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2章 昊天高上末劫之盟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2212章 昊天高上末劫之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212章 昊天高上末劫之盟

  深渊无尽,灞桥无尽地坠落。

  时间在这里不存在意义,距离也不过是感受的尺度。

  这是一场没有终点的旅程。

  可以是一瞬间,可以是一万年。

  可以是一丈远,可以是千万里。

  这座古老的石桥,到底是在坠落,还是在飞升。虞渊的尽处到底是日落,还是天空——谁又能说得清呢?

  总归灞桥是跃下了虞渊,便姑且描述为“坠落”。

  “伟大”是一种超乎界限的力量,它打破了现世的极限,也超越诸天万界而存在。它不能够被描述,也无法被触及。

  此刻的灞桥,深陷于伟大的力量里。

  在这无止境的坠落中,响起了一个混乱至极的声音。

  它怪诞、邪异,仿佛亿兆个声音混杂在一起。

  绝巅之下的修士,仅仅只是听到这个声音,便要道则崩溃而死。若试图辨析这个声音的内容,哪怕是绝巅修士,也很有可能陷入疯狂!

  然而这个声音,被灞桥捕捉了。

  此声道——“嬴允年!超脱共约犹在,人族想要撕毁它吗?”

  大秦太祖嬴允年,道历新启以来第二个成就超脱的伟大存在。

  灞桥乃是祂当年纪念霸业所制之宝,也理所当然成为祂回归现世的桥。

  在近古时代的尾声,那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几乎毁灭这个名为【现世】的万界中心,使诸天万界都归于寂灭——

  若真是那样的结局,诸天万界所有生灵都要灭绝,什么洞真、衍道都不能活。

  超脱也要沉眠,“永恒”都要存疑,因为永恒的世界,已经不复存在。

  那些伟大强者所看到、证得的真不朽,亦无不朽之根基。

  那么“永恒”和“不朽”,都无法再定义。

  诸天万界所有的一切都会寂灭,须得等待漫长不知多少纪元,才有可能迎来复苏——又或许永远不会复苏。

  纵然有那能够对抗永寂,对抗沉眠的无上强者,也只能飘荡在【无】。

  因为世间无“有”,因为“世间”也不存在。

  谁都不愿意面对这样的结局,所以“超脱共约”应劫而出。

  它有一个正式的名字,叫《昊天高上末劫之盟》,乃是诸天万界之中,最高层级的盟约。它限制了超脱在现世的出手!

  此约之后,才有道历新启。

  这份盟约具备如此伟大的意义,当虞渊深处的伟大存在,刻意提及此约,是必然要得到回应的。

  所以那横渡时空的古老石桥中,响起嬴允年温润的声音:“我以为是您不打算遵守。”

  “真是岁月苦多啊。”在混乱的时空里,那个极致怪诞的声音道:“嗬嗬嗬……当年跟吾对话的,是人皇有熊,是玉京道主,现在却换了个不到万岁的小年轻!”

  “超脱无古今!”嬴允年的声音道:“年月对我们已经没有意义。伟大如您,也需要知晓我的名字,不是么?”

  极致怪诞的声音道:“吾名永彰,尔辈缄藏。超脱共约上,可没有你的名字。”

  “还没有来得及签。”石桥里嬴允年的声音道:“我会签上去的。”

  “在将签而未签之间,你就拥有现世中有限的自由。”极致怪诞的声音道:“呵……所以你竟放肆如此,只身来吾座前!”

  《昊天高上末劫之盟》当然不是一纸空文,上面签署着诸天万界所有超脱存在的名字,具备伟大的力量,限制了超脱的出手。

  是彼刻所有超脱达成共识后,为了防止诸天万界的寂灭,主动给予自身的限制。

  若要强行类比的话,它可以视为《太虚盟约》的终极状态。它的力量来源于“共识”,是定约者所赋予。

  无论谁先破约,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嬴允年成就伟大的时代,超脱共约早就已经签订完成,上面当然没有他的名字。相类于此,姬符仁也是这样。这两尊道历新启之后的超脱,是超脱共约之下,相对自由的存在。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可以不受约束。

  “此至高之盟,不朽圣约。凡超脱不得随意干涉现世,以免寂灭之灾。誓约之上虽无我名,我亦受其所约。”嬴允年淡淡地道:“您大可放心,如非必要,我不愿意成为毁约的代价。”

  “闲话少叙!”那极致怪诞的声音被怨恨纠缠:“人族背信,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尔辈承燧人之德操,若想弃约,倒是不妨前来一步,看吾如何却之!”

  “您乃太古怨体、百族恨身,谁敢小觑?”嬴允年的声音悠悠道:“我若要杀你,怎么也得约上道门三尊,叫上姬符仁,发大军亿万,填平无底虞渊,拔掉修罗根基……您说是么?”

  他仿佛在描述他的计划,而非一种假设。

  “称吾‘太古之母’!”极致怪诞的声音如水纹回漾,回荡在历史、现在,也试图漫延至未来:“共约既在,超脱束手。吾可曾轻动?”

