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人心不古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416章 人心不古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16章 人心不古

  第416章人心不古

  却说临淄城里。

  本就是为姜望践行聚在一起,姜望离去后,大家也就散去。

  当然一个个捂着耳朵出门,难免让茶楼的侍者有些好奇。

  李龙川辞别众人,独自回府。李老太太近些日子住在临淄,他在外玩耍的时候也少了很多,免不了要多陪陪老人。

  他并未乘轿,只带着一个随从步行。

  走出深巷,往前过了一条街,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匆匆穿过,便出声喊道:“许高额!”

  许象乾无奈地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只见他展开一把折扇,贴着脸轻摇,独露出眼睛和奇高的额头。

  闷声道:“有事?”

  “你刚才去哪了?怎么三急到人影全无?”李龙川笑吟吟的。

  “有事。”

  李龙川往前凑道:“什么事?”

  “关你什么……哎!”他大喊起来。

  却是李龙川趁他不备,一把将他的折扇夺走。

  露出他塞着一团布条的鼻子,和青肿未消的嘴角。

  “哈哈哈。”李龙川忍不住大笑起来。

  许象乾一把抢回折扇,迅速地重新展开,遮住脸,声音恶狠狠地在折扇背后传出来:“笑什么笑!噤声!”

  “别紧张。”李龙川根本止不住笑:“他们跟我走的不是一条路,遇不到你的。”

  许象乾依旧摆着折扇,牢牢护住自己的脸,眼睛警惕地左右转:“临淄认识我的人,又不止重玄胖他们几个。”

  “知道你被我姐姐揍的,也不止他们几个。”

  许象乾恼羞成怒,脚下一脚踩去:“叫你别笑!”

  李龙川早有准备,轻巧一个撤步,就叫他踩了空。

  正听得许象乾恶狠狠的补充:“你没挨过她打?”

  “那大都是小时候,而且,你挨打的次数已经超过我了。”李龙川饱含悲悯地看着他:“你额头是不是又被打高了?”

  许象乾:……

  从来只有许大爷噎人,哪有被人噎的?

  但是因为造谣挨打,实在也不是什么长脸的事情。

  他也不继续跟李龙川生气,眼珠子转了转,转问道:“我走之后……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李龙川明知故问。

  许象乾也装得挺漫不经心:“就是你姐姐跟姜望一起去大泽郡的事呗。”

  “还能怎么样?”李龙川继续不懂:“我伯父让她照应一下姜望啰,也是看好姜望的天资……也说不上谁照应谁吧!伯父大概觉得,姐姐实力虽然强,生死见得却不多。这方面恐怕反倒要请姜望照应。”

  “嗯……有道理。”许象乾继续装模作样:“然后呢?”

  “然后什么?”李龙川接着明知故问。

  “就是姜望啊!”许象乾装不下去了,特直接的问道:“挨打了没?诶,挨打了没?”

  李龙川一脸鄙夷地看着他:“你们还是好朋友呢,你好像很希望他挨打?”

  许象乾嘿嘿一笑:“同甘共苦嘛。”

  又迅速改口:“同病相怜,同病相怜。”

  “哈哈,等他回来,你自己去问。”李龙川折腾得心满意足,不管不顾,扬长而去。

  “你!”

  许象乾忍不住以折扇指着他的背影,但很快就反应过来,重新遮回脸上。

  “唉。”

  只有一声长叹。

  “人心不古,人心不古啊。”

  ……

  大泽郡在临淄北面。

  李凤尧那娇俏侍女名叫小桐,她选择的路线,要穿过整个辛明郡。

  当然,这条路线也经过姜望和李凤尧的同意。

  “小望。”大约是出于“姐姐”这个称呼引发的责任感,李凤尧打破沉默:“你对七星楼了解吗?”

  “不怎么了解。”姜望摇摇头,随即又想起一事,从怀里取出一本册子:“出发之前,四海商盟的庆嬉盟主送了我一份七星楼的资料,唔……凤尧姐姐,你要看看么?”

  这声凤尧姐姐,喊得真是……三分羞涩,七分乖巧。

  饶是向来有冰玉凤凰之称的李凤尧,眼神也不由得柔和了几分。

  七星楼这样的有名秘境,又经过多年探索,各家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石门李氏自不例外。不过倒未必有四海商盟的资料全面。

  她伸手接过册子,仔细地翻了翻,凤眉微扬,玉指夹出一封信来:“这还有一封信呢,庆嬉的信。”

  说着,轻移柔荑,将这封信放到姜望旁边的矮桌上。

  信封泛黄,有年月味道。玉指微光,如冰雪润玉。

  “给我的信?”姜望也有些讶异。

  庆嬉什么时候跟他关系这样密切了,还在有关七星楼的资料里附一封信?

  神秘得莫名其妙。

  他摇摇头将这封信拆开。

  信里倒是没有说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庆嬉只是以长辈的口吻,对姜望进行了一番劝勉,对他的未来,表示了期待。也从四海商盟的角度,隐隐表现出了招揽之意。都是些套话,没什么新意。

  同时在信里说,如果在七星楼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找同样去七星楼的四海商盟一等执事方崇帮忙。

  最后在信的末尾,顺便提了一句,他手里有一份古老丹方,是增寿奇方。如果姜望此行得到了增寿宝物,不妨交给四海商盟的炼丹高手,可以最大化利用宝物效果,必不让姜望吃亏。

  总之整封信相当亲切,俨然对姜望以后辈子侄视之,呵护备至。

  姜望看完了信,也没太明白庆嬉想干什么。就好像单纯的是要拉拢他一样。

  李凤尧翻着那份关于七星楼的资料,似是无意的点了一句:“听我伯父说,庆盟主这个人,从不做亏本生意。”

  姜望点头说:“我当然不敢小看。”

  点到为止,李凤尧也就不再说什么。

  她瞧了会资料,又从马车的暗格里取出笔墨,在这份资料上写了起来。

  姜望便闭目修行。

  长久无话。

  “好了。”李凤尧的声音将姜望从修行中唤出:“这份资料我做了些增补,你一并再看看吧。”

  姜望应了一声,接过册子,见字里行间,多了许多蝇头小字,字体削瘦华丽,给人的观感,如写字的人一般,美则美矣,难免带着距离。

  仔仔细细的把这份七星楼的资料看过,将其间重要的信息牢牢记在心里。

  七星楼不比天府秘境,天府秘境什么信息都带不出来,因此谁也都事先没有了解,都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而七星楼经过这么多年的探索,关于七星楼的竞争,在信息搜集阶段就已经开始。

  把资料增补完交给姜望,李凤尧便自闭目修行去了。

  姜望仔细看完资料,也继续沉入修行中。

  修行倒是让他很自在。

  ……

  一路无话。

  不知过了多久,姜望恍恍惚惚的从修行状态中退出。

  掀帘问道:“到哪里了?”

  小桐侧坐着,一只小脚吊在半空中晃悠,瞧了瞧环境,道:“应该是松城。”

  “噢。”

  姜望没有再看这里一眼。

  车帘垂下。

  车厢里再次回到沉默。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