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3章 春寒料峭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2143章 春寒料峭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43章 春寒料峭

  六殿卞城王!

  整个地狱无门,最特立独行,也最凶最恶的一尊阎罗。

  不许别的阎罗滥杀,说什么杀手杀的每一个人都要赚到钱……自己却动辄屠灭满门!

  最变态的是——他不仅杀目标,不仅杀目标满门,杀起同组织的阎罗,也是毫不留手!据说早期陨落的阎罗,超过一半都是他出手杀掉的。

  他还派他的宠物,一只从纯粹之恶里诞生的燕枭,在组织里做监督,执行他的怪癖。

  以至于他的怪癖成为一种规矩,在地狱无门这种组织奇怪地延续下来。

  旧的阎罗早就习惯。新来的阎罗虽有不满,在没有摸清虚实之前,也都懂得忍耐——但卞城王极少出任务,这虚实太难琢磨!唯独他那头不死的至恶宠物,还在时时描述他的恐怖。

  现在的地狱无门,要当上阎罗,门槛已是神临。毕竟卞城王的宠物都是神临战力,外楼还真混不进来。就算混进来了,在异常残酷的任务里也很快会被淘汰。

  像先前的泰山王和都市王,也并不是简单的人物,各自有人生的故事,堪称外楼境中数得着的高手……也陨落得很干脆。

  十殿转轮王若非在危急时刻突破到神临,都不可能撑到现在。但他墨家的传承也算是暴露出来了,现在很多人都在猜,他到底是墨家的哪一个。

  神临境的前宋帝王恶君子,都因为逃命功夫不到家,死在一次大逃杀里。

  在地狱无门任职,收获的确可观,死亡率也是居高不下。

  新任宋帝王想要提高一点待遇,算是人之常情。

  卞城王是可以理解的,也不知秦广王愿不愿意理解!

  就在卞城王出现的瞬间,躺在地上睡大觉的转轮王、坐在角落发呆的平等王、玩着骰子漫不经心的阎罗王……这些有点资历的阎罗,全都坐正了。

  卞城王参与,这次任务就非同小可。

  组织元老仵官王更是蹭地站起身,借来的身体都掩不住惊色:“卞城王!你——”

  帐外的卞城王抬起眼睛:“我?”

  “我给你占了位置!快过来坐!”仵官王迅速把惊色抹去了,谦卑地笑道。

  他那暗哑的声线谄媚起来,有一种要将人折磨致死的恶心感。

  注意到这一切的新任宋帝王,不由得调整了姿态,以一种尽量不带冒犯的眼神,去观察帐外这位凶名昭著的阎罗。

  但他的视线才抬起,就被接住了。

  他看到一双冷酷的眼睛,将他的视线碾碎,又坚决地推过来,仿佛永恒不化的坚冰,让人遍体生寒。

  “我支持你的想法。”卞城王慢慢地走进帐中来,对仿佛定在那里的宋帝王强调了一遍,又补充道:“等会你就跟秦广王提。”

  “这……”宋帝王现在的状态,比仵官王借来的身体都要僵硬。一时踟躇,没弄懂这位卞城王到底是什么立场。

  真话?假话?还是钓鱼?

  “有意见就要提,为什么不提?支支吾吾什么!”卞城王冷酷地道:“你提,我保你一命。你不提,我现在就杀了你。”

  帐篷里气氛骤冷。

  宋帝王完全看不透卞城王的修为,但完全相信对方有杀死自己的能力,且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冷酷人物。

  可秦广王又是什么心慈手软的好东西吗?

  当初地狱无门成立的第一桩生意,就是刺杀曲国镇边大将,借此打开声名。

  他这个曲国太尉还负责过剿匪,但从头到尾都没找到人,曲国完全不具备向外的影响力,基本逃出曲国,就与他们无关——现在倒是找到了人了,还时不时跟首脑见面呢。但他自己也成了匪贼一员,这个破组织,也膨胀成了庞然大物。

  他几乎是亲眼看着秦广王成长起来,没有更多人支持,怎么敢开口谈判?

  这个卞城王说保命,保真吗?保命保不保修为,保不保肢体完好啊?

  一时左看右看,但帐中无一阎罗接他的眼神。

  在加入地狱无门之前,匡羽心万万没有想到,做一个杀手,竟也如此两难!

  好在有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来,使他的困窘得到解救——“要不要玩这么大?”

