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坤皮鼓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49章 坤皮鼓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9章 坤皮鼓

  第49章坤皮鼓

  “胜者,三山城赵铁河!”

  裁判的宣告终于落地,几乎是同时,赵铁河奋力挥拳的身影轰然倒地。

  他的伤势其实比林正礼要重得多,体力也早已到了极限,最后完全是凭着意志力挥拳。

  此时他瘫软下来,仰躺在地。

  旁边的林正礼,几乎被他用拳头砸进了坑里,早已昏迷。

  场上碎石、断藤、大坑、水花、血迹……满目疮痍。

  而场外的掌声,才在这时候响起。

  起先只是稀稀落落,因为交战双方都不是他们的乡人,但很快就轰然炸响。

  这场战斗太精彩,也让所有人认识到三山城修士的顽强。

  敬佩赵铁河,继而对他身后的城域改观。或许,这就是他们以死相搏,最想要证明的东西。

  他们生于贫瘠之地,在凶兽纵横的山区,但他们并不是什么蛮子,他们有自己的爱恨,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的……荣誉。

  “太不容易了。”凌河鼓掌鼓得双手发红,他或许是所有人里,唯一一个从未以山蛮蔑称过三山城修士的人。

  因为理解被轻贱的感觉,所以他从不轻贱别人。

  赵汝成却只关注另一个问题:“这两个打成这样,三哥要不战而胜了啊!”

  旁边黄阿湛已经计算开了:“胜一场十点道勋,这两场不用打也赢了。三城论道一年生魁首,双倍道勋奖励。加起来……五十点道勋。半颗开脉丹!必须请客!”

  要不是顾忌姜安安在场,恐怕三分香气楼已经说出了口。

  “道勋是什么?很值钱吗?”姜安安好奇问道。

  “是啊。”赵汝成已经知道姜安安赚钱“还债”的故事,调侃她道:“一点道勋,就比你赚到的那一箱子财宝还多呢!”

  姜安安扳着手指头,很认真地算了一阵,然后把手张得很开,画了一个大圈圈,“真的好多哇!”

  ……

  轮战第一场结束之后,只有很短的恢复时间。对于刚经历一场苦战的赵铁河来说不太公平,但规则就是如此。

  裁判再三询问之后,赵铁河还是摇摇晃晃地站定,他还要战斗。

  姜望站在他的对面,以手按剑,目光沉凝。

  “下来吧。”孙小蛮说。

  她长得就是一个小女孩的样子,声音也是一个小女孩的样子,但她说出来的话,赵铁河不能无视。

  他转过头,看着孙小蛮道:“我还有一条命可以拼。”

  他的态度并不激烈,反而很平缓,因为他在描述事实。

  姜望绝非弱者,是硬碰硬地击败了杨兴勇,而且此时状态饱满。

  此时此刻,他的确也没有什么可以拼的了,除了命。

  “你的命很重要,三山城很需要你。”孙小蛮很认真地说道:“之前允许你拼命,是因为你还有机会。现在不允许,因为机会已经没有了。你身上堆积了很多资源,你的命不能白白浪费。”

  也不知是哪一句话说服了他。赵铁河转过身,蹒跚地下了场。

  不知是否错觉,在他转身的那一瞬,姜望似乎看到他眼中一闪而逝的泪光。

  这样的男人竟然会流泪?

  姜望无法理解这些三山城修士对胜负近乎偏执的在乎。

  他已经尽力了,为什么会为自己不能死战而悲伤?

