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7章 心向往之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2227章 心向往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227章 心向往之

  庄严肃穆的祭礼之上,一时神念横空,足以震动朝野的信息,在越国高层之间穿梭。

  越甲甲魁卞凉紧急汇报:“隐相峰发生异动,右都御史似乎已经苏醒,正在与楚国使臣钟离炎交战!是否立即启用护国大阵干涉?越甲军阵已备,末将也可随时引军前往!”

  今年四十五岁的卞凉,正是越国军方柱石一般的存在。他所统御的越甲,核心只有三千之众,辅兵却超过三万。这三千核心甲士,人人超凡,习练的是越国历代传承、不断改进的特殊功法,精通主流兵道前沿阵图。称得上训练有素,从来攻无不克,战必得旗,乃越国陷阵第一。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论,执掌这样一支军队的卞凉,都是越国绝对意义上的高层。

  但此革蜚非彼革蜚之事,他也并不知情。

  自古以来,机事不密则害成。

  在高政死前,革蜚的事情只有他和皇帝文景琇知晓。在高政死后,知情者也只是多了一个龚知良——这还是因为文景琇身为越国天子,为世间瞩目,一举一动难以自由,要谋篇布子,不得不让龚知良参与,代为运棋。

  “不着急。”龚知良淡声道:“右都御史苏醒是好事。他不忿被楚使欺压,恨而出手——打不过也就罢了,既然能打,我们为什么要干涉?”

  卞凉一听这话,就知其中水深。

  此事本就极怪。第一,革蜚神魂被撕裂,分陷五府海和蒙昧雾,按常理来说,绝无回归可能;第二,革蜚为什么会和钟离炎打起来?这件事情本身就很怪异;第三,革蜚为什么能有和钟离炎对战的实力?从神临到洞真,可不是简单的跨越,尤其洞真境界需要对世界的认知,没道理疯了几年,反倒破境;第四,革蜚苏醒对眼下的越国未见得是好事,因为苏醒的革蜚首先需要给大楚安国公一个交代。这个交代一旦不够妥当,整个越国都要面对伍照昌的怒火。

  这些问题龚知良不会想不到,他却如此波澜不惊。

  他可不是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高政。甚至哪怕高政还在,也未见得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这位越甲甲魁皱起眉头:“国相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本帅?是因为本帅已经不值得信任吗?”

  此话明问国相,暗问天子。

  在这庄严的祭礼之上,此言与闻者寥寥。除他们三个之外,还有一个大宗正,乃皇家宿老,总之都是越国顶层,绝对可以信任的存在。

  文景琇的声音在此刻响起:“越甲乃朕内甲,身家性命都交付,这是第一等信任!朕不信你卞凉,还能信谁?只是这一局乃高相所遗,他老人家再三叮嘱,启局之前不得有任何涟漪。毕竟钱塘波澜照角芜!此事涉及朝纲,朕也只跟国相讨论过。皇后不知,太子不知,天下无人知。”

  卞凉心神剧震,他没有想到高政竟有遗局。但这又是太理所当然的事情,高相本就是通天彻地之才。其人那么毫无波澜的死去,才是叫人惊疑的!

  他立即道:“若是高相遗局,我等厮杀汉听命便是。真叫我参与,反倒容易坏事。相国,请原谅卞某无礼!”

  龚知良也立刻回应:“卞帅丹心为国,此即至礼。龚某心中只有敬意。”

  “诸位都乃朕之肱骨,都体朕心,定要携手当前,共克时艰。”文景琇用开诚布公的方式安抚了麾下大将,立即下令:“周都督早在钱塘备战,诏他尽发水师,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卞帅即刻启动护国大阵,率军中止隐相峰大战,保全右都御史,也不要伤楚使性命。同时封关西门,对楚锁境。书山那边,朕亲自行书。越国奉礼多年,为其屏障,他们不能一再坐视。”

  在一连串神识传递的命令之后,文景琇便在祭坛之上回首,目光越过楚国副使斗勉,仿佛看向那座号称“天下华盖”的郢城。

  他知道楚天子不会注视他,可他的确是看往楚天子的方向。

  “斗副使!你是国公之家,上贵嫡子,霸国骄才,你能否回答朕一个问题——”文景琇出声道:“你们此番来国,说是吊唁本国太祖。但你们的大楚正使,为何擅自出现在云来峰,又为何会对本国右都御史大打出手?!”

