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5章 天雷地鼓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2025章 天雷地鼓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25章 天雷地鼓

  第2025章天雷地鼓

  殿中有异样的安静。

  人们有悄然的私语。

  此间绝色倾城,天骄共宴。

  黄舍利痴痴地坐下来,一时都不想跟姜望说话。

  臭男人,真臭啊。

  竟敢让美人伤心。

  即便是这么好看,这么会打架的姜青羊,也是要扣分的!

  姜望正坐在席前,静静地等待着龙宫宴的开启。

  满打满算,天下诸方势力里,真正够分量的,只剩景国和牧国的天骄未至。也就是说,人快到齐,好戏就要开场。

  不知代表这两个霸主国来龙宫赴宴的,会是哪几个天骄呢?

  坐在旁边的叶青雨,忽然说道:“我在武安城见过她。”

  “武安城?”姜望愣了愣:“什么时候?”

  还能是什么时候呢?

  他知道自己问了一句废话……可还能问什么?

  到现在为止,他这辈子在妖界只呆了那一次,遭遇了几乎十死无生的局面。

  原来她……也去过妖界么?

  早该知道的……

  武安城城墙上,许象乾留下的那行字上,有烟熏火燎的香火痕迹。

  武安城开辟的战场上,有洗月庵弟子厮杀的身影。

  武安城中的小庵堂,有人夜夜诵经。

  姜望定定地坐着。

  “我随爹爹去武安城的时候,她已经在了。”叶青雨说道:“我看到她在城楼上。同她一起的,还有月天奴师太。”

  “哦,这样。”最后姜望说。

  叶青雨没有再说话,默默地尝着那一碟蜜云瓜。

  好甜呀。

  她本想这么感慨。

  但竟然食不知味。

  再尝一块也许就能尝出味道了……她想。

  但放下了手中的玉箸。

  不想再吃了。

  姜望忽然拿住酒壶,笑道:“高额儿!今天与你相聚,实在畅怀。老友难逢,来饮一杯!”

  许象乾在同照无颜的私语中扭过头来,半点不给面子地摆摆手:“损友!少来害我!你知道我早戒酒!”

  是了。向来贪欢爱醉,最爱去青楼采风的许高额。因为照无颜不喜欢,故而早就戒了去青楼的习惯,也戒了世间美酒。

  当初以为只是随口说说,后来竟真个没再见他饮过。

  你不会快乐了。伱不会快乐了许高额。你连酒色都能戒,你还是个人吗?你多狠的心呐!

  姜望扭回头,笑看着净礼:“小师兄,来一壶?”

  净礼摇摇头:“我不喝酒的。”

  是了。琉璃佛子守戒得很,全不似那黄脸老僧。你真是苦觉的弟子?

  姜望把酒壶又放回食案。

  算了,酒兴已无。

  今日也……不应饮酒。

  “我会跟你讲的。”姜望忽然没头没脑地道:“等到合适的时候,好吗?”

  叶青雨双手交叠于身前,坐得端正,轻轻地道:“等你愿意讲的时候,我自然会听。”

  ……

  这时,立在诸席之前的那尊石像,忽然地褪去了石色。

  黄河大总管福允钦,从静态变成了动态。

  他一只手仍然拄剑,另一只手则抬起来,抚平了殿内的涟漪,开口道:“诸位敬请落座,人已到齐,即将开宴。”

  “福总管怎说人已到齐?”自进殿来一直没有怎么开口的燕少飞,出声问道:“景国人和牧国人不都还没有来么?”

  他前些时候回到魏国,本应在魏帝的安排下,遇到章守廉为恶,杀之以扬德名。但朝中有人不忿,抢先一步请了杀手除害……正好那也非他所喜。

  燕氏子若要扬名,当在黄河之会,当在龙宫宴,当在天骄相竞之时,这才是堂皇正道。养寇以得名岂称“义”字?此寇虽非他养,也是惭受。

  “景国和牧国……他们不会来了。”福允钦说道:“吾刚刚得到消息,太虞真人李一,只身下山,横剑半途,已将现世神使苍瞑打回草原。”

  就在天下天骄纷纷入场,参与龙宫盛宴之时。在千里之外,竟有这样一场战斗已发生!

  人们面面相觑。

  宋国的辰巳午正襟危坐,表情有些麻木:“我听说苍瞑已经证就洞真,对吗?”