  “最好是如此!让现世的归现世,超脱的归超脱。既已跳出世外,无谓溺于苦海!”石桥里的声音道:“我此来无余事,只是知会您——从今往后,虞渊由我注视。我相信我们会有很好的相处。”

  那怪诞的声音幽幽地回响:“这一句将会成为你的墓志铭。”

  “哈哈哈哈——”石桥之中传来嬴允年的大笑:“那就拭目以待吧!”

  在这混乱的时空中,太古之母的声音再也没有响起来。

  ……

  ……

  万里长城切割虞渊,长城内围是文明的原野,长城以外,是修罗族的猎场。

  沿着万里长城铺开的战线,当然不是孤立存在。

  若有人能在高穹之极,俯瞰整个新野大陆。便能看到千条万条的“线”,连接着长城前方的修罗大军,像是无数给修罗军队输血的血管。

  那是修罗族源源不断的备军,和在漫长的战争岁月里,越来越受到修罗重视的后勤。

  在长城之外的辽阔大地,修罗族的大军纵横交错。无法计数的信骑,包括陆骑和飞骑,在各个军团之间来回奔驰。

  天空飞翔着军机官操纵的深渊羽兽,作为瞭望的眼睛。

  说到“眼睛”,在偌大战场的高处,有一只筋络密布的外凸的猩红肉眼,它足有百丈方圆,虚悬在极高的位置。体外漂浮着二十四条半透明的纤细肉须,漂流空气,使它如在水中游。

  此即修罗大军在这场战争里的“瞭望塔”,是确保军事视野的重要存在,名为“深渊之眸”。

  但如此种种,显然全都不能对姜望他们构成威胁。

  人族天骄七人成阵,在修罗族的阵地上,划过一条漫长的弧线。什么战修罗、意修罗、恶修罗,全都无用。除了修罗君王,没有任何存在能够拦得住这支队伍。甚至是无法发现这支队伍。

  皇夜羽之死当然震动诸方,修罗大军的统帅当然也会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但哪怕是军令传达的速度,都不可能赶得上这支队伍疾驰的速度。

  所以大军围堵的情况,也几乎不可能发生——除非这支围杀了皇夜羽的人族精英队伍,会愚蠢到一头扎进修罗族的口袋中。

  此刻摆在修罗君王石惊弦面前的,就是这样的难题。而留给他判断的时间,几乎并不存在。

  他的已知信息,是皇夜羽在逐杀秦太子嬴武的过程里被反杀。

  那么嬴武必然已经证道,重玄遵、秦至臻,这几个早先被宗湮追杀的人族天骄,也应当参与了围猎。姜望、计昭南,这两个没有在战场上出现、却经常活跃在野地的人族洞真,应该也在局中。

  从皇夜羽身死道消之地,至虞渊长城的关楼,这距离不算近,但在强者极速之下,也要不了多长时间。

  虽然绝巅一念,万里无遥,他可以在极短的时间里穷搜旷野,可那嬴武亦是绝巅。

  从虎牢关出发,他很可能只有一次阻击的机会,若是错判嬴武等人的行进路线,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回归长城。

  他好不容易调整战线,从虎牢关前脱身,长城前的漫长战线,此刻对修罗族来说是十分紧绷的。

  为了达成剿杀许妄的战略目的,修罗族在燕山关投入了太多兵力,足足两支修罗强军、两尊修罗君王在彼处。

  是的,斩杀绝巅是战略目的,而不是战术目的。

  一尊绝巅的陨落,完全可以用来描述一场战争的成败。

  甚至可以这么说,在此刻还未结束的这场战争里,修罗族已经是失败者。倘若不能杀一尊人族绝巅回来,他们将迎来更大的战略失败——修罗大军彻底失去在现阶段击破长城的可能性,虞渊长城自此稳固,巍峨不可移!

  本来是大好局势——大秦太子好大喜功,深入修罗腹地,欲杀恶修罗宗湮,被宗湮逃脱,从而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修罗族这边果断迎击、抵住冲动的长城守军,还趁机围住方寸大乱的贞侯许妄。一边是人族顶级名将的头颅,一边是秦国太子的首级,只待磨刀霍霍的修罗斩落。

  这是做梦都不敢想的梦幻开局!

  但鱼饵一霎变渔夫,皇夜羽反被狩猎,整个战场局势,就变得紧张起来。

  嬴武没能杀死宗湮,说明他距离衍道还有距离,当然现在看来,那是故意的诱导。这才让本该是最万无一失的战线,成了修罗腹地的创伤。

  修罗族必须挽回这一切。

  燕山关前如此巨大的投入,的确将许妄陷围,让修罗族看到了斩杀这位人族名将的可能,但也制造了巨大的沉没成本。

  整条战线一步都不能放松。

  此次十君齐出,兵围长城。但在皇夜羽死后,却再也抽不出其他的修罗君王回身反剿了。唯有他石惊弦能够出手,可也是以绷紧战线为代价。

  他若能成功将以嬴武为代表的这些人族天骄截杀,那还算是能够弥补皇夜羽的死去。不枉冒险一场。

  所以现在唯一的问题是——

  嬴武他们会选择哪条路线回归?

