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8章 岂遂我意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968章 岂遂我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68章 岂遂我意

  第1968章岂遂我意

  燕少飞问的是章守廉是否当得了一个“才”字,是否在魏天子唯才是举的范围里。

  但更是在问——

  今章守廉怀恶而能肆行,是规不能立耶?今章守廉无德而能为害,是魏天子之过耶?

  朝见天子,面谏其非。

  一直以来,被视为人臣典范。

  何也?

  盖因在一个执掌生杀八柄的存在面前,所为“冒犯”,实在需要莫大的勇气!

  即便是面对有着雄心壮志、很多时候愿意纳谏的天子,也有一个“讪君卖直”的罪名等着在。

  历来有求名不惜生死者。但也不乏一些命保不住、名也求不得的例子。

  君不见观河台上游惊龙,使景天骄胜天下一百年。一朝下野,寂寂无名多少年,而今满门诛灭,谁为言之?

  燕少飞敢有此问,轻讪君名,已有取死之道。

  尤其他面对的,是魏玄彻这样的、向以“乾纲独断”闻名的天子。

  曾经推行武道于全国,朝野反对者众,天下怨声沸反。他高举法刀,言反者无罪,行反者必杀,而举朝上下,但有告病告老皆准休,但有辞官辞将者皆放行。

  一度天启殿中,朝立者数不过半。他仍然坚持。

  如此天子,岂容犯颜?

  但此时此刻,面对燕少飞的诘问,魏天子的声音依然平静:“章守廉的价值,并不在于他的才能。但你若因此看不到他的才能,朕也只能说,我魏国第一得意名过其实。”

  燕少飞道:“当今之天下,欺世盗名者众,名过其实者多。魏国第一得意当然不应该名过其实,但具体到燕少飞这三个字,当然也可以是其中之一。”

  魏天子负手于后,审视着他:“章守廉有他存在的意义,但也已经到了要死的时候,这个名声朕本来是要给你的。没有恶,哪来的善?没有素行不法,你何得侠名?不犯朕颜,你如何称一‘直’字?但想不到你经营的本事不大,惹事的本事不小。去国远行这几年,在朝中还得罪了能人,不欲你一飞冲天,先你返京之前,雇凶杀死了章守廉。”

  养一个国舅给爱卿杀,以养卿名!此等器重法,史书难见。

  燕少飞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在回京的路上,就能那么恰巧的知晓章守廉之恶行。古来君心如天心,自然可以使各种巧合成行。

  他没有问章守廉为什么到了要死的时候,天子不言,自是其事甚密。天子不言,已是给予了不言的诸多线索,但他也不去猜测真相。

  丹陛之下的游侠只说道:“燕少飞如需天子留名才得以名天下,又哪里配得上陛下的等待,哪里配得上‘得意’?昔我往矣,章守廉尽管刃于他人之刀;今我来归,陛下也尽管长夜登高看红莲!”

  魏天子看了他一阵,慢慢地道:“去国远行的这几年,看来燕卿并未虚度。”

  燕少飞道:“昔年草民与天子约,要替魏国捧回一魁。观河台上未遂愿,引为憾事,不敢惰行。”

  魏天子大袖一挥:“捡来的魁名,岂遂朕意?不要也罢!要拿,就拿一个压服天下,不敢有抗声的第一魁。”

  燕少飞拱手拜曰:“草民当奉旨而行。”

  魏天子遂笑:“朕有燕得意,如姬凤洲得游惊龙,姜述得姜武安,而开局相似,终局必不与他们同!”

  姬凤洲是统御天下第一帝国的无上天子,姜述是一生无败绩、带领齐国坐稳霸主宝座的盖世雄主。

  而魏天子自比之,真是天心甚壮。

  但燕少飞要同游惊龙、姜武安相比,还差一个毫无争议的黄河魁首。

  他魏玄彻要同姬凤洲、姜述相比,也还差魏国成就天下霸国的那一步。

  燕少飞摇了摇头,很认真地说道:“我不知游惊龙的理想是什么,姜武安的理想又是什么,我的道路不在魏国之外,不打算再远行。燕国已经亡了,亡了很多年。我只是一个恰巧姓燕的魏地游侠,并不肩负什么旧燕荣光。如果非要说什么牵扯,大约也只是因为身上的这个神通,叫我自认对祸水有一份责任。”

