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8章 新庄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2078章 新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78章 新庄

  姜真人在庄国同杜野虎喝酒。

  曾经嗜酒如命的杜野虎,已经戒酒好些年。在杀死庄高羡后的现在,哪怕与姜望同坐一桌,也只是小酌两口。

  很难想象,他是那个床底下藏满了酒坛,每个月月初就把例钱喝光的杜野虎。

  一起喝酒的还有黎剑秋、宋清约。

  宋清约还带来了他的妹妹宋清芷。

  小丫头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吃东西。

  除了最开始进来礼貌地跟大家问好,剩下的时间都一声不吭,坐姿也端庄,显得很是淑女。

  想起当初她花钱抄姜安安的作业,还威胁要揍姜某人……曾经的混世小魔女,现在却是懂事了许多。

  懂事的小孩子,往往是不快乐的小孩子。

  所以这么多年来,姜望总在努力保护姜安安的天真,宁可她任性一点——小安安很早就开始懂事了。在父亲病死后,在母亲改嫁后……在姜望为她精心布置的家,毁于那年冬天的人祸。

  也就是在云国安定了很久之后,才开始活泼起来。

  凌霄阁给了她家一样的感受,而这个世界的风雨,再未与她擦肩。

  而宋清芷呢?

  宋横江一夕身死,宋清约仓促继承水君之位,在庄高羡的压制下苦苦支撑,显然是没有多少精力照顾她的。清江水族所感受到的逼仄,宋横江的子女最能感受。

  姜望看着她:“清芷啊,你还记得安安吗?你们以前是好朋友。”

  宋清芷眼睛亮了一下,使劲点头。

  在学堂的时候,她俩的确感情很好,是私塾先生最头疼的两个学生。宋清芷作为水府小公主,钱财珠宝大大的有,动不动送礼物给姜安安。当初两个小丫头在城外分别,宋清芷还送了安安一件护身的法器。

  姜望笑道:“那等安安回来,我带她来找你,或者我接你去云国,给你俩也安排一个老友重逢。”

  黎剑秋便是笑。

  杜野虎抱怨:“也不说带她来看我……她去哪里了?”

  姜望‘嗐’了一声:“跟叶阁主去了天外修行,我也不清楚在哪一界。”

  宋清约也是个带妹妹的人,闻言忍不住道:“安安这么早就开始修行吗?”

  水族天生道脉,但一般也要等到心智成熟,才正式开始修行。不然就很容易出现无法驾驭力量,反被力量控制的情况。

  多少妖族水族失控为恶兽,那都是历史的血泪教训。

  人族则更不必说,在吞服开脉丹之前,都要打好基础、养好身体。

  从游脉到周天,本就是初步建立世界认知的过程,并非越早越好。

  “别提了。”姜望道:“叶真人早早就帮她打好了基础,令她都不能享受童年。”

  宋清约道:“那也用不着现在就跑到天外去修行吧?”

  姜望一脸的烦恼:“我这个妹妹,别的都很好,就是一点叫我难受——她太爱学习了,每天不是读书练字,就是打坐学道。那字帖是一沓一沓的写啊!我天天叫她去玩耍,小孩子有什么好学的嘛。她不听,她非要!这回去天外,我猜叶真人也是被缠得没办法。”

  宋清约默默看了自己妹妹一眼。

  宋清芷被看得莫名其妙,摸了摸脸蛋,并没有饭粒。此时的她尚不知道,她将要迎接什么。

  今天这些人一起坐下来喝酒,倒也不是单单叙旧。

  酒过三巡。

  黎剑秋道:“上次我们聊过的开脉丹的事情,姜师弟提供了许多想法,这段时间我们反复讨论过很多次,已经有个初步的结果。你如今是当世真人,眼界远超我等,帮忙再审视一遍,给点意见?”