  地狱无门里唯一不戴面具的阎罗,便于此刻降临在帐中。

  长发垂肩的秦广王,看起来真是地狱无门里最良善的一个,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两位阎罗,都冷静些。这是你们的第一次见面,我真不希望是最后一次。”

  宋帝王道:“……我挺冷静的,老大!”

  卞城王则是毫无情感波动:“我认为他说得挺有道理的,组织规模跟上了,你这待遇也得跟上啊。”

  “地狱无门的待遇,绝对是业内顶尖。你们出去问问,哪个杀手组织能有咱们的成员赚得多?”秦广王笑吟吟地讲道理:“维持这么大一个组织需要成本吧?事前的情报,事后的收尾,路线的规划,成员的装备、各类法器,组织的接应……方方面面,哪样不是支出?阎罗只需要专注于杀人这一件事,五五分成很合理的。不信我给你看账本嘛。”

  “我懒得看。”卞城王声音冷酷:“我只知道现今在一线卖命的阎罗,已经因为待遇而有所不满。作为合格的组织领袖,你必须要考虑到成员的情绪。甭讲那些没有用的。”

  “这样吗?”秦广王有些苦恼的样子:“……那我杀掉他好了。”

  宋帝王猛然后退一步,后背几乎贴上帐墙!

  “哈哈哈哈,跟你开玩笑的。”秦广王笑吟吟看着宋帝王:“我又不是卞城王那种杀人取乐的恶劣性格,我出手费很贵的!对了,你先前想跟我说什么来着?”

  “没什么。我感到这个组织是很温暖的!”宋帝王说。

  “慢慢呆下去你就知道了,大家都很和善,很好相处……”秦广王摆摆手:“坐吧。”

  前曲国太尉双手按膝地坐下来,保持一种很谦卑但随时能发力逃跑的姿态。

  卞城王却早就不理会他们,径自走向仵官王:“好久不见啊,仵官。很多阎罗都换掉了,你还在这里,真是祸害遗千年!”

  仵官王难听地笑道:“借您吉言!”

  卞城王在他让开的位置上坐下,伸手烤火,语气悠然:“现在懂事很多嘛。那我考考你——这次行动,你跟谁一队?”

  你这是恩将仇报啊!

  仵官王没敢说出心里话,斟酌了又斟酌,最后道:“当然我也很想跟您一队。但是我觉得宋帝王刚来组织不久,更需要跟着您学习经验。”

  宋帝王猛地转头过来,几乎要喊仵官王出去单挑。“你有病吧,卞城王跟你说话,你扯我做什么?”

  我堂堂曲国太尉,打不过秦广王,不敢惹卞城王,还弄不过你仵官王了?成天操纵个尸体在那里装神弄鬼!

  仵官王阴恻恻地笑:“卞城王,他好像不愿意跟您呢。”

  轰!

  就在一瞬间,就在众人的眼前,仵官王整个人,从上到下,倏然清空,毫无波澜地消失在篝火旁!

  宋帝王一时失语。

  刚才他仿佛看到了一柄剑,倏然出虚空,从上到下将仵官王碾碎……但视野里什么都没有。

  明明只是神临境的气息。

  可,世上真有如此神临?

  整个帐篷里都是安静的,火星哔剥的声音十分清晰。

  卞城王轻描淡写地拍了拍手:“小心思别在我面前耍,再有下次,我就不斩尸了。”

  虚空中打开一口血色的棺材,仵官王从中跳出来,低头躬身,非常之谦卑:“您的教诲我听到了,我一定铭记在心,绝不忘怀。”

  “大家好像都不愿跟我一队?”卞城王淡声道:“我是不是被孤立了啊?”

  “怎么可能!”仵官王猛然抬头,都喊出了假声。

  宋帝王矢口否认:“不会,绝对不会。”

  就连从来都不怎么说话的转轮王,也罕见地开了口:“我们组织是很团结的,大家都热情友好,不存在孤立这种事情。”

  他现在的声音像是伴随着齿轮转动,有一种很实际的感受。

  “我们都很尊敬你。”加入地狱无门后就变得沉默寡言的平等王说。

  “哦!那谁跟我一队?”卞城王问。

  帐篷里再次安静下来,就连心跳声也被按止了,几尊阎罗如泥雕木塑,一片死寂。

  秦广王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卞城王淡淡看了他一眼,这才冷声道:“你们倒也不用这么紧张,这次行动我自己走。”

