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幽天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487章 幽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87章 幽天

  第487章幽天

  庆火其铭看着独臂男人,解释道:“我们通过点星将仪式选到了星将,这位青天来者将作为棋主,代表我们庆火部参与生死棋局。族长让我带他来地窟挑选战士。”

  独臂男人闻言,只从鼻孔里哼出一句:“还算有点用。”

  侧身让开位置。

  姜望和庆火其铭走入其间,他才再次将金属门关上。

  “这里的门都是能不开就尽量不开,为了避免星兽跑出去。”庆火其铭跟姜望解释道。

  “跑出去会怎么样?”姜望问。

  “一旦让星兽暴露在青天之下,接触天枢之光……那就是一场灾难。”

  庆火其铭并没有展开描述灾难的具体,但仅从他心有余悸的表情,就大概能想象得到那种灾难的程度。

  这里像一座巨大的地下溶洞。

  在门外乍看之下,感觉门后是无数火炬高举在长夜中。

  此时入得其间,才看到,那些火光之下,都有人在。更准确的说,是每一个或坐或立的战士头顶,都有一道火焰悬浮。

  “这是他们图腾本源的具现,他们借此休养。”庆火其铭解释了一句,又补充道:“只有非常艰难的时候,我们的战士才会动用图腾本源。刚才的战斗……一定很激烈。”

  先前战况的艰难,不必庆火其铭解说,姜望也能感受得到。

  那些或坐或卧的战士,几乎人人带伤。

  而还有一部分战士躺在地上,呼呼大睡。应该是在遵循某种轮换制度。

  整个地窟中的庆火部战士,大约在一千人左右。这些都是超凡战力,比姜望想象中要多,这也让他对整个浮陆的实力评估再次拔高。

  庆火其铭带着姜望从人群中走过的时候,并没有谁搭理他们。

  这位庆火部的巫祝大人,好像不太得人心。先前守在堡垒外的战士,对他也并不够尊重。

  庆火其铭似乎也并不在意,或者说,没有心情在意。

  姜望注意到,他在抖。

  那是恐惧带来的颤抖。

  他一定经历过什么,不然以他的身份和实力,不应该对地窟如此恐惧才是。

  庆火高炽特意让庆火其铭给姜望带路来无支地窟,恐怕有很大一个原因,是想解决他的心病。

  在浮陆这样的环境里。一个不能下地窟的巫祝,无疑很难让人信服。

  独臂战士一路上并不说话,只是将他们带到一个满脸络腮大胡的汉子面前。

  “族长让来的,挑人去参加生死棋局。”他言简意赅的说道。

  “挑人?有什么好挑的?”络腮大胡怒气冲冲,毫不客气:“他知道这里的人手有多紧张吗?在这里调人去生死棋浪费时间,地窟不守了,想要庆火部就此消亡吗?”

  独臂战士只回头看了庆火其铭一眼,让他自己解释。

  “我主持点星将仪式,迎到了青天来者。”庆火其铭上前说。

  络腮大胡这才打量了姜望几眼,脸色稍稍缓和了些:“那也不应该来无支地窟,在族中随便挑一些人去便是。生死棋能有个十几名,接下来的百年会好过很多,”

  庆火其铭在此人面前似乎没有太大底气,犹犹豫豫地道:“这次我们要保五争三。”

  “族长亲自说的?”络腮大胡问。

  “族长亲自与他交过手。”

  络腮大胡顿时不说话了。

  他回过身,默默看向身后。

  空阔的地窟,地面高低起伏不定,而一路行进至此,姜望才在络腮大胡身后不远处,看到一个巨坑。

  巨坑之下,幽黑如墨,是浓稠得化不开的夜色。

  姜望向前走了几步,穷极目力,也根本看不到幽黑的尽头。

  这就是“幽天”吗?

  除了黑暗,仿佛什么也没有。

  这个巨坑,才是真正的“地窟”所在。

  而络腮大胡作为整个无支地窟的战士领袖,守在最前沿。

  姜望还想再凑近点看,络腮大胡伸手拦住他:“不要再靠近,你现在很重要,不能出事。”

  姜望听劝没有动,但是问道:“就站在旁边也会有危险吗?”

  “谁也说不清星兽会什么时候涌上来。”络腮大胡顿了顿,又道:“族长既然认可你的实力,那就值得我们的战士拿命去拼一拼。你去选人吧,任何人都可以。”

  “这么选选不出什么来。”姜望说道:“我需要看到他们的战斗。”

  络腮大胡表情凝重:“这不是什么表演,更不是游戏。战斗一旦开始,我们不可能再有人护着你。”

  “我不需要有人护着,我也是战士。”姜望说:“要在生死棋局里并肩作战,不妨从这里开始。”

  那位独臂战士哑声笑了:“有点战士的意思,就是身板瘦了点。”

  这话意有所指。

  庆火其铭道:“不,你不能冒这个险。好不容易有希望在生死棋里获得好名次了,我们庆火部不能冒这个险!”

  独臂战士毫不客气地看着他:“是他不能冒险,还是你不能冒险?”

  “你!”庆火其铭脸都涨红了,暴怒的看着他。这种暴怒,掺杂了恐惧与羞愤。

  独臂战士更是全无退缩之意。

  “好了巫祝大人。”姜望伸手拍拍庆火其铭的肩膀,不愿见他太难堪:“我已经决定了,至少要在这里经历过一次战斗,才能选择跟我一起去生死棋局的人。你回去帮我跟你们族长说一声。”

  “是啊。”独臂战士冷笑道:“快回去吧,躲到族长的怀里去。”

  “我不走!”庆火其铭忽地喊起来,咬牙道:“庆火元辰,你别以为我真的不敢!不就是幽天吗?”

  他的确无法否认面对幽天的恐惧,但同样不能忍受这样直接的羞辱。堂堂巫祝,一直被无视也就罢了。如何还能忍受指着鼻子的唾弃?

  “可以了。”络腮大胡这时出声道:“庆火其铭你回去吧,巫祝的确应该待在火祠里,而不是地窟中。”

  “衡叔,我不是孬种!”庆火其铭红着眼睛道:“你是不是也以为我是孬种?”

  络腮大胡没有说话。

  “我不会走的。”庆火其铭一字一顿道。

  络腮大胡看起来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闻言只是道:“那么随便你。”

  名为庆火元辰的独臂战士倒是很听命令,络腮大胡让他停止,他也就不再挑衅庆火其铭,只对姜望道:“这位兄弟,不知道下一波星兽什么时候会来,你在哪里等?我们的战斗次序都有规定,位置也要明确。”

  姜望看了看庆火其铭,说道:“我跟他一起吧。”

  毕竟两人相对较熟,而且他背上的火之图腾还是庆火其铭所点。他心里是更亲近庆火其铭的。

  就是庆火其铭这位巫祝大人在地窟里的地位,实在有些让人不好理解。

  姜望其实想就待在地窟边上,以便第一时间接触星兽。但顾及到庆火其铭,特意往后走了走。

  在庆火元辰划定的范围里,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横剑在膝。

  庆火其铭就默不作声地坐在他旁边。

  “你说。”姜望特意找话题道:“你们为什么不把地窟盖上呢?铸一个大铁块,直接盖在窟窿上。”

  庆火其铭情绪还没能缓过来,但还是解释道:“任何堵在这个口子的事物都会消解,包括人。所以不要掉下去,掉下去就没了。”

  “这样啊。”姜望点点头:“我会注意的。”

  庆火其铭却好像就此打开了话匣。

  他看了看那个窟窿的方向。

  “你知道吗?其实,在很小的时候,我就想来这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