  开脉丹的创造,是人族得以掀翻妖族天庭的基础。

  古往今来,血脉越强大,子嗣越艰难。

  人族很难称得上血脉强大的种族,在远古时代诸天万族里,甚至是较为弱势的那一等,但也因此易于繁衍……而开脉丹直接补足了先天,劣势就此成为优势。

  从一脉一丹到一脉多丹,同等品质的妖脉,所创造的开脉丹越来越多,品相越来越好……再到如今,一个妖族,就可以催生一大群妖兽,开脉丹的产量大幅度提升。

  人族对开脉丹的研究从未止步,有过好几次跃升本质的变革。

  但它原初的血色,从来不曾抹去。

  霸国之人看不到这种血色,大国之人也高枕无忧,因为开脉丹的代价,都被小国承受。

  而在座的这些,正是小国出身。

  今天坐在这里的这一桌,都是看到了开脉丹血腥底色的。

  黎剑秋曾经在竖笔峰失去一切,自谓“败家之犬”。

  姜望在玉衡峰震碎三观,几乎崩塌了信仰。

  杜野虎这几年守在九江城,本身就是在弹压庄国境内最大的兽巢。

  宋清约更不必说,很多人把水族当做开脉丹的原材料。

  但另一方面,姜望、杜野虎、黎剑秋,都不是天生道脉者,姜望和黎剑秋都是吞丹开脉,杜野虎则是古兵家气血冲脉,九死一生,方有所成。

  如今姜望贵为当世真人,杜野虎和黎剑秋也身具一国高位,他们都清楚开脉丹对人族的伟大意义,明白这件事情不能简单地划分对错,他们也绝不可以粗暴地应对——无论是出于怎样良善的初心。

  善念为恶者,屡见不鲜。

  对于今日之庄国,道宗仍是“属而不统”,交由自治。

  元老会会长章任、相国黎剑秋、大将军杜野虎、监国使傅抱松、清江水君暨庄国水师总督宋清约,这五位联议治国。

  而在座的就有其中三位,他们基本可以决定这个国家的走向。

  这也意味着,年轻的他们,可以开始尝试着靠近理想——不能说理想,暂时只能说是一种美好的希望。

  他们希望这个国家变得更好,希望百姓生活得更好,希望他们曾经所经历的痛楚,后来者不要再经历。希望历史的错误不要再重演,希望曾经的悲剧,不要再发生。

  不仅仅是枫林城域永眠的人们,也不仅仅是三山城一代代的牺牲。

  但如姜望曾经面对平等国时所言——“在我真正懂得一些道理,真正看清这个世界,真正思考清楚、获得答案之前,我不想贸然做些什么,用我的愚蠢来伤害这个世界。”

  年轻的他们并不敢说自己懂得这个世界,不敢说自己所想即为绝对真理。他们只敢小心翼翼地尝试、探索。

  自掀翻庄高羡之后,他们掌权已经半年,还没有任何国策上的变动,百姓生活如初。关于国策的修改,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只是设想、讨论。

  姜望这次来庄国,本也是要看看他们讨论的结果。

  但并不着急。

  “我只是提供了一些想法,真正面对这个国家的,还是你们。你们肩上的担子,是三千里山河,数千万民众,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族与水族。所以一举一动,都要慎之又慎。”姜望道:“在听到你们的讨论结果之前,我想先问你们几个问题。”

  黎剑秋与杜野虎、宋清约对视一眼,然后道:“你问。”

  姜望认真地问道:“你们是否考虑过最坏的结果?这结果是否可以被这个国家的百姓接受?若是庄国的开脉丹体系崩溃,庄国进入不断衰落的循环,你们打算怎么做,有预案吗?”

  对于他们这次所设想的改革,所谓最坏的结果,姜望已经说出来——就是庄国的开脉丹体系崩溃,庄国进入不断衰落的循环。

  黎剑秋没有说话,只是以指蘸酒,在桌上写了一个字——

  “雍。”

  杜野虎从小的理想是“保境安民”,后来只剩“安民”,对庄廷没有半点眷恋。

  黎剑秋的理想,是做这个国家的火种,在最黑暗的时刻,也要为庄地百姓点灯。

  从始至终,他们都只希望国家安稳,百姓富足。对于权势,都并无贪欲。

  只要庄国百姓过上理想中的生活,他们不一定要做大将军,做相国。

  尤其是杜野虎,若不是段离遗命把九江玄甲交给他,他宁愿天天去给安安看大门、做护卫。

  宋清约也只是想清江水族能够过得安稳,不被压迫。如果有选择,他也希望宋清芷任性霸道,自己天真清傲,只要父亲宋横江还活着。

  桌上写的这个字,就是他们对百姓的考虑。如果他们不能让百姓生活得更好,那就交给能让百姓生活更好的人。

  姜望看明白了,又问道:“你们讨论出来的政策,确定可以在庄国推行吗?善政若不能好好实施,也会变成恶政。”

  黎剑秋道:“章任会长既不同意也不反对,傅抱松虽与我们形同陌路,但在这件事上持支持态度。也就是说,这件事情基本已经没有阻力。”