  他抬起一根修长的食指,黑色物质流动成一只小小的无尾燕,歇在他的指背:“燕枭跟我。”

  “好了!”秦广王拍了拍掌,将众阎罗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还是老规矩,不愿意参与任务的,提前离开便是,咱们组织很自由——鉴于卞城王已经到场,任务的重要性得到确立,此刻在场的所有人,都视为已经同意参与此次任务。下面我来说一下行动细节……”

  ……

  靖海计划是尹观当初从一真道某位存在那里听来,据说是由景国国相闾丘文月所制定。佑国的那只巨龟,即是景国抚平沧海的计划一环——也不知按照迷界现在的局势,景国的计划是否还会进行。

  要进一步了解靖海计划的真相,亲自主导霸下计划的姬炎月,显然就是关键所在。

  从尹观个人的仇恨来讲,杀死赵苍、掀翻巨龟之后,姬炎月也是他必要杀之而后快的目标。

  阎罗们落脚的地方在草原,而姬炎月作为景国皇室代表,现在正在盛国……

  人员一旦开始集结,行动就已经不远。每一尊阎罗都是能给组织源源不断带来财富的存在,可不会在这里浪费时间。

  从草原入盛再向景,楚江王规划的路线已然尽量隐蔽。杀手们像游在深草里的毒蛇,悄无声息地游向目标,只等到亮出獠牙的那一刻,才宣告最后的结果。

  仵官王显然不会忘怀这条路线,不过他也没有重温的机会。此次各自独行。

  在一望无垠的星空下疾飞,巨大的无尾燕张开了羽翅。

  卞城王身穿黑袍,负手立于燕脊。

  这次地狱无门行动,他负责压阵,具体并不做事,所以不必跟哪个阎罗同行……他暂时跟秦广王一路。

  “姬炎月访盛不是公开的行程,你是怎么弄到行踪的?”他在夜空下问道。

  秦广王在燕枭旁边,迎风而飞,没有说话,只横指于空,写了个“一”。

  “是你要找姬炎月,所以找他们要了情报。还是他们雇你杀姬炎月?”卞城王问。

  “我们从来不会主动联系客户。作为地狱无门,也不应该知道客户是谁、能做到什么。”秦广王道:“所以巧了不是?恰是后者。”

  卞城王道:“你从来都不遮掩自己,谁都知道秦广王是尹观,你跟佑国的事情也不是秘密。这是巧合吗?”

  秦广王平静地道:“反正事情还是要做,现在多拿一笔酬劳,何乐而不为?别的事情不必关心了!”

  “与虎谋皮。”卞城王言简意赅地做出评价。

  “春寒料峭,更甚冬霜。不谋此皮,一定会冻死在这个春天。”秦广王的声音在夜色里有几分凉寒:“我一生至此,都是如此。”

  卞城王沉默了片刻,又问:“这几年跟他们合作了多少生意?”

  秦广王道:“偶有合作。”

  “我知道的上一个跟他们合作的人,是庄高羡。”卞城王冷酷地道:“庄高羡到死都在呼唤,可是没有人回应他。你认为你的下场会不会好一点?”

  “我也不指望他们能回应我啊。”秦广王笑了笑:“所以这不是请你出关么?”

  “他们为什么要姬炎月死?”卞城王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秦广王道:“忘了我的职业操守?”

  卞城王扭头看着他。

  他笑了笑:“各取所需,我何必问?还得费心思猜他们是真话假话。再者说,他们这种邪恶组织的秘密,我还是不知道为好……看我干什么?你什么眼神?地狱无门是正经做生意的组织,我们钱货两讫,童叟无欺,可不是开黑店的,容不得你污蔑!”

  “想过杀姬炎月之后的事情吗?”卞城王道:“她跟游缺那种家道中落的情况不一样,是正儿八经的皇室真人。她被刺杀,景国会有什么反应?”

  “怎么,以为我是那种想都不想就发疯的人吗?”秦广王笑了:“我可没你那么冲动。”

  夜风之下,他的长发疯长起来,乱舞当空——

  “我是想过之后,坚持发疯!”

  长夜中他的身影已经远去了,其踪隐匿。

  但他的声音留了下来。

  “大概又要换一批阎罗了。”

  “或许也包括我。”

  “这次之后,世上就不要再有卞城王了吧。”

  【感谢书友“今朝画灯会”成为本书盟主,是为赤心巡天第652盟!】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