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6章 历史空白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1986章 历史空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86章 历史空白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同样一个人,在不同人的眼中,也是不尽相同的。

  大的比如说“彼之英雄,我之仇寇”,近的比如说净礼眼中的好师弟,和博望侯眼中的前武安侯。

  进入浮陆世界后的种种,让戏命看到了名将之风。

  至于此刻,他总算认识何为霸国公侯。

  哦,要加个“前”字。

  “你好像很了解太虚真君?”戏命淡声问道。

  “其实不了解,只是有过一些耳闻,再加上接触过太虚幻境罢了。”姜望道:“但并不妨碍我尊重他老人家。”

  “你是懂尊重的。”戏命道。

  姜望笑了笑,化开石窟里净礼诵经的沉抑气氛:“老实说,对于这般绝巅存在,我心中也有好奇。戏兄若有什么认知,不妨为我言之。”

  戏命也不扭捏,张口便是一篇生平:“虚渊之,三岁学道,九岁通经。十三岁误入经筵,辩经、辩法、辩道,三胜名士。论儒两篇,论墨三篇,一挥而就,宗师嘉之。

  与会者莫不惊叹:‘此亦生而知之?’

  十五岁已觉身意皆足,于是吞丹开脉,正式修行。

  及冠之年,已是道门诸脉第一,同境之中无抗手。

  神而明之乃自明,出而问道天下。见贤必论,不争胜负。得法必演,不吝传承。时人公认雄辩第一,道法第一,神临第一。

  始觉道非其道。

  乃归,与掌教论道,座谈三日。

  个中细节不为人知。

  但他自此以后便脱离玉京山,云游天下。

  再一次出现在人们视野中,已是当世真人。

  时年三十九,自谓‘不惑矣!’

  于是创立太虚派,称为教祖。

  是年为道历一三五零年。”

  得法必演,不吝传承,这等胸怀格局,也延伸到了太虚幻境里。终为浩荡洪流之基。

  太虚幻境姜望很熟悉,太虚派的人他也接触过。

  此时不由叹道:“太虚真君确实是传奇……原来太虚派立宗已有两千五百多年。”

  戏命道:“放在天下大宗里,历史不算久远。什么传承底蕴,都靠他一人撑着。”

  姜望道:“他一人就够了。”

  戏命想了想,终是道:“确实,他一人就够了。”

  在动辄以万载纪年的天下大宗里,太虚派的确称不上什么历史悠久。尚不能跟血河宗比,更不用说较之钜城。

  但世人论及太虚派,没谁会当它是小门小户。就是因为太虚真君的存在!

  他雄辩无双,但多年缄然不言。

  他道法绝世,但多年隐居不出。

  他出身道门但已自成一统,登临绝巅却已不履人间。

  他不履人间,人间处处是他的传说。

  现在太虚幻境已然推行天下,太虚派的影响力直追各大显学。

  已经有不小的声量在传扬——此后天下显学,“道儒释,兵法墨”之外,要加一个“玄”字!

  玄者,太虚之学,脱于道而不同于道。以虚渊之所著《太玄篇》为思想总纲,遂成一家之言。随着太虚幻境的扩张,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

  如果真让这个“玄”字,跃升为天下显学之一,虚渊之将超脱绝巅,直追儒祖、法祖!

  说出生于道历一三一一年的他,是道历新启以来人族最天才或还有待商榷,加个“之一”则毫无疑问。而一旦玄学成显学,去掉之一也没疑问了!

  姜望好奇道:“戏兄一个墨家传人,怎么对太虚祖师的生平这么熟悉?”

  戏命平静地道:“因为虚渊之和我们墨家,渊源匪浅。”

  姜望了然道:“他十三岁那年就有论墨三篇,可见是习过墨家学问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戏命道:“在道历一九九二年,虚渊之曾找上门来,问道敝宗前代钜子。他们先论道,再演道,再斗法。如是三会。”

  墨家前代钜子,铜臭真君钱晋华之前的……饶宪孙!

  虚渊之和饶宪孙。

  一个是新学的创建者、新兴宗门的创派祖师,一个是天下治功的显学领袖、传承古老的钜城首领。

  这样的两个存在放在一起,简直天然有着流星对撞的璀璨魅力。

  令今时今日的姜望,也不由得心向往之,恨不能亲眼目睹。

  他追问道:“结果如何?”

