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9章 文字茧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2119章 文字茧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19章 文字茧

  第2119章文字茧

  看着苦谛的背影,黄舍利若有所思:“这老和尚不识真佛,待我冷淡也就罢了,怎么对你姜真人也如此疏离?”

  “这位观世院首座一直都是如此。”姜望道:“可能因为这就是他的性格,也可能因为,他跟苦觉前辈不太对付——我多次见着他们对骂,骂得可脏了。”

  “悬空寺这般不知礼吗?”黄舍利不解道:“既然你是来找苦觉真人,就算苦觉不在,他们也应该派个同苦觉关系好的来接待你。”

  姜望想了想:“悬空寺好像没有哪个跟苦觉前辈关系好……他跟谁都吵架。”

  苦谛可能也是不得不来,毕竟他执掌观世院。监察、戒律归他管,外事也要负责。

  黄舍利都不知说什么好了。过了一会儿,又道:“苦谛和尚刚刚说你去年也来过,前年也来过,这会又来——苦觉真人对你来说很重要吧,你这么记挂他?”

  “那倒也没有。”姜望笑笑:“就是很久没见了,探探他的消息。要是哪天给你写信你不回,我也得去问问情况不是?”

  黄舍利‘啧’了一声:“你这是说我重要呢,还是说我不重要呢?”

  姜望道:“你是我还算重要的朋友!”

  黄舍利咧开嘴:“这是你的荣幸。”

  姜望笑道:“对!我的荣幸!”

  说话间苦谛老僧已然回转,手里拿着三个信封,一脸严肃地递来:“我在方丈房间里拿出来的,一共三封信,看完还我,我还得放回去。”

  姜望接过信封,将信纸取出,见得字曰——

  “尔等瓜皮勿念我。”

  字迹甚是潦草,就像黄脸老僧那惫赖的笑脸。

  往下看,又曰——

  诸天有甚好游!佛爷何时能回?

  又曰——

  “方丈师兄还活着吗?病了别撑着,有事别瞒我。可别趁佛爷在外,叫苦病那痨鬼抢了先。”

  又曰——

  “净礼小光头怎么样了?速速写信告知。”

  最后写道——

  “净深有没有来问我?”

  姜望看着看着,嘴角泛起微笑。

  连拆三封信,约莫是一年一封,信里不是骂这个就是咒那个,但结尾总是两句——

  “净礼怎么样了?”

  “净深有没有来问我?”

  看样子黄脸老僧是被悬空寺强行丢去诸天云游了……

  姜望掩信问道:“苦觉前辈是何故云游?他好像并不乐意。”

  苦谛伸手把信收回去,冷淡道:“事涉山门隐秘,不便告知。”

  姜望又问:“那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苦谛道:“事涉——”

  黄舍利大声把他的话接了下去:“山门隐秘,不便告知!”

  苦谛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颇有“我与妄信者势不两立”的架势。

  “首座!”姜望急忙喊住:“我还没问净礼小圣僧的事情呢!以他的天赋,不可能还没洞真。怎的现在还未出关吗?”

  “洞真自是已证了,但他修的果位,没这么简单。短时间内是不会出净土的。”苦谛不回头地道:“佛门清净地,施主少来些吧。”

  姜望追了一句:“贵寺若有给苦觉前辈回信,告诉他我来了!”

  又追一句:“对了,我第一个全票入席太虚阁!别忘了跟他说!”

  老僧敲石远,山寺掩门扉。

  姜望也不计较什么,他怎么都不会跟悬空寺计较——除非苦觉老僧哪天让他帮忙套麻袋。那么尊敬的姜阁员,就要好好跟观世院首座聊一聊这怠慢之过。

  “你好像很开心?”黄舍利问。

  “有吗?”姜望踏空而行,衣袂飘飘。

  黄舍利道:“你现在笑得,比收斗昭钱的时候都更真诚。看来苦觉真人确实是你非常重要的人。”

  姜望哈哈一笑,纵身贯为一道虹:“别想太多,走,喝酒去!”

  黄舍利立马追上去:“好哇!你果然拿了斗昭的钱!你拿他的钱做什么?怎不要我的?”

  长空挂影,笑声渐远。

  主要苦觉老和尚一天天的不服老,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成天骂这个骂那个,这一下子联系不上,姜望还真担心出点什么事!

  这几年他屡次来悬空寺,都被苦谛一句“云游未归”挡回去。

  今天借着太虚阁员的新身份登门,终叫这冷面的观世院首座给了几分面子。

  知道苦觉老和尚只是因为某种原因而“被自愿”云游,这心里的石头也就放下了。

  说实话,就黄脸老僧那个嬉皮笑脸的唠叨劲儿,还整天惦记他的头发……他还真没办法常见面。云游挺好的!