  祸水之活源,即是现世的负面。所谓“恶观”形成的因由,也可以称之为……“业”。

  昔年燕国强盛之时,业火红莲开遍无根世界,乃人间胜景。

  魏天子看着眼前的游侠儿,意味深长地道:“每一个真正的强者,都对祸水负有责任。”

  ……

  ……

  有时候运势真的是非常奇妙的事情。

  燕少飞随意选择一条路线,恰好就放过了仵官王,撞上了卞城王。

  也不知是谁的运气更不好。

  好在彼时的卞城王已经靠近魏国边境,果断凭杀意稍阻,剑出不杀敌,以遁在感官外的一剑,极速穿飞于人们的视觉和听觉外,直接遁出了魏国。

  成功与守在国境线外的秦广王会合。

  他让燕少飞不要再追,也算良言。

  燕少飞若是追踪至此,秦广王是决计不会手下留情。

  “怎么杀一个内府境的章守廉,动静弄得这么大?”秦广王坐在高高竖起的河堤上,面向长河波涛,时不时有高高跃起的浪花,碎在他的靴底。

  而长发尽后披。

  “这得问仵官王了。”卞城王走上了河堤,掸了掸衣袖,似是要掸去晦气。

  说晦气,晦气就到。

  仵官王拖着气息衰弱的身体,蔫在黑袍里,摇摇摆摆地走在堤坝下。有一种身心都在抗拒靠近而不得不靠近的感觉。

  他在堤坝下方,仰头看着高处。以正在缓缓垂落的夕阳为背景,秦广王和卞城王一坐一站,同时回头看向他。

  “哈!哈!哈!”仵官王干涩地笑了三声:“任务圆满完成,咱们组织的辉煌战绩,又添上一笔!”

  但卞城王没有笑,秦广王也没有。

  轰!轰!轰!

  长河波涛撞雄堤,此声壮极,如擂天鼓,让人紧张。

  “哈!咱们在魏国腾挪转战数千里,闹出如此大的动静!”仵官王开始关心同事,认真营造出一种欣慰的语气:“想来景国那边已尽知消息,不会再封锁国境,泰山王他们也可以安然撤离啦!”

  秦广王温和地注视着他:“你真的很关心泰山王。”

  仵官王张开双手,坦坦荡荡:“都是同事,本就该团结友爱,互帮互助。就像我今天遇到危险,卞城王也主动救了我,我非常感谢他。”

  他看向卞城王,努力让残忍的眼睛变得诚恳:“卞城兄,在下感激不尽!”

  “客气了。”卞城王冷冷地道:“要不是你到处跟人说我也在魏国,我估计也没机会救你。”

  “还有这等事?”仵官王用瞪圆了眼睛来表示震惊:“两位是知道我仵官王的,我向来沉默寡言,勇于担责,宁默而死,不鸣而生。魏国人胡编乱造,真是毫无底线!”

  卞城王不说话。

  秦广王则笑着看回长河。

  “话说这次任务,魏国人似乎就等着章守廉死,反应格外迟缓。要不是那个燕少飞无缘无故对我出手……”仵官王开始认真地分析局势:“咱们最近接活儿,好像一直卷进各种复杂的局里。”

  “无须怨尤。”卞城王冷漠地道:“我们挣的钱里,就有这一部分。”

  选择成为一把刀,为金钱所驱动。

  那么不论别人如何利用,驱以何方,都是这把刀需要承受的。

  “好了。”秦广王忽然轻声一笑,化成碧光一缕,一闪而逝。

  只留下后半句的声音,还飘荡在河风里——“本次任务到此结束,我们下次再联络。”

  仵官王又看向卞城王,发现卞城王也消失在视野里,不知走向了何方。

  他一步踏上河堤,四下看了看,松了一口气,又顾盼自雄起来。

  还以为要挨一顿削呢!还好卞城王不太计较,真是好人呐。下回我还敢。

  独自立高堤,看长河悠悠,有无边自由。

  正琢磨着要去哪个乱葬岗休养两天,他忽然感受到一种极速迫近的、令他浑身不自在的、如烈阳照雪的气息!还有一种极端危险的预感,先于这种气息出现。

  天穹悄然蒙上了一层赤霞。

  三十六文气之碧血丹心!

  来者何人?暮鼓书院的哪位大儒?

  仵官王的脑海里,这时候才惊现一个问题——在他留守魏都、搜集情报的这几天里,秦广王和卞城王,究竟干什么坏事去了?!