  石惊弦没有时间斟酌,他在抽身的那个瞬间就要做出决断。

  一念之后,身形闪烁,便至武关。

  虞渊武关是人族在此最古老的关城,经营最久、防御最强,对人族来说也最具安全感。相对也更容易成为回归的选择。

  武关的人族主将,是那位大秦老将甘不病。

  在过往的年月里,石惊弦与之有过交手,印象深刻。

  率军挡在武关外的修罗君王,是修罗名将邑礁。他的战略目标,是不叫秦军西进,不允许人族接应秦国太子,倒是不会对甘不病有什么想法。两边也算棋逢对手,战况很是胶着。

  石惊弦一到武关,便知自己做错了选择。此地无人,他没能精准截断嬴武他们的归途。

  次选当然不是嬴武一行人有可能的第二条路线,为时晚矣!

  石惊弦反手一张,握住一只雕刻远古恶兽、名为“花壶”的大弓,于风云汇聚之中,拉开了弓弦——

  嘣!

  这是一声震动新野大陆的惊响,俄而有三只羽箭,在视野不能及的远处战场凝现。分别是虎牢关外、嘉峪关外、燕山关外。

  《异兽志》有云:远古恶兽有名“花壶”者,是餐星之兽,饮月而生。以万类为肥,养亡死之花。无固定之形,固则为壶状,常曰——“生者生者,投吾壶中。”

  花壶为弓,落下灭生之箭。

  这三处地方,都是嬴武等人最可能出现的战场。在捕捉到嬴武等人的气机时,就会直接攻击。

  石惊弦身为修罗大君,行事必然要着眼大局,不能为一时意气而动,只能做对修罗族而言最有利的选择。

  所以他在出箭之后,当即拔空,摇身万丈,将随之扩张的花壶弓拿在掌中,以弦为锋,对着甘不病所统辖的人族大军便是一斩!

  虞渊深处的太古之母,好像有谕令传下,但又平息了。他却也管不得。

  既来武关,便试着伐破武关。

  这弓弦好似庞巨的关刀之锋,斩落之时,顿分天地。

  也同样是在这个时刻,雄巍的武关关城,骤然光华大放。虞渊长城的阵法已然启动!

  那几乎接天的高墙,仿佛成为一面巨大的镜子,反折无尽光芒。那光仿佛成为实质性的存在,流动如海,使得城楼之前,竟成茫茫一片。

  甘不病不愧是传名已久的兵道大家,统御万军,如臂使指,引军、启阵,一气呵成。竟然瞬间就将大军统合在一起,切割开修罗大军的纠缠,混同于光海之中。

  修罗君王邑礁在光海中稳住大军阵型,正要率军前扑。

  但见得石惊弦的弓刀落下,光海分流,天地一霎澄空。城门已然紧闭,大军撤归城内,甘不病披甲立在城头。

  关城之外,只剩下不到万人的断尾之军——他们是修罗大军紧紧咬住的战线,也是兵煞中令邑礁错判的纠缠。

  甘不病果断舍弃万人,以保全军。他甚至是在石惊弦降临的瞬间,就已经做出选择。

  “这么多人,就这么放弃了吗?”邑礁沉默一阵,仰头问道。

  甘不病立在高高的城楼,并不理会修罗君王的提问或者挑衅,只对长城外的人族战士道:“甘不病无能,不能独对两尊修罗大君,只能放弃诸位,保全武关。诸位家小,我养之,诸位怨恨,我担之——别无他话,诸君赴死吧!”

  站在如此高处看城下,密密麻麻的人族战士,像是一排蚂蚁。

  他们并非镇獠强军,可也是大秦锐士。他们是一个个具体的人生,至少在此刻,还不是战报上冰冷的数字。

  这排蚂蚁没有骚乱,如同一线细潮,沉默地向修罗军队涌去。

  潮涌在战场上起伏。

  这是近万将士,从人生变成数字的过程。

  城楼上的甘不病只吩咐道:“点燃狼烟,石惊弦既然移驻来犯,便让虎牢关前的修罗军队,为我们的将士陪葬!”

  发个书讯:《赤心巡天》前三卷礼盒装,在抖音自营【华文天下图书旗舰店】上架了。

  因为之前的签名书已经没有了,但一直有读者说想要亲签,所以这次做了很多亲签明信片。

  都是我晚上加班签的。

  请注意,这是目前已出的(1~3)卷合集。已经购买过前三卷的,不要重复购买。

  第四卷还没有开始做,敬请期待以后。

  ……

  感谢书友“闵行老张”成为本书盟主,是为赤心巡天第726盟!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