相争,姞兰先用尽手段,依旧被他打死!

  几乎是在姞兰先低头俯瞰沙场的时候,他亦在天涯台上抬头,斗笠斜举、容光流玉。

  凄风苦雨中,装扮落魄的他,只是露了一个额头、一双眼睛,那与生俱来的贵气,便再也遮掩不住。

  明月之中倒映的覆海的脸,已是难得的美男子,而他容色更甚。只是多了一份沉重压抑,少了一份舒缓洒脱。

  当他的眼睛自斗笠之下露出来,天穹也张开一道裂隙!它打开的不仅仅是空间,不仅仅是这片天,仿佛也接续了古老的时光……再见伟大!

  荒古的气息弥漫而出,古老的祭歌响彻天地。

  甚至于裂隙未开之前,先有凝如实质的压力,使人身心俱慑,颓然欲伏。

  而裂隙一开,迷界之中,无论人族海族,一时倒如溃堤,大片大片的拜服。

  那道天之裂隙尚只是一条丝线般的细缝,人们已经可以看到其间涌动的金色,带着至高无上、御极八方的威严,如岩浆奔流!

  神通,帝临。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此为人皇后裔,向上古借威严。

  上古第二位人皇有熊氏,乃远古人皇燧人氏八贤臣之一,名为“轩辕”,尊为“有熊氏”。

  在燧人氏道消后,继承了守护人族的责任。

  庇护人族度过了漫长的上古时代,一生功绩无数。其中有两件,彪炳古今。一是在上古时代中期,构筑万妖之门,永绝妖族反攻之望,结束了与妖族旷日弥久的举族血战。二是在执政生涯末期,击杀魔祖,终结魔潮。

  “击杀魔祖”和“终结魔潮”,其实可以算作两件事情。因为魔祖死时,已经“天下皆魔”。魔祖死后,魔潮也远未平息。这两件事情的前后时间跨度之大,要以十万年来计。

  便是到了道历新启的今日,魔潮尽隔断于无尽流沙后,谁又能说已然杀尽世间魔?

  更有甚者,天外魔易阻,心中魔难除也!

  上古人皇威压万界,一世雄魁,祂笼罩在上古时代的威严被“借来”现世,那是何等恐怖的概念?

  什么绝世名将,什么百万雄师,尽与拜服!

  但也同样是在这个时候,那永宁海域的海底,千万只如永夜明灯般的鳞眼……尽皆转向!它们还被规则钓线纠缠着,故而转向是痛苦的过程,故而鳞眼中血流蜿蜒。

  可是痛苦须得臣服于皋皆的意志,命运应为雄图转折!

  所有的鳞眼,全都看向天涯台,看到那个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人。

  万瞳相注,不移寸芒。视线之重何止山岳,执念之深,何止天倾!

  凡有水流处,皋皆无所不知。他非全知而近全知,轩辕朔了解他、研究他、垂钓他,他其实也了解轩辕朔。

  说白了,若是他放弃托举族群、放弃镇平海域,真个神龙摆尾上高天,一身轻松地与轩辕朔捉对厮杀,也未见得谁生谁死!

  此时宁愿自创而视轩辕朔,鳞眼中的血线,尽数横于天穹。

  轩辕朔以帝临神通睁开的天隙,在这一刻被皋皆的痛苦血线缝上了!那上古人皇的威严,即被阻截在上古时代,不得降临!

  天穹那扭曲的血线,像一条丑陋的血蜈蚣。

  就像千疮百孔、怪模怪样的皋皆,以如此匪夷所思的强大,却长伏深海,不见天日。

  可谁能说他丑陋?

  此刻再无所碍,姞兰先以兵主对曹皆。

  神通在不同者的手中,亦有不同的体现。姞兰先固然不是杨镇,不能复刻“万军相益、生死洪流”,但身兼海族人族两族之长,一生征战无数的他,于兵道也有自己独特的理解,等闲不输于人。

  这一时令指既向,便有兵煞冲天。

  隙开天穹,血线缝之。

  天穹之下是明月,明月之下是战场。

  此刻姞兰先戟指而下,好似血云压乌云,

  若是等闲兵家,复现兵主神通的姞兰先,心念一动,即可使兵煞倒戈。

  也就是曹皆在此,对兵阵的掌控滴水不漏,才有这硬碰硬的机会。

  两处军阵,都在冲锋!

  “兵仙?”曹皆只道了声:“今何在?!”

  他从来不是一个狂妄的性格,但在战场之上,他敢于面对任何敌人。别说是拟化兵仙神通的姞兰先,便是真的兵仙杨镇在这里,他也要碰一碰。

  战场胜负唯刀兵!

  不在名号,不在口舌。

  曹皆点兵之“沙场”,根本半点犹疑也无,冲锋起来,有进无退,如此杀向姞兰先一身独握之万军。

  他不会去想,若是春死军在此如何,若是天覆军在此又如何。他只问,如何争胜在此刻。

  己酉界域里,那聚集的庞大军阵中,不断有战士倒下。

  但兵煞冲天,岂见回头?

  神通与神通的厮杀,杀出了血肉之躯横飞的残酷。

  兵道与兵道的碰撞,万法辟易!

  在这乌云与血云之上,姞兰先仍然意态潇洒。

  他明明是踩在两条超脱道路交汇的风口浪尖,却像是走在细雨飞花的青石小径。

  他明明正指点万军,与曹皆博弈生死,却像是坐在自家窗台,闲听雨声作手谈。

  他是如此地惬意,久在樊笼,难得自然。

  这实在是一个灿烂的人,一个极具魅力的人。哪怕在“人”这个身份上,尚有疑义。

  他就这样催发着“兵主”,而探手一招。

  那仿佛远在天外的龙躯,倏然间抹去了距离,而一头撞进他的胸膛……无尽钓线已成灰,万丈龙躯入人身!

