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2章 相安无事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942章 相安无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42章 相安无事

  第1942章相安无事

  “我的封地朝廷都要收回。老山铁骑以后归你,薛汝石已带队去鸣空寒山。你比我聪明,打仗比我强,他们跟着你会有前程。”

  “独孤小进德盛商行,我已与她说好。我的份额转三成给她,剩下的都归你。她很可靠,也很努力,你可以多教教她。”

  “我在临淄和老山的两座侯府都会裁撤。但早前天子赏我的宅子倒还留着,算作可以变卖的家产。就留给褚幺母子住吧,谢平仍可以做管家,仆役尽都留用,我已付了足额的工钱。有事情你多照应着。等褚幺及冠,家里的开支就由他自己负责。”

  “廉雀性子急,骨头硬,有什么事情你要压着他。廉家的手艺在那里,冷静下来没有什么不能解决。”

  “三分香气楼在跻身四大名馆之前,官面上的麻烦你要帮着解决,这是我答应了的。有华英宫主和柳姑娘在,问题应该不大。”

  “随我在迷界战死的三千两百人,你把我能卖的资产都卖了,拿钱抚恤他们的家人。朝廷给的是朝廷的,我给的是我的。”

  “方元猷自幼孤苦,没有家人。我已把他的旧甲,葬入南山将军冢。郑商鸣说那个坟位是为我战死预留的,风水极好……如有来生,希望他投个好人家。”

  “天府城的太虚角楼,把我的那一份都转给吕宗骁吧。太虚使者的玉牌我虽然拒了,楼却是咱们建起来的,怎么运营看你。”

  “我府里那班歌舞伎,是牧国云云公主送的。就不要再送来送去了,她们愿意的话就帮她们找个营生,不愿意的话就养着,也吃用不了多少……或许开个歌舞坊?你做生意很有本事……”

  武安侯府的牌匾已卸下。宫卫们进进出出地贴封条。

  抄家的场面异常祥和,就跟搬家差不多。

  姜望站在院子中间,慢慢地想,自己是否还有什么遗漏,一边思考一边说话。

  重玄胜靠在躺椅上打哈欠:“还有没有了?絮絮叨叨的!韩总管都等你很久了!”

  韩令正负手在院落一角,不发一言。安静欣赏着这座风格相当混乱的宅邸,试着捕捉一下姜某人的性格片段,多了解了解昨天的临淄新贵,今日的天涯路人。

  “劳驾起身。”一名宫卫走到重玄胜旁边,很有礼貌地道。

  重玄胜瞪圆了小眼睛:“这把躺椅是我的,我的!我买的!”

  “抱歉,侯爷。”宫卫一板一眼地道:“武安侯府的东西,都要查封。”

  重玄胜瞪了一阵,还是愤愤地爬起身来,宫卫立即将封条贴上了。

  他恶狠狠地去瞪姜望。

  姜望已扭头过去,对站在仪门位置的俊俏男子道:“白兄,你考虑好了没有?我的意见是你就留在这里。大齐帝国海纳百川,能容天下,当今天子是盖世雄主,东国之大,云集名臣。你的才能远胜于我,在这里才可以尽展所长。”

  “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白玉瑕抱臂而立,侧对院中人:“我来东域,仕望君,非仕齐也。”

  姜望认真地道:“我自己尚且漂泊,不知前路何在。跟着我走,可能会很危险。”

  白玉瑕叹了一口气,有些忧郁:“我去哪里不危险呢?”

  姜望一时无话可说。

  “倒不用担心我妨你,你运气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白玉瑕摆了摆手:“我去备车。”

  与重玄胜形影不离的十四,始终一声不吭。她惯来不爱说话,今天却是几次欲言又止。她不通世情,在过往的人生里只有重玄胜,再后来有了姜望这半个朋友,以及因姜望而促成的家人。今日絮絮叨叨的姜望……好像在交代遗言。

  她不知道怎么表达。

  她为这种感觉而难过。

  侯府里的一切都被查封,马车也是临时买来,拉车的亦是一般的马。

  姜望的白牛在南夏、焰照在青羊镇,都留给褚幺。

  却说白玉暇出了侯府大门,抬手便招了招,释放些许气势,招那拉车的马儿过来。却不成想此马甚劣,半点灵性也无,稍被刺激就发起狂来,拉着车厢没头没脑地在街上狂奔。

  白玉暇飞身跃至,轻松拽住缰绳,将此马勒在原地,勒得它拔身而起,在空中扬蹄!

  武安侯府所在的街道,于临淄是一等繁华所在,向来少不了行人。也就是今日武安侯府查抄,北衙才稍稍封了一下街。

  但迎面正有一驾奢华马车行来,白玉暇虽然勒马及时,对面却也惊住。

  车夫倒是好手,第一时间勒马停车,可拉车的两匹马也是神骏,受惊之下力大无穷,更兼方向不同,整辆马车顿时倒翻,一个胖乎乎的婴儿飞了出来!