  不远处的盛雪怀轻轻摇头,有些苦涩地道:“消息无误。”

  黄不东一直在睡与不睡中挣扎,勉强让自己保持个钓鱼的姿态,这会索性把头一垂,彻底睡过去了。

  夜阑儿露出一个无可挑剔的笑容:“可惜了,不能在这龙宫宴上,看到他们的洞真之战。”

  这几个曾经参与黄河之会三十岁以下无限制场的天骄,对于这个消息最有感触。

  毕竟他们也都是三十岁不到便成就神临的当世天骄,也是满怀信心地奔赴观河台,想要用一路走来的胜利,验证自己永攀高峰的决心,浇筑当世年轻人最璀璨的冠冕。

  结果李一一剑未出,就将他们全部压服。

  不到三十岁的洞真修士啊,甚至是二十六岁就已经成就洞真!

  他们根本不在一个层次里,竟然产生了本质的差距——从小到大都是最优秀,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最天才的他们,在现世最璀璨的舞台上,被人压了整整一阶。

  那种强大的压迫感,在黄河之会落幕的日子里,时时敲打着他们,令他们用勤用苦,不敢懈怠。

  应该来说,比之当初,他们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但李一已经可以横剑拦苍瞑,令其洞真也不得赴宴。差距不仅没有拉近,反而更远了!

  “现世神使不能来赴宴,是被打回去了,说明他已经战败。”理国的范无术在这个时候开口,语气里有些莫名的希冀:“太虞真人也不能来,是因为在与现世神使交手的过程中受伤了吗?”

  李一如果在与苍瞑的战斗中负伤,那他也不是那么的不可战胜。后来者多多少少看得到一点希望。

  福允钦摇了摇头,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太虞真人同现世神使交手的过程我不清楚,所以也无法回答你他是否受伤。但太虞真人不参与龙宫宴,想来是无关于他的身体状况——龙宫收到了他的回信。”

  台下王夷吾坐姿如铁铸,须发眉眼都冷硬得一丝不苟,于此刻却开口问道:“信上怎么说?”

  他输掉了与姜望的决斗,所有名声尽成踏脚石。他受罚没能参与大师之礼,不曾参与黄河之会,未有闪耀在群星之中。

  但从来没有自甘堕落,从来没有认为自己不足够。他永远脚踏实地,矢意攀登。永远往前看,往高处看。昔日观河台上最璀璨的身影,也是他铁拳所向,苦意追逐的目标。

  他想知道,李一究竟走到了什么程度。

  福允钦淡声道:“太虞真人在信里说,放眼天下,所谓天骄,不过尔尔。黄河会后已四年,他空等四年!只有苍瞑配他出剑,所以他赐剑苍瞑即可,不必再来龙宫宴浪费时间。”

  哦。为了不浪费时间,所以横剑半路拦苍瞑。

  从奔赴龙宫的路线来看,景国人要拦牧国人,的确也不用走太远,在路边等着便是。

  这逻辑有那么点……令人难堪的合理。

  殿中一时沉默。

  必须客观地说,哪怕今日到场的,皆是人族之天骄。或大宗嫡传,或国家栋梁。但其中绝大部分人,这一辈子也只能眺望李一的背影,甚至背影都望不见。

  真正有可能在将来挑战李一的,也就那么几个。

  但无论是这几个里的哪一个,都没有兴趣在李一都未出场的情况下,对着一个名字放什么狠话。

  所以偌大龙宫,在这个时候是安静的。

  福允钦目光平淡地环视一周,不知何故刻意点了姜望的名字:“剑仙人与太虞真人同为黄河魁首,听到这封信,不知可有什么想说的?”

  姜望只笑了笑:“开宴吧。我腹中空空!”

  虽非满腹经纶,也不曾放空言!

  什么豪言壮语都是无用。

  李一曾说想看他的剑,他会让李一看到的。但不是现在,也没有必要四处嚷嚷,大喊大叫。

  福允钦一摆手,立在殿中的那些龙宫侍者,便悄无声息地撤下瓜果糕点。另外一些姿容更甚的侍者,则是鱼贯而出,端上来各类珍馐美食。

  福允钦本人则往边上侧开一步,微微躬身。

  那张位于所有坐席之前的大椅上,点点金光缓缓凝聚。

  凝成一个面容无法被看真切,披着金色长袍的身影。

  仅仅只是一个虚影,仅仅只是坐在那里,就有一种天下皆然,六合宾服的气势。

  他自然只能是长河龙君敖舒意!

  在这个瞬间,在场天骄全都起身,无论份属哪国哪宗,全都低头行礼,礼曰:“拜见龙君!”

  无论今时今日水族地位如何,龙宫影响力如何。

  古老的盟约仍在。

  昔年人皇烈山氏指长河为誓,人族水族世代亲邻。

  无论现在这些人族天骄相不相信。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族水族同根同源、亲密无间,都是主流的宣传。

  人皇在时,称敖舒意也是道友、先生,并非呼来喝去!

