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7章 世上再无游惊龙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957章 世上再无游惊龙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57章 世上再无游惊龙

  游家老宅里,最后一个等死的人,是游家嫡脉这一代年纪最小的游世让。

  其父死于景牧战争,其叔父废在伐卫战争。

  几个兄长在天京城混迹,俱是才能平庸。

  而他也是庸才。

  过于强烈的自尊,和不足以匹配自尊的才能,常常让他咀嚼屈辱。也由此得到了越来越狭窄的心胸。

  现在他还表现出来怯懦。

  在蒙面人毫不留情的冷酷杀戮下,他涕泪横流,不断后退,从前院退到中院,又退到后院,甚至站都站不稳跌倒在地上……而竟不敢对敌出手!

  他手上握着剑,剑尖对着那个戴面具的敌人,但手一直在抖!

  “你想干什么……别过来……别过来!”他哭喊。

  游缺静静地在他身前站定,冷漠地看着他。

  游世让今年十五岁。

  这不算是一个很大的年纪,但也不能说小了,不应该继续幼稚。

  十五岁的左光烈已经是黄河魁首。

  他自己成为黄河魁首的时候,也才十六岁。

  时光荏苒呐!

  在这样的时刻里,游缺想起游世让的父亲,自己嫡亲的兄长。在所有人都已经放弃的时候,仍然抱有一种执拗的坚持。

  坚持那个让他骄傲的弟弟,依然能够重回巅峰。

  一开始是鼓励安慰,后来是苦口婆心的劝导。

  之后还有苦肉计,故意去招惹别家,被揍得鼻青脸肿惨兮兮回来希望天才弟弟振作。

  再后来就是激将法,破口大骂试图激起斗志……

  这些年来周而复始,用尽手段。

  甚至还把自己的小儿子带到小院里来,教他骂街。

  游缺至今还记得,当时游世让还很小,四岁或者五岁,跌跌撞撞跑过来背词,奶声奶气地骂着:“叔父您……你……你真是…废…废物呀。”

  还骂完就跑:“不服气就来打我呀!”

  结果摔了个四仰八叉,门牙都磕掉了两颗,哭得撕心裂肺。

  兄长也死啦。

  战争不使人尽寿。

  兄长死后。

  游世让就不再来。

  整个游家再没有人来。

  游家的结局是早就注定的,在他接到军令于野王城举起屠刀,亲手终结一段段本不该结束的寿数,最后崩溃在一个嚎哭的孩童前。

  那时候或许就已经注定了。

  也或许,是在北天师巫道祐的那句话之后?

  是时殷孝恒班师回朝,携降表、军旗,绳卫国主,天京城净街以迎,景天子问曰:“孤之游惊龙何在?”

  殷孝恒如实答之——“道心崩溃,退转金身,卸甲徘徊,如行尸走肉。”

  满朝缄然。

  北天师巫道祐曰:“此子讪君以卖直耶?”

  就此定性。

  他清醒过来,主动辞爵、去职,归家自囚。

  却也根本不能阻止游氏的坠跌。

  在深渊之中下坠的过程,总是煎熬的。煎熬之中榨出来的丑恶,比深渊更像深渊。

  那时候还很年轻的他,看得到人寿,看不到人心。一时无法接受人生,踏上了如此黑暗的长旅。

  若是时间再回到三八九八年,他会怎么选?

  游缺轻轻摇了摇头,他不知道答案,但已经回不了头。

  他就这样轻轻地摇着头,好像如此就否定了什么。他把靴子踩在了游世让的胸膛,就这么俯视着这个懦弱的游家嫡脉。

  “恐惧吗?痛苦吗?”他这样问道:“还是想要报复我?”

  游世让已经吓得呆住了,眼泪糊了满脸,但不敢言语。

  游缺俯视着他,慢慢地道:“如此废物,杀之无益。留你一命,敬告世人,是谁做下此等大事!记住我的名字,可怜的小东西,我是地狱无门卞城王!”

  话音落下,人已散去。

  整个游家老宅,只剩下一个愣了许久后,在地上缩成一团,痛嚎无声的少年。

  游缺又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元神来去无踪迹。

  他看了看自己种的菜,又看了看院中的尸体——老狗的,以及自己的。

  然后慢慢往前走,走过他的菜地,走到自己的尸体上,像之前无数个普通的日子那样,孤独地坐了下来。

  坐尸如椅。

  “有人想看戏,那就好好演一场。希望这一幕戏,已经满足了他们的期待。”

  游缺这样想着,往后倒下,倒在了自己的尸体里。

  道历三九二二年秋,游缺死矣,世上再无游惊龙!

