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人道二式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458章 人道二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58章 人道二式

  第458章人道二式

  听到燕枭的这个叫声。

  姜望心中生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仿佛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就要发生。

  但这种恐惧的意识还在脑海里,姜望的剑就已经先一步动了。

  遇到恐怖,面对恐怖,提前终止恐怖!

  这是他的选择!

  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前行,没有什么能够让他逃避。

  长剑由横面转侧面,露出他的眼睛。

  清澈、宁定,但细看去,又似乎饱经风霜。

  历尽世事,终不与世俗同。

  剑锋一线,与双眸平行。

  这一条线,平直且锋利,简单但坚定,毋庸置疑,不容更改。

  握剑的右手往前一拉!

  透亮,从容,潇洒!

  这一剑,如名士挥毫,有一种写意风流。

  有名士曰许放。

  早先指点江山,挥斥方遒,上骂太子,下责奸商。

  后来生不如死十八年,行尸走肉。

  最后青石宫外一跪,剖腹坦肝。

  一世傲骨,一生倔强。

  姜望人道之剑中的第二剑。

  这一剑,是为名士潦倒。

  这一剑,观沧海见本心,揽明月以自照。

  唯大英雄能本色,唯真名士自风流!

  风流写意,却避无可避。

  燕枭本能的感觉到危险,右翅一动,就欲再震。

  便在此时,苏奇五指虚虚半握,像围成了一个口袋。

  右手无比轻松、无比自然地往这个“口袋”中一探。

  苏奇与燕枭近身纠缠几合,对它已经非常熟悉。

  “踩点”,“标记”。

  痕迹有所刻印,轨迹烂熟于心,于是有了这一记探囊取物!

  他的手从“口袋”中探出,那边燕枭的左翅,同时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挣之不得。

  燕枭回首去啄,鸟喙泛幽。

  它的确攻击到了束缚它的力量。

  那无形的力量正在湮灭中,但姜望的剑来了!

  千钧一发之际,燕枭摆头避开,甚至在这种时候爆发力量,生生拉着那无形的力量往外移开。与之对应的,远处苏奇的手也跟着被猛地往侧边一带。

  燕枭的灵敏和力量,让这致命的一剑“错”开。

  姜望握剑的手顺势一滑,剑刃错过它的脖颈,但却毫不留情,将它被“抓”住的左翅削落!

  无尾燕变成了独翅无尾燕。

  姜望暗道一声可惜,剑尖反挑。

  或许是感受到了危机。

  燕枭吃痛之下,左翅虽断,眼睛倒是回复清明。

  此时它的眼神,不再是纯粹的暴虐或者纯粹的仇恨,但也不是最初的那种“天真”。

  而是真正有了岁月感,带着时间沉淀的……智慧。

  对它造成伤害的是姜望,但对有挪移之能的它来说,最大的威胁,其实来自于苏奇。

  那一手探囊取物,实在是对它限制太大。

  左翅被削落,鲜血如瀑。

  此等状态下的燕枭却没有发狂,反而冷静自持,迅速分辨主次,捕捉胜机。

  右翅一振。

  已经出现在苏奇脑后,低头啄落!

  苏奇的探囊取物虽然很强,但其实限制很大。要了解目标、留下印记……有诸多前置准备,才能有最后轻松自然的一探一取。

  说起来,这便是他的杀手锏,决定胜负的一记。

  但燕枭闪避及时,却没有被姜望斩杀当场。甚至还能迅速地发起反击。

  让人意外,甚至恐惧。

  这一啄,避无可避。

  姜望和青七树都没法及时赶来。

  武去疾倒是抖出一根金针,却被燕枭生受。

  它拼着中一根金针,也不肯减缓速度,让苏奇趁机溜走。

  带着某种致死之力的鸟喙就那样啄击在苏奇的脑门上。

  啪!

  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是苏奇头上的那根发簪!

  无论什么时候,他的头发都束得紧紧的。显得很注重仪态。

  这根发簪却在此时,挡住了燕枭这致死的一击。

  发簪当场碎裂。

  满头青丝如瀑垂下。

  清秀的脸有了极细微的变化,男相的部分瞬间柔软起来。

  就是这么细微的变化后,这张脸瞬间显出几分娇俏来。

  在凶恶的燕枭之侧,尤其有几分我见犹怜的柔弱感。

  苏奇……

  竟是个女子!

  只是一直用那根兼具防御与遮掩效果的发簪掩饰了自己。

  此时此刻,当然不是纠结这种事情的时候。

  苏奇是男是女,都不影响她在这场战斗中的分量。

  姜望脚步一踏,身已近前。

  正面一剑,长驱直入。

  看似迟缓,但大势压来。

  瞧着只是简单一刺,但竟有一股血战至死的勇烈。

  人道剑式第一,老将迟暮。

  燕枭一啄受阻,又见姜望纵剑杀来,连忙振动右翅。

  但就在这个时候,整个身体蓦的一滞。

  体内隐隐有金光爆发。

  先前武去疾射来的那根金针!

  很多医道宗门都是医毒双修,救人强,杀人亦强。

  但金针门的争杀之术从不涉及毒物,有其独有的坚持。

  金针上自然是无毒的。

  这一针的伤害也不高,不然燕枭不会选择硬顶着受这一击。

  然而金针入体之后,竟如水流一般,在燕枭体内“流动”起来。

  没有直趋要害,却在燕枭忽视它的时候,“流动”到某个特殊的关节位置。

  让它振翅的时候,顿了这么一下。

  这根金针的“流动”,是武去疾观察了这么久,针对燕枭的研究结果。

  那爆发的金光,是燕枭试图逼出金针时,金针本身的反抗。

  就这一下停顿,姜望已经贴至近前,干净利落,长剑贯入腹!

  燕枭吃痛之下,直接往前一啄。

  而姜望在一剑贯身的同时,右手就已经松开,一拍剑柄,人已侧身避开。

  长相思直接贯穿燕枭的身体,往其身后飙射。

  以此种形式人剑分过,姜望绕开燕枭,追上去握住疾射欲远的剑柄,反手一剑斩回!

  长相思发出一声清吟。

  燕枭左翅与胸腹连遭重创,已是强弩之末。

  这一点从它体内的金光黯淡下去便可以看出来,它已是没办法将武去疾的那根金针逼出。

  在这样的时候,它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厉。

  眼睛迅速转红,却又在下一刻散去红色。

  几乎要陷入纯粹的暴戾或疯狂,被它自己生生克制住。

  这种时候,清醒比混乱更需要勇气。

  然而只有清醒才可以自救!

  燕枭强忍着剧痛,在长相思斩来之前,右翅再次一振,已消失在原地。

  给它造成最大伤害的姜望、控制金针在体内捣乱的武去疾、能够短暂限制它的苏奇……

  会选择谁?

  会出现在哪里?

  噗!

  利爪入腹的声音。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