  白玉瑕踏步御空,探手将襁褓中的婴儿抱住,又回手一按,定住了正在倒翻的马车,将之翻转。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身姿翩跹。

  也才在这时候,看到那个面如死灰的车夫,以及马车车厢里那张惊魂未定的、端庄秀丽的脸。

  不知是惊吓过度,还是本来就身体不好,她的面容很有些苍白。

  此时慌慌张张从装饰奢华的马车里爬出来,张开双臂往这边跑:“镜儿,镜儿!”

  白玉瑕把婴儿放在她怀里,安抚她的情绪:“放心,孩子没事。”

  与重玄胜完成了最后交代的姜望,正好听到动静,踏出府邸来,有些惊讶地道:“鲍夫人!”

  此刻紧张地抱着孩子的小妇人,恰是朔方伯府鲍仲清的遗孀、苍术郡郡守之女苗玉枝。

  她扭头看见姜望,犹带惊色的脸上,眼泪顿时决堤。但还守着礼节,欠身道:“侯爷。”

  俗话说,女要俏,一身孝。

  她穿得素净,脸色苍白,又梨花带雨,真有几分我见犹怜。

  “我已不是什么侯爷,夫人不妨直呼我名。”姜望摆了摆手,走近前去看孩子,鼻端嗅到一种淡淡的香味,好似是金羽凤仙花。“小玄镜没事吧?”

  苗玉枝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孩子,不到一岁的鲍玄镜,完全不知道害怕为何物,似乎把刚才的危险,视作了一个好玩的游戏,故而咯咯直笑。此刻看到了姜望,则是张开莲藕般的小胖手,热情地要抱抱。

  “侯……姜兄。”苗玉枝道:“这么多天没见,镜儿还是很喜欢你呢。”

  姜望把笑得十分天真无辜的小玄镜抱在怀里,略略检查了一番,确定他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才笑着对小家伙道:“玄镜,你很喜欢我吗?”

  小玄镜笑得露出两颗乳牙,伸出肉肉的小手,抓在他的喉结上,好像发现了什么稀罕物,很努力地挠着。

  咽喉要害等闲不示于人,不过在一个婴儿手中却是无伤大雅,权当挠痒。

  姜望任他乱抓,笑着问苗玉枝:“夫人带着玄镜,是要去哪里?”

  苗玉枝道:“他在家里哭闹个不停,我便说带他出来散散心,顺便……去祭祭他父亲。果然一出门就不哭了,是个性子野的。”

  姜望肃容:“这事不能耽搁。”

  他把小手一直不闲着的鲍玄镜放回苗玉枝怀里:“孩子还小,夫人不可让他在墓地久待。速去速回为好。”

  苗玉枝低下头,嗯了一声,又道:“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见。姜兄你……一路顺风。”

  姜望点头表示谢过:“希望再见之时,玄镜已经能跑能跳,复见朔方之雄风!”

  小玄镜咧嘴笑着,仿佛听懂了一般,在母亲怀里使劲蹦了两下。

  苗玉枝又欠身一礼,抱着孩子回车厢里去了。

  车夫早已吓得半死,此刻是强自镇定,驾驭着马车,小心翼翼地离开了这条街道。

  马车才行过两条街,苗玉枝的声音在车厢里响起:“往左。”

  车夫犹豫地道:“夫人,左边不是去将军冢的路。”

  车厢之中,苗玉枝迷惘地靠坐着,怀中的婴儿也抿起了嘴唇,再无笑意。

  她的声音淡漠:“孩子吓着了,今日……不祭。”

  ……

  ……

  目睹着朔方伯府的马车离去。

  白玉瑕若有所思:“去祭鲍仲清,要经过你家吗?”

  “我哪里知道。”姜望不耐地道:“你倒是不妨我,出门就妨着别人了!未来的朔方伯,差点没在这摔出个好歹……你备的车呢?”

  “车不就在——”白玉瑕扭头过去,才发现那驽马吃这一吓一激,已是跪伏在地,死得透。本就不怎么样的车厢,在他放手之后,亦是摔在地上,分崩离析。

  “嗐。你运气真不好,找的什么马车。”白某人把手一拍:“算了,我再去弄一辆回来。”

  之所以非要备马车,倒不是姜望要讲什么排场,而是他现在已经没有资格在齐境之内横飞了。总不能徒步出境?