  长河龙君的虚影轻轻抬手:“免了,坐吧。”

  祂只说了四个字,而声如雷行雨震,似鼓八方之风。

  众人纷纷落座。

  祂又道:“开始吧。”

  福允钦往前一步,洪声开口:“诸位贤才今日云集龙宫,共赴华筵。是天下之宝会龙府,乃使长河为星河!吾黄河大总管福允钦,奉龙君之命,于道历三九二三年二月初二,向各位宣布——龙宫宴,正式开启!”

  整个长河,万里平波。

  今日若有渔夫涉水,当连涟漪也不见。

  但在长河之底,渊深难测之处……

  轰!轰!轰!

  如有神人擂大地为鼓,鼓声响时,八方云动!

  ……

  ……

  轰!轰!轰!

  天鼓未歇。

  雷云垂压下来,像暗沉的山岭倒悬。

  在这不可知之地,昔年太虚祖师证就衍道的胜境。

  人们从未有如此逼仄、不安、仓惶的感受。

  高空倒悬的那些山峰,已经全部坠落了。曾经停驻山峰之上的“监察者”,现在全无声息。或者说,正是他们,举起了屠刀。

  往日遨游云间的白鹤,或那些争奇斗艳的仙禽,要么已经只剩碎羽要么缩在羽翼之下,不敢动弹。

  往日超然世外的太虚派修士,个个脸色灰败,三三两两散落在断壁残垣间。

  人们抬不起头,甚至站不直身体。

  雷云压天低!

  天垂断人脊!

  而在那滚滚雷云之下,悬立着一个个强大到恐怖的身影。

  全都缄默着,也未曾有更多动作。但仅仅是四散而冲撞的气息,就仿佛要碾碎这处胜境!碾得琼云如残絮,天地无声息。

  若要昭明他们的身份,那是更为恐怖的事情。

  齐国镇国大元帅姜梦熊!

  景国南天师应江鸿!

  秦国许妄!

  楚国宋菩提!

  荆国宫希晏!

  牧国涂扈!

  悬空寺止恶禅师!

  须弥山照悟禅师!

  暮鼓书院院长陈朴!

  剑阁司玉安!

  ……

  三刑宫韩申屠!

  这当中任何一个人,都有毁天灭地的能力,摘星拿月也只是等闲。

  任何一个名字,都具有摧山填海的影响力。一个名号就足以破国拿贼。每一个人都有着煊赫的战绩。如应江鸿杀北宫南图,勒碑记功于草原。如许妄杀项龙骧,陆沉河谷。

  其中不太彰显声名的,也就寥寥几个,但也只是近些年才低调罢了。

  比如悬空寺那位常年闭关、苦病都以为他死掉了的止恶禅师。辈分高出苦觉他们五辈去了。在曾经活跃的时代,霸蛮凶狠,崇尚以杀止恶。日月铲下,不知多少巨枭头颅。一张袈裟,埋了多少尸体。自谓“铲遍人间不平事”,得名“凶菩萨”!

  再比如楚国的那位宋菩提。

  这位老太太可不得了。

  她是斗昭的太奶奶,当代卫国公的生母。斗昭的彼岸金桥,就是她的绝学。近些年虽然深居简出,曾经在战场上,那也是遇神杀神。是挽狂澜于既倒,撑住了卫国公府的绝世人物。其夫死,而她更胜其夫。

  淮国公冲击超脱失败后,力量急剧消退。她俨然便是楚国四大千年世家里,最强的那位真君。

  或许也只有荆国的宫希晏,是始终如一的低调。这是由他的位置所决定的。他的军职为弘吾军副都督。弘吾军乃六护七卫里的上护军,是荆国天子亲军,嫡系中的嫡系。他便是那位深得天子信任的代掌者。说白了是荆天子影子般的存在,每每引军外伐内镇,几如荆国天子亲征。

  这些强者聚集在一起,若是外出天门,混同的能量完全可以在诸天万界绝大多数地方,发起一场灭世级别的战争!

  今天他们聚首在太虚派,让人焉能不震怖?!

  面对这样的阵容,太虚派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

  无论这些年来,他们诞生了多少强者,积蓄了多少力量。无论太虚幻境给太虚派带来怎样蓬勃的发展。甚至于……无论太虚祖师虚渊之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实行双休的几个好处:

  一,作者对生活充满了期望,有更充沛的精力和体力。创造更好的作品。

  二,趁着作者还年轻,还有几分姿色,周末去约个会谈个恋爱什么的,免得过几年头都秃了还没有对象也不好找,到时候怨恨读者,疯狂发刀。

  三,读者也可以养成好的生活习惯。周末把眼睛从小说上解放出来,一起拥抱大自然。从此学业精进,事业有成。

  四,闭门造车,此事难为。作者需要去经历生活,观察生活,这样才能写出动人的作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