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西渡夫人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590章 西渡夫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90章 西渡夫人

  第590章西渡夫人

  当初的庄国,也需要上贡吗?

  作为道属国,向景国上贡?

  强大的国家捕捉妖族,然后将妖族分配给不同的小国。

  小国建立兽巢,培养凶兽,再以妖族为原材料,催化出妖兽。然后抽取道脉,炼制开脉丹,并将所得按一部分比例上贡给大国。

  如此,便形成了开脉丹的体系循环。

  大国实际上也通过这一套体系,悄无声息的控制着各小国。

  有一个很直接的推断,凶兽有其成长的必须性,即一定要经历与人族的厮杀。

  不如此无法解释,为什么各个小国都在一定程度上或多或少的放任百姓牺牲。如果凶兽只是需要单纯的杀戮,那驱动更多的野兽供其杀戮即可。

  可能是这套催化妖兽方法不可避免的缺陷,也有可能是其它原因导致,但这个问题应该无法解决。不然以天下之大,天才如此之多,不会坐视它到如今。

  所以培养凶兽的过程,不可避免地要沾染治下百姓的鲜血。

  但没有捕猎妖族能力的小国会拒绝吗?能拒绝吗?

  大国不直接杀人,但小国永远在失血。

  送囚车过来的两名旭国修士再次走进大阵,将囚车推出来,准备送到什么地方去医治休养。

  囚车经过那名内府境修士的时候。

  已经奄奄一息的妖族独角老人,忽然睁开眼睛,充满恨意地盯过来。

  即使是通过别人的视角看到这个眼神,姜望依然能感受到那刻骨的恨。

  “我一生没有作恶,为什么要受此折磨?为什么?”

  他几乎是泣血在问。

  旭国的这名内府境修士沉默了一会儿,第一次不是挖苦讽刺,而是正面的回应了他。

  “我们国家也有很多一生没有作恶的人,却要死在凶兽嘴里。你问为什么,天底下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可惜这名妖族独角老人仍然无法听懂,就这样带着满心的仇恨,被囚车带离了此地。

  “走吧,没什么好看的了。”

  尹观直接往外飞去。

  姜望默默地看了那名内府境修士一眼,最终什么动作也没有,转身跟上尹观。

  此行好像已经找到了答案,解开了一直以来的疑问,但他的心,并没有轻松起来。

  一直到离开这片松林,都是如此。

  一个疑问解开,更多的疑问出现。

  人族和妖族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妖族在哪里?实力如何?

  生活在现世里,一直以来对开脉丹习以为常。开脉丹的产量也确实不少,接触修行日久,慢慢也不觉得多珍贵,至少以他现在的实力,挣一颗开脉丹非常容易。

  但是现在想来,开脉丹能够让没有修行天赋的人也开始修行,这是多么伟大的创造!

  那位研究出开脉丹的强者,姓名为何会失落在时间长河里?

  “我走了。”

  出了松林,尹观随口说了一声,便已飞离。也不管姜望还有没有什么话要说。

  在大多数时候,他的确是个只在意自己目标的人。

  只是……

  姜望忽然想到,以尹观的行事风格,为什么还会特意与他一起跑一趟松林,探究凶兽巢穴的秘密?

  佑国也是小国,也会经历这些。只是姜望以为,尹观这样的人,大概是不会在乎背后的原因的。

  难道他这样心坚如铁的人,也和自己一样,有犹疑彷徨的时刻吗?

  ……

  ……

  尹观和姜望离去不久,地下洞窟之中,两名看守瞧着那些催化的妖兽,心里满是丰收的喜悦。

  一次催化成功三分之一,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成功几率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刚刚有一种非常不安的感觉。”旭国的内府境修士说道。

  “以您的实力,在这个地方,难道还有什么能威胁到您吗?”其中一名看守拍马屁道。

  但这句话刚刚说完,他就惊恐的大叫起来:“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了?我怎么看不见了?大人!大人?”

  在他旁边的另一位看守也跟着嘶喊:“我好像瞎了!怎么办?!”

  “镇静!”

  内府境修士喝止他们的惊慌失措:“我来看看。”

  他凑近去观察,只见两位看守的眼睛都圆睁着,但是里面已经失去了神采。

  确实是瞎了,但是怎么瞎的,因为什么瞎的,却全无头绪,根本看不出来!

  这名内府境修士也一下子慌了,结合之前不安的感觉,仿佛有什么恐怖在暗中窥伺。

  “你们就在这里不动,我去请人!”

  他转身便往洞窟内部飞,里面有法阵,可以联系到旭都,援请强者来救。

  两名失去视觉的看守,心中又惊又惧。

  “大人,大人你去哪里?带上我,带上我!”

  “不要丢下我们啊大人!”

  骤失光明,他们完全无法适应,像没头苍蝇似的乱撞,又怎么可能追得上内府境的修士?

  他们不知道的是,刚才有人“借用”了他们的视角。

  而这,就是“借用”的代价,并且这代价要他们自己来付!

  尹观的秘术,歹恶如此。

  ……

  旭都的强者赶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

  并不是说赶路需要那么久,而是旭国强者有限,每一位强者都处在非常重要的位置,抽调强者要需要协调很多关系。而松涛兽巢这边只是两名看守突然瞎了,兽巢本身并未受到破坏,因此在旭都那边的判断中,事态并不那么急迫。

  “他们的视觉被剥夺了,施术者很强。”

  旭都来的强者是一位中年妇人,面容普通,但气质很是干练。

  看了看驻守此地的内府境修士,补充道:“不可逆转。”

  两名盲了一夜的看守立时绝望。

  内府境修士也颇有些兔死狐悲,毕竟昨晚那位强者如有一念之差,很可能盲的就是他。

  “宋大人,施术者是谁?为什么剥夺他们的视觉?”

  姓宋的中年妇人也想不到,那仅仅是尹观“借用”视觉的副作用。

  思考问题的角度单纯从剥夺视觉来延伸,自然而然地便偏离了方向。

  “更像是一种警告。”中年妇人道。

  “警告?”内府境修士大惊:“您是说……”

  他想起昨晚的大骂,不由心中不安。

  “我刚刚进来的时候,注意到一批凶兽,有被强者压制过的迹象,本能中仍然遗留了恐惧,对方应该也是一位神临境强者。”妇人道。

  从这个“也”字,说明这妇人同样是神临境强者。而整个旭国姓宋的神临境强者只有一位,那便是西渡夫人宋涟。

  她分析过后,问道:“这次的开脉丹,咱们没有克扣数量吧?”

  内府境修士一脸苦相,没有言语。

  不克扣数量怎么可能?每次催化成的妖兽,他们都会在合理范围内少报一些,如此为自己国家多留下一些开脉丹。

  毕竟每一颗开脉丹,就是一位超凡修士。

  “撞上了也是没办法。”宋涟叹了口气:“这次的收获,就全部上贡给齐国吧。”

  他们把昨晚的尹观,误会成了齐国派出来抽查开脉丹收获的强者。

  而剥夺两位普通修士的视觉,显然便是齐国强者的警告了。

  对于这种警告,旭国必须给予回应。

  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彼强我弱而已!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