  这段历史此前从未听人说过,太虚派和墨门都不曾宣扬。这样精彩的对决,掩埋在时光中,实在可惜。

  戏命道:“论道无果,演道无果,斗法在天外,不为世人知。”

  姜望感慨道:“真是遗憾不能亲见啊。”

  “虽不知具体过程,但是这场论道,显然对敝宗前代钜子有很大触动。”戏命继续道:“在第三年,也就是道历一九九五年,前代钜子就开始全面推动‘启神计划’。”

  几乎导致了墨家全面衰退,导致饶宪孙卸任,完全可以称得上失败,但也切实创造了“明鬼”等三尊真人傀儡的启神计划!

  启神计划竟是从道历一九九五年就开始了么?

  这个宏大的计划,经历了墨门兴衰,跨越了两代钜子,距今已近两千年。

  “说远了。”戏命道:“太虚真君说‘山河盆中景,天下掌上纹’,他有资格这样说。他也真切地构建了太虚幻境,让一个虚拟的世界,容纳无数人活跃其间,时时刻刻迸发亿万次的生灭……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会提到太虚真君这句话?”

  “为什么?”姜望问。

  密密麻麻的墨蚁爬了过来,几乎封住了洞彻,也吞噬了外溢的声音。

  “你不觉得奇怪吗,这些岩画?”戏命道:“说是在蛮荒时期,浮陆世界到处都是恶鬼。此界人族四处逃散,最后聚集在圣狩山,就此成为浮陆人族的起源……那些恶鬼到底属不属于浮陆?”

  姜望皱起眉头,随手在墨蚁制造的声音空白之外,再隔断了一层。

  现在他们就算在这里敲起夔牛鼓,也不会被谁听到声音。

  戏命继续道:“在我们现世,可没有什么不许妖族出入的圣禁,也没有什么对人族或者海族的天然禁制。天意大公,并不在乎你是谁。浮陆世界难道偏爱人族吗?那遍布蛮荒、围拢圣山的恶鬼是怎么回事?浮陆世界偏爱恶鬼吗?那不许恶鬼上山的圣禁是怎么回事?”

  姜望听明白了:“你是想说,浮陆世界的历史并不自然。这些岩画所反映的,不是正常的历史。存在着某个意志,在干扰历史的进程。甚至是说,祂在掌中观天下,于盆景看山河,主导了这个世界的演化。”

  戏命探出他的食指,直直地插进岩壁里,用这种方式感受山体:“从岩画可以看到,蛮荒时期,恶鬼占据了浮陆世界,将圣狩山都围起来,把浮陆人族作为圈养的血食。在这种情况下,我实在想不出来,浮陆人族是怎样能翻盘,走下山去,繁衍文明。”

  姜望也道:“浮陆各部的始祖传说,都是些世上第一口水、第一盆火、第一个跳舞的之类,没有什么与恶鬼争斗的传说。史料更是干干净净。这中间有一块巨大断层。”

  “所以说……”戏命问道:“这个世界的恶鬼,去哪里了呢?”

  这无疑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两人一时都沉默。

  净礼和尚无声地诵完了经,如梦初醒:“你们在干嘛呢?”

  他是如此专注的一个人。

  对着一副古老岩画,为已经过去不知多少万年的罪恶诵经化业,这简直不是正常和尚想得到的事情。

  因为毫无意义。

  对活着的对死去的来说,都是如此。

  但他看到,他想到,他就这样做了。而且专注虔诚。

  他本也不是一个在乎意义的人。

  声音的静默被打破,姜望勾着净礼的肩膀:“念完经了,有没有好受一点?”

  净礼“嗯”了一声。

  姜望揽着他走:“走,进去看看。你把光调亮一点。”

  净礼默默加亮了脑后的佛光,亮得后面跟着的戏命都侧了侧头,有些晃眼睛。

  这座石窟本来深藏于山体,被净礼拂去时间的尘土,挖掘出来。

  但除了陆续出现的岩画,也并无其它特殊之处。都是些石斧火塘之类,乏善可陈。可能在古老时期,这里是一个较大部族的聚居之处,有过蒙昧期的短暂辉煌,但也已经成为历史了。

  “说起来,白玉瑕呢?”姜望忽然问道。

  净礼摇了摇头。

  戏命也摇头:“不在墨蚁的接触范围。”

  戏命和净礼都找到了有用的线索,就白玉瑕一点动静都没有。

  鉴于这厮的光辉历史,姜望心中生起不妙的预感,急忙穿出山洞外,运起降外道金刚雷音。

  “白玉瑕!”