  ……

  ……

  回到星月原,姜某人用正儿八经的好酒好菜,宴请了黄舍利。

  当然,白玉京酒楼里,无论什么档次的席面,都追不上黄阁员的生活。

  但好在美色可餐。

  白玉瑕是一等一的美男子,连玉婵长得精致可人,祝唯我即便污面,也不能掩尽风采。再加上心心念念的姜仙人就坐在旁边,一顿酒喝得黄阁员是笑逐颜开。当场表示要收购,白玉京上下也很同意被收购,可惜只卖酒楼不卖人。这生意自是谈不拢。

  送走黄舍利之后,姜望在书房写信。

  他在给许象乾写信,其目的是在于雪国——许象乾曾陪着照无颜一路游历,最后停步于雪国。在天碑雪岭,照无颜确定了自己的道路,以杂糅百家的磅礴气势,证就了神临。

  在姜望的朋友里,除了黄舍利,也就许象乾、照无颜对雪国的情况可能有所了解。

  雪国从来神秘,不曾对世人解下面纱,他当然不会就这么草率地前往,不会天真以为太虚阁员的身份,能够轻易敲开雪国的坚冰。

  真要这么容易,还轮得着他们太虚阁来处理?早在虚渊之时代,雪国就应该开放了。

  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在赶赴雪国之前,姜望尽己所能地先去了解雪国。

  他把黄舍利请回来喝酒,让祝师兄白掌柜连玉婵全都来作陪,也有这个意思在。荆国雄踞一方,布局西北多年,对雪国肯定有非常深刻的认知。

  奈何黄舍利实在是无情浪子的典范。口口声声美色无边,眉梢带笑眸含情。在酒桌上这个妹妹生得好,那个哥哥真标致,笑得像花儿一样,一说就是什么都舍得,一问就是什么都不记得。酒席一结束,立即说要去忙正事,扭头就走,半点不带留恋。

  姜真人那个恨呐。

  白玉京是什么地方?

  天下英雄如过江之鲫,至此未尝不低眉。放眼天下,能在白玉京占到便宜的,这还是头一个——哦不对,应该是第二个。

  头一个是走遍天下、主打赊账的许象乾。

  但问题在于,许象乾是真没钱,滚刀肉,怎么都榨不出油来。黄舍利是富得流油,还能揩油走。

  算起来还是黄舍利更胜一筹。

  连玉婵的小脸她捏了,白玉瑕的手她握了,姜望敬的酒她喝了……荆国关于雪国的重要情报,她是一个都没给。

  直到坐在书桌前写信,姜望才忽然想起来,许象乾上一次来白玉京蹭酒喝,已经是前年的事情了。

  再上一次见面,则是赵汝成、赫连云云在草原大婚的时候。

  修行者累经岁月,对时间的流逝不够敏感。况且大家修为都至此,在神临往上走,寿限少说也是五百起步,三五年不联系是常有的事。

  现在是还年轻,还常有惦念。等到百岁千岁,渐已习惯世情,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

  他是在太虚幻境里同时给许象乾和照无颜传信,都没得到回应,才写信到青崖书院和龙门书院试试。

  毕竟不是谁都一天到晚关注太虚幻境的。像左光殊那般的太虚幻境常客,自从神临之后,常常跟屈舜华出门散心,也都不怎么去论剑台了。

  许象乾和照无颜感情渐笃,想来也自有生活。

  当然,既然都在写信了,顺便多写几封,问候临淄的亲朋、楚国的长辈、天外的小烦婆婆,那也在情理之中。

  “师父,您明明在星月原,落款怎么是‘于太虚阁’?”褚幺不解地问。

  “哦,写顺手了。”姜真人摆摆手:“也懒得再修改,无妨,就这样寄出吧。”

  褚幺还待再问,连玉婵拎着他的耳朵将他提走。

  姜望在读书,读有关于现世西北的书,读《牧略》里涉及雪国的惊鸿一瞥,读当年霜仙君在历史里的片羽雪痕……

  屋顶悬有琥珀三颗,光照一室如明灯。

  一者华丽绚烂、演化生机。

  一者剑气纵横、剑光万转。

  一者光影变幻、声纹波澜。

  在无数个日夜,他都是这样度过——读书和修行,读书亦修行。

  两天之后,两大书院的回信都已寄到。

  青崖书院那边,并不知道许象乾的行踪,颇有“儿大不由娘”的幽怨,信曰,青崖野徒,其踪不觉,若要寻迹,不如去龙门书院看看……

  而龙门书院的回信,却是子舒写来。

  姜望一边督着褚幺练功,一边笑吟吟地展信,脸色渐渐凝重。

  “怎么了?”坐在不远处,正以字锋摹枪锋的祝唯我,第一时间关心道。

  “龙门书院的照师姐出事了。”姜望道:“我去一趟,你们照看好家里。”

  心念一动,已然启用【太虚无距】。

  光影飞转后,耳中听得长河滔滔——已至龙门书院外。

  在那气象雄阔的高大牌楼前,两名书院弟子挂剑而出:“来者止步!”