  “不找了,就这样走吧。”韩令在这时候走出来。

  姜望道:“我已夺爵去职,境内不可横飞。”

  “不要紧。”韩令颇为温和地道:“本官是皇命在身,奉旨驱逐。我拎着你飞。”

  他看了白玉瑕一眼,补充道:“你们。”

  宫中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天子身周之地,他韩总管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可浪费。

  ……

  ……

  梁庶是在道历三九一九年八月来到的临淄,在东街口做成衣生意。

  他的手艺其实还算不错,但在竞争激烈的临淄,也只能勉强混口饭吃……他万里迢迢跑到临淄来,当然不是为了混口饭吃而已。

  他带着任务。

  他的任务非常简单,就只是搜集所有关于大齐武安侯(彼时还只是青羊子)的情报。甚至因为他本身并不具备超凡修为,对他的情报要求也很低。不需要情报有多么准确、多么隐秘,只要是临淄城里关注武安侯的老百姓,能够第一时间得知的消息就行。

  而他所获得的酬劳非常丰厚,足够他在中山国的妻子儿子锦衣玉食。

  是的,他是中山国人。一个在各种意义上都非常普通的人,本身也没有什么修行天赋。在很早的时候就被神秘人吸纳,作为特殊人才培养。

  他至今不知道上级是谁,不知道自己背后是什么组织。

  武安侯以大不敬之罪,被削爵去职、驱逐出境!这消息轰传临淄,他当然也第一时间得知。

  通过进料的渠道,夹了一封闲谈的信,将此事加入临淄的诸多杂谈中,当天就送了出去。

  他不知道终点是哪里,不知道谁会接收,也不知道临淄是否还有他的“朋友”存在。他也不需要知道。

  这封信以非常可怕的速度传到了新安城,中间当然少不得一些超凡手段。

  这是庄国国相杜如晦亲自架设的一条线,耗费巨万,横贯现世万里,只为姜望一人。

  道历三九一九年姜望于黄河之会登场,剑指林正仁,吓得所谓的庄国天骄不敢上台,而后一举夺魁、天下扬名。

  从那个时候起,这个名字就成了庄高羡的心病。本该随着历史烟消云散的枫林旧事,便成了一块拔不掉的恶疮,挤不干净的脓!

  甚至是还在归国的路上,杜如晦就已经着手准备针对姜望的情报线,一直到如今!

  这些密密匝匝的情报,支撑着他们历次精准的行动。

  第一次通魔之罪,天下缉捕,险就功成。

  第二次更是由庄高羡亲自涉险,匿迹前往妖界出手,成功将其打进霜风谷,近乎完美的完成了计划。

  之所以只能说“近乎”,因为姜望于不可能中创造了可能,奇迹般地逃回现世。

  而后相安无事到今天。

  是的,本该是相安无事。

  庄高羡已经放弃再冒险,他作为一国之君、四千里山河主宰,传承了三代的庄国正朔天子,冒那么大的险都没能成功,还被齐国敲打,被三刑宫盯上了。若再三为之,风险太大,而收益太浅!

  身为大齐武安侯的姜望,本就与他一起站在时代的洪流里,本就同为国家体制的一员!是既得利益者,也是体制本身。

  天子不杀,弑君者百代莫赎。

  除非社稷崩灭,天子杀天子。

  大齐武安侯是不可以擅杀他庄国天子庄高羡的,无罪而诛天子,等于挑战现世主流的国家体制,等于否定人道洪流里的天子之概念,亦等于阻截人道洪流!

  人道洪流滚滚向前,国家体制乃是大势所趋,任何阻挡在此洪流之前的存在,都将被毫不留情地碾灭。姜望如是,齐国也不能例外。

  今日大齐武安侯敢擅杀庄国天子,他日景国便能问罪临淄!

  除非他庄高羡有大恶大罪,或有机会责而杀之。但他如此贤明,朝野称颂,他如此德昭,万民敬服,又哪里存在这样的机会?

  又或者,有朝一日大齐帝国一匡天下,连景国也扫平——那又怎么可能?

  所以庄高羡本是已经放弃了冒险的。

  他愿意和一个不断证明潜力、不断创造奇迹、身后站了越来越多强者的年轻人,在遥远的时间和空间里相安无事。

  他愿意把遥在东国的绝世天骄,当成一个警醒自己的暮鼓晨钟,以其每一次精彩的事迹为回响,督促自己更虚心纳谏、更勤政爱民,带领这个国家往更高处走。

  但是现在……

  “他现在可以杀你了。”殿中有高悬之明镜,镜中的声音如是道。

  空阔的大殿里,唯有庄高羡一人坐龙椅。

  他的面容隐在阴影里:“是的,这很公平。我现在也可以杀他。”

  镜中的声音道:“他非大齐国侯,不再受齐国庇护。但仍是带回神霄世界消息的人族英雄,你若杀他,自损国格。一旦暴露,难逃三刑。”

  庄高羡坐得端正而威仪,轻轻阖眸,只道:“所以我需要做得干净一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