  “白玉瑕!”

  声传四野,遍及雄山。

  耳仙人也全神贯注,捕捉线索。

  不多时,的确捕捉到回应。

  “这儿呢!”

  戏命、净礼同姜望一起循声而去,但见得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的白玉瑕,摇摇晃晃地飞了过来。

  他身上虽有几处伤,好在都不致命。只是瞧来狼狈了些。

  这可是白玉京早修会诸成员,在浮陆世界的第一个负伤案例!

  “你这是?”姜望问道:“发现敖馗了?”

  戏命道:“遇到敖馗他还能回来吗?”

  “这什么破山,陷阱也太多了!浮陆的这些人是想要害死谁?”白玉瑕愤愤难平:“我走了不到百步,中了二十三个陷阱,什么图腾都有,还藏得死死的,根本防不胜防!”

  他打量着姜望三人:“你们都没事吗?”

  又自己‘啧’了一句:“金躯玉髓就是好哇。”

  戏命道:“有没有可能只有你遇到陷阱了呢?”

  白玉瑕笑了笑,没什么力气计较。这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四个人同时来的圣狩山,分别去了四个方向……这么大的一座山,怎么可能只有我白某人踩坑?

  姜望若有所思:“让浮陆人布下如此多陷阱的地方,定然有什么关键之处。”

  他问道:“你刚刚是在哪里?”

  “西山那边啊。”白玉瑕无辜地道:“我认真观察山势,结合堪舆之术,才找到的风水绝佳之地。没道理会出问题的。”

  戏命道:“风水好的地方,都是埋死人的。尤其是在山上。”

  在他们打起来之前,姜望拔身而起:“过去看看。”

  白玉瑕忙道:“等等,这石窟里有什么,你们观察了半天,我还什么都没看着呢!”

  他拔腿就往里走——

  轰!

  许是因为洞口的巨石被净礼搬开,许是因为石窟里进了外气、乱了旧序,许是姜望他们在洞窟里寻找线索的时候,移动了什么关键……

  总之恰在此刻,石窟轰然塌陷。

  厚重的土石掩埋了一切。

  “我运气还挺好的。”白玉瑕站在洞口,笑道:“要是等我进去再塌,我不就被埋了吗?”

  姜望:“走吧。”

  戏命:“走吧。”

  净礼:“走吧。”

  四人转飞西山,很快就到了白玉瑕所说的风水绝佳之地。

  那是整个圣狩山草木最丰茂的地方,几乎是树冠连着树冠,在山风之下,如碧海生涛。

  净礼眼眸微闭:“我在这里捕捉到了一点佛性力量。很微弱,像萤火一样。”

  几人都振奋起来,浮陆人又不信佛,这里出现的佛性力量,除了乞活如是钵留下的痕迹,还能是什么?

  但也同样是在这个时候,戏命眼皮一动,出声道:“我的鸟儿死了,在东边。”

  净礼把袖子一挽,顿作怒目金刚:“师弟,咱们赶紧屠龙去!”

  戏命又道:“西边,不,四只鸟儿都被消灭了。前后相差不到一息。”

  净礼的金刚怒目眨了眨:“竟然有四个敖馗?”

  “……也许是他找到了帮手。”白玉瑕常常觉得自己跟不上这位小圣僧的想法,难道这就是修佛的秘诀?

  “以他的城府和眼界,收几个有实力的信徒再容易不过。但无伤大局。”姜望冷静地道:“只要他真正露头,就跑不掉了。现在只是故布疑阵而已,恰恰说明他的困窘。小心周围环境,免得他狗急跳墙。除此之外,不用理他。”

  戏命点头赞同:“他也知道我们来圣狩山了,还发现了我的寻林鸟。恰恰在这个时候,他不装死了,开始有动静……我想是这里有很重要的情报。他不想让我们太快发现,他需要时间。他想引开我们。”

  净礼的金刚怒目变成眉开眼笑:“师弟你真聪明啊!”

  白玉瑕郑重地提醒道:“这里的陷阱很猖獗,且因为图腾之力的关系,与此世相合,非常隐蔽!”

  戏命食指下点,黑色蚂蚁瞬间连成一条天梯,自半空延伸至林间。而后骤然散开,铺满了此处山林。

  “把那些附在陷阱上的超凡力量吃掉就可以了。”

  他淡声说道:“图腾之力也还算补。”

  感谢书友“妘玥_”成为本书盟主,是为赤心巡天第468盟!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