  革蜚一直到疯癫之前,官职都是右都御史。在他疯癫之后,或者是对他还抱有期望,或者是为了等他,这个官职也一直没有撤掉,甚至薪俸都是照常发给革氏的。

  所以越国上下,至今仍以右都御史称之。

  斗勉完全是懵的。

  他甚至是费了好一阵劲,才反应过来“云来峰”就是隐相峰的官名,而右都御史指的是革蜚。

  但他哪里知道钟离炎为什么去隐相峰,又为什么会跟革蜚打起来?

  革蜚不是疯了吗?

  疯子和傻子有什么好打的,这不是王八打乌龟——同室操戈?

  可文景琇此刻气势如此凌人,越国文武也尽皆看来,颇有一个回答不上,就乱刀分尸的架势——诚然他斗勉身份尊贵,家世显赫,卫国公府一定会为他报仇,但人都没了,报仇对他有什么意义?

  “禀越国天子!”斗勉心念急转,心中疯狂问候钟离炎的家人,嘴上也不敢停下:“首先我必须要强调,此行我只是副使,且我全程都在会稽,根本不知道贵国境内发生了什么事情。依我看,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抓住问题的关键,那就是钟离炎为何会和革蜚打起来?他们说不定是有误会,也有可能发生了口角,当然切磋也是说得过去的。这当中的可能性有很多,我们需要本着对两国邦交负责的态度,审慎地去应对。具体怎么做,还要看贵国怎么做。正如我所强调的,此行我只是副使,且我全程在会稽,根本不知道贵国境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文景琇耐心地听他说完,摆了摆手:“既然斗副使什么都不知道,那就只能委屈你一段时间了——押下去好生看管,不许害了性命。”

  便只这一句,越国皇帝便离开了太庙。

  礼官伫立在高台,不知这进行到一半的祭礼,还该不该继续。

  “继续吧!”龚知良吩咐了一声,转身离去。

  哗啦啦,好似钱塘退潮。太庙里的文武百官,顷刻散去大半。

  只剩下礼官自己,和一些无足轻重的小官,心不在焉地按照规程,来完成祭礼的后半部分。但包括他们在内,也没有谁真正在意大越开国皇帝的忌日。

  “天不假年,魂兮永瞑。哀我……”

  旗幡招摇,祭台庄肃,声在风中,仿佛呜咽。

  ……

  ……

  越国的护国大阵,启动十分迅速,从中也可以略窥越国兵备。

  处在霸国卧榻之侧,的确容不得他们轻忽。

  大阵一启,越国便成铜墙铁壁,江山万里尽一体。

  卞凉整军更是没有半点耽误,离开太庙就直接整合兵煞,化作白龙一条,横贯国土,飞落隐相峰。

  但在这之前,那磅礴气血之峰就已经倾倒。

  轰!

  一身重甲被打得只剩几片甲叶的钟离炎,从天而坠,摔在大军之前。把厚重黄土,都砸出一个深坑。

  在此之后数息,那柄名为“南岳”的重剑,才翻转几次,倒插在他身边。

  革蜚乱发披散,从天而降,那眼神已经不见野兽般的凶残,而体现一种近乎空洞的冷漠,他看了看这柄重剑,对躺在地上的钟离炎道:“这柄名剑跟着你真是辛苦,三天两头被打飞,你是否听到它的哀鸣?”

  已经奄奄一息的钟离炎,咬着牙骂道:“你绝对不是革蜚!狗贼,借皮阴我,算什么本事?老子大意之下,才给你机会!”

  高政已死,他钟离大爷本该横趟越国,结果却被区区一个革蜚打得半死!

  这是何等耻辱!

  哪怕高政出来诈个尸,哪怕越国皇帝文景琇亲自出手呢?他也能稍微好想一点。

  想他这般与斗昭、姜望齐名的天骄,竟翻船在越国这条小阴沟,被名为“革蜚”的浪花扑灭,真是一生名誉尽东流。羞对献谷父老也!

  革蜚漠然道:“如果我不是革蜚能够让你容易接受一点,那你便这样认为吧。我是不在乎弱者的想法的。”

  “你他娘——”钟离炎气得几乎跳起来。

  但被革蜚狠狠一脚,踩回地面。

  革蜚的靴子贴着他的左脸,他的右脸贴着泥土。

  不甘受辱的钟离炎不断挣扎,却被革蜚一次次击溃挣扎的力量。

  “右都御史!”整军列阵的卞凉出声道:“此人乃楚国正使,不可伤他性命!”

  卞凉这时候也是惊疑难定。

  革蜚不仅有与钟离炎正面对决的实力,还战而胜之!