  ……

  ……

  泰平城外的密林中,卞城王与秦广王再聚首。

  “你来得挺快。”秦广王赞叹道。

  卞城王冷酷不言。

  等在这里的是仵官王,坐在树下,等候多时。

  秦广王给了个眼色。

  早已准备好的他,便双手一拉,拉出两排共十格的光幕来。楚江王、宋帝王、泰山王……十殿阎罗的面具,陆续出现在光幕中。

  这一次行刺游缺的任务,难度之大、危险性之高,可以说是地狱无门创建以来之最。虽然最后的结果很有些草率,游缺一个照面就没了。但秦广王为此,的确已经提前准备了半年。

  一直到最后行动的时候,才决定由他自己和卞城王来做主攻手。因为这就是地狱无门最强的阵容,任何一个其他阎罗的出现,都只会导致卞城王无法爆发全力,从而削弱整体战力。

  哪怕游缺早已重铸道心,修成顶级神临,他和卞城王的组合,也足堪一战。

  其他八个阎罗没有出现在游家老宅,正是因为他们都在布局逃离景国的路线。

  从奉天府泰平城一直到景国境外,楚江王一共规划了五条逃跑路线,每一条都埋了诸多后手,以为保障。可以说这次行动的酬劳,之所以溢价那么高,多要的部分,都用在了这个上面。

  比如八殿都市王已然锁死奉天府外的所有直道,可以在第一时间同时制造坍塌,并且他还负责剪除信鸽之类的通讯手段。

  比如十殿转轮王正在与镜世台的相关成员兜圈子,随时可以将他们解决,以引起镜世台更高层次的注视。又或者继续带着他们兜,让镜世台的映照下,这里始终是一片静水。

  比如五殿阎罗王已经在泰平城城主府里埋下生死之骰,随时可以毁掉这座城市的政治中枢,最大程度上压制这座城市的反应能力。

  比如三殿宋帝王、七殿泰山王、九殿平等王,现在都在奉天府府治恒安城里,只要秦广王这边一声令下,顷刻动摇府治。

  而楚江王的任务尤为关键,她主导了之前半年的布置,买通了大量人手,只到时机一成熟,立即掀起整个奉天府范围内的动乱!

  其实还有一个相当重要的人物,即是来泰平城兵巡的景国天骄楼君兰。若是将她拿下,绝对能够引起更大范围的骚乱,也是更为重要的筹码。

  但除了秦广王和卞城王之外,没有任何一个阎罗有把握无声无息地拿下她。而且谁也不想把楼约引来,只能作罢……

  刺杀一个早就淡出人们视野的游缺,未见得能够引起什么风波,早已衰落的游家,也很难有太坚决的反应。真绑了楼君兰,那就是另一个性质的事情了。

  综合以上种种布置,如秦广王常说的那样,地狱无门的要价其实非常良心。除了地狱无门之外,还有哪个组织敢进霸主国刺杀?

  当然,现在看来,那点溢价根本就不够。他娘的游缺竟然已经洞真!

  仵官王掌中的光幕一出现,秦广王便直接开口道:“目标已死,但事情有些意外波折。诸位不用去制造动静了。现在听我命令,各自分开离景。能多低调,就多低调。”

  说完他便将光幕点散,形势紧迫,他只发出命令,并不负责解惑。

  卞城王二话不说就转身。

  秦广王赶紧将他拦住:“其他人分开走,仵官王跟我们一起。”

  卞城王冷酷地站在那里,不置可否。

  仵官王何等机智,一看秦广王和卞城王这样子,就知所谓意外绝不一般,很体贴地道:“要不然我就不拖累你们……”

  “如果你想浪费我们的时间,你就继续废话。”秦广王指了指卞城王:“他脾气可不太好。”

  仵官王立即闭嘴。

  秦广王带头往林外走:“有什么问题我们边走边说。”

  但他嘴上说的是“我们”,实际却只与卞城王来回传音。

  仵官王默默跟在他们旁边,却一句话都没有听到。使劲撑开了耳朵,甚至动用了耳识秘术,也只有嗖嗖的风声。

  他感到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

  不是说边走边说吗?怎么到我这就只剩“走”了呢?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这么兢兢业业的人,竟然也会被排挤。

  明明是三人同行,为何还要搞个小团体?你们有本事别带我啊!有本事让我自己走!

