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雾女琵琶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354章 雾女琵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54章 雾女琵琶

  第354章雾女琵琶

  临淄的风月场,有四大名馆并称。

  天下闻名的三分香气楼,在临淄亦有分部。

  但连这四大名馆都未排进去,只能算是第二流的风月地。

  许象乾为姜望约见李龙川的地方,就在四大名馆中的红袖招。

  这里消费结算,用的是道元石!

  也就是说,能进这些地方潇洒的,大多只能是超凡修者。

  跟着轻车熟路的许象乾,姜望肉疼地记下花销——回头都是要向重玄胜报账的。

  如今他自领一个镇域,需要花用的地方极多,断不能吃这些亏。

  两人在包间里坐下,自有婀娜侍女上来奉茶。

  奉的是绝品好茶。

  那茶雾缭绕,在半空氤氲,勾勒出一竖抱琵琶之女子。

  这茶即名“雾女琵琶”。

  尚未入口,已觉唇齿生津,茶香沁人,其韵悠悠。

  许象乾自取一名帖,随手递给一位侍女:“去摧城侯府请李龙川公子,便说我在等他。”

  那侍女行过礼,便自去了。

  许象乾又对剩下那名侍女吩咐道:“这便下去请一位妙手来,饮此茶,须听一阕琵琶。”

  姜望啧啧称奇。

  这高额头儒生,街头巷尾也打得滚,各般雅趣也玩得转。

  因便赞道:“许兄也是个会享福的!”

  许象乾只贼笑一声,瞬间破坏了气氛:“听说李家老太君近日在临淄呢,红袖招的人这时上门,可得有他好受。”

  姜望愕然。

  本以为他让红袖招的人去请李龙川,是为保密考虑,倒没想到是这恶趣味。

  还真是许象乾的风格!

  不多时,忽有琵琶一音起。

  许象乾端起身前那杯雾女琵琶,向姜望做了个请的手势。

  姜望不懂这些,便依样为之。

  只用茶盖一搭,那抱琵琶之雾女便尽没茶中。

  轻抿一口,茶味儿绕齿徘徊,数匝不去,只觉极妙,偏尝不出个中实味来。让人心急的想要探究,感官只往唇齿间聚集。忽而那茶味儿往喉间一滚!

  铿铿!

  竟分不清是喉间响了一声琵琶,还是耳中听得琵琶声。

  又或是交作一响,但内外合韵。

  直让人眼舒耳展,心神愉悦。

  姜望生平饮茶,未有过如此感受!

  直想脱口赞一声好茶,又自觉此时出声,实在唐突,坏了音韵。

  只想心神放松,自在感受其中。

  茶音、琵琶音,坠如珠玉,渐次接来。声既袅袅,香亦袅袅。

  不知不觉间,一曲琵琶已歇,一杯雾女琵琶也饮尽。

  许象乾这时才叹道:“八音茶红袖招独有其三,我最爱这雾女琵琶!”

  “真是好茶!”

  姜望只觉词穷,只能如此赞叹。

  两人又天南海北闲聊过一阵,许象乾游学天下,姜望也经行数万里,聊起来倒是不乏话题。

  中间免不了聊到天佑之国,聊到那巨大龟兽,那天资卓绝的尹观,以及如今声名鹊起的地狱无门……

  也唯有相对一叹。

  其人若生在景秦齐这等国家,必然生就耀眼,不至于如此坎坷。

  行走于刀尖上的绝顶天才,总是让人慨叹的。

  正说着话,忽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老高何在?难得见你破费,我可是马不停蹄就来了!”

  这声音自透着英气锐气,自然是李龙川到了。

  只是姜望怎么也想不透,他叫为何叫许象乾为“老高”。

  随着声音,额缠玉带、英武不凡的李龙川,大笑着踏进房间来。

  便只见许象乾黑着脸道:“莫要乱叫唤,你摘了这玉额带,额头未必低我多少!”

  原来是这个“老高”!

  姜望险些笑出声音,强自按捺住,对李龙川招呼道:“李兄,许久未见了!”

  见还有姜望在,李龙川亦笑道:“青羊镇男的名声,我在临淄,亦常耳闻啊!”

  当初在天府秘境,因着许象乾的关系,他们便相处得还算不错。李龙川虽然家世实力尽皆不凡,但没有什么倨傲之气。

  彼时姜望是一等通天境强者,去夺神通种子,如今更是神通预定,于阳国战场多次证明实力,兼有夺旗之功。李龙川更是不会小觑于他。

  仅仅一个十八岁的实封男爵名位,就足够他跻身齐国贵族圈子了。

  重玄胜之所以让姜望代表他来送礼,正是因为姜望如今已有相当的分量。

  姜望这个人出面,才显得这份礼尤其隆重。

  “莫要羞我。都是将士用命,姜某不过贪天之功!”

  这边两人还在寒暄,许象乾已招呼道:“来来来,请上座!”

  重玄遵正式对重玄胜出手,这事在临淄的世家圈子里已传得沸沸扬扬。

  作为顶级世家公子,李龙川自然不会不知情。事实上他一见姜望,便知是重玄胜回来了。

  他本心是不欲沾染这事的。无论是重玄胜、姜望,还是那边的重玄遵、王夷吾,都不是什么好招惹的角色。

  但许象乾主动招呼,他也不可能转身便走。

  当下只是一笑,当仁不让地坐在上首位置,因便取笑道:“我说老高这貔貅今日怎的豪绰了,原是宰的姜兄这一刀!”

  许象乾便只笑眯眯地打量他,也不出声反讽。

  李龙川疑道:“你瞧我做什么?”

  许象乾笑呵呵道:“瞧你有未被老太君打了手板!”

  李龙川的脸当时就黑了:“好你个姓许的,我还道你是无心之失,原来祸心早藏!”

  出门的时候,的确被家里那老太太呵斥了一顿。告饶说是青崖书院的高徒有事相请,才得摆脱。

  念及此处,的确牙痒得厉害。

  许象乾便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之间互相揶揄嘲讽,言语无忌,倒足见关系要好。

  姜望则坦然笑道:“其实是我跟着两位见了世面。这临淄名馆,八音妙茶,我真是头回见识!”

  并不掩饰自己少经富贵的一面。

  李龙川也笑:“既来临淄,八音茶不可不尝遍!今日叨扰姜兄,明日我做东,海棠春里摆一桌!”

  海棠春亦在四大名馆之列。

  齐人吃茶菜、用茶饭,是极爱茶的。

  八音茶作为绝品好茶,从某种程度上,亦是与四大名馆的声名相辅相成。

  然而李龙川这话的意思,却也是“有来有往,绝不相欠”。来往是可以的,若要请办什么大事,交情却还未够。

  像李龙川这样的名门之子,自小受到的教育便十分全面。

  那种一见如故,便两肋插刀的事情不是没有,但极少见。因为他们要考虑的事情有很多,家族带给他们荣誉,他们也必须考虑到自己能为家族带来什么。

  倒是草莽之中,多见随性所至的豪杰。

  没有孰高孰低,只是考虑问题的方式不一样。

  ……

  ……

  ps:像雾女琵琶这些,就是丰满伟大世界的细节,我很喜欢!另外明天下午小说就上限免啦,大家帮忙多推荐一下咱们的赤心吧。兴许一次限免推荐,效果好了,编辑能给安排别的推荐了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