  钟离炎说此革蜚不是真革蜚,他心里是认的。

  所以虽然嘴上客气,姿态亲近,也没忘了让大军保持警戒阵型。

  革蜚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并不挪开自己的靴子,只道:“他提剑斩我时,可没人叫他不要伤我性命。”

  卞凉体型精悍,平日也自问体魄过人,但今日看到钟离炎不断溃散的血气,一层一层如钱塘溃潮,方知何为体魄强大。而便是如此强大的钟离炎,却被革蜚打成了这样。

  他赶紧说道:“我引军前来,又开启护国大阵,就是奉命保你。事先可并不知你有如此实力!”

  “奉谁的命?”革蜚问。

  卞凉道:“天子御令!”

  革蜚移开了靴子:“那就再看看皇帝还有什么命令传来吧!另外——”

  他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略显不适地皱了皱眉:“叫人给我拿一套新衣,我身上已穿得脏了。”

  他又补充:“要儒衫。”

  ……

  一面巨大的铜镜之中,正映着革蜚有碍观瞻的五官。

  当这面铜镜拉开视野,军容严整的三千越甲、躺在地上仍在濡血的钟离炎,也都纤毫毕现。不远处的隐相峰,静立在彼,观察着铜镜的文景琇,仿佛感受到一种注视,他轻轻地握住五指,又一根根地松开。

  离开太庙之后,越国皇帝就直接来到了这处有着特殊布置的修行殿。独坐石台之上,静赏铜镜之景。

  好戏已经开场,他正在等待另一位合格的观众。

  正看到革蜚说‘要儒衫’,便见得星光点点落高天,渗透宫墙,飞跃琉璃瓦,显化在殿中。

  这是一尊通体呈现黑色的威严星神,身着全甲,遍镌诡异星纹。这尊星神的一切都覆在甲中,只在黑幽幽的头盔里,显出一双睿智的、星辉流动的眼睛。

  赫然是十二黄道星神里,排名第一的【星纪】。

  文景琇参加祭礼的冕服都未脱去,就这么静静地坐在那里,注视这尊星神,注视星神所代表的诸葛义先。

  越国国势持于其身,护国大阵的力量簇拥他,整个越国皇宫宫都在回应他……他把握这个国家的至高力量,在这个国家最核心的位置,有能够跟任何人对抗的勇气。

  殿中无侍卫,因为越国没有人比他更强,他已然体现这个国家最强的个体姿态。

  星神和君王就这样对视良久,仿佛谁都不在乎铜镜里所映照的一切,也包括钟离炎的生死。

  就在隐相峰下的卞凉都忍不住,命人向王都请令时。

  终于【星纪】开口,他这样问道:“越甲能当楚锋否?”

  文景琇看着他,坦然道:“不能。”

  “那还摆弄这些无意义的东西做什么?”披甲的星神环顾左右:“国势,大阵,兵丁,大内高手……意义何在?”

  他代表诸葛义先提问,问的是此刻,当然也不止问此刻。

  文景琇只道:“朕乃社稷主,受责天下。虽知不敌,不能引颈就戮。”

  星纪道:“明知不敌,仍然负隅顽抗。徒伤万民而无一用,你这皇帝,置越地百姓于何处?”

  “伤民非我,孽行非我。”文景琇摇了摇头:“楚锋不至,越地百姓自安也。若无外贼,天下无事,朕愿置黎庶于安乐地。”

  “堂堂一国之君,有此天真之语,实在可笑!”星纪冷笑:“设使无楚,难道无秦?设若无秦,莫非魏、宋无锋?难道如你所说,天下都要忍而让之,莫要伤你越民?”

  文景琇看着他道:“若如您所言,则弱国不必存在。朕只有一言相问——昔年楚太祖,为何不臣?”

  “狂妄!”星纪一刹显狞态,仿佛那位纵横南域数千年的盖世大巫,在苍茫尽处投射了他的威严,令这座巍峨宫殿,陡然诞生摇摇欲坠的脆弱感——“你也敢自比我朝太祖?”

  文景琇依然古井无波:“身不能至,力不能达,心向往之。”

  正朔天子,能否不教而诛、不罪而死?

  最需要维护国家体制、最能代表现世洪流的霸国,当然不会如此妄行。

  两国交伐虽无阻碍,如今楚国伐越,是否现实?师出何名?书山是否会插手?景国秦国会不会干涉?

  星纪仿佛知道了文景琇有恃无恐的理由。

  这一刻星神的声音散去,诸葛义先的声音降临:“革蜚这件事,你们越国需要给一个交代!”

  “革蜚?”文景琇扭头看向铜镜里映照的那个人,淡然地道:“尽管杀了他罢。朕不知现在占据这具身体的是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