  狗东西跑得比狗都快!

  仵官王一时既惊且怒,但已来不及做出其它的反应,只能直接让这具身体还归于尸体,噗通跌落长河中。

  哗啦啦,沉尸长河分鱼虾。

  ……

  ……

  有些天没回白玉京酒楼了,生意愈发的好,开放的每一层几乎都坐满了酒客。

  或许东家的短暂离开,只证明了这个酒楼有他没他都一样。

  接下来的几天,姜望都专意修行,也常与白玉瑕和林羡切磋。

  这两位都是黄河天骄,各自在修行上都有不俗创见,虽然修为不及如今的姜望,彼此探讨之时,也常能激发一些灵感。

  “你对长河龙君有什么了解?”

  是夜,星光如水。摘下阎罗面具的姜望,独自坐在顶楼,久违地与森海老龙开启了对话。

  作为一名遨游星海的真龙,森海老龙所经历的岁月,本身即是巨大的宝藏。但经历了森海源界故事的姜望,对这条老龙怀有最大的审慎。

  长期以来拒绝这老龙的任何画饼,所有的话语只听不信。只将他作为一个备用的力量源泉来使用,是一颗锁在玉衡星楼底座的“超大号星力元石”。

  自他神临之后,森海老龙的价值也是飞速下降。等什么时候成就洞真,顷刻能将这老龙吸成干尸。

  老龙固然焦急,可这么几年下来,也已经习惯了这小子的心坚如铁。

  从苦口婆心到循循善诱,从出谋划策到拨弄情绪,从自暴自弃破口大骂,到无精打采懒得发声。

  短短几年时光,在真龙漫长的生命里不值一提。但看不到希望的每时每刻的煎熬,已然让生命成为一种刑罚……

  累了,爱咋咋的吧。

  现在抽血都抽习惯了!

  当然,说是这么说。一旦这个人类小子良心发现,肯给机会。他这位资深真龙,倒也不是不能再爬起来挣扎一下。中古龙皇尚有九子之殇,太古妖皇尚有天庭之崩,他这尊小龙,受点挫折又怎么了?

  就比如此刻……

  怎能不好好表现呢?!

  “长河龙君,唔……说了解也算了解,说不了解也不很了解。”森海老龙先摆了一句挑不出错的废话,才用一种高深莫测的语气试探:“怎么,结仇了?”

  姜望淡淡地道:“谈不上,就是有些好奇。你不熟就算了。”

  森海老龙的声音蓦地拔高:“奴颜卑骨,一河犬耳!我怎么不熟!”

  姜望的神魂显化之身,在玉衡星楼中缓缓踱步,一边勾勒道途雕琢星楼,一边漫不经心地道:“说说看。”

  困锁于星楼底座的老龙,也在囚室之中蜷缩龙躯,左爪搭着右爪,谨慎地道:“你想了解哪些方面?”

  “你了解什么就说什么,不了解的不用说。”姜望随口道。

  他当然不会特意圈出范围来,因为在很多时候,问题即是提问者的回答。这是重玄胖给他留下的深刻教训。

  而对森海老龙这样的老奸巨猾之辈来说,得到的信息越多,就越容易做出一些针对性的引导。

  平时他都是隔绝星楼,轻易不叫森海老龙知晓现世情况,此刻也是能藏则藏。

  森海老龙须得好好想想,哪些回答是有价值的,哪些废话不必要讲。

  “在你们人族的历史里,中古人皇逐龙族于沧海,裂水族于长河,那是伟大的功绩。但是于我们……”森海老龙激动地道:“那是一场恶毒的背叛,有预谋的戕害。终结了远古时代的人龙共约,被无耻的践踏了!”

  他激动着激动着,意识到自己的处境:“那什么,胜者为王败者寇,盟约这种东西嘛,奉之如神旨,践之不如厕纸,就看谁撕得快。过去了那么久,也没什么可说。”

  “说长河龙君吧。”姜望平静地道。

  “敖舒意在那个群星璀璨的大时代里,不过是个不被重视的末流龙裔。中古龙皇之九子,囚牛宽仁擅乐、睚眦嗜杀喜斗、嘲风履险如夷……这些殿下虽然性格迥异,天赋不同,但哪个不比他强?”森海老龙不无恶毒地道:“他能够成为龙君,只是因为他哭得最大声,跪得最快!”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