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有情众生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349章 有情众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9章 有情众生

  第349章有情众生

  日照郡镇抚使的位置被田安泰拿走,但姜望的青羊镇男本是实封,依旧能够保持一定的独立性。

  重玄胜与姜望就目前的形势商讨了许久,在丢失日照郡镇抚使位置的情况下,要最大限度保住战争胜利的果实,就需要加强对衡阳郡镇抚使的掌控。

  黄以行是亡国之臣,在齐国没有什么根基,现在归属于重玄褚良这一系,轻易不能改换门庭,算是可靠的。

  但事无绝对,就像重玄遵以崇驾岛置换日照郡,其人势必也会暗中接触黄以行。他能调动的资源远大于重玄胜,在重玄家内部改变立场,政治风险也相对要小很多,这一点不得不防。

  至于阳域另一郡,赤尾郡镇抚使已交换给静海高氏,倒是再无须操心。便是想操心,高氏也不会愿意。

  总的来说,战后的利益划分,因为重玄遵的横插一杠,没有达到最优的结果,但也收获巨大,实在不必太丧气。

  两人正说着话,独孤小又走至外间。这会她已服下重玄胜顺便带来的开脉丹,开过脉,正式迈入超凡了。脚步轻盈许多,气息也更悠长。

  姜望传了她归元阵作为奠基阵图。

  “老爷,外间又来了个和尚!指名说要找您哩。”独孤小喊道。

  姜望顿觉头疼:“还是那黄脸老和尚?”

  “这回是个年轻和尚!”

  “什么老和尚小和尚的?”重玄胜在旁边一头雾水。

  姜望便大略把苦觉上门强要收徒的事情说了一遍。

  重玄胜立时就眯起了眼睛:“悬空寺的秃驴也对阳域有妄念?”

  他第一时间的想法,便与姜望深思过后判断的可能性一致。

  “倒是不知。”姜望摇摇头:“我现在已经不可能做日照郡镇抚使了,应当不会再多纠缠。而且新来的这位,也不一定是悬空寺的和尚呢。”

  “你在这里稍坐,我且出去看看。”

  说罢,姜望便起身往外走。

  “我与你同去。”重玄胜也一骨碌爬起来,脸色不是很好。

  说起来,悬空寺要收姜望入山门,就很有那么些挖重玄胜墙角的意思,毕竟姜望一直还挂着重玄胜的门客身份。

  两边碰到,面上须不好看。

  姜望之所以想独自去处理这件事,就是不想重玄胜与悬空寺起什么无谓的冲突。但重玄胜非要跟着瞧瞧,他也不好再拦。

  会客厅里,端坐着一个瞧来还有几分清秀的年轻和尚。

  身上僧衣洗得干干净净,就连光头都亮得明净。

  目不斜视,面带温和笑容,一见姜望过来,便起身合掌,显得端方有礼。

  只是一开口,就令姜望猝不及防。

  “小师弟,师兄来看你啦!”

  倒真是悬空寺的和尚!看这样子,还是那苦觉老僧的弟子。

  姜望汗道:“这位和尚不要乱喊,我并不是你师弟。”

  “怎的不是?”清秀和尚急了:“师父都与我说啦!这岂能有假?”

  “你师父都跟你说什么了?”姜望很头疼。

  “是‘我们师父’哦师弟。”清秀和尚纠正道:“师父他老人家给你的法号都定好了呢,叫‘净深’。师兄我,就是‘净礼’啦!”

  净身?

  姜望眉头直跳:“令师一定是误会了,我既不想当什么和尚,也不想要什么净身!”

  “为什么不想呢?”净礼和尚好奇道:“师父说‘千里送只鹅。礼深情意重!’,师兄净礼,师弟净深,多好!”

  好像有什么不对,但乍一下竟说不出来。

  姜望有些抓狂。

  倒不是他的脾气这般好。只是一来悬空寺名头唬人,二来这和尚全程彬彬有礼,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

  啊呸!

  管他什么笑脸人。

  姜望吼道:“这跟你师父为什么这样取名没有关系,而是我,压根就不想当和尚啊!”

  净礼和尚缩了缩脖子,眨眨眼睛,委屈巴巴地道:“净深师弟,你怎可吼师兄?”

  “你不是我师兄,我也不是你师弟。”姜望有气无力地反驳着,忽然想到了什么,精神一振:“对了,日照郡的镇抚使已定下是田安泰!叫你师父赶紧去找他吧,他不是着急上火要收徒吗?赶紧去赶紧去,别耽误你师父的事!”

  “咱们师父为什么要找田安泰?什么镇抚使不镇抚使的,师父说了,功名利禄如云烟!”净礼和尚有些严肃了:“师弟,你看不透么?”

  “我看不透。”姜望幽幽道。

  净礼挠了挠光头:“不对哇,师父说师弟你很有慧根来着……”

  “师父说师父说!”看了半天戏的重玄胜终于忍耐不住,冷不丁道:“你师父是谁?”

  “阿弥陀佛,这位胖施主。”净礼和尚很有礼貌地回道:“家师法号,苦觉。”

  重玄胜沉吟着道:“你觉得不对,有没有可能……”

  “你师父是个骗子而你是个傻子你俩都是乌龟王八蛋呢?”

  他后面这句迅速的一气呵成,叫净礼和尚瞪大了眼睛。

  “你……你怎么能骂人?”

  “哦,可能我说得不够准确。”重玄胜歉然一笑:“只有你师父是乌龟王八蛋,而你还不配。你是个没有断奶的小乌龟王八蛋。整天就会师父说师父说!”

  侍立屋内的独孤小险些笑出声来,很努力才憋住。

  净礼和尚已经涨红了脸,看着姜望道:“净深师弟,这人骂你师父和师兄!好生无礼!”

  这和尚与他师父风格不同,但都是相同的缠磨。

  姜望劝道:“你不再叫我师弟,我便让他不骂你了,还与你道歉。”

  净礼想了想,大概觉得不行。转回去怒视重玄胜半天,才道:“你不许再骂人了!”

  重玄胜故作惊诧道:“我什么时候骂你了?”

  “就在刚才!”净礼气呼呼道:“你骂我是‘没有断奶的小乌龟王八蛋’!”

  “我且问你,众生平等吗?”

  净礼很生气,但还是回道:“自然平等。”

  “那么小乌龟王八蛋属于众生吗?”

  净礼回答道:“大千世界一切有情生灵,是都谓众生。”

  “既然如此,怎么我说你是小乌龟,你竟觉得是在骂你呢?”重玄胜故意学他之前的样子,挠了挠头:“难道,你高高在上,瞧不起有情众生?”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