  姜望遂道:“上次咱们坐在一起聊了很久,只是有一些简单的想法。现在你们已经掌权一段时间,我很愿意听到你们结合国情所讨论的结果。”

  仍是黎剑秋作为代表:“此次国策调整,主要改革的方向,在于兽巢制度。”

  “开脉丹是一切武力的基础,任何势力都不可能放弃,像云国那样靠商业行为保证国内的开脉丹,不可复制,它完全依靠叶凌霄真人的武力和人脉,来确保不被卡脖子。咱们做不到。

  “为了保证开脉丹的产出。兽巢不能裁撤,对道宗国的进贡也不能少。

  “我们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个改变,就是告诉国民兽巢的存在,告知凶兽的危险,以及开脉丹的必要性。

  “我们要逐镇、逐村、要具体到每一个人,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些,给予他们选择的权利。

  “先贤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我们也是‘不可使知之者’,结果又如何呢?仇恨最终点燃原野,掀翻了一切。

  “历史已经一再证明,圣贤之言,也不一定是对的。

  “国家体制四千年,古今无不变之法。

  “凶兽需要人气才能成长,人气的凝聚,需要大量的人类活动。所以兽巢之侧,百姓死伤难免。

  “庄高羡时期,为了得到更多开脉丹,让凶兽吞食更多人气,朝廷隐瞒兽巢的来历,坐视各地各城与凶兽的战争,用大量的人族死伤,促成凶兽成长。他们让百姓以为,兽巢乃天地所蕴,与生俱来。他们用大城,用军队,对筛选后的百姓进行保护,反过来以此赢得百姓的拥戴。百姓要么浑浑噩噩,什么也不知道的死去。要么终其一生,为住进大城而努力。

  “新庄的政策不同,我们会告知每一个人凶兽的危险,一切遵循自愿。只要生活在这个国家,好好地工作、生活,就是对这个国家的贡献。但愿意生活在兽巢区域的,更是大义为国。

  “我们将在兽巢城域执行减税乃至免税的政策,我们将颁布一系列的鼓励政策,比如兽巢城域会分配到更多的开脉名额、道院学习名额,比如百姓死伤于凶兽之口,适用于国家的抚恤政策……

  “并且各地城卫军都将开展应对凶兽的军事训练。开脉丹的炼制,要求我们必须允许凶兽活动。但我们的要求,是军队必须保护百姓。我们蓄养凶兽,需要的是人气,而不是人命。人命当然可以在短时间内催生更多开脉丹,但百姓不是予取予求的庄稼,人命不能算账。我们最终的目标,是凶兽区域的百姓可以正常生活,保证人气的同时,最大限度地减少百姓死伤……

  “我们将在各地设置示警机制,确保凶兽出现的时候,各地能够迅速反应过来……”

  烛光之下,黎剑秋侃侃而谈。

  杜野虎和宋清约也时不时补充两句。

  姜望听得非常认真。

  这个世界信息无比畅通,神霄世界泄露一点跃升的信息,很快诸天万界传遍。

  这个世界信息也无比闭塞,很多普通人终其一生,只在一个村落里打转。甚至不知超凡是什么,只有零星的神话碎片,偶尔的仙人传说,午夜梦回的怪梦。生不知世界之大,死不知因何而死。

  “使民知之”,说起来简单。实际上却是有悖于当今之世国家体制的统治传统。

  这样一群年轻人,在庄国做了很小一步的改变,却也是很大一步的变革。

  他们并没有什么雄图大略,也称不上远见卓识,只是从最底层成长起来,回问当初的自己——为什么而痛苦?最需要什么?

  而后尝试着去回应。

  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不断修订着计划。从哪座城域最先开始施行,如何安置那些不愿意住在兽巢区域的百姓,那些迁移后的百姓该凭借什么生活……

  蜡烛一点一点地矮下去,他们的声音却始终很兴奋。

  年轻的光焰终能跨越长夜。

  小清芷早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宋清约的袍子盖在她身上。

  “好了,今天就聊到这里。最好就这样平和地推行下去。在必要的时候,我会为提供武力支持。诸君勉力!”

  姜望终于起身,走到了门口。

  他本想说——我很想知道,新世界是否从此刻开始。

  但他什么都没有讲。

  这是曾经只能目睹一切发生的少年们,在度过艰难的成长阶段后,第一次试着推门。这是发生在一个小国里的,微乎其微的改变。

  姜望轻轻一推,天光挤了进来。

  【感谢书友“千、幻”成为本书盟主!是为赤心巡天第617盟!】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