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情何以堪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238章 情何以堪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8章 情何以堪

  第238章情何以堪

  剑气一卷即收,姜望重新回到院中。

  他斩过的那个房间,碎屑尘粉,簌簌而落。

  但仍未斩到实体。

  “姓姜的!”胡少孟这一次直接贴到姜望面前,已经出离的暴躁愤怒:“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要杀你。”这一次姜望如是说。

  “你杀不了我,你根本找都找不到我。怎么莫子楚被你赶走了吗?你知不知道莫家有多少腾龙境高手?当他们全部出动,围追堵截,甚至形成阵法,你觉得你能够逃得掉?还是你认为,重玄家的名声可以保得住你?迅速把天青云羊送回重玄家,或者自己带着逃离,才是正事不是吗?”

  “我赔偿你千颗道元石,能不能相抵?”

  回应他的,是姜望再一次剑气狂涌。

  又是一间房屋被绞碎,胡少孟仍未现真身。

  房屋一间一间的倒塌,轰轰隆隆,拆家一般,又老又胖的胡由始终那么瘫坐在台阶前,眼神渐渐有了波动。

  “你为什么在这里不离开?我一寸一寸的斩过去,你总会出现。”

  这回是姜望发问。

  他不是不可以一气便将整座院子全部绞碎,但须得考虑道元周济与气息衔接的问题。

  无论出剑还是回剑,他都始终保持着高度警惕,始终留有多次爆发的余力。

  胡少孟不是弱者,他不会大意。

  “不要以为胡由这个老东西在这里,你就能要挟到我。如果你想杀他,你就杀了他。我不在乎!”

  胡少孟的幻象就那么站在姜望对面,咬牙切齿。

  “或许你不知道,就在你来之前,我刚刚杀了他的姘头!”

  这恰恰说明你在乎啊……

  姜望在心中长叹。

  但他还做不出来把剑架在一个老人脖子上,逼其儿子现身的事情。

  他有他的“笨”办法。

  他有他的“笨”选择。

  狂暴的剑气再次一卷即回,姜望并不气馁。

  院外的那些人早已跑得干干净净,几辆马车只装有行李物品。

  其中一辆,似乎驾车的马受了惊,自顾拉着车往街道外走。

  这时,瘫坐在台阶上的胡由忽然伸手,手指抖动着,指向院外的那辆马车:“那辆车里有一面小镜子,他的本体就躲在镜子里!”

  他哑着声音嘶喊:“去杀他!杀了他!孽种!就当我从来没生过!”

  这话一出,那辆马车忽然加速!

  驾车的马发了狂般折转冲刺,眼看就要跑远。

  剑光暴起。

  日月经天,星河横贯。

  姜望毫不留力,出手就是日月星辰之剑。

  如日光月光星光,无处不流泻,无处不至。

  见到它,便已沐浴它!

  在姜望出手的同时,马车自行炸开。

  车厢内的座位上,放置着一个小铜镜。

  椭圆,秀气,外形是很普通的梳妆镜,像是一般小娘子出门会带的那种。

  然而从铜镜之中,冲出来一双手,其中一只完好,另一只五指皆断了一截,做过简单的包扎。

  胡少孟的手!

  胡少孟就从那面镜子中,一跃而出。

  为了自救,他不得不出来相抗。

  脚踏波涛狂潮。

  巨浪涌于身前,又有密密麻麻的海蛇,在浪中奔游。

  钓海楼的招牌道术之一,蛇涌潮游。

  既有堂皇之势,又有灵动之变。

  星光月光日光,霎时倾落。

  海蛇碎了,浪潮分开了。

  长相思贯穿胡少孟的身体,将他整个人带回马车里,又将整个马车压塌,直接贴到地面上。

  驾车的马儿受惊狂奔,拖着缰绳和几块木板,嘶叫着远了。

  姜望就竖握着长相思的剑柄,半蹲在胡少孟旁边,正要将他彻底杀死。

  “且慢!”

  胡少孟咳着血喊道。

  刚才他极力腾挪,才稍稍避开要害,没有死在当场。但此时也生死操之人手,姜望道元一卷,他便无幸理。

  姜望心念一动,直接以剑气撞破胡少孟的通天宫,将他彻底废掉。

  没有说话,但意思很明确——我不妨听听你要说什么,但不会给你半点机会。

  修为被废,胡少孟又喷出一大口血。

  但他好像已经有所准备一般,用力地呼吸着,用力地说道:“在我死之前,我有一件事情求你。”

  “我不会答应。”

  “我跟你交换!师门的秘法我没办法外泄,但自己另外获得的秘法却不在血誓之内。宝光决,你觉得怎么样?这是我早年一次探险所得,我就是用它发现的天青云羊。”

  “什么事情?”姜望补充道:“你的人头我已经承诺了别人,不可能饶你性命。”

  “竹碧琼吧?那个蠢女人,跟她姐姐……”胡少孟骂到一半就止住,不屑于为她们费口舌,转道:“我不求活。修为都没了,活着有什么意思?”

  他看着姜望,脸上忽然有了一丝怪异的笑容:“我有一件礼物,要送给我爹……你能不能别杀他?”

  “我没打算杀他。”

  人们常说斩草要除根,又常说祸不及家人。

  终究只是每个人给自己行为所寻找的理由和依托,哪有绝对的对与错。

  对姜望来说,他的确不打算杀胡由。

  没有这种程度的恨,也不在乎其人有可能的报复。

  一个半截身体入土的老人,既无天赋,又无时间。杀他不能添一分心安,留他也不会多一丝紧张。

  行事但求遵循本心。

  “这更好。”胡少孟喘着气,继续说道:“我怀里有一颗留影石,在我死后,你放给他……放给他看。就这一件事,换不换?”

  这是小事。

  宝光决姜望现在还不知价值如何,但从天青云羊来判断,就不会太差。

  “我答应。”

  “你是个……是个说话算数的人。你说的话,我相信。”

  胡少孟勉强把宝光决背诵完,对着姜望,又那样怪异地笑了:“杀了我吧。然后,给他看。”

  他最后转回视线,看向天空。

  似乎看到了许多张熟悉或陌生的脸。

  有被他始乱终弃的竹素瑶,有被他暗算夺宝的同行师兄弟,有被他灭口的那些无辜,有些人对他情深义重,有些人对他暗怀鬼胎。他也曾真切的被爱过,真实的被恨过……

  最后,是大雪纷飞的天气里,两个手牵着手、站在房门内的身影。

  一男一女。

  一个是父亲,一个是娘亲。

  “你们……好像都很恨我啊……”

  他这样呢喃着,笑着。

  感觉到一缕凌厉的剑气,将他的心脏洞穿。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