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弓如霹雳弦惊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357章 弓如霹雳弦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57章 弓如霹雳弦惊

  第357章弓如霹雳弦惊

  演武场上两少年相对而坐,风姿不同。

  一养弓,一养神,气机已在攀扯。

  演武场外,许象乾浑身不自在,寻个由头便道:“这还不知要等多久,我去给老太君搬个绣墩来。”

  李老太摆摆手:“李家世代将门,哪有坐看演武的道理?”

  许象乾干笑了两声,又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对那冷傲女子招呼道:“凤尧姐姐好。”

  倒真不是他无礼,有意忽略,而是这女子带给他的阴影太深,让他轻易不敢面对。

  李凤尧只略一点头,便算是回过。

  倒是老太太细看了一会,出声问道:“那是谁家少年?”

  许象乾认认真真的介绍道:“非是谁家,此人姓姜名望,是一等俊才呢!”

  “姜望?”李老太思索道:“血脉稀薄的宗室子?”

  姜氏虽贵,也只贵在那些记录于皇册上的名字。多少年过来,开枝散叶,不少人虽仍是姓姜,却与宗室无关了。只不过这些旁支偏脉中,若有那天赋卓绝,可以崛起于微末的,自又会被纳回宗室中,享受姜氏皇族的好处,并不纯以血脉而论。

  非独于皇族如此,天下宗族莫不如是。

  许象乾解释道:“早前我在佑国便与他相识,他并非齐人。”

  李老太大约觉得陌生,并没有说什么。

  倒是李凤尧在一旁小声提醒道:“龙川先时去天府秘境,一同得神通种子的几人里,便有这姜望。再便是重玄家那个小胖子,与其人一起在阳地斩将夺旗,得朝廷赏功的,亦是这姜望。”

  李老太这才有了印象:“难怪气度不俗!”

  “是极是极。”许象乾连连点头:“我和龙川交游,自是拣着正经人……”

  被李凤尧一瞧,他才缩了缩脖子,剩下的吹嘘咽回肚里去。

  “开始了!”他精神一振,摆脱了那种无言的约束,只全神看向演武场。

  却说,李龙川闭目良久,已与这丘山弓“沟通”得差不离,剩下只是经年累月的水磨工夫了。

  当便睁眼道:“姜兄久候了!”

  姜望只是一笑。

  两人同时起身,一者持弓,一者按剑。

  这过程如此缓慢,仿佛在向旁观者展示坐姿与站姿之间的礼仪转换。

  然而对于对峙的双方来说,演武场外如何,他们是全然没有关注的。

  当他们都睁开眼睛的时候,战斗便已开始。

  一双英武的眸子,一双坚定的眼睛,眼中只有彼此。

  都是英杰少年。

  哪个少年,没有冠绝同辈的心!

  而当姜望按剑起身,脚步将定未定之间。

  箭已至!

  “气机一动箭自发,气机动时破绽现。”

  说的便是石门李氏的气之箭。

  此箭聚气而成,循气机而至,

  快绝!

  锵!

  间不容发之际,姜望横剑于身前,那支气箭恰恰撞至剑身。

  远远看去,像带着一条半透明气流之尾的小兽,疯狂前突,却止于一剑前。

  姜望握剑的手纹丝不动。

  气机变幻莫测,不改山川河流。

  此乃山川河流之剑。

  一振长剑,气之箭余力已散,姜望即便身纵剑气,一剑日月星辰。

  一剑经行日月,亦是姜望最快之剑!

  而李龙川长发扬起又落,丘山弓平举眉间。

  轰!

  如山崩,如海啸。

  此箭一出,山海异变!

  “箭自眉间发,其势如洪涌。”

  说的便是势之箭。

  推开天地门后,此箭才真有变易山海之威。

  似山似海,大势滚滚,碾压而来。

  姜望纵剑至此,却像是把自己送到洪流之前,以身迎箭,将葬身山海中。

  剑势立转。

  他如今用剑,已随心所欲,化用自如。

  一剑人海已茫茫。

  到了临淄,方见何为人海。悟通此剑,乃知稠稠人山。

  以人海,应山海。

  剑与箭相撞。

  发出如浪潮交撞的声音,觉其辽阔,如在听海。

  此一击,应是秋色平分。

  啾啾啾,啾啾啾。

  就在这海潮之中,忽然响起了鸟鸣。

  这声音比往常更尖锐,描述起来,更近于热水烧开时的那种尖啸声,甚至很有些刺耳,让听者为之心烦。

  声音,亦是一种攻击。

  姜望苦修未歇,从未止步,对于爆鸣焰雀这门道术,掌控与日俱深。

  往日施展爆鸣焰雀,一在焰雀之啄击,二在“爆”字,现在他却是又开发了一个“鸣”字。

  真正将这门道术彻底掌控,发挥到极致。

  密密麻麻的焰雀自姜望身周飞起,纷纷啄击李龙川。

  啄击未至,音已先攻。

  李龙川握住丘山弓,错指击弦!

  铮!

  但听一声弦动。

  而后一声化千声万声,涌向天上地下,四面八方。

  砰砰砰砰!

  接连有焰雀爆开。

  就连姜望本人,亦觉心中烦恶,脏腑有恙。

  这是无形无质的音之箭!

  听此声,为此伤!

  姜望忽然灵机一动,即刻操纵道术变化。

  音箭亦繁,焰雀亦繁。

  那啾啾啾啾的鸣啸声中,忽起一声“铿铿!”

  许象乾耳朵一动。

  这是那雾女琵琶茶的琵琶音!

  姜望将此音化入焰雀鸣啸声中,直以鸣啸对抗音之箭!

  这是极具天才的创举。

  此音发后,姜望心中烦恶顿消。直接随着密集焰雀之后,纵身前突。

  心念一动,即发五气缚虎!

  李龙川音之箭才发,又搭上弦,便觉体内五气扰乱,自内困外。

  他昂然无惧。

  一支缭焰之箭,自心房骤起。

  五脏对应五行,生发五气,心脏属火,因而此为焰箭。

  此箭一出,立时镇压内部,五气归顺。

  这一箭堪将跃出心房,李龙川却立即止弦飞退:“姜兄好本事!今日兴尽也!”

  此心之箭,是以心证心之箭。这箭若出,便不是切磋这么简单了,而是要决明灭,见生死。故而他及时止弦,免伤情谊。

  姜望虽未尽兴,但李龙川出发点是好的,他自无不可,终归此行最重要是交好,而非争胜负。

  当下挥手斥退道术,还剑归鞘。

  此战胜负未分,虽则李龙川明显是杀招未出,他自己也未尽全力。

  为了一试李龙川之箭,还藏了一手能迅速贴身的焰流星,更有新学的道术妒火未出。

  因便笑道:“石门李氏,果是英雄之门。李兄这几箭,足令我仰令祖十箭摧城的风采!”

  李龙川止不住笑意,明显对新得的丘山弓满意非常。姜望也毫无疑问是相当强大的对手,让他畅快试了几弦。

  这时也放开了早先的些许陌生,朗笑道:“先时茶未尽兴,择日不如撞日,咱们海棠……”

  “咳!”

  却是许象乾生硬的一声咳嗽挤了进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