  姜望特意放出气息叫他们察知,就是不想浪费时间,直接道:“我是姜望,让贵院子舒姑娘来见我。”

  人的名,树的影。“姜望”二字一出,龙门书院守山弟子半句废话也没有,匆匆回转传讯。

  “姜大哥!”不多时,子舒飞身出来,眼中有泪,泫然欲泣。

  “许久未见了,子舒。照师姐现今在哪里?许象乾呢?信中说得不详尽,带我前去看看。”姜望踏步而前,声音温和。

  他仿佛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安抚情绪的能力,你看着他宁和的眼睛,总会觉得……总有希望在。

  子舒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没有那么害怕了,转身带路:“许师兄正陪着大师姐……”

  无心观赏龙门书院的壮阔风景,一路疾飞,很快来到一处独立院落——姜望终于看到失魂落魄的许象乾。

  此刻的许象乾,正背靠廊柱,坐在庭前的石阶上,仰头对天,但眼中分明无神。以前一定要梳出油光的鬓发,现在胡乱地堆在一起。那锃光瓦亮的高额头,也多了几条清晰可见的额纹。

  神临不老,奈何心哀。

  姜望见他还活着,便没有理会,而是先让子舒带路,往里间走。

  这应该是照无颜的闺房,但里间所有陈设都被抹掉了,只有密集的阵纹图案,绘满了四方墙壁。这些阵纹必然出自高人手笔,以姜望如今的见识,也有许多看不明白。

  而房间的正中央,立着一只高约丈许的、不断变幻光影的文字茧。

  它的外状太像一只茧,但组成它的不是蚕丝,而是无数细密文字连成的线。

  姜望只是短暂地瞥了两眼,便已捕捉到许多文字的段落。甚至其中一篇,恰是他读过的《五刑通论》。

  在这只文字茧里,他感受到了照无颜的生命气息。

  “可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他仔细地看了一阵之后,才问子舒。

  子舒红着眼睛道:“师姐她走的是‘杂糅百家、自开源流’的路子,但她——”

  “肩虽担山,奈何心藏寰宇。”一个声音接道。

  随着声音出现在房间里的,是一位英俊儒雅的中年男子。穿一领长衫,声音极富磁性:“简单来说,就是她的野心,远远超出她的能力。千丝万缕,结成一团,她已经没能力解开,遂成此茧。”

  姜望礼道:“见过姚山主。”

  此人当然只能是龙门书院山主姚甫。

  他抬手止住姜望的礼,眼中有一缕拂不去的忧愁:“我徒儿心高意远,自讨苦吃……累你牵挂。”

  以姜望现在的修为眼界,已经不需要姚甫说太多。他看着这只文字茧,表情凝重:“这些都是她无法掌控的道么?”

  照无颜乃龙门书院大弟子,是博学多才、虔心向道之人。论天赋、论才学,都是儒门顶尖。

  当初姜望还在内府境的时候,她就已经随时可以神临,只苦于选择太多,不知以何路为优,方才止步不前。

  后来游学天下,只为找到一条自己最满意的路。最东走到月牙岛,最北至边荒,最南在陨仙林,最西走到雪国。

  在雪国受谢哀点拨,于天碑雪岭顿悟,苦熬一段时间之后,终成神临。而后在道历三九二三年的龙宫宴上,大放异彩。

  姜望本以为等待她的是康庄大道,自开渊流之后,照无颜的修行也的确是一日千里,有宗师之相。不成想今日再见,竟成茧中人!

  而更令他担忧的是,在这只文字茧上,他已经看到了【锦绣】的神光……

  姚甫叹道:“当初她离开龙门,游学天下,我就劝她择路而专。但她心高气傲,不肯平庸。杂糅百家,言何其易,行何其难。先圣都未成,她又如何能够?我想法子吊住了她的命,凝聚了她的神魂,但剩下的路也只能靠她自己。除了在寿尽之前,将所学真正贯通,吞茧而出……她已别无选择。”

  姚甫乃当世真君,龙门书院历代山主贡献前五,“典世之剑”《二十四节气剑典》的创造者。

  他说别无选择,照无颜就真的是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