  炽光大耀,天地轰隆。

  此刻月亮如炉身如铁,龙身乃与人身合!

  姞兰先的身躯开始发生变化,在极短的时间里,剧烈变化每一个毛孔。

  他的面容五官,开始融合姞兰先与覆海这两张脸。但无论眼睛的形状、大小如何微调,始终深邃而神秘,藏蕴宇宙无穷。

  你可以看到他的身形峻拔,以赤角为盔,红鳞作甲。

  人身?龙身?道身?

  姞兰先?覆海?

  不必分辨!

  三条交汇的超脱之路上,皋皆拖住了轩辕朔,他率先向伟大靠近!

  曹皆问兵仙今何在。关他屁事!

  与杨镇也谈不上感情,曾经有所接触,借神通一用而已。

  但现在——看着面容苦毅,一边对抗睿崇,一边指挥兵锋不断突进高穹的曹皆。

  他意识到,仅以兵阵指挥,他竟并不占优。拟化的兵主,毕竟也不如真正的兵主。在天府秘境里坐守的千年,兵家理念不断革新,兵家之术日新月异。毕竟进入天府秘境者,俱都修为平平,他虽有旁观,未能尽窥。

  只能叹一声,后来者可畏!

  当然,赞叹归赞叹,若要打扰这最后的超脱时刻……

  他笑了笑:“后辈小子,敢问兵仙。今替杨镇,赏你一拳!”

  很是随意地提起已覆盖赤甲的拳……一拳砸落!

  轰!

  在姞兰先的拳头和己酉界域之间,有一块巨大的空间,被打成了规则的空洞!

  轰!

  曹皆脚下的太嶷山,当场开裂,山断数截!

  这位尽量悬立、瞬间解散了军阵的天下名将,胸甲立碎,胸骨塌陷。

  他的神通战场化为千万个破碎片段,而他的道则本源也开始崩塌!

  但在那山崩石碎的恐怖声浪里,响起了寂寞的梆声。自那千万个破碎的片段中,跳出一缕白焰来。

  焰光曾照影,此地虽夜而复明。

  白焰之中体现了佝偻的身影,横于曹皆身前,而使曹皆复归于战场的碎片中。

  大齐守夜者,提灯之烛岁!

  呼

  桃花片片已飘零,春风尚未吹起便散落,而真正的拳峰才落下。

  赤鳞甲手,无限拔升、无限追逐超脱的拳头……

  白焰散天涯!

  烛岁那无比强大的道躯,先受大军磨杀三日夜,再参与天佛寺之战,再战于己酉界域,再战姞兰先!

  而碎灭当场。

  碎成了具体而微小的“一”。

  不见血肉,未有残褛。

  春风再回卷,只卷回了一句平静的、苍老的话语——

  “齐国可失烛岁,不可失笃侯……武祖缝衣,臣不可守。”

  无激昂,无慷慨,近于陈述而非咆哮。

  好像这只是一个寻常的夜晚。

  他只是一个寻常的老人。在某一刻梆声响起,他明白到了最后的时刻。看了一眼他所看护的家园,熄灭了灯,不回头地走进长夜里。

  太嶷山碎了一半,新晋的血河真君彭崇简,唯有一声轻叹,而铺开血河横空。

  执槊破封的旸谷将主岳节,只是略了调整了冲锋的姿态,背插“旸”字旗,再次杀向此界之镇封。天地难尽意,务求一击杀仲熹!

  何其惨烈!

  为大齐守夜一千年的打更人烛岁,界定了夜游神传说之极限的烛岁,白纸灯笼一出、诸邪退避的烛岁,一生所历厮杀无数、十六个分身渐次为国陨落的烛岁……

  今以衍道之本躯,战死于迷界!

  迷界的风太大,吹熄了他的灯。

  呼,呼……

  春风轻缓犹带凉。

  桃花落了,仿佛在描绘他本该有而未有的鲜血。

  虞礼阳大袖飘飘,拽着曹皆往回退,往因衍道之死而大受滋养的界域里退。

  在衍道之战里几近破碎的此界,倒是因此生机盎然。

  好似春雨养沃土,便如落红化春泥。

  独臂、无甲、披散长发的曹皆,一言不发,身后战场再现。

  此乃战争!

  从来踏上战场,就有赴死之觉悟。

  烛岁说齐国不可失笃侯,不对!

  兵凶战危皆可死,曹皆可死!

  战争还未结束,为将为帅者,绝不放弃争胜之可能。

  烛岁为他而死,虞礼阳拉着他逃命,他只道:“全军——”

  一道掠影,从他身前掠过。

  掠过桃花、春风,残旗染血的战场。

  掠过赤霞、悲鸣,遗言破碎的余音。

  掠过几位真君皇主缠斗的生死线……

  径往明月去。

  脚下是青云!

  始终苦面无波的曹皆,此刻骤然睁眸!

  鏖战甚久难掩疲惫但还强撑姿态的桃花仙,微微张开了嘴巴。

  那一身天青色战甲,那一道挺拔身形,那一柄天下名剑,那传承自仙宫时代的传奇身法……

  岂不正是大齐姜武安?!

  已经神死多时的大齐武安侯,竟不知何时从那尸堆里爬起来。身披战甲,依然翩如惊鸿。穿越战场,仍旧闲庭胜步。也不知为何,手举一支梳妆镜,一边踏云直上,一边对镜独照!

  好一个顾影自怜。

  好一个孤芳自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