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求仁得仁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342章 求仁得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2章 求仁得仁

  第342章求仁得仁

  千百个画面在刘淮脑海中转过。

  一会儿是阳建德殿上大开杀戒,亲手灭杀血亲子女。

  一会儿是他刘淮魔功大成,为主复仇,杀进临淄,血洗齐宫,当庭杀死那姜姓老儿。

  一会儿,又是他站在阳玄策的尸体前,而故主阳建德正满脸血污地瞧着他,“狗奴才,孤叫你保护孤仅剩的儿子,你怎却杀了他?”

  “啊!”

  刘淮从癫狂臆想中挣脱出来,剧烈地喘息着。

  脸上、身上,已经被密集的汗珠覆满。

  然而那血色的文字,却在脑海中翻来覆去的流淌,愈来愈清晰。

  “不,不,我不能!”

  他癫狂地喊了几句,忽而反手一掌,打得自己头颅爆开!

  红的白的,淌了一地。

  刘淮的尸体躺倒在地上,但他身上的皮肉,都松弛了下来,再不复之前那种恐惧状态下的绷紧。

  然而……

  窗子关着,但不知哪里钻来了一缕风。

  这风卷起桌上那兽皮书燃烧之后的灰烬,轻飘飘的洒落刘淮尸体上。

  那灰烬渐渐消失,刘淮的尸体也慢慢消失。

  到最后,地上连一点红白污迹都不见,也没有血肉骨骼。

  只有刘淮生前穿过的衣服,和衣服上——

  一卷古老的兽皮书!

  ……

  ……

  灭情绝欲血魔功在容国掀起的波澜,于阳域全无影响。

  这里的百姓在惶恐不安中迎来了齐国的统治……但很快就适应了。

  这当然有很多种原因。

  譬如“阳廷最后的脊梁”黄以行,譬如“仁义无双”青羊镇男。

  两人都为拦阻凶屠的屠刀出了力,黄以行保障了衡阳郡的和平,姜望在日照郡嘉城城域建立起了国乱时的世外桃源。双方都活人无数。

  当然,姜望的名声之所以能够追上前者,主要在于重玄胜不遗余力的造势。如今阳地三郡,只有日照郡镇抚使的位置悬而未决,可见阻力之大,但民间关于姜望的呼声已经很大。

  对此姜望也是做了些指望的。

  获爵青羊镇男之后,他才在真正意义上享受到青羊镇域反哺于他的好处。

  爵位官位,从来不仅仅是简单的荣誉。它切实关系着一个朝廷对国家的统治,相对而言,它自然也能够享受国运的补益。

  具体到某一个官职来说,它影响着官员的权力,也决定官员能够接收到的“反馈”。

  例如莫慕南能以嘉城城主印行敕令,便是借助于嘉城民心。汇聚民心,不仅可用于征伐,更实际的效应,在于可以帮助修行。

  以姜望本人为例。

  他早就在事实上完成了对青羊镇域的掌控,但于礼不全,不能名正言顺。只在魂陷飞雪劫的时候,意外得到了反馈。但终究不是正统手段。

  那一面鲤纹赤旗本可以帮他聚拢民心民意,为他所用,可惜还未来得及彻底与青羊镇域定为一体,便已毁于龙骨面者之手。

  但如今阳地尽为齐土,齐庭一纸诏书下来,姜望成了名正言顺的青羊镇之主。所谓“民心民意,载沉载浮”,这话他才真正能够有所理解。

  体现在修行之中,那属于青羊镇域的民意,时时刻刻汇向他的爵印中——那是一方两指宽、两个指节长的小小印章,阴刻【青羊男印】四字。

  把此印佩在身边,能够感觉到神魂之力受到滋养而壮大,当然,这个过程非常缓慢。只是若能经年累月下来,亦是可观进步。

  而如果能够得到日照郡镇抚使的位置,将此地经营好了,就意味着更多的民心民意,更快的神魂壮大。

  很多官僚之所以在其位不谋其政,也并非看不到此等好处。而因为这反哺是缓慢的、细水长流的,而贪渎、横征暴敛,却往往有立竿见影的收获。

  一般来说,愈是国运昌隆,官员愈多勤心于民者,乃是求长久计。愈是国势飘摇,愈多短视官僚,因为根本无法确定自己能够得到长久收获,便只想夺了横财就跑。

  俗语称,“强国文士定山河,破国文官不如鸡。”便同此理。

  既是说两者调动的力量不在一个层次,亦是说双方得到的反哺有天差地别。

  而回到齐国对阳地的统治上。

  在姜望看来,阳地百姓之所以能够这么快接受齐国统治,固然是齐国经年累月的渗透,民风民俗的浸染,前相晏平之策所收的效果。

  但最直接的原因,则在于齐军在完成对阳域全境的事实性占领之后,第一时间清扫了境内的全部凶兽,解决了令无数阳域百姓痛恨的凶兽祸事。

  绝大部分阳域百姓,一辈子没有出过阳地,他们第一次发现,原来凶兽是可以清剿干净的,野地是没有那么多危险的,踏青不是只能在近郊几里进行……体会到身为齐人的安稳生活!

  这一点,或许齐人本身并不觉得有什么。但从庄国到阳国,亲身经历了三山城的壮烈,目睹无数悲惨情景,姜望最是理解不过。

  倘若,有国家愿意荡除凶兽灾祸,如窦月眉那等心为百姓的城主,还能够保证对庄国的忠诚吗?

  凶兽一事,虽则普遍常见,但背后涉及的秘密太多。姜望至今也没能弄懂其间根脚,问重玄胜也是语焉不详,实难说是了解。

  青羊镇,静室之中。

  姜望缓缓收功,控制着道脉腾龙飞回天地孤岛,结束了今日对躯干海洋的探索。

  蒙昧之雾固然可怕,但探索过的区域却是在心里记录了下来,形成唯自己可知的舆图。随着探索的位置越来越多,迟早有一天,能够一览躯干海全貌。当方向尽在心中,蒙昧之雾的可怕程度就大大降低了。

  “老爷。”独孤小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她是个懂事的,姜望修行之时轻易不会过来打扰。

  “什么事?”姜望问。

  “有一个老和尚,在院里等你哩!”

  “和尚?”姜望摸不着头脑。

  除太虚幻境里跟各路人马都交过手外,他不记得自己现世里跟佛门的人打过交道、

  还是个老和尚!

  但独孤小好像也很迷惑:“他说与老爷有缘!”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