  他看了看秦广王,没有说话。又看了看卞城王,最后还是沉默。

  算了。强者总是孤独的,牛马才喜欢成群结队呢。

  在不断后退的风景里,传音的确在进行。

  要想在卞城王旁边窃听,仵官王现在的本事还远远不够。

  “游缺肯定没死。虽然我们分不清真假,且我刚刚又用咒术试了一下,仍然没有反应……但他肯定没死。”

  “我要能一剑杀洞真,也不能跟你蹚这个浑水。”

  “你这么说话就有点薄情寡义了。”

  “别扯远,说正事。”

  “是你先扯的!”

  卞城王懒得理会,冷酷地道:“你觉得游缺是想做什么?”

  秦广王的声音也很冷:“无非假死脱身。”

  卞城王冷漠地分析道:“有两个可能。第一,游缺在景国有个大对头,他自甘堕落二十四年,仍然不肯放过他。第二,游缺在背后有非常复杂的牵扯,或许参与了某个神秘组织,这也可以解释他离群索居这么久,修行资源的由来。但已经被人追踪到了某种线索,至少也是产生了怀疑,所以他才需要用这种方式离开。他的实力摆在这里,经不起细查。”

  秦广王道:“是他的大对头也好,只是某个单纯对他产生了怀疑的大人物也好。总之那人的身份绝不简单,甚至游缺已经洞真了也不是对手。只能将计就计,选择切割逃离。”

  “也许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卞城王道:“我对景国的朝政局势不太了解,更不清楚游家的恩怨,不好妄言。”

  秦广王补充:“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雇佣我们的客户就出自这里。”

  “有没有可能是他自己雇的我们?”

  “可能性不大。因为若只是单纯要脱身的话,有许多比雇佣我们来刺杀更为稳妥的办法。这么重要的事情,主动牵扯第三方,不是明智的选择。”

  “言之有理。”卞城王继续分析道:“咱们的客户不方便在明面上出手,也不方便自己出手。因为游家已经败落到这个程度,游缺已经废了二十四年。也没听说游家有什么解不开的世仇,在这种情况下还动手针对,就太欺负人了,不符合贵族们的游戏规则……看来咱们的客户在景国身居高位。”

  “不管他是一个还是一群,总之他还欠我一笔。”秦广王恶狠狠地道:“我之前要的价格,是游缺重回神临的价格。此债不讨,我夜不安枕!”

  卞城王冷面无情:“要债不要命,可别带上我啊。”

  “钱你要分吗?”

  “那当然,我付出了劳动!”

  “放心,我会慢慢来讨。”秦广王琢磨道:“咱们这个客户不好对付。”

  卞城王道:“好对付的话,游缺哪里用得着这样?”

  秦广王道:“面对这样的敌人,游缺哪怕已经借你我之手死去,但想要安然离开景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卞城王反问:“所以你让宋帝王他们不用再制造动静,是想着游缺自有安排?”

  “在这种情况下,水太浑了不是好事。”秦广王略显遗憾地道:“因为我们才是鱼,很容易被浑水摸走。制造动静的时候也会留下线索,最后还是会缠绕到我们的脖颈上来。既然游缺一定有安排,那就让景国人找游缺去。”

  卞城王若有所思:“游缺大概也在等我们搅浑池子,好叫他跳出局外。”

  秦广王冷笑一声:“岂能叫他如愿?”

  卞城王不得不承认,能在第一时间就做出最正确的决定,果断舍弃之前辛苦埋下的伏手,秦广王的确是一个出色的组织领袖。

  但这并不影响他抱怨:“有意思了!客户事后肯定要找我们,因为要确认游缺是不是真死。游缺脱身之后也要找我们,因为我们知道真相。景国的反应算什么,堂堂中央帝国,仅在治安这一块,每时每刻都有案件发生,每日案情数以万计,不至于为一个杀手组织、一个边缘化的游缺花太多精力……真正的危险来自于此啊!”

  秦广王道:“先逃出景国,再想其它吧。趁现在还有点时间。”

  卞城王啧声道:“我们又要小心目标,又要小心客户……做杀手这么难吗?”

  秦广王头也不回:“这年头讨生活,哪有容易的?”

  卞城王冷冷道:“当初骗我加入地狱无门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仵官。”秦广王突然喊了一声。

  “在!”仵官王立即回应:“咱们从哪里开始聊?这件事情我觉得很蹊跷啊,这个游缺他……”

  “丢具尸体在这里。”秦广王理直气壮地吩咐着:“干扰一下有可能的追踪。”

  又强调道:“不要用廉价的那种。”

  仵官王张了张嘴,最后道:“……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