  带着这样的疑问,姜望迎来了轮战第三场——此时林正礼甚至还没能苏醒,林正仁再次代替他认输。

  姜望就这样成了这次三城论道的一年生魁首,因为对手两败俱伤的关系,好像不是很有说服力,但是……

  “管他呢!道勋到手就是真的。”赵汝成如是说。

  此时姜望已经退到了场外,跟凌河等人一起成了观战者。

  对于给他们争光的修者,枫林城老百姓还是很宽容的,愣是给下场休息的姜望腾出一块位置。

  姜安安和那个嚣张的小女孩这会就挨着坐在最前面,姜望等人则坐在后面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唯一令姜望意外的是,地上垫坐的云毯,并非出于赵汝成手笔,而是护着小丫头清芷过来的那位老人所带。

  这云毯重量极轻、质感极柔软,是等闲人家无法享受的爱物。而清芷的家人却拿出这么大一块垫地上。

  姜望只能感慨,有钱人的世界,真是一山还有一山高。

  想他自小出身,家里有地有铺,那也是吃喝不愁的。自从认识了赵汝成,便时常感觉自己像个乞丐。

  驼背老人打量了姜望几眼,忽然出声道:“没想到那箱财宝你们会送回来,姜小友教妹妹教得很好。”

  老人的声音很慈祥,但搭配他猥琐的面相就很没有说服力。

  姜望毕竟不是个以貌取人的,回话并未有怠慢:“应该的。本来就是小孩子间的戏言,怎么能当真?”

  “子曰: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姜小友此言,颇有儒家风骨。”

  在庄国跟一个道门弟子讨论儒家风骨,这驼背老者大概掉书袋掉得脑子坏掉了。

  姜望随便打了个哈哈,便道:“比赛开始了。”

  ……

  三城论道有一年生、三年生、五年生的分级,但比赛规则一般无二。

  黎剑秋和王长祥同时出场,三场比赛同时进行。

  姜望全神贯注,坐观全局。

  黎剑秋的对手来自三山城,这场对决依然非常精彩,双方展现了极为精妙的道术操纵,你来我往,缠战良久,最后黎剑秋以火行道术击败对手。

  而王长祥对战望江城修士的战斗就比较简单了。战斗开始后,他就先以道术召出迷雾,遮掩对手视野。然后从容掐诀,一记吹息龙卷,就将对手卷上天。

  像吹息龙卷这种甲等道术,在这个层面的战斗中几乎无解。姜望记得在小林镇时,一记吹息龙卷就能够将王长祥吸干的,还好奇他是不是放弃了后面的战斗。

  但战斗结束后,王长祥立刻就掏出一块道元石开始吸收……

  可见王家这次是下了血本,势要夺得三年生魁首位置。

  但是最为枫林城老百姓关注的,还是三山城那位神秘黑衣人的比赛。

  当黑袍解开,露出一个极具喜感的小胖子时,围观的枫林城百姓们齐齐发出一声遗憾的叹息。

  在他们的想象中,黑袍里面应该是一个满脸刀疤的大魔王,再不济,长得凶恶一点也行。就是不应该是一个看起来就很好欺负的软胖子。

  但没有让他们失望到底的是,这个小胖子,很强!

  对决开始,不知是不是因为前面队友接连失利的缘由,来自望江城的三年期修士战力全开。

  以五发水锥打头阵,还阴险地在水锥之间埋伏了风刃。

  然后是地刺,最后掐诀准备的是怒涛。

  风水土三行道术混用,一系列衔接令人眼花缭乱。

  而三山城小胖子从头到尾只做了一个举动——冲。

  他没头没脑地往前冲,几乎是顶着铺天盖地的道术往前冲。

  冲到对手面前。

  然后提拳,轰落。

  战斗结束。

  小胖子身上的衣服被摧残得到处是破洞,裸露出来的肥肉却依然白里透红。

  而对手,已经倒下。

  惊呆了一圈人。

  “他的肉身防御太强了!”凌河惊叹。

  “是纯粹的武夫吗?”

  “不,最后那一拳,是覆石之拳。他使用了道术。”

  “也没有石肤术之类的表现,为什么防御可以这么强?”

  这几人毕竟年轻,见识不广,讨论许久也没有头绪。

  “是坤皮鼓,永久固化的道术。”冷不丁,旁边听了许久的驼背老头幽幽道。

  但关于这门道术的具体信息,他却不肯再说了。

  感谢书友鹿语时光的打赏!另,小胖子横冲直撞要推荐票!不给就撞!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